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拥抱还在我首页,看到这段话的涉拓党。

三年前,三年后,我懂这种感觉,难过就哭,不用强迫自己做什么。

我还爱他们,也爱你们。

【聪花】飘窗与夏天(小甜饼|一发完)

随笔,发在小号了。

译_薏米糖粥:


时隔一年再写这对儿,感慨万千,随笔——


+++++


CP——聪花


文——译


+++++


已经到了有蚊子的季节。


立花慎之介坐在飘窗窗台上,二十五层很高,高到可以眺望对面高楼背后的云,点缀在蓝天尽头,有飞机在那之后划出一道白色的线。


天气开始变得闷热,有风,所以没开空调,楼下三三两两的女学生穿着吊带背心,裙角被风带起细微的弧度,她们旁边是刚刚开张的冰淇淋店,还有郁郁葱葱的毛榉树。


他喜欢新家的窗台,足够宽大,甚至可以躺在上面睡觉,lily也喜欢,他养了很多年的挪威森林猫,...

谢谢宝贝儿哦哦生贺!!!太美了嘤嘤嘤!!!

フィル_百鬼白诡:

译桑!

2017年生日快乐!!!

虽然晚了😂对不起……

译桑点的雪月花——常春之大华。

穿超美和服的慎酱!!!

然而并不能完全复原😂

不管怎么样还是希望你新的一岁可以一切顺利,平安健康! @译_鲭鱼花茶泡饭

爱你的阿鬼😘

【涉拓】弥夏(小甜饼|一发完)


+++++


六月伊始,梅雨季即将到来,这是个难得的晴朗日子,天空很蓝,万里无云,沥青路面蒸腾着闷热的水汽,衣服被汗水黏在身上,好像多长了一层皮。


羽多野涉将自行车停在店门口,是家有些年头的仙贝店,招牌用苍劲的字体写着店名。


他是滨町站附近街区的巡警,每天骑着自行车自自明治座和人形町之间来回,这中间有条名为甘酒横丁的小型商业街,与繁华毫不搭边,执拗地保存着传统的江户风情。


隔壁古旧的工艺品店内悬挂着精美的三味线,羽多野对此一窍不通,铸铁风铃与...

不不不大家冷静!这悼念一样的留言是怎么个情况2333

我聪花不会再写了没说涉拓也不要了嘛!

虽然不太可能像原来一样写长篇了吧,毕竟对我来说落园已经是巅峰了,而且有些事早就成了过去式。

还有很不好意思我回去了我的八年老坑,也是真实中已经结婚有娃的一对儿……写文的精力已经分不出太多了。嘛,有兴趣的话来串门。

我唯一难过的就是我很对不起你们,对不起你们的喜欢和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你们喜欢我的文,谢谢你们这么久陪着我,我爱你们,爱每一个看我的文的人,谢谢你们陪我喜欢聪花这么久,我不后悔,我很幸福,也很幸运,他们让我选择了现在的道路,谢谢。

译_薏米糖粥

我小号。

大家拜拜啦~

【涉拓】深夜巴士(迟到生贺|小甜饼|一发完)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后天考试了实在看不进去书了!惊觉小寺生日已经过了……我该死……补一篇生贺吧!

攒人品攒人品!手生了写的不好……请见谅。

设定来自伊吹有喜《深夜巴士》

请配合BGM【朝ごはん】食用。

+++++

 

深夜巴士

 

+++++

 

CP:涉拓

 

文:译

 

—小寺生日快乐!—

 

+++++

 

再次遇见寺岛拓笃,是在东京落雪的一个夜晚。

 

羽多野涉摸出震动不停的手机,关闭闹钟,凌晨五点三十二分,空无一人的巴士内部泛起幽暗白光,天还没亮,他知道不久后天际也会...

【MK】ヘヤ(15+后记)

 

 

—15—


KENN在门口就看到了街对面的前野。


幼稚园放学很早,叽叽喳喳的孩子们带着奶香味,扑进妈妈的怀里。


冬季已经过去一半,他在蓝粉色的围裙上搓了搓手,十二月的寒冷在他唇边凝结出一片白雾,用微微捂暖的手掌摸了摸男孩的耳朵。


“KENN哥哥再见~”男孩奶声奶气地,他挥了挥手,牵着妈妈的手一边走一边回头。


KENN笑着道别,他清透澄明的眼仿佛冬季雪后的天空,微微弯下时,雪花在其中融化,流淌出温暖柔软的笑晕。


街对面的少年包裹着银灰色的短款羽绒服,黑色长裤裤...

【本宣】聪花《カラス》+mk《ヘヤ》出本宣传

  • 以下复制自悠悠原文——


原文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4592443226 【ヘヤ】
http://tieba.baidu.com/p/3780364139【カラス】
合体出本,大约200多页 有特典和明信片附赠
全额预订,无需补款,时限为10天(8 26截止)
需要提前确认收货!
注意:请各位填写在8月底9月初可以收到的地址!如果现在实在无法确定请告知我一声!
有任何疑问请戳旺旺找悠悠我~(可能回复较慢)、在本帖回复, 或者企鹅 635882084(长期在线)
依然:由悠悠寄出,抱歉无法提供任何译的签名


贴吧本宣地址:http...

【MK】ヘヤ(14)

—公告—

这篇文和一年前聪花的《カラス》要合并出一个本子,说着不出了不出了还是又出了一本,毕竟是和悠悠合作完成的也想留个念想儿,没太在意销量啥的,就还请感兴趣的姑娘多关照——


本宣请走这里——http://tieba.baidu.com/p/4734098853


谢谢~

 

—14—


“有始有终。”KENN从小就被这么教育,或者说人都有那么一星半点儿的完美主义者情结,自己做的事想要看到结局,否则就没办法心安理得。


KENN认定是这个原因使他心里发痒,前野已经去上班了,他规规矩矩坐在桌边吃饭,规规矩矩说了句“路上小心。”生怕对方看出任何...

【随笔】抽匣儿【其之二】



没啥好说的……还是在宣泄曾经的负面情绪——

+++++

“你死不了”

夏知秋总是能听到这句话在脑子里回绕,越是烦躁越是激烈,那个声音用平静的,循循善诱的嗓子一遍遍告诉他。

“你死不了。”

是心理暗示,他在曾经最绝望的时候给自己下的心理暗示,好像只需要这句话就能解决所有的操蛋事儿,真够蠢的。

他动作粗暴地掰下两片药扔进嘴里,干脆利落嚼碎了脱下去。

苦得恶心。

胃里翻江倒海,像是那混蛋一拳捣在他肚子上,他又想起了很多年前,是个阳光亮得刺眼的下午。

人只需要一瞬间,比如一根线崩断的瞬间,就足够万念俱灰,绝望就是你不断给自己空虚的希望,你拼尽全力垒起一座沙堡,正巧一个浪打向海滩。...

【随笔】抽匣儿(其之一)



随手宣泄负面情绪,我就犯个病——

+++++

天色不知不觉暗了下去,他从床上起身,那会儿洗过的头发还湿润着发梢,他不知自己何时被黑暗包裹,正对着床的窗户打开着,隔着一层纱窗,他看到了只剩下一层白边儿的夜色和垂死的夕阳。

拥挤脏乱的小区,对面的人家亮着灯,他能看到从课桌前起身走动的人影,黑黝黝的。

这片单调的景色就这样闯进了他的脑海,夜色下陌生的城市,零星的灯火,空旷房间里幽闭的黑暗,仿若坠了重量的絮状物,悄不作声地将他包裹其中,阴沉沉地钻进他的肺叶。

只有风扇嘈杂作响。

他怕黑,却有那么一瞬间,受虐般享受黑暗带给他的恐惧和孤独。

接着他亮了灯,报废的灯管来不及更换,只在手边亮...

1 / 30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