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MK】投捕手的夏天(小甜饼|一发完)

 

  • 我是译,天真热,时隔一年写了这对儿,用小号发了吧。

  • 请配合BGM【告白】食用。

 

+++++

 

夏天的球场总是聒噪又安静。

 

前野智昭蹲在本垒,即便没穿那些笨重的护具,棒球帽下汗水仍旧蜿蜒成一条小溪,割草机“嗡嗡”地远去,太阳蒸腾着草叶割断的切口,四周尽是青草汁水的味道。

 

他左臂打了石膏,用绷带滑稽地吊在脖子上,右手掂着根球棒,银色的,在太阳下闪闪发光,球像是黏在上头,随着他的动作上下颠簸,发出清脆的“当”“当”声。

 

“很吵!”KENN突然大喊一声,并不是生气,他在笑,脱手而出的球在半空急速旋转,“扑”地砸进网袋。

 

“127公里,”前野盯着那球准确地击中九分格右下角,“你的直球又快了。”

 

KENN站在投手丘,没戴棒球帽,头发染成咖啡色,很适合他,他仍旧在笑,有几分骄傲,也有几分腼腆,鼻尖上的汗珠亮晶晶的。

 

球场只有他们两个人,空旷、炎热,暑假,属于他们的夏季大赛已经结束,前野在最后一战将跑者触杀本垒时受了伤,骨折,他很郁闷,整支队伍都很郁闷,输球淘汰和捕手受伤,不论哪个都足够令他们郁闷。

 

比赛结束后,教练大放血请他们吃了顿烤肉,他们是刚刚成立的新队伍,生拉硬凑才凑够九名首发一名替补,十个高一小伙子挤在烤肉店,烟熏火燎,KENN作为唯一一名投手,一边呜呜地哭,一边往嘴里狂塞烤肉。

 

棒球部有名帅得像偶像一样的王牌,前野偶尔会看到围观训练的女生,欢欣雀跃窃窃私语,他隔着面罩打量投手丘上的KENN,少年冲场外挥挥手,故意投出一个漂亮的指叉球,快准狠地砸进他的手套。

 

他莫名生气,起身,用最大力度将球抛回去,如同某种故作镇定警示和告诫。

 

KENN继续他的投球练习,今天休息,没有训练,他从左上开始,依次投中每一个格子,到右下为止,依次反复。

 

很郁闷,前野听着棒球砸进网袋的声音,不能接KENN的球,很郁闷。

 

“休息一下吧,”他叫KENN停下来,“不觉得热吗。”

 

KENN用胳膊抹了一把额头的汗,他穿了件白色T恤,蹭了土,手里的球一抛一抛,他又擦了擦脖子。

 

“要吃冰棒吗?”KENN小跑过来,他在前野面前蹲下,拎起他的水瓶仰头就灌,前野见一滴水珠顺着他的颈线滑落,落进领子里,如同血管内流淌的、生机盎然的血液。

 

我有洁癖。他曾对同班也是棒球部的羽多野涉如此说,KENN正巧将啃了一半的汉堡递到他嘴边,他想都没想就咬了一口。

 

“啊……洁癖。”羽多野笑得十分意味深长。

 

开学时,棒球部只有三个人,捕手前野,三垒、四棒,可以打出全垒打的羽多野,还有被羽多野强行拖来凑数的幼驯染寺岛——戴着黑框眼镜,捧着游戏机的少年一脸兴致缺缺,怎么看都应该是归宅部的骨灰级会员,无论如何也无法和运动部联系在一起。

 

前野热爱棒球,棒球部需要羽多野,羽多野需要寺岛,寺岛带来了KENN——他梦寐以求的投手。

 

KENN站在他堆起来的投手丘上,在向他的手套里投出第279个球的时候,一边擦汗一边对他大声喊,“会去的吧!甲子园!”

 

他眼睛很亮,眸色略浅,像融化的巧克力,在阳光下如同松脂一般耀眼。他很爱笑,笑容像球棒正中球心,在前野心里爆裂“铛”的一声悦响。

 

他像一只鹿,前野有时会想,尤其在他跑垒的时候,绷紧的脊背和迈开的双腿都像一只即将成年的、矫健的鹿。

 

鹿、deer、dear……

 

前野甩甩脑袋,他热爱棒球,理所应当地,他会爱上一个与棒球相关的人。

 

“单车的刹车要修理一下了。”KENN擦了擦嘴,把水瓶放下,他们的家距离很近,每次放学训练后都是一道骑单车回家,自从前野受伤后,单车变成了步行。

 

他们会在便利店买一盒牛奶,回家路上喝,便利店就在球场外面,抬头就能看到,便利店门口养了一只猫,白底黑斑,名叫“キャッチャー”,KENN每次都将牛奶倒在掌心喂它,一边揉它的脑袋一边叫它的名字,亲昵得令前野心猿意马。

 

他讨厌这只猫的名字。

 

“我饿了……”KENN又说,他撅了噘嘴,可怜巴巴的,前野从口袋里摸出一条锡纸包裹的巧克力,天热,巧克力都化成了酱。

 

KENN很容易饿,胃像个无底洞,前野会在包里塞些巧克力或者饼干一类的零食,他见少年小心翼翼地撕开包装,软塌塌的巧克力沾在他嘴角,他抽出纸巾,替他擦了擦手指。

 

少年抬头看他,嘴角和牙齿都沾了巧克力,他又听到了球棒击中球心的声音,响彻球场,如同羽多野上次比赛挥出的那个震惊全场的全垒打。

 

他将手套放在KENN头顶,凑过去,亲了他一下。

 

蝉鸣四起。

 

KENN“腾”地起身,棒球手套掉在地上,他后撤一步,满脸惊讶,巧克力仍旧捏在手里,耳廓红得如同夏季的晚霞。

 

“我去买冰棒!”他吼出一句,落荒而逃。

 

前野仍旧蹲在原地,胳膊打了石膏,球棒、球、手套都丢在身边,他慢慢将脸埋进膝盖中间,又偷偷将眼睛睁开一条缝,KENN跑得很快,向球场外便利店的方向。前野感到脸颊晒伤一般灼烧,KENN的背影一点点缩小,像一只即将成年的、矫健的鹿。

 

Deer、dear……

 

夏天的球场总是聒噪又安静,蝉鸣声、击球声、心跳声,回荡在空荡炎热的球场之中,那中间是他堆砌起来的投手丘,投手丘上伫立着他的王牌投手。

 

前野热爱棒球,前野喜欢着KENN。

 

+++++

 

—注释—

 

キャッチャー:捕手

 

+++++

 

—END—

 


来源:译_薏米糖粥

评论
热度(43)
  1. 译_鲭鱼花茶泡饭译_薏米糖粥 转载了此文字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