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落园Rakuen(正常番外|03)

  • 跑去考试没带身份证!舍友十万火急打车给我送过来也是真爱……晚进去十分钟没做完阅读……

  • 啊……苍天保佑我通过吧……

  • 所以说听力真的是美学姐姐读的么?

  • 发个番外……凑一下人品……保佑我过……


—番外叁— 蘑菇奶油浓汤和乌龙茶

 

—聪花的场合—

 

已经进入了四月份,他们住进废校的第二天,天气终于转暖,立花慎之介扯了扯身上纯白色的卫衣,又看看日野聪那件一样的纯黑色。

 

这是森川智之送给他们的礼物,上面土气地印着一串英文。

 

对于曾经的教官找到他们说要成立落园这件事,立花慎之介并不感到惊讶,福山润愣了一下旋即大吼,“为什么不早说!害我们在外面晃了四个月!”

 

“不这样的话润润也遇不到那位小老板不是~”森川智之笑眯眯的,福山润嘟囔了一句“那也是。”旋即瞪大眼睛,“你监视我们?!”

 

其实这也是意料之中的。

 

森川智之送给他们住的地方,生活用品,本来说还有一辆车,但是考虑到他们谁都没有驾照就暂免了。

 

闲得无聊的日子简直令他们措手不及,福山润不知去哪里闲转,窝在沙发里发呆了一整个上午之后,日野聪突然提出,“慎酱我们去逛超市吧。”

 

立花慎之介站在超市入口,他和日野聪穿着同款的上衣,同款的牛仔裤,街上的人频频侧目,有些学生模样的女孩子兴奋地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怎么了?”日野聪见他一脸生无可恋,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额头,“不舒服?”

 

“没,”立花慎之介迈进超市,“只是觉得森川桑可能是是故意的……”

 

日野聪一脸的揣着明白装糊涂。

 

他们在琳琅满目的货架之间漫无目的地闲转,立花慎之介随手拿起一些包装花花绿绿的零食丢进框里,日野聪认出那都是他们小的时候接触到的牌子。

 

他们和超市里的其他人一样,普普通通平淡无奇。

 

“之前我一直在期待外面的生活,现在觉得也没什么特别的。”

 

日野聪听他这样说,却察觉到那人眼角掩饰不住的兴奋,仿佛挣脱出笼子的小猫,带着跃跃欲试的欣喜。

 

那是在里面的世界从未见过的表情,日野聪心里一软,他突然很想把面前的少年抱在怀里揉一揉脑袋。

 

那些自他们身边经过的形形色色的人,各式各样的商品,色彩斑斓的世界……他们渴求着又拒绝着的这个世界。

 

立花慎之介正一脸专注地阅读暖水袋的使用说明,日野聪有胃疼的毛病。

 

他想,不管是这里还是那个一片纯白的地方,于他而言都没什么不同。

 

只要他还在自己身边。

 

日野聪看了看四下无人,在心里感谢了一下Ingenium教会他的躲避摄像头的技巧,凑过去快速亲了一下立花慎之介的唇角。

 

立花慎之介拿着热水袋就那么愣住,日野聪不给他回过神的机会转身就走。

 

“笨蛋么你!”他失笑,某个耍完流氓就跑的家伙背影抖了一下。

 

他们都笑了。

 

+++++

 

他们用乱七八糟的食材拼出了一锅蘑菇奶油汤。

 

按照菜谱上的做法,第一次下厨手忙脚乱,立花慎之介握着菜刀比划了一阵子,“咣当”把刀扔下弹出军用弹簧刀三下两下把蘑菇切成了片。

 

日野聪表示自己憋笑憋得很辛苦。

 

他们失败了好几次才将面糊炒好,糊掉的面糊被立花慎之介涂在日野聪脸上,日野聪任由他折腾。

 

他喜欢看他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

 

汤在锅里渐渐变稠,立花慎之介拿着长长的汤勺慢慢搅拌,他背影修长清秀,也许是体质的关系,不管经历了多严苛的训练,也没办法将他训练得很结实,挽起袖子的卫衣套在他身上,勾勒出一种学生般的干净挺拔。

 

他手腕尺骨突出,随着搅拌的动作微微转动,咖啡色卷发下露出一截白皙的后颈,藏在下垂的兜帽领口里。

 

舒适的,安逸的,只属于他的。

 

日野聪喉咙一紧,被从心底涌上的暖意哽住了全部思绪。

 

立花慎之介将汤盛出一点倒进小瓷碟,吹了吹尝了一口,转过头,“还不错,你尝……”

 

他被日野聪从背后一把抱住,很紧,男人的胸膛贴着他的后背,属于对方的体温骤然席卷全身,他吓了一跳,碟子里的汤溅出来,滴在虎口。

 

“日野……唔?!”

 

日野聪可以看到人心,被他拥住的那一瞬,他看到少年从心底涌现出的情绪,仿佛骤然绽放的樱花揉碎了颜色,带着少年独有的青涩,又爆发出难以言喻的期冀。

 

吻,突如其来,连日野聪都感到惊讶。

 

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吻了上去,唇齿间是尚未消散的奶油汤的味道,和独属于少年的,他熟悉的气息。

 

他们凭借本能品尝着彼此,舌尖交缠,立花慎之介没有拒绝,反而有种迫不及待。

 

这是他们离开那个世界之后的第一个吻,带着和曾经不同的情愫,仿若迎接一场新生。

 

“慎酱……”稍稍分开的时候,日野聪的嗓音带上了陌生的黏腻沙哑,呼吸交缠了一瞬,他又要吻上去。

 

“我们回来啦!”厨房门被推开,福山润元气满满地喊,“我带回了新朋友……啊……”

 

立花慎之介已经一把推开日野聪,碟子里的汤在慌乱之中泼了对方一身。

 

“不好意思哈,”福山润正捂着一旁少年的眼睛,“打扰了打扰了,你们继续~”

 

“怎么了润润?”陌生的少年一头雾水,被福山润连推带搡地轰了出去。

 

“慎酱……那个……”

 

“盛汤,吃饭。”

 

立花慎之介背对着他,他擦着嘴角,却无法掩饰眼角耳廓上殷红的痕迹。

 

有些事,他们仍旧没有说出口。

 

+++++

 

新来的少年叫小野大辅,看他白皙的脸皮涨红的样子,立花慎之介知道福山润那个挨千刀的一定添油加醋地把该说不该说的都说了……

 

“这家伙是我发小,和我是一条街上长大的撒,当年觉醒能力选择去了Renata。”

 

福山润把小圆面包掰成块丢进汤里,一锅汤怎么能够四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填饱肚子,他们又叫了外卖,桌子上还摆着两大瓶促销的乌龙茶。

 

“我是被三木桑推荐给森川桑加入落园的,三木桑时常提起立花君和日野君。”小野大辅慢条斯理地喝汤,他生的英俊,眉眼修长。“我们是不是见过,在Renata。”

 

立花慎之介和日野聪对视一眼,猛然想起他便是他们离开时擦身而过的少年。

 

“这家伙的能力是过目不忘撒,好的坏的快乐的痛苦的,他都能记得一清二楚。”

 

福山润撇了撇嘴,“整天一副乐呵呵的呆样。”

 

小野大辅不好意思地笑,他看起来安静还带着一丝腼腆,没有什么杀伤力。

 

“森川桑说要我们去读书,和正常人一样,他会负责把我们的过去抹得一干二净。”

 

立花慎之介揪着面包,日野聪见他心不在焉,自然而然地端起他的汤碗喝了一口,换来一个白眼和轻轻的一巴掌。

 

对面两个埋头啃鸡块。

 

“我就专攻心理学吧,”日野聪笑,“人心是最玄妙的东西嘛。”

 

“你明显就是想作弊吧用能力!”福山润表示鄙夷,“啊……一提到学习就头疼啊,但是如果和钱有关就没问题了撒。”

 

“我想考律师,”小野大辅舔舔嘴角,“法律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社会也是。”

 

他一本正经,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立花慎之介楞了一下,“你相信社会吗。”

 

“嗯。”小野大辅嘴角抿了抿。

 

“人性呢。”

 

“相信。”

 

“挺好,”立花慎之介也笑起来,他吃着碗里日野聪夹给他的菜,又重复了一遍,“真好。”

 

那年他们刚刚十七岁,和其他同龄人一样,还是憧憬着未来的年纪。

 

“原来我们真的有机会面对明天。”

 

立花慎之介抽了一下鼻子,轻声说。

 

+++++

 

“日野前辈?”寺岛拓笃见日野聪提着一大堆食材和两大瓶乌龙茶回来,不解地跟进厨房,“超市促销吗。”

 

“嗯,偶尔看到了,”日野聪笑了笑,“还有,突然想喝蘑菇奶油汤了。”

 

在第八个年头。

 

+++++

 

——TBC


评论(3)
热度(46)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