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落园Rakuen(百物语番外|01)

  • 好哒我来兑现承诺啦~是落园的【架空番外】哦!看我多会玩儿~

  • 别名——【小昭遇妖记】

  • 也许只有这一篇也许还会有233设定大概都想好了~敬请期待!


—番外— 百物语

 

+++++

 

—01— 红枫与猫

 

男人本是往江户去,过了一座桥黄昏将至的时辰,一场突如其来的阵雨倾泻而下,天地之间铺了一道白蒙蒙的雾帘,分不清方向。

 

男人一身青色的浴衣顿时被雨水淋透贴在身上,雨点噼啪地打在斗笠上,眼看就要穿透斗笠的缝隙。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隐隐在不远处看到一抹模糊的殷红。

 

是什么,他举步维艰,费力抬起头,雨中不该有人生火才对。

 

他扶着腰间的刀,并没有想拔出来的意思,大概又走了几十米,他才看清在雨中闪烁的是什么物什。

 

一棵巨大的枫树。

 

他抬起头也看不到树顶,雨水冲刷在树叶上,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

 

明明是盛夏,他想,枫叶怎么会是红色。

 

“哟,”有人在他身边说话,他猛转头才发现身边正站着一位一身皂色的男人,“迷路了么?”

 

他名叫前野智昭,是个从京都敢去江户的武士,说他是武士他自己都觉得羞愧,沉默怯懦,所有雇主都这样形容他,一般被雇佣的时间不会超过三天便被解雇。

 

他怀里正揣着上一位雇主的推荐信,打算去江户谋职。

 

他看着皂衣男人,点了一下头。

 

“进来避避雨罢,”男人一笑,他眼睛狭长,眼眸漆黑,像是途中经过溪流时看到的漩涡,“武士大人不嫌弃的话。”

 

“您说笑了。”前野应,男人见他眼神躲闪,也没多说什么,只笑笑,转身进了小屋。

 

这屋子和路边常见的居酒屋无异,雨实在是大,前野看向天空,在门前犹豫片刻,道了声“失礼了。”便跟了进去。

 

屋里除了之前的男人,还有一位客人,说是客人也不像,男人一身殷红的和服,随意披在身上掩住里面纯白的浴衣,领口开的很大。

 

他随意坐着,一条腿搭在长椅上,另一条腿垂下来,露出一截修长白皙的小腿,脚尖点着地面。

 

他托着下巴,手肘撑在桌面,见前野进来,收敛的眼角微微斜过来,似笑非笑地翘着。

 

漂亮的琥珀色,他的眼。

 

前野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堪堪避了雨。

 

“请坐罢,随意点。”皂衣男人让了一把椅子,他捧着一杯热茶,“喝点暖暖身子。”

 

“多谢。”前野接了茶,烫了指尖。

 

他另一手拿了一条草色披肩,轻轻将其披在红衣男人肩上,“冷么,慎酱。”

 

男人摇头,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前野,“你从哪儿来。”

 

“江……啊,京都。”前野舔了一下嘴角,“到江户去。”

 

“哦~”男人一笑,“有什么有趣的故事么,近来流行百物语罢。”

 

前野被茶的热气蒸得鼻子发痒,衣服湿漉漉地贴在身上,他搜刮着肚肠,最终泄气地摇头,

 

“没有。”

 

“无趣的人。”男人嗤笑。

 

“慎酱。”见前野的头垂得更低,皂衣男人轻声制止了同伴。

 

“和阿聪一样。”立花慎之介接着说下去。

 

日野聪无奈。

 

“那我便说一个罢,”他捻起碟中一根鱿鱼须,“我是个傀儡师。”

 

他说,“外面那棵枫树,其实是妖精。”

 

前野一愣,偏过头去看门外。

 

“万物皆有灵,那棵树也不例外,百年岁月便生了精魄。”

 

他调子轻软,嗓音有种清澈空灵的魅惑,在雨声的背影下,听的人后背发凉。

 

“有只野猫常来树下玩耍,人们便说那只猫也是妖精罢,有人说见到了猫尾的两叉。”

 

“猫又……吗。”前野怯生生地接下去。

 

“还没那么无知嘛,”立花慎之介笑起来,“后来,也是这样的阵雨天气,天上降雷,正劈向枫树的树根,雷雨过后人们来看,却见枫树只被烧焦了些许枝杈,树根毫无损伤。”

 

前野听雨声小了,男人的嗓音便更是明晰,“你猜为何。”

 

他摇头,却隐隐猜到了缘由。

 

“那只猫替他挡住了雷击,死了,人们又惊又怕,便把猫葬在树洞里,再也不敢有人经过此处。”

 

日野聪慢慢接下去,他将立花耳边的碎发别在耳后,动作轻车熟路。

 

前野点头,雨渐渐停了,身上的衣物还未干透。

 

他道谢,从怀里摸出几枚铜板当做茶钱,日野也为拒绝,笑着送他出门。

 

他道别离开,走出挺远才敢回过头,看了一眼茂密鲜红的树干。

 

又走出半个时辰,他遇到一位身着便装的轻脚屋,男人很年轻,黑发黑眼,怀里应是揣着他人托付的文件金银。

 

“你经过了那棵树?”男人先是瞪大眼睛,旋即笑得弯起嘴角,“那里已经很久没人经过。”

 

“可是……”

 

“你说遇到了人?哦~”他暧昧地笑。

 

“大概是遇到鬼怪了罢。”

 

+++++

 

“小昭,你干嘛呢?”

 

立花慎之介凑过来的时候,前野智昭一把合上笔记本,吓出一身冷汗。

 

“没……”他挤出一个异常僵硬的笑容,“随便写点……思想汇报?”

 

“哦……”立花慎之介狐疑地打量着他。

 

用一双琥珀色的眼。

 

+++++

 

——TBC


评论(1)
热度(28)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