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落园Rakuen(第四章|06)

首先~《经年之远》本子还剩九套哦~有兴趣的菇凉请私信联系~

 其次……这么晚发文的原因是在期末复习……来,统计学我跟你拼命!六个多小时啥也没看懂!

—06—

 

一周后。

 

十一月宣布结束的那天,零零星星落了些雪花,时间过得真快,前野智昭想。

 

零没熬过二庭结束的那个晚上,向来话多的少年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对着前野智昭和KENN,没完没了的,好像要把这一辈子无人倾听的话全部说给他们听。

 

虽然他这一辈子,只有短短的十四年。

 

他说他还没有坐过船,没看过海,没泡过温泉也没谈过恋爱。

 

他毫无章法乱七八糟,说的都是细细碎碎的小事,他最后虚弱地笑了一下,嗓音很平静。

 

他说,“我一直讨厌活着,但是现在……居然有点想活下去了。”

 

前野智昭盖上他的眼睛,少年最后在笑,他的手心却触碰到一片湿润。

 

“零”,不知谁给他的名字,和这个少年一样,就像从未在这个世界存在过,无论活着还是死去,都不会有任何人受到影响。

 

“至少最后,他不再是‘零’了吧。”

 

已经过去了一周,最初心里空荡荡的低落也渐渐被时间填充起来,虽然还是有种虚无的难过。

 

他慢慢冲着咖啡,向其中一个杯子里多加了两块方糖。

 

KENN情绪不算很好,笑容不多,即使在笑唇角的弧度也很浅,像是敷衍一样。

 

他抿着嘴角把咖啡端出来,却发现KENN不在办公室。

 

心里像是被什么哽住,带着一种令人生厌的无计可施。

 

“好,我知道了。”立花慎之介正在接电话,从他的语气里前野智昭能猜得出对方是谁,男人轻轻一笑,“森川桑别忘了我们的烤肉。”

 

办公室一群饿狼齐刷刷抬起了头。

 

前野智昭把咖啡杯放在他手边,刚要走开便被男人叫住,他挂断电话,示意他坐下。

 

“刚才森川桑说……啊大辅你也听一下。”

 

小野大辅正埋头发短信,突然被点到名字做贼心虚地一抖,差点把手机扔出去,“嗯?嗯!听着呢!”

 

福山润摘下大大的耳机,若有所指地吹了声口哨。

 

立花慎之介一笑,继续说,“森川桑说,过一段时间之后再打官司,最高法院判决的判决结果是什么都无所谓,我们的目的不是输和赢,是这场官司带来的的影响力。”

 

他看向前野智昭,“所以即便输了,森川桑也会保你出来,在你愿意加入我们的前提下,你不用担心后半生的自由。”

 

“只不过你可能就要,变成另外一个人。”

 

另外一个?他有点没听懂立花慎之介的话。

 

“如果你输了官司,那么前野智昭这个人应该老老实实关在监狱里,而不是出现在大街上,”

 

日野聪正在剥桔子,他知道立花慎之介懒得解释,便接下话头,“你在落园可以是你,但是走出这扇门,你就不再是你了。”

 

明白了。

 

名字可以更改,身份可以伪造,容貌也可以变化,在现在的社会里,给他一个假身份,让他彻底变成另一个并不困难。

 

可是这终究不是改名整容那样单纯。

 

如果你想获得行动上的自由,就要抛弃作为你自己的资格。

 

你活着,却不是作为你。

 

前野智昭咬着嘴角,他从最开始就意识到这是对他的正式邀请,却没想到会将这样的选择赤裸裸地摆在他面前。

 

他要思考很多,人总是这样复杂,寺岛拓笃正趴在沙发背上,叼着日野聪塞进他嘴里的橘子看他,他又是怎样融入这个地方的?在此之前,又是怎样在普通人的世界生存的?

 

人可以分为两类,“不平凡的人”和“平凡的人”,前者能推动这个世界,这种人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为所欲为,甚至杀人犯罪;后者是平庸的芸芸众生,不过是前者实现目的的工具。①

 

但是实际上又怎样,普通人将异能者定位为“不平凡的人”,他们这群“平凡的人”却以自我保护为理由,做着不平凡的事。

 

就像零,在从小被迫承受了无数恶意之后,选择将恶意加倍还给伤害他的人,不惜付出生命。

 

他也想要自由吧,所以才任由自己为所欲为,选择最极端的方法自由自在地活下去,哪怕以死亡作为目标。

 

“如果官司赢了的话,我是说如果……”他慢慢抬起头看向立花慎之介“异能者的现状……会有一点点改善吗。”

 

“撒……谁知道,”立花慎之介不咸不淡地回答,“也许会吧。”

 

人类复杂而又简单,复杂到可以因为一丝一毫的异样无所适从,简单到只因为一个念头下定决心。

 

“如果……不会给各位添麻烦的话,我非常愿意加入……”

 

不是害怕无休无止的牢狱之灾,不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最好的出路。

 

面前的这些人,他们拥有着令人惊叹的能力,一份体面高档的工作。

 

他们对自己而言,明明那样遥不可及。

 

但是此刻他却觉得他们没有什么不同,一样抛弃了过去,抛弃两年身份,抛弃了本应拥有的一切。

 

为了活下去。

 

“你的回答还真是符合性格的啰嗦啊……”立花慎之介嘴上挖苦着,眼神却是笑了。

 

羽多野涉和寺岛拓笃已经扑过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寺岛拓笃撞在他下巴上,他闷哼一声愣是没喊疼。

 

他想和他们一起,作为异能者,为了自己活下去。

 

也为了那个人。

 

“话说……”日野聪突然转移了话题,语气特别刻意,“没看见KENN呢。”

 

“啊~”福山润连忙接了一句,“KENN他在天台哟,他说想去抽根烟,看起来情绪不太高撒。”

 

“虽说官司还要移交最高法院,但是暂时算是告一段落了,这两个月应该是清闲了……KENN的经纪公司也该催他回去了吧。”小野大辅用笔敲了敲纸张。

 

“遗憾……”立花慎之介懒洋洋的,“没人做饭了……我还挺喜欢这孩子的。”

 

他斜着眼角,满意地看到前野智昭因为他这句话僵了一下。

 

“所以KENN是单身吧,如果这样……”

 

“慎酱~”日野聪打断他的调戏,“腰不疼了嘛~”

 

信息量太大了喂!在场所有人都眼看着立花慎之介的脸瞬间变得通红,他噎了一下。

 

“日野聪你死定了。”只憋出这一句话。

 

“我……我出去一下。”前野智昭视线躲躲闪闪的,示意了一下转身出门。

 

寺岛拓笃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的背影。

 

“他们什么时候把对彼此的愧疚丢掉就好了。”

 

一针见血。

 

+++++

 

前野智昭远远便看到了正在抽烟的男人。

 

他背对着他,双臂搭在栏杆上,风掠过他的衣角发丝,带来烟草的味道。

 

这不是前野智昭第一次见他抽烟,却是看得最明晰的一次。

 

KENN身材修长,宽大的外套令他有种单薄的美感,前野智昭脚步很轻地走近,对方似乎没有察觉。

 

他渐渐看清了他修长的手指,正轻轻捏着细长的香烟,看清他被阳光勾勒得光影分明的侧脸,鼻翼笔挺嘴唇微薄,面部棱角像是被精心雕琢过,在利落干净之中又透出少年一般的俊朗纯粹。

 

雪花稀稀落落,落在他外套的毛领子上,风拂动着柔软的绒毛,将他好看的下颚埋了进去。

 

KENN偏过头看到他的时候,恰巧吐出一口烟,青灰色的烟雾朦胧着模糊了他的容貌,他颜色稍浅的眼中深邃迷惘的神色来不及收回,便被惊愕狠狠冲撞,瞬间破碎了一般。

 

“啊,maenu……”他忙笑了一下将烟按灭在栏杆上,“怎么了。”

 

“在想零?”前野智昭伸手拉了一下他敞开的领口,把扣子扣好。

 

“嗯,”KENN低了低头,下巴却碰到他的手指,很温暖。“不想了。”

 

领口的温度离开了,他发现自己有些贪恋,“我明天就搬出去了,经纪人一直在发脾气……”他笑了笑,“公司那边也是……”

 

“我留下来了,”前野智昭着急似的,却好像没想好下文,“所以……我就一直在这里……你……”

 

从那个晚上之后他们就像退回了刚刚相识的状态,双方都裹足不前,但是两个人都不是一时冲动的孩子,那晚从彼此眼里捕捉到的刻骨铭心的感情,从彼此动作里体会到的无法掩盖的掠夺欲望……

 

那不可能是冲动,也不是冲动能解释的。

 

他们都明白,从一开始,他们便在彼此心里占据了一个位置,一个任谁都没有到达过的,以后也不会再有人能取代的位置。

 

“嗯,”KENN一脸认真地点头,“我知道了。”

 

雪落下来,化在脸上,指尖,眼睫。

 

“KENN……”前野智昭看着他的眼睛,那里面也是,有纯白的雪花路过,化在纠缠在一起的目光里,化成一方温柔。

 

“可以吻我么。”

 

你爱我么。

 

吻很轻,只是唇和唇轻轻的触碰,轻得像是带着烟草味道的雪,瞬间便融化了。

 

额头碰在一起,KENN笑起来,像个孩子。

 

于是前野智昭也笑了,嘴角微微勾起的感觉甚至是陌生的,他在对方的眼里看到自己的影子,也是陌生的。

 

“原来maenu会笑啊!”

 

他听到KENN说,带着一点兴奋,他眼睛很亮,前野智昭想,就像是有阳光照进心里,突如其来的,挣破阴霾,带着不容置喙的坚定。

 

温暖从心口的位置蔓延开去,一直延伸到手指,他无法拒绝。

 

被这个人拽着,向阳光之下。

 

+++++

 

—注释—

 

① 取自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中人物拉斯柯尔尼科夫思想理论。

 

+++++

 

—肆— 依存の庭

 

—完—

 

—伍— 绿荫下

 

—续—

 

+++++

 

——TBC

 

 

评论(1)
热度(43)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