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野神】落园Rakuen(正常番外|05)

  • 补充一下第四章的一些内容——之前就写好了的 。

  • 考虑调整更新速度,期末了有点忙,虽然存稿不少但是还是有点方——



—番外伍—加糖咖啡和甜甜圈

 

—野神的场合—

 

+++++

 

“今天,谢谢您……”哪天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吧……

 

小野大辅把下面一句话删掉,他犹豫了很久,在信息确定发送的一瞬间还是克制不住地心跳加速。

 

他不争气地在蹭了蹭手汗,确认信息确实发送成功之后马上按灭了屏幕,不出两秒钟又点开,盯着看了一会,再次按灭,再点开……

 

那种欺骗自己不在意却又忍不住看屏幕的心情像一支鼓槌,不停地敲打着心脏,令他紧张不已。

 

手机屏幕上的数字更改了两次,震动在手心的嗡鸣令他兴奋又紧张,他打开信箱,对方的语气一如既往的舒服温和。

 

“是我该做的,不必那么客气~倒是你啊,怎么能在法庭上被对方代理人挑起情绪!太不成熟了。”

 

小野大辅缩了一下脖子,吐吐舌头笑了,他仰面倒在床上,在一片黑暗里举着手机,屏幕上的字在白色的光芒下格外夺人眼球。

 

今天的官司算是有惊无险,没有赢也没有输,得到一个“递交高级法院处理”的结果也并不在意料之外。

 

小野大辅想,因为有他。

 

合议庭最后的投票结果里有一票无罪,因为这孤零零,无论放在哪里都可能毫不起眼的“1”,前野智昭才得以暂时躲避牢狱之灾。

 

也是这个在普通人中存在着的一,使得关于异能者的问题有机会再次摆在公众面前,迫使整个社会直面思考。

 

他知道投票的人是谁。

 

“抱歉神谷桑~”他一个字一个字打得很慢,“很晚了,神谷桑要注意休息,早点睡……”

 

“在喂娘桑,”他指他养的猫,“你怎么还不睡?”

 

——在想你。

 

小野大辅狭长的眼角微微弯下去,夜色静谧地流淌,落入他漆黑的眼眸,极浅又极深邃地,仿佛将一切都沉淀下去了。

 

他和神谷浩史相识六年。

 

那是他的第一场官司,那时的他还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新人,被森川智之送去研修法律之后,考进了一家很有名气的律所。

 

是个天气异常冷的晚秋,清晨的时候落了雪,路上很滑,他搭了电车前往法庭,手里还捧着厚重的资料。

 

律所为了保证金牌律师的胜诉率,会将一些不可能或者胜诉几率很小的案子推给新人,他便是这样,为杀人犯脱罪,这是他的第一个官司。

 

临走前在便条上写下的“我一定会赢。”更多的像是给自己鼓劲儿,他走上法庭大门口的台阶,苦笑,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信心。

 

他便是在那时遇见了神谷浩史。

 

年轻的男人走在他前面,正装干净整齐,走路的时候后背很直,虽然略显纤瘦却给人一种利落挺拔的感觉。

 

男人的气质令他很舒服,他一路走到目的地才发现对方居然和他同行,进门的时候,男人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茶色的顺泽的短发,脸庞小巧,眼角微微下垂,算不上英俊,却带着一种温和缜密的气质,让人忍不住放松下来。

 

小野大辅不知道自己当时的表情有多傻,他看到男人愣了一下旋即轻轻勾了勾唇角,他嘴唇很薄,眼角眉梢略略放松。

 

“请多关照。”

 

他轻声说,连声音也是,仿佛一杯冲泡正好的茶,温润恬静。

 

“请!请多关照!”小野大辅差点咬到舌尖,骤然加快的心跳使汗水湿透了掌心,反而使他一直紧绷的情绪得到了缓解。

 

那确实是很糟糕的一场官司,后来回忆起的时候小野大辅总是会这样感叹,已经定罪的委托人,毫无经验的律师,突发故障的记录电脑,只好手写记录的书记员……

 

注定的败诉。

 

小野大辅心情沮丧地离开法庭的时候,正巧看到了被上司训斥的年轻男人。

 

茶色短发的男人低着头,突发故障的笔记本电脑提在他手里,他另一手捏着一沓笔记纸,上面是手忙脚乱写下的法庭记录。

 

原来他也是新人啊……小野大辅停下脚步,和自己一样。

 

他鬼使神差地站在原地没动,直到对方的上司说完忿忿离去,他才犹豫着走过去,摸了摸鬓角,不知怎么开口。

 

“辛苦了。”他说。

 

对方似乎有些惊讶,那双薄薄的唇动了动,旋即勉强勾了一下,“您也是,”他说,“表现的很好。”

 

无关胜诉败诉,无关官司本身,小野大辅觉得这个瞬间心脏仿佛被紧紧地攥住。

 

在Renata从来没有过,在律所也是一样,居然会有人,对一个刚刚败诉的从没有被看好过的新人,说一声“辛苦了,你做得很好。”

 

“啊抱歉,”男人笑笑,“以前考试失利或者比赛失败的时候,一旦有人和我说‘辛苦了,做得很好。’我便会很生气,觉得像是嘲弄一样。”

 

文件被他的上司拿走,他空出来的手摘下鼻梁上架着的眼镜,浅浅的眸色里映入了雪后纯粹干净的阳光,“但是当我站在这个立场的时候才发现,除了这句话,我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站在比小野大辅高一节的台阶上,“果然会很不舒服吧,抱歉。”

 

“您误会了!”小野大辅连忙摇头,“我很高兴,真的,您也做得很好……啊抱歉不是的,不对……那个,我是想说……”

 

他越发语无伦次起来,年轻男人因为他满脸通红的反应一点点露出笑意,尚有些苍白的脸旁一点点生动起来。

 

“你真有趣啊~”他笑起来,眼睛眯着,这让他看起来稚气未脱,“还有不要说您啦,我姓神谷,”他摸出一张名片递过去,“神谷浩史。”

 

小野大辅又是一连串的手忙脚乱,他蹭了蹭手才将名片双手接过来,摸遍了全身才尴尬地眨了一下眼睛,哭丧着脸。

 

“我的名片……忘带了……”

 

“噗!”神谷浩史笑得更厉害,他擦了擦眼角,“没关系没关系,写在这里吧。”

 

他又拿出一张名片,翻过来,又递给小野大辅一支笔,“你还真是个有趣的人呐。”

 

小野大辅挤出一个软绵绵的笑容,他将自己的名字写好,有一个念头盘绕在心口,在他将笔递还给对方的时候,脱口而出。

 

“神谷桑,要不要一起去喝咖啡。”

 

+++++

 

明明已经过去了六年,小野大辅翻了个身,编辑的短信还没有发出去,他盯着屏幕。

 

男人当时微微一怔旋即微笑的模样,樱井桑意味深长的眼神,加了一块方糖热咖啡的醇厚,友情赠送的甜甜圈化在口中的味道……

 

那个下午,和男人说过的每一句话都一清二楚地记在心里,明明没有使用能力。

 

明明没有特意过问却知道了他的喜好,不知是什么时候坦白了自己异能者的身份,明明因为深造的关系将近五年没有见面……

 

他们的关系却像那个午后的咖啡一样,被时光研磨出略显焦灼的味道,自然而然地,一点点渗透进彼此的生命里,温润而醇厚。

 

“在想你。”

 

他终究点击了发送,房间里安静了很久,手机攥在掌心。

 

“笨蛋!”回复姗姗来迟,他几乎可以想象对方炸毛的表情,“快去睡觉!不许胡思乱想!”

 

他们隔着整个城市,电波在夜色中无声地传递着属于两个人的心绪,在一片夜色之间……

 

“下次……要一起喝咖啡吗。”

 

连接起两盏不灭的烛灯。

 

——TBC

 


评论(4)
热度(48)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