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声优同人】落园Rakuen(第五章|00)

  •  从今天开始,因为期末复习的关系,更新速度降低为周更,每周二更,一直到一月中下旬左右恢复或者提高速度。

  • 【落园】本子正在筹划制作中~画手排版各就各位~如果感兴趣请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谢谢啦!

  • 这一章相对轻松一些,比较家长里短~

 

—伍— 绿荫下

 

+++++

 

——为了一个不知是否能实现的愿望,人有时会豁出一辈子。

 

——笑其愚蠢的人,毕竟只是人生的过客而已。

 

——芥川龙之介

 

+++++

 

—00—

 

风和日丽的一天。

 

福山润哼着一首不成调的曲子,他骑着他半新不旧的小绵羊,准备穿过十字路口。

 

前野智昭的官司告一段落之后,连轴转的几个月都没有休假的落园终于暂时松了口气,他们那位工作狂上司也终于良心大发地给他们放了个两个月的假期。

 

可能是因为上司属性的关系,落园这群家伙也多多少少染上了工作狂属性,忙的时候掰着手指头盼着休假,但是真的一闲下来反而闲的骨头缝难受,除了突然被医院召回的羽多野涉和要去医院复查的日野聪,其他几位全都百无聊赖地懒在办公室你看我我看你……

 

再加上随着官司的暂时结束,对KENN的保护也到了期限,这家伙的工作也渐渐多起来,不再住在落园了。

 

苦了这群已经被他养刁了嘴的吃货……

 

周围的外卖已经不能满足需求,几个人凑在一起商量了半天,把想吃的东西列了张单子,那些店距离落园太远,也不提供外卖服务,众人心照不宣地把单子往福山润手里一塞,目送着这打工放过外卖员的孩子骑着小绵羊飞驰而去。

 

福山润心情不错,十一月已经匆匆过去,冬季悄无声息地降临,街上的人们穿厚了衣服,冰凉的风打着旋,落在他的衣领里。

 

红绿灯闪了闪,切换到可以同行的状态。

 

福山润车速不快,这辆小绵羊还是他进入落园之前四处游荡那段时间买的二手货,刹车不太灵敏。

 

路段不算繁华,没有多少行人车辆,他一直在注意对面行驶来的车,眼看就要到路中央。

 

一对母女突然从安全岛横穿过来,母亲牵着孩子,在靠近他车头的一侧,那女人没有看到他,没有停下躲闪的意思,径直想从他行驶中的车前经过。

 

福山润背后一凉,他急刹车已经来不及,车轮和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母女似乎这时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女人愣愣地站住,一脸错愕和尚未回过神的迷茫。

 

“闪开!”福山润吼了一嗓子,车轮骤停导致的失衡使车向前栽了过去,他手臂用力狠狠将车甩到一边,自己从车上滚了下去。

 

耳边是路过车辆急刹车的声音,他爬起来也没顾上别的,忙抬头去看眼前的孩子。

 

是个五六岁的女孩,她紧紧攥着母亲的手,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像是吓到了,眼睛睁得很大,水汽慢慢蔓延上来,可怜巴巴地挂在眼眶里,流不出来。

 

“疼么。”福山润指了指孩子的手,应该是刚才和车轮挡板擦伤了,伤口不深,但是长长的一条正在流血。

 

女孩摇摇头,又点点头,她看了一眼伤口,又慢慢抬头看向他的母亲,女人仍旧苍白着一张脸,这会才像回魂一般拉住女孩惊慌失措地左看右看。

 

“对……对不起……”她嘴唇颤抖着,确定孩子没事之后向冲福山润躬下身子,力度大得吓得福山润连忙后退一步。

 

“啊是我没看路,抱歉……”他摸了摸额角,“您没受伤吧。”

 

女人连忙摇摇头,她把孩子抱起来,从恐惧中回过神的女孩把脸埋进母亲的肩窝,背部小幅度地颤抖,应该是哭了。

 

“我带您去医院,孩子的伤口需要处理。”福山润摸出电话,“您的脸色也很差,身体不舒服吗?”

 

女人连忙摇头,她穿着一件旧外套,顶多二十来岁,却显得十分憔悴,没有化妆,脸色有种病态的苍白,浓郁的黑眼圈带着不言而喻的疲惫,长发随意在脑后绑了个马尾,看得出很久没有护理过。

 

“就不麻烦您了……孩子小伤……马上就好了……”

 

“那怎么行,伤口会感染的。”福山润已经拨通了电话,“喂?阿涉?你在医院没?”

 

女人手足无措,只好慢慢拍着女孩的后背安抚。

 

“有重伤员,你快把你们救护车开过来接我,地址?啊……上次我们吃大阪烧的地方记得不,对对对,就是那个路口。”

 

看,不管什么情况他们都忘不了吃。

 

“好了~”福山润一笑,“我们等专车来接我们就好了~其实如果想坐警车也没问题的撒!”

 

女人点头,眼神里满满的“你是什么人。”的疑问……

 

过了没十分钟,一辆救护车呼啸而来,车刚刚停下,一身白大褂的羽多野涉就已经跳下来大步跑向福山润。

 

“润前辈!”他环顾四周,“重伤员在哪儿!”

 

“阿涉!”福山润一把抱住羽多野涉悲痛欲绝,他抬起挤成包子的脸,“我的小绵羊被摔成了重伤,以后我们再也不能出来买外卖了!”

 

……羽多野涉完全没心思关心这些,他正一脸错愕地盯着面前的母女,大得离谱的眼睛看了孩子一眼,又看了看正挂在他身上的福山润。

 

“润前辈……”他磕磕巴巴地开口,“你……居然瞒着樱井桑……孩子都这么大了么……”

 

福山润一把推开这满脑子都是三角晨间剧的二货,气的后槽牙一错。

 

“阿涉……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开车把你撞成重伤……绝对留你一口气,顶多植物人,我保证一次成功。”

 

于是深知珍惜生命的羽多野涉乖乖闭了嘴。 

 

+++++

 

羽多野涉抱着女孩,女孩很乖巧,血迹蹭在白色的小上衣外套上,她将脸埋在羽多野涉的肩窝里,也不说话。

 

医院今天不知为何患者很多,病人在走廊里排出很长的队伍,羽多野涉想了想,虽然自己是在研究异能的科室任职,但是基本的伤口处理还是没有问题的。

 

他温柔地拍了拍女孩的后背,将女孩带去了几乎没有患者的自己的科室。

 

女孩叫木下芽菜,五岁,这还是在急救车上女孩抽抽搭搭地告诉羽多野涉的,妈妈犹豫着,说自己的名字是木下静。

 

应该是改成了丈夫的姓氏。

 

“还疼不疼~”羽多野涉弯下身子,双手撑在膝盖上,检查过后的芽菜坐在床边,她抬起头看向羽多野涉,一张哭花了的小脸委屈着,慢慢摇了摇头。

 

“真乖。”他伸手揉了一下女孩的头发。

 

立花慎之介曾经说,羽多野涉身上有一种难以忽视的母性光环,在寺岛拓笃面前尤为明显……

 

“芽菜是我见过最勇敢的孩子。”他动作很轻,包扎这种事他做过很多次,为一些受伤的异能者。

 

他总是能轻易化解陌生人的紧张的敌意。

 

芽菜缩了一下手,见羽多野涉抬头对她弯下眼角笑,便也慢慢露出一个笑容。

 

虚掩的门突然“咣”地一声被推开,羽多野涉猛转过头。

 

一位快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站在门口,她穿着打扮都很精致端庄,脊背挺得很直,她眯着眼睛扫视了一圈,低声道了句,“失礼了。”

 

“请问您是……”羽多野涉却感觉到一阵寒意席卷了整个治疗室,女人的气势咄咄逼人,看得出经常出入交际场合的精干。

 

“奶奶。”芽菜怯生生地叫了一句,羽多野涉感觉到女孩下意识握紧了他的手指。

 

女人冲到芽菜身边,不由分说拉起女孩的手就走。

 

“孩子的伤还没处理好,”羽多野涉不能往回抢,只好加快语速,“现在还不能走。”

 

他想起在车上的时候,芽菜说过她和妈妈本来是赶着去奶奶家的。

 

“那要赶紧给奶奶打个电话,不要让奶奶担心呀。”自己当时还回了这么一句。

 

“您是孩子奶奶吧?”他见女人并不想放开女孩的手,也理解对方担心孩子的心情,便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耐心解释,“孩子的伤……”

 

“那个女人呢。”

 

“啊……?”

 

羽多野涉一时没反应过来对方口中的女人是谁,她语气很冷,掩藏着怒意。

 

“我说,”她挑起眉毛接了一句,“芽菜的妈妈,那个叫上田静的女人去哪儿了。”

 

+++++

 

“慎前辈日野桑抱歉治疗室这边出了点意外不能陪你们复查化验了稍后联系。”

 

“标点符号都没来得及打上,”立花慎之介把羽多野涉发过来的短信给日野聪看,他们正等在科室外的休息区,“这孩子不会被病人家属之类的缠上了吧。”

 

每月一次的药物依赖复查其实早已轻车熟路,日野聪凑过去看了一眼短信内容,“异能者的科室……不会有病人家属吧。”

 

羽多野涉是药剂师,日野聪服用的抑制药物大多是他负责配发的,每次他都会帮忙跑前跑后,这次突然说抽不开身,立花慎之介多少有些担心。

 

“去看看。”

 

他点点头,起身向治疗室方向走去。

 

+++++

 

—小剧场—

 

小寺:涉君,呜呜呜我是不是快死了。

 

羽毛:不会的!涉君一定会治好拓笃的!拓笃不要怕!

 

小寺:涉君……

 

羽毛:拓笃……

 

小昭:诶!寺岛君得了什么病?!

 

花花:流感……

 

小昭:……

 

+++++

 

—预告—

 

“走吧。”日野聪拉了拉立花慎之介的袖子,示意他看向门外。

 

门前停车场停了一辆黑色SUV,小野大辅从驾驶席下来,他先看到了木下静,微微笑了笑。

 

“上田……啊不,木下前辈。”

 

+++++

 

——TBC

 


评论(2)
热度(40)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