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声优同人】落园Rakuen(第五章|01)

  • 放个存稿……

  • 此人已死,有事烧纸——



—01—

 

福山润拿着钱包回到治疗室的时候,门口已经被围观群众堵得水泄不通。

 

“病人家属?”他自语,“不可能吧……异能者科室哪儿来的家属。”

 

那十有八九就是芽菜的家人来找肇事者算账了……

 

福山润向人群里挤了挤,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拉着芽菜的中年女人的面前。

 

“十分抱歉!”他刷地弯下身子一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人是我撞的,该付的医药费我已经都付了,还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请尽管吩咐,真的是十分抱歉!”

 

女人盯着他,眼角挑着,似乎对这个肇事者并不感兴趣。

 

“芽菜的妈妈呢?”她还是这个问题。

 

“啊嘞……啊,您别急,木下桑去取药了,应该马上就……”

 

“婆婆……”福山润还没回过神,便听到门口传来略带颤抖的声音,木下静站在门口,手里捧着药,“我在电话里说芽菜没事的……不必劳烦您过来……”

 

年轻的奶奶眉头一竖,她深吸一口气,鞋跟踩在地上的声音带着火气。

 

她放开芽菜,几步冲向木下静挥起了胳膊。

 

“你是不是觉得芽菜撞死了比较好!”

 

福山润是在场第一个回过神的人,他一步飞奔过去一把扯住了激动的女人,巴掌堪堪停在木下静的脸旁,后者像是吓傻了,嘴唇哆嗦着,脸色发白。

 

“冷静!”福山润拽着女人,“阿涉!”

 

羽多野渉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他呆立了一会才回过神手忙脚乱地拿抄起电话,拨通了保卫科室。

 

+++++

 

立花慎之介和日野聪在走廊里隔着挺远就听到了女人叫嚷的声音。

 

他们好不容易挤到门口,透过人群的缝隙,首先便看到福山润拉着一个女人,另一个年轻一些的在对面畏畏缩缩,羽多野涉抱着四五岁的小女孩一脸无措地站在一边。

 

“啧啧……”立花慎之介饶有兴致地摸着下巴,“润润的风流债。”

 

“诶?难道不是阿涉的?”日野聪一本正经地胡扯。

 

“真的很对不起,是我的错,芽菜受伤……都是我的错……以后再也不会了……”

 

“没有以后!我早就说过,像你这样的人……”

 

“您先消消气……我……”

 

“啊啊啊不能摔血压计!”混乱中夹杂着羽多野涉的哭腔,“润前辈快拉住她!”

 

“像你这样的人,就不能把孩子给你!”婆婆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嘴上却不依不饶。

 

“您别这么说……”木下静咬了一下嘴唇,手指卷着衣角,“毕竟……毕竟我是芽菜的妈妈啊……”

 

芽菜在羽多野涉怀里瞪大漂亮的眼睛,那里面一点点蓄满了泪水,却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我唯一的儿子已经……木下家就只有芽菜一个……”婆婆终于哽咽着哭出来,“你……不单害死了悠人……这次还要抢走芽菜……你……”

 

“我也只有芽菜一个孩子啊!”木下静终于拔高了嗓音,泪水夺眶而出。

 

芽菜见妈妈哭了,眼睛一眨也哭出了声,羽多野涉吓了一跳,连忙拍着后背哄劝。

 

“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让你这样的媳妇进门!”

 

“结婚是经过您同意的……”木下静颤抖着嗓音,“这么多年我对木下家还不够孝顺吗?”

 

“孝顺是你应该的!你觉得你这种人能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婆婆扯着嗓子,差点把福山润带了个趔趄,“有人一定是被你蛊惑才会娶你!你们……你们这种人什么事做不出来!”

 

“您别这么激动……”福山润越听越不对劲,他隐隐猜到了什么,“坐下慢慢聊……”

 

“闭嘴!”女人狠狠瞪了他一眼,“你一个外人知道什么!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

 

诶?房间里安突然安静下来。

 

“什么人?”福山润一脸认真,“难道是……在逃通缉犯?”

 

“噗……”立花慎之介实在没忍住,“我说,润润是太迟钝还是脑洞太大。”

 

“他不是一向擅长揣着明白装糊涂么。”日野聪看着女人,又看向木下静,他瞳孔漆黑,立花慎之介知道他读了两人的记忆。

 

福山润即使猜到了也不会说出口,再这样的情况下,他一定不愿意激发这样敏感的矛盾。

 

——毕竟,那个孩子的妈妈。

 

“是异能者啊!”

 

“是异能者啊。”

 

女人尖锐的嘶吼传入耳朵的同时,日野聪也压低声音,轻轻地说。

 

+++++

 

姗姗来迟的保安把愤怒的女人带去了保卫科喝茶,受到惊吓的芽菜坐在床上,被木下静搂在怀里。

 

“没有伤到骨头,”羽多野涉看着CT片,尽量放柔声音,“擦伤,小孩子恢复得快,记得过几天来换药就好了,别留下伤疤。”

 

“嗯……谢谢医生……”

 

木下静抚摸着芽菜的头发,她仍旧脸色苍白,勉强牵起嘴角笑了一下。

 

婆婆和儿媳争夺孩子,谁也不愿让步,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本应报警,但因为是家务事,保卫处将婆婆拉开之后,选择了很人性化地叫来辖区委员会来解决处理。

 

不过羽多野渉很明白这并不是简单的家务事。

 

刚刚仓皇散去的大多数围观者,木下静惨白的脸色,所有人似乎都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个女人,这个身为异能者的女人,不配拥有家人,不配抚养自己的亲生骨肉。

 

或者说,她根本不配拥有自己的孩子。

 

“您也先休息一下……”羽多野涉递过去一杯热水,加了两勺蜂蜜。

 

“谢谢您……”木下静声音很低。

 

“阿渉我先走了,我得回去修一修我的小绵羊。”

 

“要不要等日野桑和慎前辈一起回去吧,日野桑今天来复查,我也没陪他……”

 

“啊~他都检查这么多次了,阿涉还有什么不放心的。”福山润笑嘻嘻的,“何况立花还陪着他呢不是~阿涉在的话不会觉得自己像个五百瓦大电灯泡嘛~”

 

“日野……立花……?”

 

木下静喃喃自语,若有所思。

 

“嗯?是我们的朋友撒,您认识他们?”福山润装作随意,试探着问。

 

“啊……没……不认识……”

 

“哦……”福山润点点头。

 

“阿诺!”木下静突然抬起头,芽菜向她怀里瑟缩了一下,她的双手紧紧扣在一起,“很抱歉,婆婆说的没错,我是异能者……”她舔了一下干涩的嘴角,“但是请你们放心,我从来没有使用过能力,我的能力已经被彻底消除了,不会伤害大家的,之前隐瞒……实在是对不起!”

 

她在害怕自己的能力,她以为他们是普通人,害怕他们会因为她的身份恐惧,唾弃她。

 

所以她不停地强调Renata消除了她的能力,这似乎成为了她唯一一个可以立足社会的理由。

 

那是一种源于灵魂深处,根深蒂固的自卑和恐惧。

 

“消除了……”福山润语气很淡,他想起立花慎之介描述的Renata,那绝不应该是个可以消除自卑,让异能者像普通人一样生存的地方。相反,它只会不停地提醒,你在这个地方生存过,你不得不见证死亡,失去家人,剥夺自由,体会痛苦。

 

因为你是异能者。

 

你不是普通人,也永远不可能成为普通人。

 

木下静深深埋下头,羽多野涉看了一眼福山润,他想安慰,却发现自己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

 

“润润发短信问我们在Renata认不认识一个叫木下静的女人,或者不姓木下,木下是婆家的姓……什么乱七八糟的。”

 

立花慎之介正在等最后一份化验报告,他捏着一罐咖啡,日野聪正伸手把他翘起的领子抚平。

 

“刚才的那位妈妈?”日野聪皱眉,“看上去有些面熟,我也没看那么多记忆,应该是见过吧,可能只是一面之缘也说不定。”

 

“有可能。”立花慎之介喝了一口咖啡,“等下和润润一起回去,我……”

 

“抱歉~打扰啦~”他话音未落,一张阳光帅气的脸突然凑过来,年轻男人虽然笑着,脸上却带着明显的无奈,“请问您知不知道保卫科怎么走~”

 

诶?立花慎之介差点下意识把咖啡泼过去。

 

“前辈你等等我啊!”他身后追上来的年轻人气喘吁吁,他面部轮廓很柔和,长得也不错。

 

“不好意思!”他冲立花慎之介甜甜一笑,眼角弯下去,嗓音也柔和的很舒服,“我们是接到电话拜托,过来负责调解家庭矛盾的町内会实习生,多有打扰啦。”

 

这年头町内会的颜值都这么逆天了吗?!印象中退休在家的大婶大叔呢?!

 

后赶上来的小帅哥终于喘上一口气,他摸出证件,“我是岛崎,请问您知道保卫科怎么走吗?”

 

“哦~”日野聪挡在立花慎之介面前,他十分不爽有人如此亲昵地和他家慎酱搭话,“就在一楼,从前面拐过去就是。”他笑眯眯地指路,感觉到立花慎之介使劲拧了拧他的腰侧……

 

“谢谢!!诶!铃木前辈!等等我……”岛崎还没说完,先到的池面已经道了谢拔腿就走,他急忙冲两人笑了笑,快步追了上去。

 

“真是个靠脸吃饭的社会……”立花慎之介抬手把空咖啡罐扔进垃圾桶。

 

日野聪一笑,他刚想提议去取报告然后离开,就听见保卫科的方向炸了锅一样一片嘈杂。

 

是刚刚平静一些的婆婆,见到町内会进来就像见到了救援军,她一把抓住还没来得及进门的姓铃木的年轻人,修剪整齐的指甲死死地扣住他的胳膊,在走廊里就哭诉起来。

 

一旁姓岛崎的后辈脸刷地黑成锅底……

 

“您别急……”铃木一头黑线,手忙脚乱地想挣脱开又怕刺激对方的情绪,只好放低声音,“慢慢说……”

 

“我唯一的儿子……一年前出车祸走了……我现在只有芽菜这么一个孙女……”

 

“那个女人……上田静……她是异能者,她不配姓木下……”她说话毫无逻辑,却完全不忘强调异能者这件事,“之前,悠人还在的时候我只能同意他们一起抚养孩子……可是现在!”

 

“她从哪个地方出来,根本没有接受过正常教育,她什么也不会做!他们这种人受歧视,所以心理也不正常,为什么要放他们出来,不能正常生活还扰乱社会秩序……”

 

立花慎之介的脸一点点冷起来,这种人并没有什么刻意的恶意,却又无处不散发着浓郁的市侩气和咄咄逼人的恶毒,不致命,却扎得人痛不欲生。

 

“嗯!您别掐我……嗯嗯您的情况我们了解了!真是不幸……”铃木不着痕迹地扒拉着女人的手,挤出满脸的笑容敷衍,“我们很同情您。”

 

“小伙子你要主持公道……”

 

“嗯嗯会的!我们会公正调解的……”铃木快疯了,“您平复一下心情,回家休息休息冷静一下……”

 

女人抹着眼泪被熟人搀走,铃木长长松了口气,抓了抓头发,“所以说老爹给我安排的什么破差事还说干不满半年就不让我玩儿乐队乐器都给我藏起来了啊啊啊……”

 

岛崎连忙过去顺顺毛。

 

木下静抱着木下芽菜,她十分单薄,站在那里就像是马上会消失的影子,她从角落里走出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人发现她。

 

她慢慢走向门口,却因为看到什么,难以置信地停了下来。

 

“走吧。”日野聪拉了拉立花慎之介的袖子,示意他看向门外。

 

门前停车场停了一辆黑色SUV,小野大辅从驾驶席下来,他先看到了木下静,微微笑了笑。

 

“上田……啊不,木下前辈。”

 

+++++

 

小野大辅在Renata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和自己能力相似的女孩,女孩比他早两年进入Renata,对他照顾有加。

 

是立花慎之介刚刚发邮件给他,告诉他关于这位前辈的事,想起来从Renata出来到现在八年时间,他们之间几乎没有联系。

 

“小野君……”木下静嘴唇动了动,她明显没有料到小野大辅会出现在这里。

 

“好久不见,前辈。”小野大辅还是微笑,他眉眼俊朗,和几年前没什么区别,她想。

 

“我来接朋友,”他不太好意思地偏了下头,指了指木下静的身后,“也是他们通知我前辈在这里……”

 

日野聪和立花慎之介正站在那里,福山润也跑过来,“阿涉给你的新药。”他抬手丢过一个药瓶,被日野聪接住。

 

“朋友……”木下静吃惊地看向立花慎之介,她隐约想起当年在Renata的草坪上丢纸飞机的男孩,一脸惊讶,又转向小野大辅,“难道……”

 

“很抱歉~”福山润耸了耸肩膀,“我也是异能者,之前隐瞒很对不起~”

 

他语气轻松,重复了一遍木下静之前的话。

 

芽菜从母亲怀里抬起头,她打量着面前的几个人,孩童最能分辨他人的情绪和感情,她判断这几个人毫无恶意,便又将脸埋进母亲怀里。

 

“我现在……是名小律师,如果前辈遇到了什么麻烦我愿意帮忙……”小野大辅继续说,“不介意的话,请和我们一起回去聊聊吧。”

 

立花慎之介他们已经拉开车门上车,羽多野涉提前下了班,他经过母女身边,点头示意了一下,也钻进了车子。

 

“就不必麻烦了……”木下静颤抖着嗓音,深深吸了口气,“我这种人……”

 

她轻轻拍着女儿的后背,眼圈发红。

 

“我想和医生哥哥一起玩……”芽菜突然嘟囔。

 

“前辈……”

 

她终于忍不住颤抖起来,她低着头,又偏过视线看向另一个方向,强忍着的情绪一点点爆发,泪水顺着她苍白的脸,落在芽菜的额头。

 

“妈妈……”芽菜伸出缠着绷带的小手胡乱去擦她脸上的泪水,却令她哭的更加厉害。

 

小野大辅一言不发,只递过去一方手帕。

 

“抱歉……很抱歉……”她掩住嘴,抽泣着说。

 

“请帮帮我。”

 

+++++

 

—小剧场—

 

便条:我们去名古屋明治村度假去了——KENN,立花慎之介

 

聪哥:小昭,你能解释一下么。

 

小昭:这话我也想问你啊!

 

回来之后——

 

KENN:立花桑好厉害好棒哦!

 

小昭&聪哥:%¥#……&

 

+++++

 

—预告—

 

立花慎之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见日野聪抱着女孩向自己走过来,忙后退了一大步伸出手臂,“别过来!”

 

用日野聪的话来说,他就像第一次见到小猫崽被可爱得措手不及的笨拙妈妈,当然这话是不可能对立花慎之介说出口的……

 

+++++

 

——TBC

 

 


评论(9)
热度(51)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