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落园Rakuen(正常番外|07|新年快乐~)

  •  新年快乐~~

  • 和正篇时间轴不太一样~纯属应景~落园的大家新年快乐!



—番外柒— 慎酱的新年早晨

 

+++++

 

“森川教官,”日野聪看了一眼手表,快凌晨三点,冬季的夜晚冷的难以想象,他靠在墙边,皮外套拉的很紧,“我可以回去了吗。”

 

他语气懒洋洋的,尾音带着点无赖一样的恳求,他像个拖着长音和老师撒娇早点放学的学生,这从他对森川智之的称呼上就能听得出来。

 

看了红白歌会吃了荞麦面,和一群笨蛋一起数着时间迎来新的一年,刚刚拥着再次一起迈过时间线的恋人,陷入安眠。

 

就被领导一个夺命连环CALL叫出来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怎么了这么急。”森川智之正指挥手下人将昏迷不醒的嫌犯扔进车里,那被捆成粽子的家伙驾车逃窜的时候被日野聪开车挤在路边护栏上差点翻下悬崖,刚下车便被一记简单粗暴的精神控制剥夺了意识。

 

赶来的拖车正将嫌犯的车拖走,刚刚激烈的撞击使引擎出了问题,半边车身也瘪了进去。

 

“久违地和教官出来执行任务,不满意?”

 

他笑着调侃,随手抽出一支烟丢给靠在墙边的年轻男人。

 

“怎么可能嘛,森川桑还欠我们一顿烤肉呢,”日野聪笑笑,摸出打火机手指一翻点燃了烟,吸了一口,“其实吧,慎酱每晚三点多都会醒一次。”

 

不远处跑过来一个冻得缩着脖子的年轻人,哆嗦着,面容倒是俊秀,像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

 

他小声向森川智之交代着什么,一副尽职尽责的小跟班助手模样。

 

估计又是上面空降下来镀金的吧,日野聪眯着眼睛吸了一口烟,慢慢吐出来,这样想着等他们把话说完。

 

年轻人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估计是刚刚抓捕时他的举动和他异能者的身份把这孩子吓到了,年轻人的眼神带着几分忌惮。

 

于是他拿开香烟,弯下眼角友好地冲对方笑笑。

 

“我都出来两个多小时了……该回去捂被窝了。”他也不知是不是故意,面不改色语气坦然地把后半句话说完。

 

于是他满意地看到那小孩脸皮“腾”地红了个底掉。

 

“你去吧。”森川智之轻咳了一声让那孩子继续去忙工作,接着习惯性地递过一个鄙视的眼神,“阿聪你究竟是跟谁学的。”

 

“我记得我只有森川桑一位教官啊~”日野聪把烟按灭,语气带着笑。

 

森川智之伸手拍了他一下,“快走,早晚被你气死。”

 

“年纪大了不易动怒,”日野聪也笑起来,挥挥手,“新年快乐~”

 

他将双手插在口袋里向他的车走去,路过一台自动贩卖机的时候他停了一下,摸出一枚硬币丢进去,捞走了滚出来的罐装饮料。

 

森川智之摇头笑笑,他认出那罐饮料是立花慎之介喜欢喝的牌子和口味。

 

挺多年都没变过。

 

+++++

 

日野聪从浴室出来,沾着寒气的衣物被他扔在洗衣筐里,墙上的时钟指向三点一刻,他裹着加厚的浴袍,还是微微打了个冷战。

 

他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将饮料放在桌子上。

 

床上的人像是听到声音,不安稳地呢喃了一声,翻了个身。

 

略长的咖啡色卷发铺散在枕头上,几缕凌乱的额发贴在额头,被子没有乖乖裹在身上,只裹住了腰部以下。

 

他大概是来不及换下浴袍便睡着了,腰带因为动作松开了一半,衣襟大开,从颈项开始到小腹全数暴露在空气中。

 

日野聪默默叹了口气,他轻轻上床,用最轻的动作拉起被子,连同自己一起盖住。

 

他慢慢枕下去,对着立花慎之介的脸,男人脸上还有睡熟压出来的微红的印子,他屏住呼吸,用唇轻轻蹭过那块可爱的痕迹。

 

交缠在一起的呼吸凝滞了片刻,立花慎之介轻轻哼了一声,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颜色略浅的眼中还带着浓郁的睡意,朦胧着模糊不清的颜色,“阿聪?”

 

他声音很轻,参杂着浓重的鼻音,仿佛撒娇一般。

 

他们从很多年前纯白色的新年开始,十指相扣走过一分一秒,在注释着彼此的时候,不知不觉度过了无数个,相互陪伴的岁月。

 

“是我,”日野聪动了动手臂将身边的人圈进怀里,顺势轻轻吻了一下露出来的白皙的额头,“睡吧。”

 

立花慎之介放心地“嗯……”了一声,他闭上眼睛,“新年快乐,笨蛋聪。”他噘着嘴嘟囔。

 

“嗯~新年快乐慎酱。”

 

他吻了吻他的额头,很轻地,不出片刻,听到他的呼吸重新变得悠长。

 

日野聪无声地笑笑,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些。

 

+++++

 

新的一年的清晨,落园仍旧弥漫着慵懒的意味,福山润躺在沙发上举着手机打游戏,他刚被送回来,被一位戴着眼镜的瘦高个咖啡店老板。

 

小野大辅应该是彻夜未睡,他在赶一篇学术报告,据说是和一位名为神谷浩史的法官合作的。

 

寺岛拓笃和羽多野涉回了老家,昨夜通电话的时候,戴着眼镜的笨蛋后辈正因为红白歌会大声尖叫。

 

日野聪翻阅着晨报,正拿起咖啡杯凑近嘴边。

 

“早饭好了哦,”前野智昭从厨房探出头,他身上还系着围裙,“要去叫醒立花桑吗?”

 

“我醒了,”他话音未落,立花慎之介已经慢悠悠走进了办公室,他打了个哈欠,揉了揉挤出生理泪水的眼角,“我去洗漱就来。”

 

小野大辅正抬头活动颈部,在看到立花慎之介的一瞬,用力过猛的颈椎发出“咔嚓”一声脆响。

 

福山润倒枕着沙发扶手,这令他差点失去平衡顺着沙发滚下去。

 

前野智昭僵硬了两秒多种,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谢天谢地他没把手中盛着煎蛋的盘子直接砸在地上。

 

“怎么了……”立花慎之介没睡醒,看起来还飘飘忽忽的,他正穿着一件不知从哪儿扯出来的宽大套头睡衣,随便套在上半身。

 

上衣堪堪遮住危险部位,两条修长的腿露在外面,太过宽松的领口顺着他一边肩膀滑下来,勾在锁骨以下的位置,将他笔直的锁骨和圆润的肩膀全数暴露在外。

 

细碎的暧昧不清的红痕正烙在他的颈窝和锁骨,在他白皙的皮肤上尤为清晰。

 

“这个?”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打着哈欠开口,“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这就去换……”

 

他蹬着拖鞋慢慢蹭出了办公室,留下众人沉默无声……

 

所有人默契地沉默了半秒,齐刷刷转过头,用一种“你这个禽兽。”的眼神看向日野聪。

 

被视线无声谴责的男人喝了一口咖啡,他微微抿着嘴角,想用咖啡杯遮掩住那一抹怎样都收不回去的笑意。

 

新年依旧美好,清晨依旧美好,他笑,慎酱也是。

 

——TBC

 

 


评论(3)
热度(47)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