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落园Rakuen(第五章|02)

  •  提前一天发文,明天有个不太有把握的期末考科目,求个人品嘤嘤嘤……

 

—02—

 

“我和悠人,是在便当店认识的,他总是来买便当,有一天……突然向我表白,我没有同意。”

 

木下静捧着一杯茶,她指甲剪得很短,有很多新的旧的细小的伤口,皮肤很粗糙。

 

芽菜被寺岛拓笃抱在怀里坐在沙发上,各种画笔乱七八糟铺了一桌子,画纸上涂着颜色鲜艳的涂鸦。

 

母女俩刚刚进门的时候,寺岛拓笃便兴奋地将软软的小团子抱在自己怀里,他笑得很甜,眼睛眯着,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

 

“哥哥和小宝贝画lovelive好不好~”

 

女孩怯生生地点头,被寺岛拓笃的笑容正中靶心的羽多野涉表示医生哥哥也要一起画……

 

被芽菜水汪汪的大眼睛和肉嘟嘟的小脸正中靶心的前野智昭警官表示我就在旁边看着自己萌就行你们别理我……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来买便当,他很温柔,笑起来很好看,冬天的时候会把暖水袋烧热带给我……他冲我微笑。”

 

木下静勾了一下嘴角,这个表情很苦,“这是让我最无法拒绝的事。”

 

她像是在回忆什么,过了好一会,“从来没有人对我笑过,也没有人会对我说,注意身体,别生病了,如果你生病了,我会担心的。”

 

“所以前辈没拒绝是么……”小野大辅犹豫着说。

 

“不是没有拒绝,”木下静露出一个稍纵即逝的浅笑,“是没能拒绝。”

 

福山润翘着腿坐在一旁,他“啧”了一声,不合时宜地想起了某个咖啡馆老板的热牛奶。

 

他们这种人,见不得别人对他们的一点点好。

 

“我觉得很幸福,幸福得像个小女孩,单纯又愚蠢,每天心里只装着他一个人,甚至忘记了我是谁。”

 

“人总是擅长遗忘痛苦。”她看向一个地方,眼神很空,“当有一个人可以给予幸福的时候。”

 

正巧进来的日野聪听到这句话,他微微愣了一下,才走过来。

 

“立酱呢。”福山润往嘴里填了一根鱿鱼丝。

 

“睡了。”日野聪冲木下静笑了笑,坐下来。

 

立花慎之介仍旧嗜睡,在回来的路上突然开始困倦,日野聪将他抱出车门的时候,他已经彻底睡熟。

 

“还是让慎前辈做个检查吧。”羽多野涉从画纸中抬起头。

 

“嗯,”日野聪眉心的皱纹几不可查,“您继续。”他对木下静轻声说。

 

木下静担心地看了看众人,思索了片刻,“后来,我对他说我是异能者,再后来,他向我求婚了。”

 

她轻描淡写,却能令所有人感受到她当时抱着绝望态度的决绝和被接纳之后莫大的幸福和希望。

 

“但是他母亲不同意,她说我这种人一定是迷惑了悠人……”她苦笑了一下,她从来没有用能力做过任何事,她和所有普通的女孩一样,渴望着幸福,渴望着爱人,她甚至尝试推开她深爱的人,她也曾痛恨她的身份,痛恨社会对她畸形的态度。

 

不是为了社会平等,不是为了每个人都得到幸福。

 

“我很自私。”她说。

 

她只是渴求属于她自己的一点点幸福,和每一个普通人一样。

 

但是她终归不是普通人。

 

“同意结婚,是因为芽菜么。”小野大辅声音很轻,带着些许隐晦的意味。

 

木下静点头。

 

女孩听到她的名字,从寺岛拓笃怀里抬起头,她看向她的妈妈,细声细气,“妈妈在哭吗。”

 

女人肩膀一僵,她咬了一下嘴唇,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妈妈没事,和哥哥们玩吧。”

 

懂事的女孩又盯着母亲看了一会,才继续抓起画笔。

 

“我们是搬出去自己住的,在芽菜四岁的时候,悠人的公司运转很不好,辞退了一批员工,生活变得拮据。”

 

她有些哽住,谁也没有想继续问下去,小野大辅正想岔开这个话题,却听到芽菜发出细小的的呜咽。

 

“妈妈和爸爸……总是吵架……妈妈总是很晚才睡,爸爸回来的也很晚,妈妈总是在哭。”芽菜声音很小,几乎听不到,寺岛拓笃一怔,手指蹭了蹭女孩的脸。

 

木下静终于微微颤抖起来,她找了做手工窗帘之类的兼职,每晚要赶工到很晚,悠人除了白天去工地做体力活之外,晚上会替运输公司跑夜车。

 

他们确实会有小的争吵,但是每天她都会等他回来,留一盏灯,看他满脸疲惫,却仍旧笑得温柔,说一声,“我回来了。”

 

“有一天晚上……他没回来。”木下静的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下来,她睁大眼睛,想制止住自己的泪水,“再也没有回来。”

 

车祸,她想起葬礼上芽菜牵着她的手,问她,“爸爸呢。”

 

那时候的她除了落泪,想不到任何的回答。

 

她发现现在居然也是一样。

 

女孩突然在寺岛拓笃怀里哭了起来,“爸爸呢。”她扯着稚嫩的嗓子,“妈妈,爸爸呢。”

 

寺岛拓笃手足无措,前野智昭伸手去擦女孩的眼泪,却发现女孩哭得更厉害。

 

木下静发出一声压抑的,近乎撕心裂肺的呜咽。

 

日野聪走过去将孩子轻柔地抱进怀里,他将女孩抱得很高,凑在女孩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

 

女孩抽泣了一声,略略安静下来,“真的么。”她的声音像一只小猫。

 

“真的。”日野聪弯下眼角微笑,他很温柔,和任何时候的温柔不同,漆黑的眸子里漾起浅却美好的笑意,“只要芽菜乖。”

 

芽菜咬着嘴唇,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哭声,眼睛红红的。

 

“前辈,现在的情况是,芽菜的奶奶向你要芽菜的抚养权是么。”

 

小野大辅递过去一方手帕,低声问。

 

木下静点头,她低声道谢,“今天本来就是去商量的,之前,婆婆去店里闹,还去芽菜的幼稚园门口……”

 

“家庭住址被知道了么。”

 

木下静还是点头。

 

小野大辅环视了一周,所有人都知道他想说什么,没人表示异议。

 

“前辈,你害怕芽菜被打扰对么。”

 

木下静垂着眼,芽菜只有五岁,她太容易被引导。

 

“我害怕,”她说,“我怕芽菜被抢走。”

 

“那在町内会调解之前,就请让芽菜住在这里吧。”

 

木下静嘴唇动了动,她抬头去看女儿,孩子正趴在日野聪怀里,咬着手指乖乖地盯着她。

 

“可以么……”她不知道在问谁。

 

“我是没问题撒……”福山润咧嘴一笑,“我说小昭你矜持一点你现在好像怪蜀黍啊喂!”

 

正一脸激动的前野智昭立刻恢复了面瘫脸,却忍不住又瞄了芽菜一眼。

 

“可以么,芽菜……”木下静轻声问,她走投无路,似乎只要有人能在这时候递给她一根细细的蛛丝,她都会义无反顾地抓住。

 

女孩玩弄着自己的领子,她想了许久,才点了点头。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想要获得幸福,就像执着的孩子痴痴地追逐天边的风筝,他们跌跌撞撞奔跑了很久,不顾伤口也不顾疲惫,终于伸出手的时候。

 

有人剪断了风筝的线。

 

可是他们,甚至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哭泣的权利。

 

小野大辅想,他们都曾经是这样的孩子。

 

木下静直到走出落园的大门都还在鞠躬道谢,女人单薄瘦弱,风在她身边经过,吹起她紧紧攥在手里的,断裂的风筝线。

 

+++++

 

立花慎之介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他揉着眼睛走进办公室,打了个哈欠。

 

“早上……好?!”

 

他瞪大眼睛,办公室一片狼藉,画笔画纸玩具铺了一地,前野智昭不在,羽多野涉应该是去上班了,寺岛拓笃脸上被彩笔画的乱七八糟,福山润不知道从哪儿翻出一声熊猫装套在身上,举起萌出血的爪子冲他打了个招呼。

 

“哟~立酱醒啦!”

 

“啊……”立花慎之介觉得有点梦幻,“我可能没醒。”

 

小野大辅从厨房探出头,“今天吃营养早餐哦~”

 

立花慎之介眼角一跳,“你们今天都没吃药是么……”

 

他看到平时专属于他的沙发上正趴着一团肉呼呼的东西,他掐了掐眉心,转身出门决定换一种打开方式……

 

“慎酱,”日野聪卷着袖子从厨房出来,他刚刚在煮牛奶,许久未剪的头发有些长,别在耳后,“睡得好么。”

 

“挺好,”立花慎之介随口回答,旋即皱起眉头,“不对,那是什么东西。”

 

他指着沙发。

 

“芽菜~”日野聪走过去将女孩抱起来,芽菜两只小手抓了抓,咯咯地笑了。

 

“我知道……”立花慎之介飞快地舔了一下嘴角,他还是很错乱,“我是说她为什么在落园而不和她妈妈在一起……”

 

“哦~芽菜这几天由我们来照顾~”日野聪的嗓音温柔得能掐出水,他刮了一下女孩的鼻子,“是不是~”

 

女孩用力点点头。

 

立花慎之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见日野聪抱着女孩向自己走过来,忙后退了一大步伸出手臂,“别过来!”

 

用日野聪的话来说,他就像第一次见到小猫崽被可爱得措手不及的笨拙妈妈,当然这话是不可能对立花慎之介说出口的……

 

“如果我说我和小孩近距离接触就会起荨麻疹……你们会不会觉得我电视剧看多了。”①

 

他语速飞快,因为冬天稍稍圆润了一些的脸颊鼓鼓的,日野聪还是第一次见他紧张成这样。

 

“没关系啦……”他笑,“芽菜,和慎酱哥哥打个招呼。”

 

“慎酱哥哥……”女孩却像是很喜欢他,她伸出肉呼呼的小手,轻轻碰了一下立花慎之介的脸颊。

 

“噫!”立花慎之介一抖,女孩柔软的手掌碰了碰他的脸,带着一种只属于儿童的温暖的触感。

 

他居然有点喜欢这种感觉。

 

见他咖啡色的眸子略略睁大,有些呆愣地任由芽菜的手路过他的脸颊鼻翼,日野聪心里一暖,柔软几乎满溢出来。

 

“你们觉不觉得……”第一个出声的是福山润,他已经从口袋里默默摸出墨镜准备戴上,“阿聪和立酱和芽菜……”

 

“真和谐啊……”寺岛拓笃捂着眼睛低声嘟囔。

 

晨光不合时宜地洒下来,路过日野聪的微微勾起的眼角,染透了立花慎之介细砂色的卷发。

 

和他一点点变得柔软的眼神。

 

“慎酱。”日野聪轻轻唤他的名字,在女孩的手擦过他唇瓣的时候。

 

他柔和了眉眼,露出一个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暖的笑容。

 

+++++

 

—注释—

 

① 《神探伽利略》汤川学(福山雅治)的症状www

 

—小剧场—

 

花花:小孩子好可爱啊……

 

聪哥:嗯?!慎酱真的这么觉得?~

 

花花:嗯……要不我们……

 

聪哥:我们?~~

 

花花:养只猫吧!

 

所以你们在期待什么~

 

+++++

 

—预告—

 

“喜欢……这样的感情会让芽菜觉得幸福么。”

 

他完全凭借记忆复述,用尽可能放柔和的语调。

 

女孩用力点头。

 

“是嘛……”他似乎明白了那人当时的意思,这种莫名的几乎零心底都融化的温暖,仿佛要从喉咙里满溢出来。

 

+++++

 

——TBC

 

 


评论(8)
热度(42)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