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MK】落园Rakuen(百物语番外|02)

  •  我明天大后天还有最后两门考试,悠悠明天后天嗯……反正我是没什么把握噗……【对我就是学渣怎么样

  • 放个MK的百物语番外吧【还是存稿】~继续求人品~


—02— 九尾狐

 

“呦~”男人冲他打招呼的时候,前野智昭吓了一跳,他猛扭过头,正看到一身红衣华服的卷发男人勾起嘴角邪气一笑,“武士大人~”

 

他一脸惊愕的呆样,自称姓立花的傀儡师笑得前仰后合,“你真的是武士吗,胆子这么小。”

 

前野智昭点头,这才堪堪抽动了一下嘴角,“午安,”他说,“没想到在这里碰到您。”

 

这是个不大的草堂,正前方搭着表演用的高台,虽说简陋了些倒也算是排场齐全。

 

这种地方常徘徊着巡回艺人,非人等等下层庶民,时常也会有一些官府官员前来观看,只不过不会张扬身份罢了。

 

“这次没有被辞退?”立花挑着下巴半眯着眼,前野智昭注意到台上演奏三味线的男人颇为眼熟,好像正是那天的茶屋老板。

 

“嗯,雇主很宽厚。”前野智昭摸了摸发尾,却找不到下一句该说些什么。

 

“嗯~”立花不知听了还是没听,“仔细看好咯。”他看似意兴阑珊,浅色的视线却一直留在舞台上。

 

前野智昭不解地移过视线。

 

太鼓沉闷的鼓点骤然乍响,强硬地插进三味线的悠扬节奏之中,铿锵肃穆,一瞬间震得人头皮发麻,回过神来时已然猛打了一个寒战。

 

幕布拉开,人群发出一声惊叹。

 

舞者一身江户紫的八重樱和服,外罩了一件草色短羽织,一头长发半挽起,斜斜插了一支珊瑚红的发簪。

 

妆容很淡,没有掩住一张俊秀出尘的面容,同为艺人,台上的人眼眸含笑,不似立花一般邪魅妖娆,在昏暗灯火下琉璃色的眼眸温润如水,却流转着静谧温柔的灵动多情。

 

鼓点骤响,三味线肃静悠长,台上人抬手扬眸,袖口顺手腕滑落的瞬间,一方金色折扇在眼前滑过一道耀眼光芒。

 

衣摆随他踏出舞步翩然腾起,一盏孤灯自上落下月色般的冷色,自修长颈项落下,勾勒出一抹俏色阴影,将半边身子都隐了去。

 

笛声空旷,衬着舞者身影,仿若一首流传已久的,穿过漫长等待的诗。

 

明眸皓齿,一颦一笑,意尽风流。

 

前野智昭看得痴了,直至曲终人去,他仍未从方才的惊艳中回过神志。

 

“喂,”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喂,呆子。”

 

前野智昭猛回过神,观众大多散去,立花慎之介歪着头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他身边姓日野的黑发男人背着长长的包裹,应是油布包着的三味线。

 

“这个,劳烦武士大人送去幕后。”立花将一枚包好的锦盒放在他手里,“就方才台上那个人,说是我转交给他的就好。”

 

“呃……啊……我……”前野智昭本是想要推辞的,却在一念之间为能再次见到那人而犹豫起来。

 

立花从日野身上摸出一枚小判指尖一弹,金闪闪的物件便落进了前野袖中,“下次请你喝茶,可以拜托武士大人嘛~”

 

冰凉的金属顺着手腕滑下去,前野眼中仍是那片嫣紫色的华光,脑子像是被滞住一般,令他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

 

他从半遮的布帘探进头的时候,视线正撞上那人半褪掉紫色的和服,背对着他,露出光裸的肩膀和突兀的蝴蝶骨。

 

“!”他一惊,转身就要出去,那人似乎听到动静,转过身来。

 

前野顿在原地,视线尴尬地躲闪着落在地面,脸骤然烧红了。

 

“抱歉姑娘……”他舌头打结,“我不是有意冒犯……”

 

那边愣了片刻,“噗”地笑出了声。

 

“抬头吧,”听到一个清亮干净的嗓音,带着些许撩人的沙哑,“我不是女人。”

 

诶?前野智昭咬了咬嘴唇,犹豫不决地抬起头,那人已经将沙色长发散开,卸了妆,一张俊朗明媚的脸带着好看的笑容,眼角微微弯着,仿佛盛着一片化了的水色。

 

他拉上和服,宽大的衣服随便披在身上,反而将他笔直修长的锁骨半遮半掩,隐隐露出一片白皙平坦的胸膛。

 

却不知怎的,前野智昭反而觉得更加羞怯窘迫了。

 

那人歪了歪头,以为他不信,便向他的方向走了两步,“武士大人不知道么?”他伸出手捏住了前野的手腕,他手心干燥温暖,很舒服。

 

“女形其实是男人喔。”他拉过他的手,将手掌贴上了自己的胸口,“这次相信了罢。”

 

他笑着,不带一点防备,前野智昭猛地一抖,手指蜷缩了一下,属于对方的体温刚刚顺着掌纹渗透而来,手腕已经被放开。

 

前野被心中隐匿的失落惊了惊。

 

“武士大人是刚到江户来么,”他接过前野递给他的锦盒,“哦~是前些日子拜托立花桑的净琉璃人形。”

 

前野智昭点头,他找不到话题,却生怕对方因为无话催他离开。

 

“您呢,”他舔了舔嘴唇,“来江户很久了罢。”

 

“嗯,”他见对方的眼微微弯下去,仿佛在怀念什么似的,“有些时日了,”他说,“等一个人。”

 

“我叫贤,”他笑笑,“可以冒昧询问武士大人的名字么。”

 

“前野……前野智昭。”前野回答,他因为对方关于等待的答案莫名的一阵失落,鬼迷心窍地脱口而出,“那个人……等到了么。”

 

贤一愣,他骨节分明的手指随意将碎发撩向耳后,一张英俊的脸一点点变得柔和,唇角慢慢化开一个近乎温暖满足的弧度。

 

“等到了,”他回答,“就在刚才。”

 

+++++

 

“男子于江户郊外遇狐,唤其名,白狐生得九尾而成妖,擅变换人形。”

 

高台之上,落语师一字一句,男人眉目修长古典,瞳色深邃。

 

“隐匿于江户城中百年,待凡人男子黄泉而归。”

 

+++++

 

“Maenu?”KENN叫了他一声,公交车站,前野智昭正用渐渐冻僵的手指在手机上编辑着什么文字,“有要紧事吗?”

 

“没有!”前野智昭吓了一跳,挤出一个掩饰的笑容,“冷不冷?”

 

KENN摇摇头,他仰起头看向站牌,路灯的光芒自修长颈项落下,勾勒出一抹俏色阴影。

 

隐去他半边身影。

 

+++++

 

——TBC

 

+++++


暂时设定如下——

 

花花:九尾猫,傀儡师

 

聪哥:枫,茶屋老板

 

润润:鸦天狗,轻脚屋

 

大辅:付丧神,落语师


小昭:人类,武士

 

KENN:九尾狐,歌舞伎(女形)


评论(10)
热度(28)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