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落园Rakuen(第五章|04)

 终于回家了,玩儿了两天,身体状态不太好——

本周三更

—04—

 

町内会是个不错的养老的地方,退休的叔叔阿姨其乐融融,立花慎之介看着门口小爬藤架上不和时节却生长茂盛的小番茄,摸了摸下巴。

 

把日野聪介绍过来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大的办公室里还飘散着大麦茶的味道,屋子正中摆了个不大不小的暖桌,窗户半开着,阳光透进来,落在整洁的榻榻米上。

 

“大家随意随意,快请坐,”看起来五十多岁的阿姨笑得亲切,一身暖色调的居家服,头上还绑着打扫时佩戴的头巾。

 

她一边将来客往屋子里让,一边四下寻摸,“我的花镜呢,哎呦这人一上了岁数啊……信长?信长把我的花镜拿过来。”

 

立花慎之介默默坐在最角落的椅子上,他手边是半开的小窗户,一小棵绿莹莹的盆栽刚刚喷过水,他摸了摸还挂着水珠的叶子。

 

“信长?”阿姨提高声音,门外正在浇水的另一位阿姨回了一声,“信长出外勤去啦,还是你派出去的嘛。”

 

“啊……啊~”阿姨拍了拍脑门,笑出一脸和蔼可亲的皱纹,“瞧我这记性,真是老啰……”

 

町内会就设在羽多野涉工作的医院附近的一处民宅区里,占了不大的一小片院子,芽菜的奶奶就住在这个不算高挡也不算简陋的居民区里。

 

貌似和町内会的几位阿姨还是熟人,立花慎之介看她们熟稔的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

 

气氛看似融洽却尴尬得紧,芽菜穿了一身浅蓝色的牛仔裙子,是前野智昭昨天采购的战利品之一,女孩笨拙地舔着一根糖果,乖乖坐在奶奶怀里,被奶奶逗得咯咯直笑。

 

木下静一身便当店打工的店服,她还是利落的高马尾,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没有化妆,眼角细小的皱纹随着眉头微微蹙起略显疲惫沧桑,她和她的婆婆坐在同一个沙发上,却谁也没有看对方一眼。

 

立花慎之介和小野大辅浑身不自在,律师兼朋友的身份并没有使他们的处境有多少缓和,在以女人……或者说是以老人和孩子组成的人际圈子中间,两个年轻的大男人显得尤为突兀。

 

调解毕竟和打官司不同,不是法院而是由解决鸡毛蒜皮家长里短等等小事的町内会主持,没有什么硬性的人员规定,气氛也不会绷得那么紧张严肃。

 

但是立花慎之介还是觉得浑身难受,他居然有点怀念落园那个四面墙壁的审讯室,他觉得自己果然更适合那样的环境,比起面对阿姨,还是面对歹徒来的顺手。

 

“我记得您这里还有个年轻小哥……”所以他更加好奇为什么这样的地方会有年轻人在任职,便挑起话头,“哎多……好像是姓铃木来着?”

 

“啊~达央啊~啊啦啦当面这样称呼他可是会惹他生气的~”阿姨挤挤眼睛笑,看来她没少调戏那位像个摇滚少年的小帅哥,“他和信长一块出去啦~嘛嘛~像这种地方,尽是些上了岁数的老人家……来喝茶~”

 

她将茶杯推给立花慎之介,“年轻人太少啦,跑腿的差事只能辛苦他们两个嘛……”

 

“谢谢。”立花慎之介接过茶杯,里面廉价的茶叶棍上下漂浮,他想到那天紧跟着“铃木前辈”一路小跑还眉开眼笑的岛崎……特别想替那孩子回答一句,“完全不辛苦!”

 

一旁的小野大辅也接过茶杯,他笑了一下,一张英俊温和的脸惹得阿姨一连串的赞叹。

 

“来来来言归正传……”阿姨清了清嗓子,“今天把大家都叫过来,就是想一起聊一聊嘛……芽菜奶奶的气色真是越来越好啦。”

 

“哪里哪里~”奶奶正摸着芽菜的头,笑,“您才是大和抚子在世呢,哦,还有上次您推荐的茶真是不错。”

 

“说笑啦 ~”这个年纪的人一聚在一起就开始寒暄闲聊扯八卦,“听说了吗,田中家的小儿子也要结婚啦……”

 

立花慎之介抱了抱胳膊按下鸡皮疙瘩,他越发怀念起落园的审讯室来……

 

“咳咳,”阿姨意识到自己扯的太远,“来,芽菜,让奶奶看看,真是越来越漂亮啦,几岁啦?”

 

“五岁!”芽菜含着糖,腼腆地笑了。

 

“真乖~”阿姨摸了摸女孩的头,“在奶奶怀里干嘛呐~”

 

“奶奶在给我讲故事。”芽菜向奶奶怀里躲了一下,又偷偷瞄了一眼木下静。

 

“喜欢听奶奶讲故事嘛?”

 

“喜欢。”芽菜奶声奶气的,出于儿童的天性回答。

 

“芽菜真乖~”奶奶笑得开心,“以后奶奶每天都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还没等芽菜回答,一阵根本不可能在室内出现的小阴风席卷而来,角度刁钻直奔芽菜的头发。

 

小野大辅敏锐地注意到立花慎之介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眯起的眼角却挑起一抹冷笑。

 

“啊!哥哥送我的发带!”芽菜伸出手护住小马尾上精致的蝴蝶结。

 

“芽菜,头发乱了。”木下静笑笑,冲女儿招招手,“过来。”

 

芽菜毫不迟疑地从奶奶怀里跳下来跑过去,木下静用手指顺了顺女儿的发丝,熟练地将蝴蝶结打好。

 

“谢谢妈妈!”女孩摸了摸发辫,笑得甜美,“啾!”

 

奶奶的脸顿时黑成锅底,立花慎之介将脸偏向一边,掩盖住嘴角得意的邪笑。

 

小野大辅摸着心口,无比同情今天早上跪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半小时,才勉强打出一个摇摇欲坠蝴蝶结的前野智昭警官……

 

还拽掉了小女孩一把秀发……

 

“哎呀你看看我,就顾着聊天……”调解阿姨注意到了气氛的微妙,忙扯出一个笑容,“来来我们聊正事,芽菜奶奶,您先说。”

 

不到五十的女人眉毛垂下去,露出一个苦楚的表情。

 

“大家都是知道的,我只有悠人这一个儿子,”她言简意赅地说出自己的苦处,“悠人也只有芽菜……”

 

她嘴角一牵,露出一个尽量温和的笑容,“我也不是对上田……静有多大的意见,不管用谁家的标准衡量……她都是个孝顺的好女人。”

 

她循循善诱,将话题向她希望的方向引导。

 

“才二十多岁……今后的生活肯定不那么轻松,如果还要抚养芽菜,还怎么继续寻找自己的幸福……”

 

“婆婆!我说过我不会再改嫁的……”木下静突然尖声说,她努力将声音压得很低,“我……我在进入Renata之后就没再见过亲生父母……其实我早就把您……”

 

“我知道,知道。”芽菜奶奶小幅度地摆摆手,看起来这样的对话不止进行过一次。

 

木下静偏过头去,委屈地咬着嘴唇。

 

“嘛嘛……”调解的阿姨见气氛不对,忙笑呵呵地打圆场,“都是为了芽菜……”

 

“我知道,我这个人什么都不会做……”木下静吸了口气,嗓音有些颤抖,“我……我不配……但是芽菜……我是芽菜的妈妈……芽菜不能没有妈妈……”

 

她想起某一天去幼稚园门口接芽菜的时候,女孩一张小脸带着显而易见的委屈,在她蹲下身子张开手臂的时候,女孩扑进她怀里嚎啕大哭。

 

他们说她没有爸爸,说她是没有爸爸的孩子。

 

“但是芽菜还有妈妈,”女孩抽抽搭搭地抹着眼泪,“妈妈带芽菜回家……”

 

从那一刻开始,她再也没有想过以所谓的为了女儿的未来为理由,将这个孩子推离自己的身边。

 

“我知道,”奶奶瞥了她一眼,“其实,如果你不是……是个普通人……”

 

她摇着头,将理由拐回到了所有人都不愿意触碰的方向。

 

“抱歉,”小野大辅轻声打断,“我可以插句话吗。”

 

见所有人都没有阻止的意思,他微微坐直了些,“是我多言了,我是上田……木下前辈在Renata的朋友,是异能者。”

 

在场不知情的人都略略睁大了眼睛,小野大辅温和安静,带着独属于律师的精密严谨的精英气息,与所有人想象中的异能者形象大相径庭。

 

“小野君他很优秀,”木下静淡淡地说,“是很有名的律师。”

 

这也是他第一次以律师的身份公开他的异能者身份。

 

“前辈过奖了,”他见芽菜奶奶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用他不急不缓的语调说下去,“木下前辈的能力并不危险,在Renata勉强能排在D,而且因为发现的早,没有经过开发,她基本不会使用能力。”

 

一旁曾经被鉴定为S的立花慎之介不感兴趣地摸了摸嘴角。

 

“而且,大多数带有反抗情绪的异能者不同,木下前辈一直很配合……治疗。”他犹豫了一下才说出这个他并不认可的词汇,“除了一些必要的检查,她从未主动用过能力。”

 

“离开Renata的时候木下前辈已经被鉴定为能力消除,况且已经过了八年,前辈这样的情况不可能影响到孩子。”

 

立花慎之介眼角微微斜着,他看到软弱腼腆的女人绞着手指,低着头,单从她的身影便能看出深深的自卑和怯懦。

 

究竟是什么,是能力还是Renata,使一位刚刚二十岁出头的女人变得如此老气横秋。

 

如此……不敢在世人面前抬起她的头。

 

他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抖出一颗烟,没有点燃,只是衔着。

 

她明明和自己拥有同样的过去。

 

“我并没有想将芽菜独占在自己身边,”木下静轻声说,“每个周末我都会带芽菜去您家里,虽然……”每次都不欢而散便是了……

 

“但是这根本不是解决的办法,”奶奶横眉竖眼,“你们也不用解释异能什么的能不能伤害到孩子,不是异能的问题,她是异能者,那她一辈子都是,不管是成长环境还是思维想法,就是个异能者,没有了异能也是。”

 

她虽然语无伦次,却能听出她在强调着什么,“就像这次,芽菜受伤了,难道不是你的责任?归根究底,你们异能者和我们普通人就是不一样。”

 

她说,“我不相信你们这些人可以正常生活,可以抚养孩子。”

 

“可是我……哪里和普通的妈妈不一样……”木下静颤抖着呜咽,对方甚至连这个问题都已经反驳干净,不给她留任何的余地。

 

立花慎之介微微动了动嘴唇,却还只是无声地冷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

 

气氛一时僵硬得令人难受,芽菜坐在妈妈怀里,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芽菜,”调解阿姨终于慢悠悠地试探着问,“如果芽菜只能和一个人在一起,那个人是妈妈,还是奶奶?”

 

芽菜的蝴蝶结晃了晃,五岁的女孩还不能很好地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她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小猫一样嘟囔。

 

“是……不是选一个……以后就不能和另一个……”

 

没人狠下心回答她,女孩的视线四下寻找,最后对上立花慎之介没什么感情的眼睛。

 

于是女孩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小脸一皱,大声哭了起来。

 

“不要不要我不要选……!!”

 

木下静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她一把将女儿抱在怀里,埋下头胡乱亲吻着女儿沾满了眼泪的脸颊。

 

“啊啦……”调解阿姨挠了挠头发,“芽菜不哭哈~奶奶有个好办法~”

 

“唔?”芽菜抬起一张微微发红的小脸,皱起眉头。

 

“一人一周~芽菜和奶奶一周,再和妈妈一周~怎么样?”

 

芽菜明显没弄懂她的意思,女孩歪着脑袋,“是不是说……这样既能见到妈妈,也能见到奶奶?”

 

调解阿姨用力点头,她感到一道不满的视线刀子一样射过来,环顾四周却发现谁也没有看向她。

 

“好!”芽菜完全不给任何一个人解释的机会,“妈妈就这么办好不好!”

 

不单单是木下静,就连芽菜的奶奶都蹙起了眉头。

 

“这个……”

 

“这样就圆满解决了嘛~一家人何必闹得不愉快呢~”还没等人开口,调解阿姨已经“呵呵”地笑起来,“是吧芽菜~”

 

“嗯!”女孩没懂意思却使劲点头,蝴蝶结上下翩飞。

 

“好啦好啦~”调解阿姨拍了拍手,“今天就都辛苦啦~”

 

谁也不愿意参与家务事,人家下了逐客令,会意的立花慎之介率先站起身道了声“辛苦了。”便径直走出了调解室。

 

小野大辅连忙也起身示意跟了出去。

 

“太扯了……”他步伐快,表情似笑非笑,“大辅你去用你的法律术语把芽菜骗回来,这件事不能这么解决。”

 

骗回来……小野大辅快哭了。

 

立花慎之介扯了一下嘴角,一边眼角微微眯起来,这个表情说是笑更像是在谋划什么阴招,愣是令小野大辅打了个冷战。

 

“告诉大家,准备干活。”

 

+++++

 

—小剧场—

 

小昭:日野桑要去买东西吗?

 

聪哥:去买双靴子~没有靴子穿了~

 

小昭:那日野桑现在穿的是什么……

 

聪哥:这是秋天穿的,靴子要分为春夏秋冬四种,每一个季节的靴子都有很大的不同,这是一门很复杂的学问barabarabara……

 

小昭:可是……并没有看出任何区别……(当然是在心里说)

 

+++++

 

—预告—

 

“慎酱腰真软。”拎着小水壶愉快地给院子里各种小植物浇水的日野聪笑眯眯的,轻声对小野大辅说。

 

“……”你个流氓……小野大辅抱着一大堆各种各样的文件,半张脸都染上了黑线。

 

+++++

 

——TBC

 

评论(10)
热度(48)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