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落园Rakuen(第五章|05)

  •  嗷嗷嗷身体状况超级差啊……吃不下还头晕恶心浑身无力……嘤嘤嘤



—05—

 

小野大辅真没想到立花慎之介口中的干活这么接地气。

 

町内会一片其乐融融,小院子里支了个麻将桌,立花慎之介和福山润一身休闲歪歪斜斜地坐在椅子上,正暗暗递着眼色,给同桌的町内会会长阿姨喂牌哄人家开心。

 

他眼尖,看到穿着草橘色短披风的福山润手指一弹,用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和立花慎之介换了一张牌。

 

立花慎之介随便披了一件暖色调的大衣,敞着怀,帽子上暖和的绒毛扫在脸旁,他正眯着眼睛笑,身子后仰差点磕在椅背上。

 

“慎酱腰真软。”拎着小水壶愉快地给院子里各种小植物浇水的日野聪笑眯眯的,轻声对小野大辅说。

 

“……”你个流氓……小野大辅抱着一大堆各种各样的文件,半张脸都染上了黑线。

 

“现在的年轻人呐……越来越不听话了,就像我家的小孙子……居然退学跑去东京要学什么声优……聪君,你在听吗。”

 

“在听在听~”日野聪眯起他狭长的眼睛,对他面前佝偻着后背的老人露出一个十分温柔的笑容,“您慢一点,我扶您去休息吧~”

 

“我还不老不老,”老人故意直起腰,“现在像聪君这样的年轻人不多见啰……听老朽这样一条腿迈进棺材的老头子唠叨……”

 

“哪里的话~”日野聪的嗓音都软得出水。

 

小野大辅回忆了一下这位笑得满面春风的家伙一脸冷酷地审讯犯人的样子……哆嗦了一下将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按了下去。

 

他转开视线,院子的另一边排了长长的队伍,医学院高才毕业生羽多野涉同学正坐在小桌子后,他套着长长的白大褂,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大大的眼睛里带着笑意,露出嘴角边的酒坑。

 

被评为医院最帅最有未来的羽多野医生……居然在町内会给一群老人家量血压……

 

他今天没有工作,好像是导师杉山医生被一位警察临时约了出去。

 

对于这位警察姓安元这件事,小野大辅只觉得世界真小……

 

他见老人们被他和一旁乐呵呵当助手的寺岛拓笃哄得开心,默默叹了口气。

 

寺岛拓笃嘴甜,不管对谁都能夸出几句任别人想不到的好听话,他笑起来好看,小虎牙看起来调皮又乖巧,很讨老人家喜欢。

 

“啊,你好。”一位长相干净帅气的年轻人从小野大辅身边经过,他头发剪得很短,更体现出他的清爽俊朗。

 

“你好。”小野大辅笑笑,他在医院见过这个人,好像姓铃木。

 

“你们的人都很年轻啊,”铃木达央眨了一下眼睛,“我可以跳槽吗。”

 

看来被折磨得不轻……小野大辅干笑了两声,“随时欢迎。”

 

把落园伪造成町内会跑来套近乎……立花慎之介的目的其实很简单,他想要芽菜这件事的调解权。

 

毋庸置疑,想要调解权,前提是要和人家打好关系。

 

小野大辅捏了捏额角,现在看来怎么大家都这么乐在其中呢……

 

“立花桑,”前野智昭跑过来,他还戴着棉线的工作手套,十二月份居然出了一头的汗,他把所有町内会会员家出故障的灯泡和水管都修了一遍……“然后呢。”

 

“哦哦,辛苦你了,”立花慎之介挥挥手随口交代,“帮你小野前辈处理文件去吧。”

 

“嗯!”前野智昭点头,一路小跑着向小野大辅的方向来,“小野桑我来拿吧!”

 

他冲经过身边的一位婆婆眯起眼睛一笑,青涩得像个学生。

 

这孩子真是比之前自然太多了,小野大辅欣慰地想,也会笑了,笑起来还挺好看。

 

“小野桑,文件有多少?”前野智昭接过文件,随口问了一句。

 

町内会堆积的未处理的文件有好几箱,最久远的能追溯到五六年前……小野大辅想了想那能把自己埋上的纸张……

 

他冲前野智昭安慰一笑。

 

第一次产生了一种轻生的欲望……

 

+++++

 

“啊~芽菜快看,哥哥们回来啦~”

 

被交代留守落园带孩子的KENN正教女孩做饼干,他脸上沾着面粉,应该是女孩抹上去的。

 

立花慎之介和福山润一脸神清气爽,他俩上一次联手打牌还是年初,被森川智之拽着,哄高兴了一群大领导,如愿以偿给他们涨了工资。

 

他们顺利地得到了调解权,立花慎之介把连哄带骗得来的盖好了章的空白文件放在桌上,活动了一下坐了一下午僵硬的脖子。

 

寺岛拓笃口袋里揣着一大把的糖果零食,都是老人们塞给他的,他把所有东西都从口袋里都出来,惹得芽菜睁大眼睛“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KENN一双大眼睛也亮闪闪的,“我也可以吃吗?”

 

怕他亲上来的羽多野涉一把将寺岛拓笃拽进了怀里。

 

小野大辅被日野聪和前野智昭搀扶着走进大门,他一脸苦大仇深,目光有些呆滞。

 

“慎酱,”日野聪提高声音,“这怎么办。”

 

“啊啊,这货不行了,扔出去吧。”立花慎之介摆摆手。

 

“我还活着!”小野大辅被一大堆文件折磨得神志不清,“所以我说我最讨厌民事纠纷……不我还不能死我还没和神谷桑表白……”

 

啊……都快六年了……所有人的鄙视之情溢于言表。

 

“饼干烤好了~”KENN戴着大大的隔热手套端出一大盘黄油曲奇,“这个心形的是芽菜做的哦~”

 

女孩骄傲地抬起头冲众人甜甜一笑,KENN也眯起眼睛笑得明媚。

 

前野智昭一把捂住了心口。

 

“来,啊——”KENN拈起一块曲奇饼递到前野智昭嘴边,后者脸一红,一口咬住。

 

他的唇碰到了对方的手指,酥脆的饼干细碎地碎在KENN的指尖,看前野智昭捂着嘴一边笑一边吃的样子,KENN弯了眼角舔了舔指尖的饼干渣。

 

“好吃!”福山润故意做出一个惊讶的表情,旋即笑得像个小包子,“比megane桑做的好吃!”

 

羽多野涉拿起一根长长的曲奇饼,这个形状一看就是芽菜的杰作,他刚刚把一头放进嘴里,就被凑上来的少年一口咬住了另一头。

 

羽多野涉吓了一跳,曲奇从中间“啪”地断开,寺岛拓笃叼着他这边的一段,笑得像个孩子。

 

“明明可以好好相处。”

 

立花慎之介含着一枚曲奇,他突然说。

 

“嗯?”日野聪顺手将他微乱鬓发别在耳后,不知是不是真的没听清,“要不要喝水。”

 

立花慎之介摇头,“没什么,喝。”

 

放下习惯性的戒备,扔掉被灌输的恐惧,不是包容和也不是同情,只是让自己下意识的,把对方和自己看作同样的存在。

 

那对青梅竹马,证人和被告,法官和律师,咖啡店的老板和他最喜欢的客人……

 

普通人和异能者。

 

芽菜正伸出她肉呼呼的小手往小野大辅的嘴里塞饼干,还有她的父母。

 

异能者让自己像普通人一样活着,为了让普通人接受身为异能者的自己。

 

谈不上悲哀,也说不上讽刺,也许是潜意识中的期望,也许本来就没有什么不同。

 

待到回过神的时候,却早已泥足深陷。

 

他捧着日野聪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无意识地,他轻轻笑了一下。

 

也许他们只是需要这样一个人,仿佛被给予了整个世界。

 

他微微低着头,灯光在他线条柔和的下颚线打下柔软细腻的颜色,日野聪看着他,看他修长的指尖握着玻璃杯,在水中折射出漂亮的光影。

 

于是他凑过去,轻轻吻了一下男人的嘴角,舔去他嘴角边一丁点饼干屑。

 

“甜的。”他弯下眼角,看进男人琥珀一般纯粹干净的眼,微笑着。

 

轻声说。

 

+++++

 

—小剧场—

 

花花:森川桑偶尔会抽调我们执行临时任务,做好心理准备。

 

小昭:都是什么任务?

 

花花:牛郎店缺人手啦,陪领导打麻将啦,色诱嫌疑犯啦……

 

小昭:呜呜呜我要回家……

 

+++++

 

—预告—

 

人总是意外地执着,认定了一点便会执迷不悟地坚持下去,从不愿改变自己的判断,他们捂住耳朵闭上眼睛,强制自己不再去接触外界的信息。

 

怕一己之见会被否定,怕自己的见解会被推翻。

 

人永远不愿意承认自己是错的。

 

——TBC

 

 


评论(13)
热度(48)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