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涉拓】落园Rakuen(第六章|00)

  •  下次更新是周一

  • 啊……这几天要累死了……



陆— 妄想日记

 

+++++

 

——沼泽地,污浊,一个可怖的无底洞。肯定有人在那挣扎过,就像白杨和芦苇曾抵抗过这片沼泽然后立定,生长,繁盛。

 

——只是那人永远看不到了,沉下去那刻他看到的是一片土黄的希望和绝望。

 

——芥川龙之介

 

+++++

 

—00—

 

寺岛拓笃不太对劲儿。

 

立花慎之介端着咖啡和他擦肩而过,寺岛拓笃不知道一上午都在磨蹭什么,已经快中午才穿着一身还没换下去的浅蓝色的睡衣走出房间,他晃晃荡荡的,差点撞在冒着热气的咖啡杯上。

 

“喂,小心!”立花慎之介扶了他一把,将胳膊横在两人之间,几滴滚烫的咖啡溅出来落在他裸露的小臂上,他轻轻“嘶”了一声,“没睡醒?”

 

“啊!慎前辈抱歉!”

 

寺岛拓笃抬起头,一张不大的脸上写满了恍惚,镜片后双眼里似乎有些慌张。

 

他盯着立花慎之介,又失望似的移开了视线。

 

“怎么了这是?”立花慎之介弹了一下他的额头,对方没躲开。

 

“没什么啦……”寺岛拓笃笑了一下,缩着脖子,“涉君呢?”

 

“昨晚就没从医院回来啊,他的那个项目不是完成了么,在做后续工作,昨天还特意发邮件嘱咐你好好吃饭来着。”

 

“哦哦。”寺岛拓笃点点头,他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那我先去换衣服啦~”

 

立花慎之介皱了皱眉,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对方的动作似乎比平时有迟缓和犹豫,眼神也是,好像要比往日慢上半拍,“小寺。”

 

他叫道,寺岛拓笃下意识回过头,对方的手已经伸过来,向他的左脸。

 

他连忙向反方向躲闪,不料立花慎之介半路改变了方向,轻轻掐了一下他的右脸。

 

寺岛拓笃捂着脸,看到立花慎之介的眉头没有丝毫的放松。

 

“你的能力怎么了?”

 

+++++

 

寺岛拓笃的能力是预知。

 

当然不像神话传说里那样神乎其神,他的能力没有开发过,顶多可以看到事物未来五秒内的动向,不单单是生物,也包括数据。

 

所以无论是谁偷袭,只要他想躲开,一般不会有人得逞。

 

“早上起来……刷推的时候就看不见了……”

 

他坐在沙发上,“刚才也是……看不到慎前辈下一步的动作……”

 

所有人都沉默下来,立花慎之介掐了掐眉心。

 

“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事吧……”

 

“诶?”寺岛拓笃掐了一下指腹。

 

“没有通过药物就失去能力……之类的,你昨晚吃错药了?把日野君的药喝了?。”

 

他一脸严肃,却没什么正经话。

 

“没有啦,那种东西我喝不下去的……”寺岛拓笃见他皱眉,连忙露出一个轻松的笑脸,“没关系啦……也许明天就好了呢~你们看,电脑还有突然死机的时候呢哈哈……”

 

立花慎之介眉头越锁越紧,寺岛拓笃缩了一下脖子,“真的没关系啦前辈……况且我的能力本来也没什么用处……”

 

“我也讨厌我的能力。”十分擅长人情世故的他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他笑得甜,看起来的确完全不在意。

 

“小寺明明在慌乱吧,”日野聪指了指他的手指,“又掐在一起了。”

 

寺岛拓笃一惊,他的大拇指正不经意地掐着食指关节,日野聪曾经告诉过他,每个人在紧张的时候都会有自己注意不到的小动作。

 

他连忙松开手,干笑了两声。

 

“去找阿涉,”立花慎之介的语气不容置喙,“能力另说,你身体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

 

“真的没关系的……”

 

“快去。”

 

寺岛拓笃飞快地眨了一下眼睛,听话地点了点头。

 

“我开车送你去吧,”前野智昭正在喂lily,那只刚刚断奶的挪威森林猫,他将手中的食盆放下,“先去换衣服?”

 

“不用啦,”寺岛拓笃摆摆手,露齿一笑,“我搭电车过去就好,好久没出门了正好出去转转~”

 

他笑得一脸轻松,镜片后的眼睫几不可查地闪了一下,反而看不出他的情绪。

 

“作为普通人……出去转转。”

 

+++++

 

羽多野涉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来找他的青梅竹马正坐在长椅上,他穿了一件黑色的短款棉服,脊背微微弓着,这是他从小就没有改正过来的小毛病。

 

和同龄人相比过于细瘦的双腿套在牛仔裤里,他蹬着一双休闲短靴,双腿伸直。

 

黑框眼镜挂在精巧的鼻尖,他低着头,聚精会神地打着手游。

 

从小就是这样,寺岛拓笃这个人,善谈开朗也讨人喜欢,却在独自一人的时候,安静到令人意外。

 

他的初中时代,高中时代,坐在教室窗边的每一个课间,都是这样双腿在课桌下伸直,捧着游戏机或者漫画,旁若无人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拓笃?”他叫了一声,少年抬起头,眼中的迷茫转瞬即逝,令羽多野涉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所以他从不敢问,他是不是孤独。

 

“啊涉君~”少年一笑,从口袋里摸出一罐咖啡递过来,“还暖着。”

 

羽多野涉心里一热,他伸手接过罐子,金属上附着的淡淡的温暖烫在指尖,仿佛将冬季的寒冷都融化了一般。

 

和曾经的每个冬季一样,他们在等待彼此的时候总是喜欢买一罐咖啡放在口袋或者手心,在等待的这段时间,用体温将其焐热。

 

“拓笃怎么会突然到医院来?”他有些舍不得,将罐子拿在手里把玩。

 

“嘛……”寺岛拓笃推了一下眼镜,他的视线在羽多野涉的脸上逡巡了几圈,最后放弃了一般转开了脸。

 

“能力不见了。”

 

羽多野涉愣了一会,比常人要长出许多的反射弧才开始工作,他慢慢睁大眼睛,张了张嘴。

 

“诶!”他连忙压低了声音,“拓笃看不见了?!”

 

少年点了一下头。

 

羽多野涉还是不太相信,“我下一步想做什么,拓笃不知道吗?”

 

寺岛拓笃小小的脸皱起来,摇了摇头。

 

虽说惊讶,羽多野涉还是不合时宜地感觉到一丝喜悦,他们虽说是青梅竹马但是几乎没有做过什么特别亲近的动作,毕竟不管他偷袭的速度有多快,他的小异能者都能迅速预知然后一巴掌拍开。

 

终于可以偷亲了么!这是令羽多野涉最兴奋的想法。

 

于是这永远脑供血不足想啥说啥的家伙脱口而出,“那我可以偷亲拓笃了吗!”

 

……您说出来干嘛呢……

 

接下来他在寺岛拓笃的眼睛里看到了深深的鄙视之情……

 

没有在任何药物作用下的能力消除,这是前所未有的事,就像前些天立花慎之介检查出两种异能一样。

 

羽多野涉没告诉其他人,他单独带着寺岛拓笃做了不少检查,却没有找出任何原因,大概忙活了两个小时,直到研究组叫他回去处理文件,他才不得已将寺岛拓笃送到了门口。

 

“路上小心,早点回去~”他冲少年挥挥手,“今晚有惊喜哦~”

 

“惊喜?”寺岛拓笃没太当回事,他看羽多野涉一脸依依不舍,“噗”地笑了,“每天都能见面啦,干嘛那副表情~”

 

他挥了挥手,把双手插在口袋里缩着肩膀走出了医院大门。

 

羽多野涉看了一会儿,直到寺岛拓笃小小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内,才转身走回办公室。

 

眼角唇边还带着浅浅的笑容。

 

+++++

 

大概下午三点半左右,羽多野涉提前下班回了落园。

 

他哈着冰凉的双手,大大的购物袋在手上勒出深红色的痕迹,前野智昭连忙从厨房跑出来接过来,他系着围裙,手上还沾着水珠。

 

“回来了?”立花慎之介正在给一个礼品盒扎彩带,那里面是最新款的游戏机,日野聪拉着彩带的另一端,手里拿着剪刀。

 

“小寺没和你一起回来?”他皱了皱眉头,向羽多野涉身后看了两眼。

 

“诶?”羽多野涉一愣,慢慢眨了一下眼睛,“拓笃……不是早就回来了么?”

 

所有人都静了片刻,福山润放下正在摆的零食拼盘。

 

“我两个多小时前给他发过邮件,立酱知道的撒,叫他买点水果回来,”他拿起手机按开确认了一下,“他一直没回我,我以为他没看到,就没在意。”

 

羽多野涉嘴唇微微一颤,他眼睛一直睁着,半晌没动一下。

 

“别急别急,”小野大辅连忙说,“有可能顺路去游戏中心了,等一会就回来了。”

 

羽多野涉点头,寺岛拓笃喜欢宅在家里,很少离开落园,就算出门也是有人陪同或者很快赶回来,这样独自一个人在外逗留许久还是第一次。

 

手机传来“嗡嗡”的震动声,羽多野涉忙拿出手机来看,他点开邮件,却瞬间僵住。

 

他一动不动,一瞬间让所有人以为他被什么摄走了灵魂,一张被室外冷风冻得发红的脸一点点变得惨白,嘴唇也渐渐失去了血色。

 

终于,他的手指颤抖了一下,猛抬起头的一刹,一双因为惊慌而凝滞的眼几乎碎裂的无措。

 

却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立花慎之介一把抢过他的手机瞥了一眼,他呼吸一顿。

 

攥着手机的手指关节泛起了可怖的白色。

 

+++++

 

—小剧场—

 

译:请问各位家的那口子家暴都用什么工具?

 

小昭:小巴掌。

 

羽毛:小拳头~

 

聪哥:BB弹,棍子,鞋底……

 

+++++

 

—预告—

 

福山润后牙一错,“我去把车开出来准备着!”他话音未落就消失在原地,几乎与此同时,七八把手枪“咣当当”砸在桌上。

 

“小野填弹!”

 

他几乎把音速发挥到最大的限度,一直不言不语的小野大辅点头,他手法利索地将子弹按进弹匣,他一张英俊的脸绷得很紧,弹匣推入的声音清脆利落。

 

+++++

 

——TBC

 


评论(11)
热度(55)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