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声优同人】落园Rakuen(第六章|01)

  • 好吧我又提前了233

  • 从今天开始更新时间不确定,是的要加快~要加得很快~大家跟上进度哦!

  • 再问一下——大家对【落园本子】有兴趣咩!有的话请按爪哦!谢谢


 

—01—

 

寺岛拓笃觉得头晕,即使知道自己已经醒了,大脑却一片空白,像是被闷头打了一棍。

 

他下意识睁开眼睛,四周很昏暗,分不清白天还是夜晚,嗡鸣一片的耳朵接收到交谈的声音,声音不大,听不清楚。

 

他开始渐渐回想起昏倒之前发生的事,从医院到车站之间有一条不太常有人经过的小路,是两个社区之间的夹缝,他拐进去的时候,意识到有辆面包车尾随着他开进了小路。

 

应该是直觉发出的警告,他看不到车和车里的人下一步的动向,这让他更加不安起来,他快走了几步,车在他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于是他奔跑起来。

 

有人跳下车几步追上他拽住,他挣扎摔倒和来者扭打,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刺进他的身体。

 

最后的最后他只听到手机的邮件提示音,响了一声,紧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身体完全没有力气,有点像鬼压床,寺岛拓笃深吸了口气命令自己冷静下来,却清楚地感觉到寒意一点点从脚底掌心渗透进来,心跳骤然加快了速度。

 

他对麻醉针有一些了解,胡乱做着尝试,却发现自己连小手指都无法勾动。

 

身上传来不同程度的钝痛,他记得自己摔倒的时候磕到了膝盖,脸上也挨了一拳,应该还有别的伤处,他记不清了。

 

什么人,为什么绑架他,这些毫无头绪,他发现恐惧和惊慌竟然使得昏沉的大脑清醒了一些,他几乎不会出门,不可能有人早就盯紧了他在这一天突然下手……

 

他呼吸在颤抖着,有些克制不住。

 

那就是因为涉君,有人盯着涉君,才绑架了和他见面的自己。

 

这个想法居然令他在难以抑制的恐惧之中,感觉到了一丝庆幸。

 

幸亏被绑架的是自己,不是涉君。

 

“醒了吗?”

 

不远处传来脚步声,有人向他的方向走了过来,那人声音有些尖锐,应该是手下的喽啰,回了一句,“还没有动静。”

 

寺岛拓笃连忙闭上眼睛装昏,鼻梁上很轻,眼镜大概是在扭打的时候掉在了原地。

 

有人在面前蹲了下来,一把揪住他的头发抬起他的脸,寺岛拓笃强忍着把惊叫咽回去,没有睁眼。

 

“哼。”那人冷笑,近在咫尺的呼吸打在脸上,毛骨悚然。

 

“别装了,我知道你醒着。”他听到对方冷得像蛇一般的语调,冰凉滑腻地钻进耳朵,令人不寒而栗。

 

寺岛拓笃终于抑制不住呼吸的颤抖,他嘴唇发白。

 

冷汗已然打湿了后背。

 

“不要这么害怕嘛。”对方放开了手,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贴着他的脸颊滑过,锋利而危险。

 

寺岛拓笃睁开眼,正巧撞上男人神经兮兮的笑容,他抽起一边嘴角,眼睛眯着,仿佛打量着猎物的蜥蜴。

 

他比自己还瘦小一圈,周围还站着几个膀大腰圆的男人——估计就是把自己绑回来的打手。

 

他手里把玩着一把薄薄的手术刀,危险地贴着寺岛拓笃的侧颈线擦过,寺岛拓笃睁大眼睛,贴近生命的威胁令他凝滞着呼吸,眼泪却掉不下来。

 

小个子男人一招手,一个高大的男人便弯下身来。

 

“请放心岛田先生,都办好了。”

 

先生?寺岛拓笃确定了这个人是这一群人的头目,强迫冷静下来的头脑过分刺激地思考着,先生这个称呼太过特殊,令他有些在意。

 

“喝不喝?”男人转向他,他吊着三角眼,居高临下地晃了晃捏在手里的易拉罐。

 

你有让我喝的意思么?!寺岛拓笃瞪着他,磨着牙想扑上去咬他一口。

 

“哈哈哈哈放心,我对你的命没兴趣。”岛田舔了一下嘴角,晃着罐子自顾自的喝着饮料。

 

寺岛拓笃不理他,他偷偷动了动手指,很好,一丝知觉已经从神经末梢渐渐蔓延上来,很快就可以动了。

 

他微微斜过视线,这地方光线昏暗,几个零星的通气口渗透进一点微弱的光,看不到出口的位置,他应该是在地下。

 

自己是没办法逃脱的,必须想办法通知慎前辈他们,他定了定神,看到不远处扔着什么东西。

 

是他的手机,他咬了咬嘴唇一阵失望,已经被摔碎了,暴露在外的金属板正在微微反光。

 

“羽多野涉?没错吧,”岛田一笑,“他只要配合,我就放了你。”

 

寺岛拓笃的瞳孔骤然紧缩,他终于在听到羽多野涉这个名字的时候失去了强制的冷静。

 

“你要对涉君做什么!”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嗓音可以这么高,暗暗凝聚的力量在这一瞬间爆发,他不顾被束缚的双手,猛地就要从地上弹起来扑向岛田。

 

大腿传来一阵尖锐剧烈的疼痛,岛田手腕一转,手中的刀直直戳进了他的皮肉。

 

“唔!!”

 

他重重跌回地上,却咬紧牙关愣是把一声痛呼忍了回去。

 

岛田无辜地歪了歪头,他的一举一动都有种神经质的得意,浑浊的眼玩味地欣赏着寺岛的一举一动。

 

“啧,这么激动做什么!”他冷笑,“我和羽多野好歹也算同行,不到万不得已,我还是希望和平解决嘛~”

 

他在袖子上擦了擦刀刃上的血,寺岛拓笃咬着嘴角强忍着生理泪水不落下来,伤口没有出太多血,不深。

 

这样的手法,同行,难道这个岛田还是个医生?

 

羽多野涉向来温柔甚至怯懦,虽然做了医生,好不容易敢面对那些血淋淋的场面和露骨的解剖图,但是性格还是改不了的内向,除了工作需要,几乎从不与外人打交道,也不可能结下需要用绑架来解决的仇怨。

 

寺岛绞尽脑汁,能想到的仇家也只有对医生极端不满的病人家属。

 

岛田因为一点小事把喝剩下的饮料泼了手下一脸,寺岛拓笃向墙边缩了缩,心中一片慌乱茫然。

 

但是这小个子却说是同行。

 

他的目的,毫无头绪。

 

+++++

 

“你的小情人在我们手上。”

 

羽多野涉仍旧呆愣着,他就保持着眼神呆滞的状态抬腿就要往外跑。

 

被日野聪手疾眼快一把拽了回来钳住双臂,禁锢住他的挣扎。

 

“有人绑架了小寺,要阿涉18点之前用潜在异能基因的研究成果来换小寺的安全。”

 

立花慎之介用最快的速度总结出邮件的意思,声音发冷,脸色已经蒙上一层阴霾。

 

“想钱想疯了吗?!他就算卖掉专利也得不到专利费!”福山润提高嗓音,他一向反应迅速,“强抢国家支持的研究,他不怕死吗?!”

 

前野智昭已经掏出手机准备报警,被日野聪用眼神制止。

 

“想和国家抢研究成果的会是谁。”他按着羽多野涉的肩膀,对方情绪太过激动,他也没办法令他冷静下来。

 

大家一愣,“Nursea,”立花慎之介的语气冷的能掉下冰渣,“妈的,老子直接端了他们。”

 

他扯了一把椅子坐在电脑前十指如飞,试图黑进公安系统搜索邮件发送地址,“小寺的手机接到润润的邮件是在阿涉医院附近,之后也许是被犯人隐藏了信号接收,也许是当场销毁,失去了信号。”

 

当黑客本来是寺岛拓笃的拿手好戏,他预测信息动态的能力足够令他在网络中畅通无阻,立花慎之介想到这里,眉头立刻锁紧了。

 

“小寺的能力失效了,”日野聪像是能看进他心里,轻声接了一句,“如果他还能看到,应该不会这么轻易被绑架。”

 

大家都沉默了片刻,只能听到立花慎之介敲打键盘的声音和羽多野涉粗重的呼吸。

 

“抱歉安元桑打扰您了,您在警局吗?”前野智昭拨通了安元洋贵的电话,“休假在家?很抱歉能麻烦您去一趟警局……”

 

他用最简洁的语言解释清楚现在的状况,“嗯,我想警局的内网应该可以查到IP地址,谢谢您!”

 

他捧着电话对空气深深鞠了一躬,电话那端传来安元洋贵开门关门,快步跑下楼梯的声音。

 

福山润后牙一错,“我去把车开出来准备着!”他话音未落就消失在原地,几乎与此同时,七八把手枪“咣当当”砸在桌上。

 

“小野填弹!”

 

他几乎把音速发挥到最大的限度,一直不言不语的小野大辅点头,他手法利索地将子弹按进弹匣,他一张英俊的脸绷得很紧,弹匣推入的声音清脆利落。

 

“小昭过来帮忙。”

 

前野智昭应了一声抓起一把手枪,他发现这位性格温柔的前辈此刻异常冷静,手上速度之快在警校也是闻所未闻。

 

立花慎之介手上不停,他抿了抿嘴唇,“邮件地址是加密的。”

 

“阿涉你回封邮件,说资料在准备,要求通话确认小寺安全!”日野聪一直按着羽多野涉的肩膀试图安抚他的情绪。

 

“啊!”羽多野涉扑到电脑前用颤抖的手指敲打着键盘。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一把抓起来慌忙按下接听键,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失去了语言能力。

 

“羽多野君!”对面是杉山纪彰焦急的声音,“资料我已经整理好了,这就发给你!”

 

羽多野涉愣住,握着手机的手指抽动了一下。

 

“您怎么……知道……”

 

“是安元君……”那边飞快的语速明显一顿,“先别管这些,快接收资料去救你的朋友。”

 

“可是……”羽多野涉的眼睫动了一下,大大的眼睛骤然红了,“可是这是您的……大家一起……”

 

“救人要紧!”杉山纪彰平时话就不多,这种时候干脆利落地扔下这句话,令谁也无力反驳。

 

羽多野涉像是终于找回了灵魂,攥着手机的手臂落下来,他深吸了口气,猛地擦了一把通红的眼睛。

 

“对方回邮件了!”

 

立花慎之介突然插了一句,他打开邮件,里面附加着一段音频。

 

“涉君我没事!你不要——”夹杂着浓重杂音的寺岛拓笃拔高的嗓音,录音戛然而止,羽多野涉猛地扑到电脑前抓住桌子,手背上青筋暴起。

 

他和寺岛拓笃从小便在一起了,哪怕只有一个字,他也能听出他语气中哪怕一点点细小的差别和变化。

 

强忍着的哭腔,他倔强得很,从小就是,不想哭的时候,他便是这样的语气和声音。

 

邮件里刺眼地打着一行得意洋洋的话,“可以确认安全了吧,速度快。”

 

“KUSO!”立花慎之介用力拍了一把键盘,对方显然明白通话更容易被破解出IP地址,一直选择加密邮件方式。

 

立花慎之介也是电脑高手,但是与寺岛拓笃的预知能力比起来,他突然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个只会开机关机和扫雷的电脑白痴。

 

安元洋贵那边还没有消息……

 

内线电话铃声骤然撕裂了紧张的气氛,距离最近的羽多野涉下意识抄起听筒,对面显然因为过于迅速的接通速度愣了一下。

 

日野聪按下了免提。

 

“喂?”森川智之疑惑的声音传来,“小寺和你们在一起么?”

 

所有人都对视一眼,羽多野涉咬着牙抑制着呼吸的颤抖,他一眨眼,终于开始运作的思维令大滴大滴的泪水滚落下来,他深吸一口气,嗓音已经染上了支离破碎的哭腔。

 

“没有……森川桑……拓笃他……”

 

森川智之当年是警校的高材生,后来在公安内部任职再被调往Ingenium担当教官,他一听这话,便瞬间明白了来龙去脉。

 

“小寺的手机信号被加密过,被销毁前最后一次出现是在XXXX办公楼,真一郎正把地址传给你们。”

 

他沉下语气,有一种莫名的力量,使所有人绷紧的神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慰藉。

 

“监视你们手机的事,你们回来再找我算账,现在快去现场。”

 

所有人都行动起来,小野大辅将枪丢给每一个人,办公室外传来刺耳的车轮摩擦的声音,福山润已经把车开到了门口,他车没停稳,一把推开车门。

 

羽多野涉已经跃入车内。

 

“我命令你们把小寺安全带回来。”森川智之深吸了口气,声音虽轻,语气却是沉重的,“否则……我没法和他父母交代。”

 

寺岛拓笃一直普普通通,隐藏着异能者身份,希望像普通人一样,安安稳稳过一辈子。

 

是落园,将他强行拖进异能者的世界,不但没有保护好他,反而令他身陷危难。

 

“是。”

 

立花慎之介将装满了子弹的手枪塞进腰间,攥紧掌心的弹簧刀。

 

切断了通话。

 

+++++

 

—小剧场—

 

前野智昭在落园第一次放声大笑的时候,所有人受到了无法形容的惊吓

 

于是立花慎之介把落园门铃换成了小昭的笑声。

 

+++++

 

—预告—

 

他们跑进一楼大厅,这里应该是租给几个公司做办公室用,前台一身正装的小姑娘看到几位真枪实弹的闯进来还没来得及发出尖叫,就被日野聪一眼扫过去控制住神志乖乖坐回椅子上没了动静。

 

“三木桑发来的大楼结构图,”小野大辅放大pad上的图片,“总共十层,每层三十个房间,没有地下室。”

 

“小野留下看监控,其他人一人两层,分头行动,保持联络,快!”

 

立花慎之介话音未落,福山润已经将所有人送到各自的楼层。

 

 

+++++

 

——TBC

 


评论(18)
热度(53)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