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声优同人】落园Rakuen(第六章|02)

  • 是的我连更了【其实是存稿】

  • 突然想说一句,我写文第一当然是因为自我满足~第二是希望让更多人来喜欢他们~鞠躬——

  • 下次更新在后天~

  • 我只做我想做的和我能做的~请别来强制要求我,别来绑架我,谢谢~

 

—02—

 

“五点了~这位小哥,还有一个小时~”

 

岛田抖了抖袖子瞄了一眼手表,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斜眼看向寺岛拓笃。

 

“看来你的涉君,也没那么在乎你嘛~”

 

他刻意夸张地模仿寺岛拓笃的语气,把“涉君”两个字咬得阴阳怪调。

 

寺岛拓笃没什么反应,他侧躺在地上,连白眼都懒得赏他一个。

 

长时间被束缚住手脚令四肢变得麻木,渐渐顺着墙壁滑倒反而令他轻松了些,地面冰凉潮湿的触感透过衣料渗透进皮肤,伴随着发霉的泥土气味。

 

腿上的伤口从刺痛变成漫长的疼痛,现在转向麻木,最初被麻醉针刺的一下倒是没什么感觉,麻药也即将消除干净。

 

他几乎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从得知处境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感觉到太多的恐惧,虽然目前他没有任何可以自己逃生的办法。

 

他不知道自己的自信究竟来自于谁,大概是落园的大家,他睁着眼睛想,但是大概,只是因为涉君……

 

这世界上从不存在绝对会发生的事情,永远的约定,百分之百的把握,这些都不过是一时兴起一般的承诺而已,他想,却唯独在那个人说来,在那个人身上,他宁愿拼尽一生去坚信。

 

因为他说过,拓笃,由我来保护——

 

仿佛撕裂黑暗的烛火,即使再微不足道,也足够驱赶恐惧。

 

足够令寺岛拓笃一直坚信下去,哪怕只是一厢情愿。

 

岛田的手下在他周围警戒,他知道门外应该也有人把守,这些人训练有素,即使身材魁梧也将脚步声压得很低,完全听不到动静。

 

寺岛拓笃肩膀酸疼,他轻轻动了一下,想换个姿势。

 

“干什么!”

 

哗啦啦枪口调转的声音,寺岛拓笃一抖,被黑漆漆的枪口对准的感觉实在是糟糕得要命。

 

岛田翘着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他慢悠悠的放下手机,瞥了一眼寺岛拓笃。

 

“没事。”

 

他轻蔑地冷笑一声,冲手下摆了下手。

 

“你……你绑架我也没有用的,”寺岛拓笃舔了一下嘴唇,提高声音,“涉君他们替国家做事,拿不到专利费也不打算申请专利,他马上就会把成果公布于众……”

 

“哦~”岛田晃了晃脚,笑了一声继续摆弄手机。

 

见他对自己的话兴致不高,寺岛拓笃嘟囔了一声“嘛……我知道你肯定不信。”

 

“嗯?”岛田眉毛一挑,“你怎么知道我不信?”

 

寺岛拓笃没料到他会把问题丢回来,这话在他肚子里转了个圈,令他试探着开口,“你肯定觉得这是我逃命的借口罢了……”

 

“哈哈哈,公之于众,”岛田把手机在掌心转了个圈,一条胳膊搭在椅背上,下巴搁在上面居高临下地瞥着寺岛拓笃,“嗯,然后?”

 

这家伙很喜欢聊天吗……这么多废话。

 

寺岛拓笃咬牙切齿地腹诽,他吸了口气。

 

“……我不知道你要这研究做什么……但是如果公开的话,你想拿来怎么用就怎么用,何必在这之前大费周章……”

 

岛田貌似心情不错,他稍稍歪过头,露出一个孩子一样无辜又玩味的表情。

 

“其实,我是名医生,”他笑着说,“这个研究,我的团队也一直在做。”

 

诶?

 

他站起身走向寺岛拓笃,“进度也到了即将完成的地步……”

 

“那你为什么这么急!”寺岛拓笃向墙边缩了缩,岛田又蹲下来,用一双在黑暗里看不明晰的眼睛在他身上扫来扫去。

 

“就像你在课堂上一样,你最喜欢的老师出了一道很难很难的数学题,大家都想解答出来,第一个,把答案告诉老师。”

 

他手中的刀片在寺岛拓笃脸上轻轻拍了拍,他很享受他的猎物因为恐惧颤抖的样子。

 

“同理,谁来研究是一回事,谁来公布,又是另一回事。”

 

+++++

 

交通规则这种东西在落园面前向来只是摆设。

 

黑色SUV以一种诡异的角度自车辆间极速穿梭而过,福山润拧过手腕转动着方向盘,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伴随警灯的喧嚣,直闯过刚刚亮起的红色信号灯。

 

副驾驶的小野大辅举着GPS导航,他一手扣着枪,脸绷得很紧,立花慎之介将军刀从袖口滑出来“啪”地弹开,日野聪熟练地将手枪上膛。

 

后排的前野智昭紧张地攥紧了枪,他已经在脑内回顾了无数遍大学的枪械课程,他咬了一下嘴角,看向羽多野渉。

 

情绪最应该处于临界点的年轻男人死咬着下唇,他抱着ipad将文件打压缩包,手指的微微颤抖暴露了他的强撑镇定。

 

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顺利救出寺岛,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很有可能要把成果奉送以求争取时间。

 

“到了。”

 

车急刹在一座普普通通的写字楼前,几个人跃出车门,立花慎之介抬起头,楼不高,目测有十层左右。

 

“信号定位和三木桑发来的地址都指向这里,最精确也只能到门口了。”小野大辅交代。

 

他们跑进一楼大厅,这里应该是租给几个公司做办公室用,前台一身正装的小姑娘看到几位真枪实弹的闯进来还没来得及发出尖叫,就被日野聪一眼扫过去控制住神志乖乖坐回椅子上没了动静。

 

“三木桑发来的大楼结构图,”小野大辅放大pad上的图片,“总共十层,每层三十个房间,没有地下室。”

 

“小野留下看监控,其他人一人两层,分头行动,保持联络,快!”

 

立花慎之介话音未落,福山润已经将所有人送到各自的楼层。

 

“不许使用听觉,”日野聪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制止了立花慎之介打开听觉的意图,“六十个房间的信息量冲击太大,你会崩溃。”

 

他一愣,旋即咬了咬嘴唇,风自他身边流动,一脚踹开了最近的房门。

 

+++++

 

“五点半了哟小哥~”岛田用脚尖碰了碰他腿上的伤口,“你的小情人很沉得住气嘛~”

 

寺岛拓笃疼的吸了口凉气,他并不认为他的立花前辈们会选择用研究成果来换自己的命,且不说不能保证面前这个人会不会守信用,会不会以达到目的就撕票之类,就算真的用成果作为代价救下了自己的命,在前辈们看来,这也是最无奈之举,一定是一次无比失败的行动。

 

他喉咙干涩,黑暗蒙蔽了视觉,大脑却十分清楚。

 

这个岛田应该对落园和自己异能者的身份一无所知——他应该只觉得涉君是一位普通医生,自己也是个普通人,并没有深究来历。

 

他闭上眼睛,听到岛田的手表指针走动的声音。

 

+++++

 

五点五十分。

 

十层楼都找了个遍却什么都没有,监控录像也没有显示任何异常,不可能有人逃过监控悄无声息地将一个大活人运进来,日野聪读了前台女孩的记忆,也没有发现有可疑的人经过。

 

立花慎之介身边的风猛地呼啸而过,向四面八方蔓延开去。

 

他没有用听觉,日野聪说的没错,一旦崩溃他只会带来麻烦。

 

“下面!”但是风会传递给他真空地点的回声,他拔高嗓音,“下面是空的!”

 

“电梯没有负一层!”

 

福山润已经跑去查看了电梯的情况。

 

“风感很空旷,估计是停车场之类,如果电梯和结构图都没有显示,可能是还没有建好。”

 

“可是现在已经来不及找入口了……”小野大辅舔了舔嘴唇。

 

“小昭!”立花慎之介命令,“炸开!”

 

诶?!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炸开地面是最快最好的办法,前野智昭整个脑袋都快炸开了,他瞪大眼睛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

 

“那个……我我我,我完全不知道怎么用能力啊!”

 

“小昭看我!”一直沉默的日野聪一把将他的肩膀扳过来,面向自己,看进他的眼睛。

 

大概过了两秒钟,爆炸声自大家耳边炸响,尚未回过神的时候,脚下的地板已经被炸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福山润手疾眼快一把捞住了文职小野大辅,日野聪提前做好准备环住立花慎之介的腰,将对方牢牢抱在怀里贴近自己的胸膛稳稳落地。

 

“你……”立花慎之介一口气没喘匀,“让小昭看了什么。”

 

“没什么~”日野聪一边对立花慎之介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一边将枪口对准了某个方向扣动扳机,“帮他回忆了一下之前KENN的绑架案~”

 

枪声撕裂黑暗,几乎与此同时,不远处传来惨叫声和枪械落地的声音。

 

羽多野涉有点狼狈地摔在地上,他不顾膝盖钻心的疼踉跄几步,甚至有些连滚带爬。

 

他一言不发,所有的担心慌乱全部梗在喉咙,他顾不上其他人在做什么,有多少人多少枪指向他,只直直地向倒在地上的寺岛拓笃跑了过去。

 

有光照射下来,从头顶被炸出的窟窿里,寺岛拓笃先听到了爆炸声,羽多野涉的身影在飞扬的尘土和笔直的光束中出现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一直绷紧的神经发出了崩塌的声音。

 

“站住!”

 

回过神的岛田和手下连忙举起枪对准羽多野涉,立花慎之介没推开日野聪,他随意抬起手臂手指一勾,一阵狂风席卷而来,卷起的枪支在半空直直飞了出去,狠狠摔在墙上。

 

“拓笃……”羽多野涉将地上的人一把抱起来搂在怀里,寺岛拓笃轻轻“呃”了一声,他从不知道这个人的力气可以如此大,像是要把自己勒进他的骨头。

 

羽多野涉是笨拙的,他用他最大的力气将他的人抱进怀里,又用他最温柔的力度轻轻擦过他的脸,唯恐惊吓了什么一般轻声询问,“哪里疼?受伤了么?他们打拓笃了么……告诉涉君……”

 

寺岛拓笃感觉到他的颤抖,那时从心底最深处传来的失而复得的感动和无法言喻的,劫后余生一般的震慑。

 

有滚烫的液体落在他脸上,滑下去,又一滴落下来。

 

“那个……我觉得小昭比较疼……”寺岛拓笃嘟囔了一句,前野智昭因为使用能力来不及反应,直接拍在地上摔得不轻。

 

他伸出手,一手搂住了羽多野涉的脖子,一手试图抹去幼驯染不停滚落的泪水,“不哭了涉君,”他的声音也颤抖起来,却让自己努力笑着,“不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岛田被卷走了枪,他刚刚抽出匕首,却惨叫一声跪倒在地,他一手捂住大腿,有血顺着指缝流淌下来。

 

岛田的脸被惊恐和疼痛扭曲,谁也没看到武器,腿上却凭空出现了一个匕首拧过一般的血窟窿。

 

“阿涉先带小寺去医院,SUV停在上面。”立花慎之介挑着一抹冰冷的笑容,地下车库大门把手的两名打手已经被福山润制服,脖子上缠着锁链昏迷不醒。

 

羽多野涉点点头,他将寺岛拓笃护在怀里,目无旁人地穿过人群,经过岛田的时候,踩过了试图抓住他脚踝的男人的手。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没有听到岛田发出的哀嚎,径直走了出去。

 

“接下来……”立花慎之介懒洋洋地活动着手指,他挑起眼角,琥珀色的眸子在昏暗的光线下有一种骇人的邪魅。

 

“你们都有谁,怎么动的他……”

 

他微微一笑,却冷进人的骨头。

 

“我们来好好算一算吧。”

 

+++++

 

—小剧场—

 

花花:小昭,润润拿枪的时候你要小心。

 

小昭:诶!?

 

花花:小心friendlyfire。

 

+++++

 

润润:阿聪拿枪的时候你要小心。

 

小昭:诶!诶?!

 

润润:小心他藏在某个漆黑的角落打暗枪。

 

+++++

 

聪哥:慎酱拿枪的时候你要小心。

 

小昭:诶!诶?!诶??!!

 

聪哥:……嘛算了他只打我。

 

+++++

 

—预告—

 

“对不起……”

 

羽多野涉吸了一口气,他的声音还有些颤抖,眼皮微微动了一下,有什么强忍着才无法决堤而出。

 

“对不起什么。”

 

他们的手覆在一起,寺岛拓笃微微用力才能防止对方有些发冷的掌心从手中逃脱。

 

更加恐惧着,因为自己,这个不器用的家伙会感到愧疚。

 

+++++

 

——TBC

 

 


评论(10)
热度(68)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