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落园Rakuen(第六章|03)

  •  晚上有事,提前发一下

  • 下次更新在后天


—03—

 

男人把一头略卷的长发染成了黑色,他斜斜地靠着车门,长款黑色风衣裹住修长挺拔的身型,在渐落的夕阳下染成岁月沉淀一般的金色,昏暗不明地,透出几分无法模仿的慵懒出尘。

 

他点了一支烟,慢慢吸了一口,瘦削的脸旁也被晦暗不明的金色渲染着,看不太清楚表情。

 

“三木桑,”立花慎之介眼睛一亮,摸出一支烟,“借个火。”

 

“小孩子少抽烟。”三木真一郎的音调很慢,懒洋洋的,有种被打磨过的砂石般的质感,他嘴角轻轻一抿,将手中的烟熄灭了。

 

立花慎之介一笑,和他并排靠在车边,聚集在办公楼外的围观群众被一根警戒线围在外面,森川智之正指挥着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察将绑架犯押上另一辆车,不知道在车库究竟发生了什么,那群膀大腰圆五大三粗的打手此刻都像丢了魂儿的绵羊,目光呆滞神志不清,有的甚至哭得可怜兮兮求警察将他抓走。

 

立花慎之介就像没看见似的,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笑得人畜无害。

 

“三木桑!”小野大辅正搀着前野智昭,这倒霉孩子摔了一下,倒也没什么大碍,只不过使用能力的后遗症比较明显,此刻还有点迷迷糊糊地分不清方向。

 

“您怎么也来啦~”小野大辅露出一个软软的笑容,顺手拽了一把差点撞在车门上的前野智昭。

 

“来看看你们,”三木真一郎摸摸发梢,“快上车休息休息,怎么累成这样了。”

 

他拉开车门,立花慎之介毫无温柔可言地一脚将前野智昭踹上了车。

 

岛田被两名警察用担架抬出了车库,他腿上一片还没干涸的血迹,是立花慎之介用风穿过留下的伤口。

 

他一言不发,一双浑浊的眼死死盯着一个未知的方向,那眼神就像坚信着那个方向会有什么到来一样,沉默又热切,透出一种病态的执着。

 

跟在后面的日野聪若有所思,在看到立花慎之介的时候,眼角立刻弯下去,浅浅地笑起来。

 

“阿涉发邮件来了撒,”福山润晃了晃手机,“小寺没什么大碍,腿上挨了一手术刀,就在附近的医院。”

 

他暗骂了一句,旋即冲三木真一郎露出一个阳光明媚的笑脸,“三木桑~我想坐您的车~”

 

“我也想!”小野大辅呼应。

 

“那就上来吧,”三木真一郎拉开车门,“慎之介和阿聪也上来。”

 

一旁正和部下交代事情的森川智之见情况不对,刚想说什么就见三木真一郎摸摸鼻子,“森川就坐押解车回去吧,座位满了……”

 

……

 

“我先送孩子们去医院。”

 

森川智之眼睁睁看着三木真一郎开车消失在一片夕阳之外,部下们训练有素地谁也没敢说话,只听到车里绑架犯们一片可怜巴巴的哼哼。

 

“再出声一枪崩了你们!”

 

+++++

 

寺岛拓笃还是害怕了。

 

人有的时候就会这样,当时不觉得怎样,一旦脱离了危险反而会感到后怕起来,他躺在病床上盯着天花板,腿上的伤口包扎好了,并没有什么感觉。

 

他本来是排斥着自己的能力的,就像是排斥着身上隐秘的不想被人知道的异样,所以他变得擅长察言观色,生怕被人发现了他的秘密,他懂得如何迅速融入一个陌生的环境,也小心翼翼的,甚至有些敏感的,不愿吐露自己的心声。

 

这是他的优势,也同样是他的弱点,能力是他自卑的来源,他一直这样觉得。

 

如果能力还在,他可能会更早发现绑架,可能会想到更好的办法逃脱,可能就不会受伤……

 

他慢慢眨了一下眼睛。

 

在失去的时候才意识到,对能力,他有多排斥,就有多依赖。

 

他听到有人先敲了敲门,声音不大,这是羽多野涉的习惯,他没回答,门开了一条缝,幼驯染从外面进来,他眼眶发红,看得出是在强撑镇定。

 

“还疼吗……”

 

他走过来,嗓音有点沙哑,伸出手想碰碰病床上的人,却又有所顾忌一般僵在半空。

 

寺岛拓笃小幅度地摇头,他的眼镜丢了,视野模糊。

 

“涉君,我看不清你,”他抬起胳膊拉住羽多野涉垂在一旁的手,“近一点好么。”

 

羽多野涉顺着他的力气俯下身子,视野中这个人模糊的影子一点点变得清晰,还有他身上熟悉的来自医院的味道,他的五官,表情,眼神……

 

还有他的手,微微颤抖着,轻轻擦过脸颊上有些酥麻的伤痕。

 

他是依赖着羽多野涉的,和能力不同。

 

不需要隐藏,不需要顾忌,不需要察言观色更不需要小心翼翼,似乎只需要肆无忌惮地相信,便会换来只属于自己的宠溺和笑容。

 

所以他恐惧着自己的无能为力。

 

“对不起……”

 

羽多野涉吸了一口气,他的声音还有些颤抖,眼皮微微动了一下,有什么强忍着才无法决堤而出。

 

“对不起什么。”

 

他们的手覆在一起,寺岛拓笃微微用力才能防止对方有些发冷的掌心从手中逃脱。

 

更加恐惧着,因为自己,这个不器用的家伙会感到愧疚。

 

“如果不是我,”羽多野涉慢慢蹲下来,抬起他们攥在一起的手,抵住额头,“拓笃也不会……”

 

有的人总是习惯性地将错误归罪于自己,令人不知如何劝阻。

 

笨蛋,如果你这样说的话,我该如何是好。

 

“如果不是我,”寺岛拓笃声音很轻,“涉君也许会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交个漂亮的女朋友,不用担惊受怕,不用接触异能者的世界……”

 

他感觉到握住他手的人抬起了头,慌乱地想制止他的话,他微微勾起嘴角,继续说下去。

 

“做一个本本分分却安稳幸福的普通人。”

 

“不是的!拓笃我不是这个意思……”

 

总是有一个人,他想拼尽自己的一切去保护另一个人,毫无理由,顽固地执拗着,从不曾看到自己失去了什么,却又笨拙地认为自己保护了整个世界。

 

心甘情愿地,守护着他想守护的人,哪怕抛弃一切。

 

——小寺喜欢阿涉哪里?

 

“我是很自私的哦,涉君,”寺岛拓笃转过头,“我不管你抛弃了什么,不管你失去了什么,即使是这样,我也只希望陪着我的那个人,是你。”

 

——没有特别喜欢的地方吧,只是……和他说话我可以毫无顾忌,觉得一生都不会再遇到他以上的人了。

 

“嗯……”羽多野涉将脸埋下去,紧紧攥在一起的手上落下温热的液体,他的后背轻轻颤抖着,“我也是……”

 

夕阳最后跳跃了一下,残余的光芒顺着窗帘,在病床上一点点移动,光影将他们分割在两个空间,两个世界。

 

但是,只要靠近一点点……

 

寺岛拓笃轻轻抽了一下鼻子,蜷着身子凑过去,吻了吻床边人的额头。

 

我就能触碰到你,再也不放开。

 

+++++

 

羽多野涉的手机震动起来的时候,立花慎之介正询问寺岛拓笃想吃什么,准备坑害某个擅长料理正在落园看家的大明星。

 

福山润和小野大辅已经开车带着前野智昭回去了,落园只留下KENN一个人他们不太放心,日野聪灌了热水袋塞进寺岛拓笃的被角,这会儿正在整理窗帘。

 

“您好?啊……阿姨,”羽多野涉舔了舔嘴角,看得出他的紧张,“嗯?拓笃的手机……坏掉了,不小心摔坏了还没买新的嘿嘿……”

 

他抽了一下鼻子抹了一把眼睛,想把哭过之后浓重的鼻音掩盖过去。

 

“嗯……那我换拓笃来听。”

 

他将手机递给寺岛拓笃,后者慢慢眨巴了一下眼睛,将手机放在耳边,嘴唇上下碰了碰,这才发出一声沙哑得自己都觉得惊讶的,“妈妈……”

 

立花慎之介这才猛地回想起来,出事之前,他们这群人正给寺岛拓笃准备生日惊喜。

 

电话那边传来模糊的“生日快乐。”,寺岛拓笃僵了一下,他靠在床头,捧着手机的手指微微颤抖着,一张挂了彩的脸保持着呆愣的表情,苍白着,仿佛被强行从这个世界拽进了另一个只属于他的时空。

 

眼皮轻轻一颤,他先是吸了口气,“谢谢……”嗓音已经带了哭腔,“我和涉君,过些天就回去……”

 

眼泪滚落下来,强行撑起的心理防线在这一瞬彻底崩塌,电话那边传来有些焦急的询问声,寺岛拓笃抹了一把泪水,却越发克制不住。

 

“没事……真的没事啦……前辈们对我和涉君都特别好……就是……有点想家了……”

 

那边应该是笑了,说了声,“傻孩子。”

 

不能说出口的危险和不安,心里有什么一直悬着的东西却在这一瞬间,即使无法表达也沉沉地落下去,伴随着情绪无法控制的崩塌。

 

立花慎之介默默退出了病房,日野聪向羽多野涉示意了一下,也跟了出去。

 

他们穿过走廊,有推着轮椅的病人家属从他们身边经过,说笑着什么。

 

日野聪知道立花慎之介有话要说,他从不会主动问起,只安静地走在他身边。

 

“刚从Ingenium出来的时候,我给家里拨了一个电话,凭记忆里的号码,刚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了,是我母亲。”

 

他漫不经心地说,“先问我是谁,然后就叫我的名字。”

 

日野聪不接话,等他说完。

 

“我其实不叫这个名字,她叫我原来的名字,我那时候在想,她叫的人是谁,是我么。”

 

他按下电梯按钮,电梯缓缓上升,停下,开门。

 

“不是,她叫的是她的儿子,她的儿子改掉了父母送给他的名字,已经死了。”

 

他们走进电梯,门合上的一瞬,日野聪一把揽住他的腰将他抱进怀里,不容分说吻了上去。

 

立花慎之介预料到他的举动,吻不深,只安抚一般纠缠了片刻便分开,男人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漆黑的眼微微弯下去,深邃而温柔,沉下去就再也浮不上来。

 

“慎酱只要为我活着就好。”

 

立花慎之介推开他,“想得美。”

 

却是笑着说。

 

+++++

 

—小剧场—

 

在落园看家的全副武装瑟瑟发抖尽职尽责KENN——

 

润润:这武器都是啥?

 

KENN:啊这枪?上次玩SABA买的……啊这刀?某次舞台剧的道具……

 

大辅:怎么还有个网球拍?

 

KENN:喂不要小看网球喔!网球也可以杀人的!

 

……

 

+++++

 

—预告—

 

他话音未落,后车门被拉开,伴随着立花慎之介拔高的咒骂声,深知动嘴不如动手的日野聪将打横抱在怀里的恋人一把塞进车里,旋即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将车门关上锁死。

 

“你活腻歪了吧!!!”

 

+++++

 

——TBC


评论(6)
热度(49)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