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落园Rakuen(第六章|04)

  •  仍旧晚上有事现在发——

  • 下次更新在周一【大年初一】



—04—

 

寺岛拓笃直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系好了安全带,羽多野涉还睁大着眼睛扒着车窗户一脸不放心死死地盯着。

 

从被绑架到现在快两天的时间,羽多野涉恨不得把自家青梅竹马揣在兜里捧在手心随身带着,生怕出半点差错,吃饭要吹凉了亲手喂,睡觉要趴在床边陪着,上下楼也要背着抱着,不让寺岛拓笃有一点安全受到威胁的可能——

 

“好啦……”寺岛拓笃抿着嘴角,他偷偷瞥了一眼坐在驾驶席的三木真一郎,脸有点红,“涉君快回去吧……多不好意思……”

 

“我不想去!KUSO日野你不想活了!”

 

他话音未落,后车门被拉开,伴随着立花慎之介拔高的咒骂声,深知动嘴不如动手的日野聪将打横抱在怀里的恋人一把塞进车里,旋即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将车门关上锁死。

 

“你活腻歪了吧!!!”

 

立花慎之介的拳头“咚”地一声砸在车窗上,日野聪双手揣在口袋里眼角一弯,仍旧是那幅云淡风轻的笑容。

 

车外的羽多野涉和车内的寺岛拓笃同时露出一个惊悚的表情,三木真一郎摸了摸鼻子,还是没控制住嘴角不深的弧度。

 

“年轻真好啊……”他笑着感慨。

 

立花慎之介隔着车窗冲日野聪做出一个咬人的表情,狠狠比了个中指。

 

“慎之介,系上安全带。”三木真一郎交代,他体贴地打开暖风,缓缓发动了车子。

 

日野聪用口型说了声,“乖。”顺手拎走了眼巴巴望着车离开快要哭出来的羽多野涉。

 

“诶?小昭?!”开车还没一分钟,靠着车窗看风景的寺岛拓笃突然扭过身子,看向车后方。

 

立花慎之介闻声回头去看,只见前野智昭一脸痛苦地在车后死命追赶,颇有几分言情电影里男主在公路上狂追女主汽车时绝望动人的气魄。

 

“不愧是警察出身,”立花慎之介特没良心地笑,“体力不错,跑的真快。”

 

三木真一郎把车停在路边,跑的快断气的前野智昭晃晃悠悠的追上来,扶着车门又着急说话,憋得脸色通红。

 

“三木……桑,能也带我……去么……”

 

立花慎之介异常放肆地笑够了,这才擦擦眼睛,“我说,你有什么事就不会打个电话?这干嘛?晨练?”

 

前野智昭耷拉着脑袋,摘下眼镜揉了揉眼角。

 

“行啦慎之介,”三木真一郎觉得憋笑真的是件特别辛苦的事,“快上来吧,擦擦汗,别着凉了。”

 

“哦……谢谢三木桑。”前野智昭上了车,车上的暖风在镜片上呼了一层白雾,他摸索着安全带,被身边还在笑的立花慎之介一巴掌拍在了后背上。

 

于是他终于感到安心了些。

 

+++++

 

“三木桑打扰了,嗯,麻烦您一会儿到医院接一下寺岛……嗯!”

 

立花慎之介靠着走廊墙壁,手机被他挂断在掌心转了个圈,日野聪恰巧从病房走出来,微微皱了下眉头。

 

“为小寺能力的事?”

 

羽多野涉的科室将能力消失的原因定为外力作用,寺岛拓笃自身并无异常。

 

“三木桑当年是Renata的负责人,异能者方面最尖端的研究人员,”立花慎之介懒洋洋地偏过头,阳光在他白皙的脸上打下半透明的好看的光影,“他应该能查出具体原因。”

 

日野聪点头,他走过来,顺手将立花慎之介耳旁一缕卷发别在耳后。

 

“他突然没了能力,肯定很不习惯。”立花慎之介将一支未点燃的烟衔在唇间,轻声说。

 

“是啊……突然没有能力一定很不习惯,”日野聪的视线从身边人微翘的精致的唇角移到他琥珀色的眼睛,“那如果……突然得到了能力呢?”

 

他声音很轻,语气却沉了下去。

 

“慎酱,突然得到了能力,还习惯吗?”

 

立花慎之介一顿,他眯起眼睛偏过头,唇间的烟动了动,“什么意思。”

 

“快两天了,从小寺出事到现在你从未合过眼,精神好得不正常。”

 

“那又怎样?”立花慎之介不以为意,“也许……前几天睡足了吧。”

 

日野聪眉头锁得紧了些,“慎酱没想过是新能力成型了吗?”

 

“没有。”立花慎之介一脸无所谓,他勾了下手指,一个小小的风涡出现在掌心,“只有风。”

 

“不是所有能力都像风这样很容易感知!”

 

见立花慎之介不放在心上,日野聪更加心急起来,声音控制不住地拔高了。

 

“喂!”立花慎之介扫了一眼病房,“别吵到刚睡着的小寺。”

 

日野聪一顿,意识到自己情绪有些失控,他用手背蹭了一下嘴角,将视线移开了些,“抱歉。”

 

他不知道立花慎之介在回避什么,也许是这个人对自己太过自信,也有可能和儿时一样,他对关于自身的问题,表现得总是有些漠不关心。

 

这种态度就像是一根细小的刺,埋在日野聪心里,不时发作。

 

“嘛……”立花慎之介把烟拿下来,他不愿意看到日野聪露出这样的表情,“等阿涉忙过这阵子,我去检查一下。”

 

“正好三木桑要为小寺做检查,慎酱……”

 

“好了好了,知道了,”立花慎之介摆了下手,他像是对这种类似于Renata的检查有所顾忌,“快到中午了,我去买吃的回来。”

 

话音刚落,前野智昭便从楼梯口拐了上来,他提着饭盒,有点愣神。

 

“前辈们怎么在门口……啊今天KENN在落园,”他举了举手里的盒子,“做了大家爱吃的可乐饼和……”

 

他迅速察觉出气氛的异常,到了嘴边的话的顿了一下,手上反应更快,转手将饭盒递给了日野聪,“那我就先回去了……”

 

“小昭。”日野聪吸了口气,突然叫住了他。

 

“你立花前辈很可能爆发了第二种能力。”

 

“啊?!”前野智昭吓了一跳,“什么……能力?”

 

“还不了解,”日野聪看着立花慎之介,某种复杂的情绪在漆黑的眼底一闪而逝,他知道只有将这件事公之于众,才有可能将这个倔强的人逼上绝境,“不去检查不可能知道。”

 

像是无奈,又像是疼惜,似乎还带着无法辨别的宠溺。

 

也正因为是前野智昭,他的反应比其他人还要大出许多,“那立花桑最好早些检查,万一……呃。”

 

“万一突然爆发,伤害到别人和自己就不好了。”立花慎之介只需一眼就知道他想说什么。

 

他叹了口气,“都先吃饭吧。”

 

+++++

 

结果还是被这挨千刀的给押上车了……

 

立花慎之介拄着下巴别着脸看向窗外,和自己不同,日野聪在对待关于他的事情上,反应总是不和性格的敏感,他其实也知道自己躲不过去。

 

三木真一郎有话要说,他迫不得已想说什么却又不知怎么开口的时候总是一副窘迫的样子,唇角似笑非笑的,不时摸摸鼻子。

 

立花慎之介知道他想说什么,手机已经换了新的,他们也没客气,把发票直接寄给了森川智之等着报销。

 

“监视你们的事……”三木真一郎迟疑半晌还是慢慢地开口,“很抱歉。”

 

其实这件事也不算什么,立花慎之介摇头,他明白,就算曾经的两个教官信任他们,还远远有更加高高在上的上级不信任他们的教官,相比于落园,身在夹缝中的森川智之和三木真一郎更加不好周旋。

 

“我要求补偿三年假期外带工资奖金……”他面不改色。

 

三木真一郎笑了,他从后视镜里瞥了立花慎之介一眼,唇角勾了勾转移了话题。

 

“寺岛君,伤怎么样了?”

 

车里很温暖,车也开的很稳,比落园任何人都要稳,寺岛拓笃想起立花慎之介提起过的三木桑曾经是职业赛车手这件事。

 

“已经完全没关系了!”寺岛拓笃甜甜一笑,试图小幅度抬起腿证明,“一点都不疼~”

 

“那就好,”三木真一郎瞄了一眼后视镜,“那个岛田,除了伤了你的腿,还伤到其他地方了吗?”

 

“没有~就在被抓的时候被打了几拳,挨了一麻醉针,”寺岛拓笃在宽敞的座位上侧躺着,稍稍转过来一些,“三木桑,那个岛田已经审完了吧~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啊?”

 

前野智昭一直乖乖坐在后排听他们说话,那天落园的所有人用事实向他证明了什么叫以牙还牙,他不清醒所以记不清太多,只记得立花慎之介把玩着手枪歪着头,用极冷的嗓音问他最近枪法如何。

 

还没等他反应过这句话的意思,对方一抬手一颗子弹冲出枪膛,擦着某个打手的脸飞过,深深陷进他身后的墙壁里。

 

那人腿一软,“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前野智昭微微哆嗦了一下,那时恶魔一样的男人此刻正安安静静地坐在身边,视线瞥过来问了他一句,“冷?”

 

前野智昭连忙摇头。

 

“润前辈说,岛田他们可能是Nursea的人……”寺岛拓笃还在继续扮演着好奇宝宝的角色,把嗓音压得十分神秘,“他们是不是在筹划什么大计划?”

 

估计这中二病不毕业的孩子已经脑补了一幕生化武器星球大战……

 

“嘛……”三木真一郎像是想到了什么,眯起眼角笑了一下,“事实总是很无聊的。”

 

“岛田的确是Nursea的人,但是这次他做的事并没有受到Nursea的指示。”

 

车在不知不觉之中驶出了市区,转向了一条相对偏僻车辆稀少的高速路,三木真一郎嗓音柔和,语速不紧不慢。

 

“他也不是正规的医生,凭着天赋和不知哪里学来的知识,在Nursea的支持下做和阿涉差不多的研究。”

 

寺岛拓笃作为一个称职的听众,适时点点头。

 

“对于为什么Nursea会支持他这个半吊子‘医生’,”三木真一郎顿了一下,“岛田给出的解释是‘受到了组织老大的赏识和重视’”

 

“老大”这个称呼带着一种底层小弟崇拜极道头目时盲目又狂热的意味,立花慎之介听到这,没忍住笑了。

 

“噗……”他揉了揉翘起来的卷发,“这故事的走向太没有市场了。”

 

“我也这么觉得,”三木真一郎笑了笑继续说下去,“岛田其实是个异能者,被Renata收管过,能力基本被消除。出来之后生活拮据落魄,正是受到了老大的赏识才得以‘施展才华’。”

 

他后面几个字咬得很平,听得出是在复述某个人的原文。

 

“因为‘组织老大对此项研究非常看重’,所以……”

 

“要拿到研究成果率先宣布,这样才能不辜负头目的期望,以此报答?”立花慎之介哭笑不得。

 

“嗯,差不多。”三木真一郎点头。

 

“怪不得!”寺岛拓笃恍然大悟,“他和我说些奇奇怪怪的,什么……第一个回答出喜欢的老师提出的问题……之类的。”

 

他小声嘀咕了一句,“难道这家伙缺少父爱?”

 

面瘫如前野都被他逗笑了。

 

“那现在呢,”立花慎之介的指尖扫过唇角,“岛田他们玩脱了,他敬爱的‘组织老大’有什么表示吗?”

 

“这个……岛田一直要求通电话,他坚信他的老大会救他回去,森川让他播了,是空号。”

 

……怎么可能有那么傻的老大等着被抓的属下打电话求救,顺便给警察提供一窝端的线索和机会……立花慎之介腹诽。

 

“从岛田这里顺藤摸瓜又抓到几个组织的小喽罗,审问之后差不多也清楚了,”三木真一郎笑得讽刺,“所谓‘赏识’不过是大家各司其职,所谓的‘支持’也不过是按时给点钱罢了。”

 

他轻叹了口气,“唯一的不同便是,据说岛田是昏倒在路边时被Nursea的头目亲自捡回去的,出门之前森川联系我说,岛田已经精神失常,除了死死盯着一个方向出神,就只会说一句‘他一定会来救我’……”

 

没有人知道他曾经经历了什么,也许和每个被监管过的异能者一样,也许在他的精神世界里,他的经历远比其他人更加可悲凄惨。

 

在万念俱灰的时候,有一个足够强大的人对他伸出了手,就像一道光,将他从黑暗的泥沼中解救出来。

 

“真感人啊……”立花慎之介没什么表情,他声音很淡。

 

当一个人将所有的感情都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脆弱到只有看着那个人才足以令自己活下去,狂热到近乎于妄想的地步——

 

这时,信仰发出崩塌的哀号。

 

于是仍旧是那双手,极轻地,将他重新推回了更加恐怖而黑暗的深渊。

 

“只不过这一切,都是一个疯子的妄想罢了。”

 

+++++

 

曾经的Renata被改造成了直属于政府的机密医院,比羽多野涉的医院要专业得多,立花慎之介站在车门外,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这座就别了的建筑。

 

他竖着中指做了个鄙视的表情,回身拉开副驾车门扶寺岛拓笃下车。

 

前野智昭坐在后排一动不动。

 

“怎么了,新来的孩子……TOMO……AKI?”三木真一郎从驾驶席回过头,拼了一下他的名字,“名字不错。”

 

“啊!!啊……”前野智昭一路都有些心不在焉,像是在纠结什么似的,“我……我就是有点担心立花桑和小寺……才……”

 

“那为什么不跟过去?”三木真一郎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透过车窗,寺岛拓笃正单腿蹦的飞快,立花慎之介也欢腾着跟着他蹦了几步。

 

“年轻真好,”三木真一郎笑着将这句话重复了一遍,“听说这次你帮了大忙。”

 

如果说是被精神控制胡乱炸开了地板……前野智昭垂着脑袋咬嘴角……他这两天想了很多,具体是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害怕能力伤害到别人所以一直在排斥,却在真正需要起到作用的时候无法施展。

 

然而事情结束后,他最大的念头却直白明确得令他惊讶。

 

“那个!我……我想了解,彻底了解我的……能力。”他还是有点紧张,猛抬起头生怕自己反悔似的,吓了三木真一郎一跳。

 

“然后,学会控制和,使用它。”

 

+++++

 

寺岛拓笃的检查结果是暂时性消除,不久就会恢复,看这孩子举着化验单一声欢呼并用最快的速度打电话向羽多野涉报告,立花慎之介一笑。

 

旋即对着自己的报告单一脸无语。

 

那能力的名字就像是十年前读过的中二小说里的必杀技,换一种断句方法又像是某种赛车专用术语,云里雾里完全看不懂内容。

 

什么鬼……

 

立花慎之介摆摆手,随手将报告单揉成团塞进衣兜里,就当它不存在好了。

 

天色已经暗了下去,寺岛拓笃和前野智昭坐在车里有说有笑,三木真一郎倚着车门,火光一闪而过,他点燃了烟。

 

“慎之介。”他吸了一口,“你不觉得很凑巧么?”

 

正准备上车的立花慎之介慢慢停住脚步,昏暗的天色令三木真一郎看不清他的表情,他知道这个从小就聪明绝顶的孩子一定猜到了什么。

 

“小寺的能力消失,你的新能力形成。”

 

他点了点烟灰,“报告单上的能力名称是我随便编的,真正的检查结果我没让任何人看到,以免你作为活体实验标本被直接拘禁……”

 

立花慎之介记得森川智之曾经说过,真一郎如果话特别多,不是在紧张,就是事情非常严重。

 

他抬起头。

 

“慎之介你的新能力,就是消除别人的能力。”

 

+++++

 

—陆— 妄想日记

 

—完—

 

—柒— 侏儒的话(完结章)

 

—续—

 

+++++

 

——TBC

 


评论(12)
热度(57)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