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声优同人】落园Rakuen(第七章|01)

  •  连更哦~顺便下午会放本子一宣统计数量,记得报名!

  • 明天继续更~



—01—

 

谁总是喜欢把民意挂在嘴上。

 

市长?议员?新闻记者?

 

前野智昭面对着“对方代理人”,突然想起多年前大学课堂上讲师提出的言论。

 

亦或者,只是那些坚信着自己是善者的普通民众,和他们推选出的发言人。

 

人们反对着那些他们无法接受的,不符合所谓道义的东西,黑死病一般,期望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扩散转化为膨胀的民意,等待着爆发。

 

“看看那些聚集在法庭外等待一个公正判决的民众,那些关注着报纸电视新闻想要为我的当事人讨一份公道的陌生人,这个国家需要这样一群善良的人,法律正是要保护这样一群善良的普通人!”

 

向来阴阳怪气的两撮毛滔滔不绝地列举了一系列 “反对无罪释放”的民众意见,这是一个被认为通过网络发言不必负责的时代,每个人都争先恐后地发表着自己的见解,尤其是当这样不必负责的躲藏在暗中的言论,足够一点点将一个甚至全部异类推上断头台的时候。

 

他们选出的发言人一改油腔滑调,居然字字铿锵有力起来,“法律,也需要善良的民意来弥补不足。”

 

前野智昭听到旁听席传来细小的赞叹声,一旁的小野大辅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他显得有些安静。

 

“你想与民意为敌吗?”

 

对方代理人压抑着得意的嗓音与曾经讲师的声音重合,前野智昭突然有些想笑,他从来没这么想过。

 

是民意在敌对他。

 

任何一件事都有两面性,更何况人心,想想看,出现两种甚至多种相悖的言论其实合情合理。

 

所以在全部辩词都被驳倒的情况下,对方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再加以刻意的引导和集中,说到底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没什么水平的辩护技巧,别紧张,”小野大辅的语气少见地带上了轻蔑,“哗众取宠罢了。”

 

不过有时哗众取宠反而是效果最好的方法,各种缘由他懂,旁人未必能懂。人们都会见自己想见,听自己想听,信自己想信的东西。只有将他们认为恶的事物抹杀,不必思考太多,这个社会才会是健全的。

 

小野大辅暗暗将指甲掐进掌心,对方已经占据先机,如果这时候效仿,从另一种民意的角度入手反驳,说服力只会大打折扣。

 

所谓的法庭自由辩论环节,其实更多的时候并不像人们所熟知辩论赛——寻找对方的薄弱观点进行反驳,对方又从反驳中寻找漏洞再次反击。律师之间的“辩论”,受到对方的影响非常有限,双方的言辞都在事前经过反复推敲,并不精彩,但是缜密,很难再找到什么漏洞。

 

所以很多时候时就会出现一种各说各理,互不相干的状态。

 

“……我的委托人不属于使用能力范围,刑法453条不能适用,更没有讨论量刑的理由。对方代理人一再强调量刑而刻意忽略是否有罪这一根本问题,难道是要根据此案重新立法?”

 

小野大辅坚持从事件的源头入手,对方冷哼一声。

 

“……不仅对我的委托人造成伤害,更对民众带来不可挽回的影响,民众因此感到惶恐,感到安全受到了威胁,破坏了社会安定。”

 

他斜着眼睛,“这是最恶劣,最无法挽回的后果。”

 

……

 

情势似乎并不乐观,前野智昭见那双三角眼瞥过来,他却感觉不到任何情绪波动。

 

究竟什么是民意,究竟是谁,居然敢代表所有的人心,又是谁,独自一人站在黑压压的人群对面,站在他身边,用单薄的声音声嘶力竭地反驳着所谓的“民意”。

 

KENN站在证人席,刚刚对方的话令他有些不安,却不是害怕。

 

他的证言简明扼要,他不再像最初那样一提起此事便义愤填膺,他面无表情,一张英俊的脸微微绷紧了,语速不快不慢,字字清晰。

 

他又是以怎样的心情,回忆又重复着这些于他而言并不美好的记忆。

 

前野智昭并不知道。

 

他只知道,在座的每一个人在这件事上,都不会拥有任何轻松美好的回忆。

 

原告,被告,证人。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也不会选择走到这一步,坐在最高裁判庭等待判决,仿若等待被宰割的牲畜。

 

一场官司几乎都需要多次开庭才能解解决,每一次坐在这里,都是一次强制的回忆,不被理解的疼痛,生活所迫的疼痛,受到伤害的疼痛……这些想要忘记,想要抹去的记忆因为法庭中一群不相干的陌生人的命令,被一次次强制唤醒,用解剖一样的方式暴露,叙述,被当做故事倾听,被嘲笑,被可怜,被憎恨,被评论……最后,再被这群不相干的陌生人遗忘。

 

无助,冲动,耻辱……这些微不足道的感情很快就会被消磨殆尽,前野智昭甚至觉得,一次次的重复也许不单单是为了判决的谨慎公平,更是为了保证在场的人在不忘记的情况下麻木。

 

麻木了才能令自己握住解剖刀,亲手解剖自己。

 

在前往法庭之前,立花慎之介对他说起过——

 

“法庭上只有痛苦,冷漠,无情,揭开伤疤相互背叛,激化矛盾用最无情的方式置对方于死地。”

 

“坐在法庭上的人,都是输家。”

 

KENN陈述完毕,他向法官们鞠了一躬,安静沉稳,看不出什么情绪,眉眼在阳光的照射下,透出一种坚定的美好。

 

“所以KENN大概只是想用取得官司胜利的方式,让身处失败者之中的你,变得稍微幸福一点。”

 

他看向坐在阳光中的他,他也恰好侧过视线,他笑容很浅,浅的只有彼此才能察觉。

 

“下面请双方代理人做最后的陈述。”

 

对方晃荡着两根蟑螂须子,“面对谁也不能否认的后果和恶劣的社会影响,我们希望法院给出一个可以服众的处理结果。”

 

他直接用了“我们”。

 

“我的当事人不适用于453条所规定的‘使用异能’,”小野大辅起身,面向法官,他依旧不卑不亢,语气沉着利落,“使用,这是一个主观动词,而我的当事人当时无疑是被动的。‘出于何种目的’,在无法预料的情况下爆发异能,他不可能,也来不及有任何目的。”

 

他微微扬起下巴,“他,现在的确是名异能者,心理上生理上都是完完全全的异能者无异。但是在事情发生的时间点上,他在生理上是名异能者,而心理上却是和在座各位一样的普通人。”

 

他稍稍顿了一下,修长的眼眯了起来,冷冷地扫过旁听席,指向对方代理人,“试问在座各位,你们有可能会在身为普通人的情况下,做出属于异能者的主观目的和行为吗?”

 

“就像有人强行握着你的手杀了人,难道就要因此以故意杀人罪给你定罪吗?”

 

法庭微微一震。

 

“难道,我们要因为找不到这个握住他的手的人,为了‘给受害者和民众一个交代’,而将被握住手的人,作为祭品吗?”

 

“但是他的影响!”对方拍案而起却被噎住,梗着脖子,“民意所指,你也敢违抗吗?!”

 

“我并不想像对方代理人强调民意一样,通过强调我的当事人救人维护社会治安一事为他辩护,这与此案毫无关系。”

 

他吸了口气,慢慢开口。

 

“民意,究竟什么是民意?是大多数人一边吼着异类去死一边标榜人权?是大多数人打着社会的旗号抹除与自己相悖的言论?还是害怕自己势单力薄,所以就要鼓动大多数人和自己一起,排挤他们口中的异类。”

 

“只是因为,他们是所谓的弱者,是需要被保护的人?”

 

被民意杀死的女孩,被民意抛弃的野狗一般的少年,被民意排挤的母女,被民意送上法庭的他们……

 

“我的当事人在法律上是无罪的,难道你口口声声声张的民意,就是要根据民众的希望,杀死一个本来无罪的,无辜的,和你们一样本应受到法律保护的人?”

 

他攥紧拳头,指关节很轻,又有力地,扣在桌面。

 

“只要是民意,就是正确的吗。”

 

嫉妒,愤怒,渴望,排斥……

 

丑就在美的旁边,畸形靠近着优美,崇高的背后藏着粗俗,善与恶并存,光明与黑暗共处。①

 

真正的恶魔,住在每一个人心里。

 

“我的辩词结束了。”

 

++++++

 

合议庭商议的时间前所未有的长,前野智昭坐了太久,全身发麻。

 

不过已经不重要了,对他而言。

 

他们刚要离开法庭,等在外面的福山润干脆带着几个人动用能力,绕过了蠢蠢欲动的记者。

 

“喂!”小野大辅站在SUV前,还没从突如其来的惊吓中缓过神,“大庭广众的润润你……”

 

“放心我有谱~”福山润开心的吹了一声口哨,顺手揽过仍旧面无表情的前野智昭,“高兴点嘛小昭!”

 

他扯他的面瘫脸,“我就说过了肯定会赢的撒!改天让立酱把这历史性的胜利改成小说发表!他不是大作家嘛!”

 

已经开始开心扯淡了。

 

“你们……你们就先走了……不管我了……等下……”

 

他的确带着大家绕过了门口的时事记者,可是漏下了被娱乐记者团团包围的KENN……

 

拼了半条命才跑出一条生路的KENN追上来,脚下没闸直接撞进了前野智昭怀里。

 

福山润和小野大辅一见,很懂气氛地钻进车里商量庆功宴要吃什么好。

 

“疼……”KENN捂着他的高鼻梁闷哼一声,他抬起头,漂亮的眼睛弯了弯,露出一个明媚到温暖的笑容,“看,这不是赢了嘛。”

 

他想向后退一步,却被一双手臂环住了后背,属于面前的人的手掌贴在他的肩胛,攥紧他的衣服,另一只手纠缠进他的头发。

 

他很用力,甚至有些颤抖,那些压抑的,不安的,无处发泄的,无法言明的情绪透过皮肤,体温,传递进骨骼,敲打着灵魂。

 

“谢谢……”他听到他说。

 

怎样才算是喜欢一个人?

 

KENN抬起手,轻轻拥住前野,手掌在对方后背缓缓画了个圈,轻轻拍打了一下。

 

他记得母亲曾经回答过,“大概就是,他的所有情绪,开心也好,难过也好……贤酱都能明白的感觉吧。”

 

“别哭哦笨蛋……”他在他耳边笑了,用很轻,很笃定的嗓音。

 

“我能感觉得到。”

 

+++++

 

不合理的政策就像是人握住异能者的手,在平时是限制异能者权利的枷锁,在突发时刻,又变成了捅向异能者的刀子。

 

已有议员提议将异能者登记入册,在ID上注明身份而不是隐瞒,通过建立完善的管理和保护制度来维护稳定。

 

立花慎之介站在办公室巨大的屏幕下。

 

“异能,和个人资料上的年龄,性别,学历没有本质区别,只是一种中性属性!”

 

电视上的议员呼吁着。

 

避之不理,不如坦然面对。

 

厨房一片欢腾,日野聪走出来,还没有摘掉围裙。

 

“慎酱吃饭了,”他抬头看了一眼屏幕,“怎么了?”

 

这次的胜诉,会带来质变。新的政策即将到来,它是否适合时代,是否会带来新的隐患都还是未知数。

 

人们总是需要一个精神保障,短暂的安全短暂的和谐,和这次一样,这种保障迟早会在短暂的平衡之后爆发,被镇压,平衡,再爆发。

 

也许他们还是继续生活在黑与白的夹缝里。

 

“不,没什么。”立花慎之介无所谓地撇嘴,顺手关掉了电视。

 

然而,就像身边这个人之前说过的——

 

结局也未必会更好,但是,总不会更坏。

 

+++++

 

—注释—

 

  1. 取自——《克伦威尔·序言》(雨果)
  2. 辩护描写部分灵感来源于——《胜者即是正义·第二季》

 

+++++

 

—小剧场—

 

小昭:KENNU对你有好感的表现是分东西给你吃。

 

KENN:MAENU对你有好感的表现是吃你分的东西。

 

大家:……你们快去结婚好不好……

 

+++++

 

—预告—

 

台上的歌手是惊艳的。

 

一件黑色深V贴合在上身,露出他笔直突兀的锁骨和修长性感的颈线,勾勒着他狭窄的腰肢,将他裸露在外的皮肤衬托得尤为白皙。

 

+++++

 

——TBC

 


评论(2)
热度(42)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