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落园Rakuen(第七章|02)

 

  • 连更啦~明天继续~


—02—

 

立花慎之介站在店门口,上次举手投足透着贵族气的小少爷换了一身相对低调的衣服,这家店说是酒吧,却也做些心照不宣的营生,店牌闪烁着朦胧的光,和这条街通明的灯火融为一体,在夜色中弥漫着暧昧不清的味道。

 

官司结束,令神经紧绷的前野智昭和小野大辅都松了口气,寺岛拓笃的伤也基本痊愈,羽多野涉忙完了他的项目,正在享受假期。

 

立花慎之介掐了掐眉心,从口袋里顺出一张照片瞄了一眼,长出了口气。

 

但是偏偏有些天杀的领导不顾下属情绪,把乱七八糟的工作强塞过来还不涨工资。

 

近来黑市流传着一种药物,据说服用后可以令普通人拥有能力,立花慎之介微微抬起头看着店牌,刻意露出一个为难的表情。

 

讽刺的是,一边要将异能者万劫不复的呼声高涨,令一边这种药品却在普通人之中卖得火热。

 

据说购买者大多是那些有能力掌握舆论走向的人。

 

他知道有视线一直黏在他身上,不远不近的等他的反应,于是他偏过头,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站在不远的地方,三十上下年纪,戴着一副文质彬彬的金丝框眼镜。

 

正是照片上的人。

 

立花慎之介假装愣了一下,旋即微微笑了笑。

 

“在这里工作么?”男人走过来,立花慎之介嗅到一股骚包的男士香水味,这让他向后退了一步,做出一个惊讶的表情。

 

“您怎么知道?”

 

男人淡淡一笑,他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有种很独特的气质,清瘦修长,简单低廉的穿着在他身上却异常舒服利落,甚至透出几分干净诱惑的味道,五官精致舒服,尤其在回过头的时候,一双颜色略浅的眼映着灯光,颇有几分含蓄又露骨的漂亮。

 

他不知道立花慎之介装乖快要把自己憋疯了……

 

于是他用惋惜的调子,“我见过不少你这样的孩子,生计所迫吧。”

 

……谢天谢地这位先生你脑洞真大,立花慎之介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都不用我骗,自己就把自己绕进去了。

 

立花慎之介想笑,他笑点太低又不能笑出来,只好别过脸去面向店牌做出一个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忧郁表情。

 

“请您务必捧场。”他觉得自己实在忍不下去了,匆匆搁下一句话,留给对方一个含蓄的背影快步走进了店门。

 

男人在门口站了一会,也跟了进去。

 

店拐角的阴影里,笑容诡异的日野聪一直被福山润按着肩膀……

 

“你冷静……”福山润其实也想笑,但是被日野聪浑身散发的低气压冻得笑不出来,“你看……这家伙不管走到哪儿都有保镖跟着,只有进店之后才单独行动,如果立酱不把他引进去而是我们在外面动手,引起骚动惊动了卖家,任务不就失败了嘛……”

 

“哦~”日野聪冷笑。

 

“还有三木桑都说了最近不许你使用精神控制,药物依赖又犯了精神失控怎么办!”福山润语重心长地教育。

 

日野聪没答话,他眯着一双漆黑狭长的眼睛,转身拐向店的后门,消失在一片夜色里。

 

+++++

 

台上的歌手是惊艳的。

 

一件黑色深V贴合在上身,露出他笔直突兀的锁骨和修长性感的颈线,勾勒着他狭窄的腰肢,将他裸露在外的皮肤衬托得尤为白皙。

 

他哼着一首曲调暧昧的歌,干净绵软的声线在尾音处意犹未尽地挑起一抹弧度,参杂着慵懒的鼻音,通过立麦扩散到店里每个角落。

 

闪烁的灯光仿佛打碎的彩色玻璃,细细密密地落了他一身,他骨节分明的手自立麦顶端抚摸而过,一点点向下,腰线摆动出诱人的弧度,在衣摆下露出一小截细腻的腰肢。

 

他却漫不经心。

 

琥珀色的眸子眯起淡薄的神采,眼角以一种冷漠的姿态扫视过众人,唇角抿了一下,在尾音处,微微上挑出几许媚人心魄的魅惑。

 

立花慎之介感觉得到,那个人的视线近乎焦灼地在他身上逡巡,越发热切起来。

 

一首歌结束,他转身走下了舞台。

 

“喜欢?”

 

男人偏过头,一身侍者服的黑发青年操着不伦不类的关西口音,坏笑着对他挤了挤眼睛。

 

他狐疑地看着他,没回话。

 

“呐……”青年凑近过来,神秘兮兮地在他耳边嘀咕了句什么,男人迟疑片刻,跟着他走出了人群,离开灯光能照射到的地方。

 

男人只感觉到一阵寒气从后脊蔓延而上,还未等他做出任何反应,后颈一阵钝痛袭来,令他瞬间失去了意识。

 

+++++

 

“卧槽这人真沉……诶你俩!走慢点儿嘿!”

 

福山润拖麻袋似的着失去意识的眼镜男,从店后门出去路灯故障的地方停着他们的SUV,他一身侍者服还没脱下来,让他觉得紧巴巴的难受。

 

立花慎之介走在前头,身上裹着属于日野聪的外套,日野聪看起来还是没什么特殊的反应,和平时并无不同,嘴角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完全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却莫名地令人胆战心惊……

 

立酱心理素质真好……福山润腹诽。

 

上了车,车上的温度似乎比外面还要低一些,立花慎之介打了个冷战,扯着外套把自己紧紧裹在里头。

 

毫无征兆地,日野聪俯身吻了上来。

 

带着几分沉闷的强制霸道,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舌尖在口腔中滑过一圈,宣布着自己的占有权。

 

立花慎之介只喘了一声,没有回应,也没有拒绝。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于是,好不容易把男人扔进后备箱坐上驾驶席的福山润黑着脸,默默发动引擎,默默在心底念叨……

 

+++++

 

—小剧场—

 

聪哥:所以慎酱为什么会在那里唱歌……

 

花花:哦,酒店驻唱是上次町内会遇见的那位姓铃木的小哥,他终于辞职开始玩儿乐队了我借下他场子~

 

聪哥:……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

 

—预告—

 

“实在抱歉,让您久等了。”

 

他走到隔断后面,把酒杯轻轻放在桌上,他没有装饰的手指在昏暗的灯光下透出一种干净的苍白,“不知是否符合阁下的口味。”

 

那人背对着他,没有转身。

 

+++++

 

——TBC

 

 


评论(6)
热度(35)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