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落园Rakuen(第七章|03)

  • 嗯,连更明天继续~

  • 这几天有点累…… 


—03—

 

“日野前辈,这是那家伙的手机,密码都破解好了~”

 

寺岛拓笃刚刚恢复能力没多久,也不知是出于兴奋还是别的什么,这孩子的工作劲头比之前不止翻了一倍。

 

那天被他们从酒吧拖回来的家伙姓伊吹,寺岛拓笃通过他的手机和身份证明顺手摸进了几个机密资料库,说是商人却刚刚从家族接手了不少官家营生,财权兼备。

 

正意图购买催生能力的药剂。

 

“最大的缺点就是好色,”福山润四仰八叉地枕在沙发上调侃,“还有体质太弱,就阿聪那一手刀,到现在还没醒呢……”

 

日野聪把手机在手里转了个圈,他嘴角边噙着一丝斜斜的微笑,令寺岛拓笃感到自己后颈一凉。

 

他好色没关系,关键是好色到谁头上……

 

 “有钱有权……”福山润用嘴里嚼着的口香糖吹了个泡泡,“还要异能干嘛……”

 

“估计是当普通人不够刺激,”立花慎之介冷哼,“这世界上只有异能,他无法用钱买到。”

 

福山润做了个鬼脸。

 

日野聪在一旁安安静静地换衣服,他和伊吹体型相近,这身从伊吹身上扒下来的偏浅色调做工考究的套装应该是量身定做,有些细小的地方不算十分合适,却也只有本人才能感觉得到。

 

拘束的感觉令穿惯了休闲装的日野聪不自然地动了动肩膀,他垂着眼整理袖口,尺骨突出的手腕上装饰着一块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男士手表。

 

“哟!”福山润翻身从沙发上下来,挤出一个坏笑,“这不是立酱好几年前送的嘛~我想想我想想,好像是第一次拿到工资的时候吧~”

 

“嗯,”日野聪不置可否地笑笑,“慎酱说买回来不喜欢,就送给我了。”

 

立花慎之介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脚。

 

日野聪气质沉稳又不刻板,身型挺拔修长,虽说优雅得体,却又在举手投足之间平添几分潇洒随性的意味,线条清晰英俊的脸挂着一抹浅浅的笑,微微眯起的眼眸流淌着恰到好处的神韵。

 

这样一身看似低调实际骚包的衣服套在他身上,更使他显得温文尔雅俊逸出挑起来。

 

“真标准,”立花慎之介赞赏,“衣冠禽兽。”

 

日野聪顿了一下略略施了一礼,“少爷您过奖了。”

 

“……”回想起某个夜晚的立花慎之介耳朵一红,差点噎着。

 

“咳咳……”一旁的福山润正捂着寺岛拓笃耳朵传授非礼勿听,“你们俩完了没?”

 

日野聪笑笑恢复正题,“手机内容我看过了,只有一封昨晚九点的邮件,约定今晚和药剂卖家在酒吧碰面。”

 

“根据上头提供的消息,这个人只是一直欲图购买药剂,昨晚是他第一次联系上对方,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面。”

 

福山润继续说,“所以卖家不会彻底相信你,也不会完全怀疑你。”

 

日野聪点头。

 

“这种药品是违禁中的违禁,Nursea忌讳政府卧底必然不会轻易相信买主,”立花慎之介想说的话在嘴边打了个转,“你装得像点儿。”

 

“嗯,”日野聪没忍住笑了,他推了推金丝眼镜,将立花慎之介没说出口的话补充出来,“我会小心的。”

 

“少废话快去提车,”立花慎之介瞪了一眼旁边两个假装眼疾耳背的家伙,“润润开车去!”

 

福山润长吹了一声口哨带着寺岛拓笃消失在原地。

 

“邮件里要求伊吹单独前往,我们几个会远远跟着你,”立花慎之介在心里暗骂这两个脚下抹油的家伙,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枚耳钉形状的通话器递过去,“不要轻易使用异能,Nursea的人了解我们也了解异能,有可能会察觉,有什么异样马上联系我们。”

 

日野聪点点头,却没有要接那枚耳钉的意思。

 

立花慎之介把牙磨得咯咯响,他走近一些抬起手,将耳钉戴在了日野聪的耳垂上。

 

还没等他将手放下,手指已经被捉近温热的掌心。

 

“遵命,”男人吻了吻他的指尖,将嗓音放得很低,“少爷。”

 

+++++

 

立花慎之介坐在副驾驶,SUV里远远地跟着前方的劳斯莱斯——日野聪租来的道具,开的不急不缓。

 

福山润转动着方向盘,随手将一片口香糖扔给后座的寺岛拓笃。

 

寺岛拓笃本来一向对出外勤敬而远之,却在经历了绑架案之后对任务积极起来,令羽多野涉整天心惊胆战,如果不是他今晚在医院值夜班,估计现在车上还得多出一个人。

 

日野聪知道立花慎之介他们会一直在他附近,他将车停在店外,抬手谢绝了几个向他走来的性感女孩。

 

天已经黑了,整条街道透出特有的暧昧糜乱的气氛,他抬头看了看店牌,若有所思地笑笑。

 

他并不急于进店,指尖火苗一动点燃了一根香烟。

 

他先拨通了卖家的电话,电话那头响了一声,被挂断了。

 

火星明灭了一瞬,他吸了口烟,青蓝色的烟雾四散在颜色斑斓的灯光里。

 

“不知今天的酒是否符合阁下的口味。”他眯了眯漆黑狭长的眼,发送了一条讯息。

 

“不急。”大概过了半分钟时间,日野聪收到了回信。

 

他靠着车,略略舒展开手臂,不急不慢地将长长的烟衔在唇间。

 

这还是他从立花慎之介的口袋里顺来的,女烟,尼古丁含量很低,却有种特殊的薄荷般的清香。

 

以及体温。

 

“阿聪?”通话器里传来福山润压低的声音,“你那边怎样?”

 

日野聪掐灭了烟,“这就进店。”

 

这对通话耳钉还是很多年前他和立花慎之介用过的,他知道另一枚一定在那个人身上。

 

“什么?你还没进去!?”

 

“嗯……”日野聪屈起手指敲了敲耳钉,“有情况我再联系你。”

 

“阿聪怎么了,这么慢?”福山润把车停在之前看准的位置,随口问。

 

“嘁,”立花慎之介犹豫着蹭了蹭指尖,“谁知道那家伙在打什么主意。”

 

敲了敲自己耳垂上一模一样的耳钉。

 

日野聪轻车熟路地从酒吧后不起眼的小门走进去,通话器里传来的回应让他弯了弯唇角,眼里漆黑的颜色缓缓沉淀了下去。

 

他站在灯光昏暗的角落里,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四周。

 

总有些不属于夜晚也不属于白昼的人流连于此,在混合着酒精味道的灯光下摘下不属于自己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副副直白露骨的容貌,最终融化在灯红酒绿里,尸骨无存。

 

日野聪摘下眼镜揉了揉眼角,在这糜乱的氛围里,他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几许不和气氛的味道。

 

那几个人不算起眼,似乎对酒水玩乐兴趣不大。

 

他们看似随意地走向舞台的方向,舞台上面目俊朗的驻场甩开手臂,身后的鼓手正敲出一连串节奏铿锵的鼓点。

 

他突然想起前些天舞台上那个人哼唱出的清透魅惑的曲调。

 

那些人走进舞台隔断后,日野聪了然,去吧台叫了两杯酒。

 

“实在抱歉,让您久等了。”

 

他走到隔断后面,把酒杯轻轻放在桌上,他没有装饰的手指在昏暗的灯光下透出一种干净的苍白,“不知是否符合阁下的口味。”

 

那人背对着他,没有转身。

 

“伊吹先生倒是好耐性。”

 

日野聪笑笑,属于上好葡萄酒醇厚的味道渐渐弥散在空气里,“这要看阁下您的把握。”

 

他翻看了伊吹不少的聊天记录,努力模仿着这个人装腔作势的语气。

 

“之前的那些人都很心急,急于和我联系,也急于拿到药品。”对方终于转身,日野聪看到一张年轻的娃娃脸,生得十分英俊,一身随意的休闲装扮,棒球帽下露出几缕染成浅色的发丝。

 

他低头尝了口酒,眉梢挑起,看起来有些孩子气,“伊吹先生出手果然大方。”

 

日野聪叫了波尔多红酒,能记住红酒的名字还是立花慎之介为他恶补的成果。

 

“这酒年头不多,味道还不够醇厚,略显鄙陋实在令阁下见笑。”

 

他晃了晃酒杯,信口胡诌。

 

“伊吹先生不必这么拘谨,”那少年一笑,“我不太懂酒,对我而言,酒的味道到达一定程度之后,无论价格再怎样提升,也都不再会有太大区别。”

 

“越是求之不得,便越是一掷千金。”他拄着下巴看着酒杯中摇曳的液体,“人总是这样单纯……”

 

日野聪弯了弯眼角, “鄙人对红酒只是略知一二,一味追求昂贵罢了。”他顺着对方的话,“正如阁下所说,人永远都在渴求自己无法得到的东西,无论付出多少财力。”

 

“人最邪恶的情感是嫉妒,”日野聪想起之前在立花慎之介连载的小说上读到过的一句话,“朋友会因为嫉妒反目成仇,异邦会因为嫉妒相互残杀。”

 

人类艘在嫉妒和渴求着自己无法得到的东西,无论是是普通人还是异能者,都从心底保持着一份隐秘的自卑和羡慕,旋即为了掩盖自卑满足羡慕,想方设法得到自己没有而对方却恰恰拥有的。

 

大多数的一方,便是民意。

 

年轻的交易人生了一双眼角微挑的眼睛,乍一看似乎有些轻佻,却在那双眼审视过来的时候,令人有种自己会被看穿的心惊胆寒。

 

“伊吹先生说笑了。”

 

几乎与此同时,日野聪听到年轻人的手机发出轻微的震动声。

 

“就不打扰先生了。”

 

他略施一礼,转身走了出去。

 

+++++

 

“阿聪,时间还准?”

 

“很好。”日野聪低声。

 

刚刚的手机震动声是信用卡转账的讯息提示音。

 

他们给Nursea砸了一笔不小的数目。

 

“反正是报销撒~”福山润行动之前调侃过,“也该给管财务的那群老狐狸刮刮油了。”

 

日野聪随意倚在墙边等待回音,他不太清楚刚刚见面的交易人拥有怎样的异能,就如立花慎之介所说,Nursea的人大多熟练掌握异能,不但万不得已还是不要使用能力以免暴露。

 

收到回信大概是在半个小时之后。

 

“伊吹先生爽快大方,此次交易很是愉快,请先生前往酒吧后门,您点的酒正在您旧识手中,他正在外等候。”

 

旧识?

 

日野聪皱了皱眉,伊吹家族混迹商界多年,黑白两道,认识Nursea的人也不算奇怪。

 

只是不知道对方所说是否属实。

 

有很大的可能会是陷阱。

 

只属于两个人的频道里,对面一直节奏平稳的呼吸微微顿了一下。

 

“你怎么了?”是立花慎之介清冷的声音。

 

日野聪一顿,笑了,“正常,在等待时机。”

 

他知道如果把情况如实说明,不说立花慎之介,福山润也会令他撤回。

 

他放下手机,摸出一支烟先嗅了一下,才不紧不慢地点燃,很深地吸了一口。

 

也许他已经猜到了也说不准,他想,数着对面些许变化了频率的呼吸声。

 

+++++

 

如果短信内容是假,那么现在门外肯定埋伏好了人等待自己自投罗网。

 

就算内容属实,既然是伊吹的旧识,那么自己的伪装自然不攻自破。

 

日野聪慢慢走向门口,他摸了摸手腕上的表,已经因为体温的关系没那么冰冷。

 

后门处的确站着一个人,头上戴着一顶礼帽。

 

日野聪知道他周围必然埋伏着不少Nursea的人等待一辩真伪。

 

那人感觉到有人接近,略微抬起了头。

 

就算是训练有素的异能者,在猝不及防时也有被强行控制精神的可能,虽说冒险却是此时日野聪能想到的最为可行的方法。

 

他上前一步,站到那人面前,眸子在一瞬间沉淀下比墨色还要浓郁的漆黑。

 

“好久不见。”

 

四目相对。

 

+++++

 

—小剧场—

 

小昭(指着日野换下来的好衣服):这些东西……要放到哪儿?

 

润润:啊随便啦~拿去擦车好了~

 

花花:不行!料子太硬,划花了车怎么办。

 

小昭:……

 

+++++

 

—预告—

 

“Tomoaki”

 

他用有些沙哑的,混杂着不轻不重鼻音的嗓音轻声叫,听不出什么情绪,却深情地咬着每一个发音,就好像他根本没醉一样。

 

仿佛是将一个放在心里很久的名字脱口而出,自然又不可忽视。

 

+++++

 

——TBC

 


评论(3)
热度(36)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