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声优同人】落园Rakuen(第七章|04)

  • 这一节最后接本子MK特典——

  • 明天空出一天,后天虐狗节全文完结——


 

 

—04—

 

“这手机看上去应该是定制的进口货,”寺岛拓笃掂量着伊吹的手机,爱不释手地蹭了蹭,“屏幕这么光滑,打LL肯定很顺。”

 

他抬起头,一脸恋恋不舍,“真的要上交吗?”

 

日野聪弹了一下他的额头,他很浅地一笑,眉眼间却透出一抹几不可查的疲惫。

 

昨天的任务有惊无险,那位被施加了精神压制的“旧友“只是恍惚了一瞬,便深信不疑地将药物交给了他。

 

药物被立即送到了三木真一郎手里,当晚就检查出了药物成分。

 

——伊博格碱和氯胺酮的合成药剂。

 

一种具有致幻性和麻醉性的毒品。

 

“又是一群疯子靠麻醉自己痴人说梦……”立花慎之介一脸不屑,“浪费时间。”

 

但是这对落园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制造幻觉的普通毒品和异能无关,也就是说上头没有权利命令他们继续负责此事,凭日野聪买来的药剂作为证据,森川智之立刻将案子推给了警视厅,改由他们经手处理。

 

“听三木桑说那群家伙已经抓到了,”立花慎之介冲了一杯热可可奶,他尝了一口,又丢进去两块方糖,“不过是Nursea的小头目而已……”

 

“把手机给我,这也是证据,上头急着要,”他冲寺岛拓笃一勾手指,“别心疼了,等你再换手机的时候也去定做一台不就行了,反正是报销。”

 

寺岛拓笃乐呵呵地在原地转了个圈,如果不是前野智昭拦了一把估计这孩子立刻就要摔了新买的现任手机……

 

立花慎之介和日野聪对视一眼,他们很清楚,这种略显低级的骗人行当对Nursea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虽然为其造成了一定损失,但也仅此而已。

 

但是这些麻烦事和再次来临的假期相比,就显得毫不重要了~

 

“日野前辈~”寺岛拓笃一身宽松的运动服,他和前野智昭约好了每天都要进行搏击训练,“讲讲昨天你到底做了什么好不好?”

 

“诶……”日野聪笑笑,手里摆弄着一个盛着漆黑液体的小药瓶,是他要定期服用的抑制剂,“并没什么,只是运气好而已。”

 

他一副意图避而不谈的样子令立花慎之介狐疑地眯了眯眼睛。

 

“你在和我说‘一切正常’的时候呼吸节奏不对,最后莫名其妙地说了句‘好久不见’,结束后的状态也很奇怪……”

 

他晃了晃可可奶走过去,眉头蹙起,“说实话,你是不是使用……”

 

“钱?”日野聪眨巴了一下眼睛装糊涂,“啊……这个数目,我也有点心疼……”

 

立花慎之介“啧”了一声。

 

“别担心了,都过去了,”日野聪弯了弯嘴角,眼中的颜色沉甸甸的,带着浅浅的笑纹,“任务也顺利完成了。”

 

他揉了一把立花慎之介翘起的卷发,“我不也好好的嘛。”

 

立花慎之介一巴掌拍开他的手,他哽了一下,想说的话最后只变成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将手里的可可奶塞进日野聪怀里。

 

“把药吃了,把这个喝了,”他觉得不解气,磨着牙补充了一句,“我饿了,你去做饭。”

 

日野聪一笑,热可可奶的温度透过杯壁,在指尖晕染开一抹柔软的温存。

 

+++++

 

吃过了饭就是每日定番的训练时间,立花慎之介还没走到训练场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前野智昭撕心裂肺的叫声。

 

“小寺你别咬我啊!啊啊啊挠可以别挠脸!”

 

“小昭你的手!手!放开拓笃!!!”

 

……他站在落园宽阔的训练场门口,对身边的日野聪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小寺居然能挠到小昭的脸?!”

 

还没等日野聪说话,他又点点头补充了一句,“哦,你也能碰到我的脸。”

 

……日野聪偷偷瞥了一眼自己的靴跟,觉得有些话还是晚上说比较有说服力。

 

场地中间铺了十来个厚厚的海绵垫子,都是羽多野涉的杰作,寺岛拓笃和前野智昭正在上面撕扯成一团,自从伤口痊愈之后,这孩子就像着了魔似的每天缠着前警官先生练习搏击,一天不差。

 

最开始的时候,认真的前野警官还是有在仔细传授搏击技巧,寺岛学员也是跟着像模像样地比划了几下的,但是渐渐就变成了——

 

“小寺你别撕我衣服!”

 

“啊啊啊啊我打死你!!!”

 

……

 

立花慎之介特别喜欢来围观寺岛拓笃训练,每次他都能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

 

“拓笃累不累?”羽多野涉一手举着水杯一手拿着毛巾擦了擦少年额头上渗出的汗,“要不要喝水?”

 

“怎么看都是小昭比较惨撒,”福山润笑得肩膀直抖,“衣服都快被扒干净了……”

 

前野智昭拽了拽衣领,表情十分苦楚。

 

“小昭说我必须把他摔倒才行,”寺岛拓笃喝了一口水,“但是像我这样的身高体型要把比自己高十公分左右的人摔倒根本不可能啦!”

 

他带着鼻音抗议,福山润晃了晃手指摇着头,“NONONO,这是因为你还没有掌握技巧。”

 

他挽起袖子笑得特别坏,“小昭,来我们给他做个示范。”

 

前野智昭一抖,但还是缩着肩膀乖乖小跑过来。

 

也就一眨眼,比福山润高出七公分的前警察先生就被摔趴在了地上。

 

……寺岛拓笃目瞪口呆。

 

“润润你刚才的动作错了,”前野智昭刚爬起来就胆战心惊地听到立花慎之介语气里满满的嫌弃,“小昭过来,看我的。”

 

……扑通!

 

“慎酱,你那样很容易被敌人绊住腿的,”前野智昭头皮发麻,他哆嗦着抬头,看到日野聪一边挽袖子一边笑眯眯地走过来,“还是我来吧,近身搏击我比你们成绩更好来着。”

 

我还是在地上趴着吧!这是被一把拎起来的前野智昭源自内心的哭喊……

 

立花慎之介的手机突然响起邮件提示音,他扫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

 

如果按照平时,这种陌生邮件他看都不看就会直接删除,正当他想这么做的时候,手指却在屏幕上方停顿了一下,一双纤细的没微微蹙了起来。

 

这条短信和一般的广告相比,内容有些过于冗长。

 

他转身走出训练室,日野聪刚把前野智昭扶起来,见他离开,也立刻跟了出去。

 

“给我念念,”立花慎之介顺手把手机丢进他怀里,“看着头疼。”

 

日野聪先扫了一眼屏幕,舔了舔嘴唇。

 

“呃……许久未见,不知阁下近来身体可好……在下甚是挂念……”

 

他皱了皱眉头,一副“这人谁居然敢挂念你”的表情。

 

“可能是借钱的。”立花慎之介兴致盎然地胡说八道。

 

“……一别多年,在下几经辗转,只混得温饱,自知不比几位旧识……”

 

“嘶……”立花慎之介挤出一个鬼脸,“听着牙酸,这要干嘛?找我们走后门?”

 

日野聪没忍住笑了,写信的人估计是编不下去这文绉绉的废话,接下来的内容稍微像人话了一些,“在下立足于此多有不易,近些年来事业也算小有建树,虽谈不上当年约定好的制高点,却也暂且算是有条生路。”

 

“约定?”立花慎之介一脸嫌弃,“我什么时候和人做过约定?”

 

这封信虽然大多都是酸的牙疼的废话,却莫名地在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种优越感和不明所以的暗示,立花慎之介满脸不耐,越听越觉得不爽。

 

日野聪笑了笑继续读下去,“如今谋生小业逐渐安定,在下但求安闲自在……”

 

立花慎之介冷哼一声。

 

“之前听闻阁下身陷危难,险些危及生命,在下甚是担忧,只恨在下身微力薄,无力保阁下以及各位旧友平安……”

 

日野聪的眸子危险地闪了一下,他知道对方在暗指什么,那天在大楼爆炸前发生的危险至今令他心有余悸。

 

“不错,”立花慎之介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嘴角挑起一抹嘲讽的笑意,“知道得还不少。”

 

“近些日在下小业突遭麻烦,还请几位旧识高抬贵手。”

 

日野聪抬起头,“不要令我们双双陷入麻烦境地。”

 

他沉默了一会儿,将手机递还给立花慎之介。

 

“完了?”立花慎之介瞥了眼屏幕顺手删除,“到最后什么意思?还是要借钱?”

 

日野聪耸了下肩膀,伸手将男人又翘起来的一缕卷毛压下去,指尖顺势蹭过他圆润的上耳廓。

 

他们都看到信件内容的最后,空了两行,一条不长的英文字母——

 

Nursea

 

+++++

 

前野智昭是在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接到电话的。

 

是KENN的那位美女经纪人,声音有点气急败坏,还有人在听筒附近哼哼唧唧,听不清楚。

 

“完结庆功会,喝多了不上车,非要你来接……哎呀你别闹!”

 

前野智昭听到对面含混的笑声,属于那个人的,像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一样愉悦的笑声。

 

女人语速飞快地报了一个地址,最后交代了一句“快来。”就挂断了电话。

 

前野智昭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他举着手机愣了片刻,耳边全是对方越发模糊不清的嗓音,清亮又带着些许鼻音的,撒娇一般的嗓音。

 

假期已经持续了两个星期,对于任务没人提起太多,落园和 Nursea在经过绑架和药品事件之后,继续保持着一种微妙的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日子过得还算太平。

 

他迅速换上衣服裹了一件外套,初春的凌晨冷进人的骨头里,SUV一路狂奔到达目的地,他推开酒店的门,一眼便看到KENN蜷在大厅椅子上,一脸乖巧抬头看着水晶吊灯。

 

见他进来,男人慢慢低下头,视线相对的同时,一张因为醉酒微微发红的脸迷茫了刹那,旋即弯下形状漂亮的眼角,露出一个单纯明媚的笑容。

 

“Maenu?”

 

“嗯,”前野智昭走过去试图将他扶起来,“回家吧。”

 

“好~”他乖乖借力站起来,身子却一晃,贴在对方身上,“哇~Maenu身上凉凉的好舒服……”

 

他一把抱住前野智昭,撒娇的小狗一样仰起头,脸在男人的颈窝里蹭了蹭。

 

纯情的警官先生整个人僵得像根木头,紧紧贴在他身上的KENN得寸进尺地伸出爪子,捧着他的脸,将他的鬓角顺向耳后。

 

因为酒精的缘故,KENN的体温比常人高出了不少,酒气随着躁动的热度扑面而来,亲昵地在他身上剐蹭着。

 

用一副简单纯粹的笑容。

 

一旁的经纪人咳嗽了一声别开视线,前野智昭本就通红的脸色顿时煮沸了一样,他挣扎着抓住KENN的两只手,拖着挂在他身上的男人小幅度地向外挪步。

 

“乖,乖……”他笨拙地哄劝,“咱们回家……”

 

“Maenu也和我回家么?”他抬着脸,微微歪头,一双深邃漆黑的眼里在迷茫之中又掺杂着说不出的明亮,“Maenu不回我也不回……”

 

“啊……嗯,”前野智昭连忙点头,“我送你回去。”

 

KENN这才满意地弯起嘴角,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长长的笑音。

 

两人就以一种连体婴一样的姿势半拖半拽地蹭到车前,前野智昭打开副驾驶的门将KENN塞进去,他费了好大劲才把自己的胳膊从对方怀里拽出来,关上车门绕到驾驶席的过程中,KENN的脸一直贴着车窗玻璃上,瞪着大大的眼睛盯着他看。

 

“好热……”车开出去不远,KENN就扯开了外套,他在里面穿了一件领口很开的针织衫,纯白色的,宽大地拢在身上,露出他笔直纤细的锁骨和修长漂亮的颈项。

 

袖子很长,盖住了手背,他伸手扯着本就宽松的领口,一头半长的黑发顺下来,零碎地落在肩膀和脸颊,被白色的布料和微红的皮肤衬托着,有种挑逗般的性感。

 

本人却不自知。

 

“KENN……”前野智昭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叫对方的名字,说是制止却更像是刺激,他觉得自己嗓子有些发干,愣是将这个发音唤出了别样的意味。

 

“嗯嗯我不闹了~”KENN嘻嘻一笑,“安全驾驶嘛!”

 

他四下看看,一把抓过前野智昭扔在后座的外套,紧紧抱在怀里。

 

“这个凉凉的,”他用脆生生地说,“我抱一会,舒服。”

 

心尖像是被掐了一下,前野智昭的手指一抖,敲在方向盘上。

 

“嗯……”声音居然也开始颤抖起来。

 

SUV安静地行驶过一个街区,身边的人乖巧地靠在车窗上,抱着他的衣服一言不发,就在前野智昭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KENN动了动。

 

“Tomoaki”

 

他用有些沙哑的,混杂着不轻不重鼻音的嗓音轻声叫,听不出什么情绪,却深情地咬着每一个发音,就好像他根本没醉一样。

 

仿佛是将一个放在心里很久的名字脱口而出,自然又不可忽视。

 

前野智昭嘴唇一碰,却发现自己连个回应都说不出来。

 

“就是想叫你一下~”

 

KENN得逞地笑起来,他似乎很受用前野智昭一张面瘫脸上吃惊的表情。

 

“我叫贤一郎哦,”他一字一顿重复了一遍,“嗯,贤一郎。”

 

车终于开到了KENN家楼下,在前野智昭纠结究竟要不要将这个名字叫出口的时候。

 

+++++

 

—小剧场—

 

大辅:小昭你这脸被谁揍了么?!

 

小昭:慎前辈和日野桑让我去给小寺前辈送礼物……然后就被揍了……

 

大辅:送的啥?

 

小昭:生发剂和脱毛膏……

 

+++++

 

大辅:小昭你这脸又被谁揍了么?!

 

小昭:润前辈让我去给日野桑送礼物……然后就又被揍了……

 

大辅:呃……送的啥?

 

小昭:漂白剂……

 

+++++

 

—预告—

 

下一节完结——

 

+++++

 

——TBC

 

 


评论(8)
热度(35)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