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声优同人】落园Rakuen(第七章|05|全文完+后记)

  • 感谢所有虐狗节还等待更新继续被虐的朋友们——


—05—

 

二月份匆匆溜走了一半,天气乍暖还寒,对于立花慎之介来说,忙碌了小半年之后难得的假期反而没什么实感。

 

除了日历上标注的小红圈,这一天和任何一天都没有什么不同。

 

——2月14日

 

“小昭把车开走了?!”

 

福山润大清早就在办公室的大屏幕下转圈,刚刚理过的头发乖顺地垂着,露出圆润的耳廓和好看的眉眼,还是一身暖色调的小披风,走起路来衣摆上下飘动。

 

“是吧,昨晚大半夜的跑出去了,”立花慎之介窝在沙发里打哈欠,怀里趴着打盹儿的Lily,“居然学会夜不归宿了。”

 

“太过分了!”福山润恶狠狠地搓牙,“难道让我跑着去megane桑的店里吗?今天店里要做巧克力要我赶过去帮忙的说……”

 

骗鬼啊,立花慎之介暗想,每年的今天樱井孝宏都不开张的好么……

 

“润润你记不记得有一种交通工具叫电车?”他斜着狭长的眼看福山润,笑得毫无良心,“你还被电车门夹过脑袋。”

 

福山润貌似回想起了什么,下意识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落园异常的安静,羽多野涉和寺岛拓笃早早起床去赶回家的早班列车,前野智昭彻夜不归还顺手拐走了车,立花慎之介一身宽松的珊瑚绒居家服套在身上,随口问了一句,“小野呢?他去哪儿了?”

 

“大辅去甜品屋排队咯,天没亮就去了~”福山润呲牙一笑,挤了挤眼睛,“他说怕巧克力甜甜圈卖完了撒~”

 

“哦……”立花慎之介恍然大悟,若有所思地嘟囔,“说起来前些天他也夜不归宿过哈……”

 

福山润挤出两声“你懂我懂大家懂”的坏笑,长长地吹了声口哨。

 

+++++

 

前往车站的早班电车人满为患,寺岛拓笃一手扶着羽多野涉抓住吊环的手臂,一手捧着手机刷新着新闻消息。

 

他们没带太多行李,高中时候住在隔壁的女孩明天举行婚礼,他们也正好以这件事为契机,回家好好放松几天。

 

车里站满了各种各样的人,女生们凑在一起小声地交谈着喜欢的男生,她们偶尔笑起来,提在手中的礼品袋,带着独属于那个年纪的精致漂亮。

 

羽多野涉想起即将嫁为人妻的女生,高中二年级的那个情人节,曾经攥着一盒巧克力来找过他。

 

寺岛拓笃正巧跑过来,在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出口的时候,他举着PSP跑得飞快,却一不小心绊倒在凸起的石砖上,人趴下的同时,手却将PSP高高举了起来……

 

然后呢……羽多野涉随着电车摇晃了一下,贴在自己身上的青梅竹马也跟着晃了一下。

 

然后,等到自己上上下下将寺岛拓笃检查了一遍,将对方摔得皱巴巴的制服衣服整理好,将蹭在脸上的土擦干净之后……邻居家的女生已经早就离开了。

 

他一直很庆幸那个时候,对方什么也没来得及说。

 

停车的时候摇晃的厉害,人们上车下车,挤得羽多野涉向里面移动了几步,他下意识伸出手臂勾住面前人的腰,将对方稳稳地护在怀里。

 

连这个动作,都早已成为了习惯。

 

“这是什么?”寺岛拓笃的手按在羽多野涉的上衣口袋上,“什么东西软软的?”

 

羽多野涉一僵,他连忙将手伸进口袋里摸了一下,一张英俊的脸从呆滞渐渐变成苦楚。

 

“呜……”他抽了下鼻子,露出一个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想上车之后送给拓笃的巧克力……化了嘤……”

 

……寺岛拓笃“噗”地笑了,“所以我说涉君是笨蛋嘛~”

 

他瞳色漆黑,镶嵌在黑框眼镜后,一张脸小小的,嘴角扬起一个甜润的弧度。

 

“我一直不喜欢自己的能力,”他突然说,这句话却像是在他心里装了好多天,等待一个时机脱口而出一般,“但是这些天变得喜欢了。”

 

“诶?”羽多野涉眨了一下眼睛,“为什么……”

 

习惯了你不经大脑的语言,习惯了你自然而然的举动,习惯了你身上的味道,习惯了……你在我身边。

 

“因为我能看到五秒之后……”

 

所以在高中二年级的那个冬末,我故意摔倒在你面前。

 

“我还爱着你。”

 

+++++

 

日野聪突然倒下是在一天前。

 

三木真一郎交代过他近期不许使用能力,他却在上次任务中高强度压制修改了对方的记忆和神志,抑制剂将他的发病拖延出小半个月,还是失去了作用。

 

仍旧是发烧,昏迷,意识不清,距离上次发病已经过去了半年时间,发病的间隔越来越长,这也让身为他主治医生的羽多野涉稍稍松了口气。

 

立花慎之介慢慢走进卧室,他脚步很轻,走到床边站了一会,将手搭在日野聪的额头。

 

温度已经恢复正常,男人闭着眼睛,眼角几不可查地颤了一下。

 

立花慎之介知道他醒着。

 

床头摆放着高高矮矮的药罐,保温杯里的水还热着,旁边摆着夹了书签的读本。

 

日野聪也知道他一夜没睡,守在旁边就着微弱的光翻看这本书。

 

笔记本里的文档敲了一半,责编的催促向来都是耳旁风,立花慎之介背对着日野聪盘腿坐上双人床,床垫陷下去,他将电脑放在腿上,揉了揉眉心。

 

“前些天看到小昭买的单行本才知道,”他随口说,“原来他是橘的‘忠实读者’,他自己说的。”

 

“哦~”日野聪翻了个身,侧躺着,“慎酱告诉他橘是谁了么。”

 

“没,我只告诉他下次要买三本,收藏用,外借用,阅读用,”立花慎之介笑,“他说他会考虑的。”

 

“嗯,如果是他那应该是在认真考虑。”

 

上午的阳光渗透过窗棂,两人一时沉默下来,从日野聪的角度可以看到坐在面前的人白皙的后颈,有浅色的光芒顺着皮肤流淌,居家服领口宽大,阳光在他只露出一边的肩膀上留下水洼一般的影子。

 

只有键盘的声音。

 

他们总是这样,想起什么便聊些什么,没有什么话可说的时候就安静着,知道彼此还在就好。

 

“慎酱,”日野聪用闲聊的语气说,“Nursea的领袖,是8107。”

 

敲打键盘的声音停顿了一下,“哦。”旋即又响起来,“我知到。”

 

他们还都记得当年在Ingenium遇到的卷发少年。

 

“救出小寺的时候,我看到了岛田的记忆,很混乱,一闪而过,所以我并不确定。”

 

他说,“但是现在想想,办公楼天然气泄漏那件事,除了他之外,谁又能了解我们的能力到把我们逼上绝路又不至于丧命的地步。”

 

立花慎之介冷笑了一声。

 

“还有这次的信,”日野聪的语速不紧不慢,笑了,“他还真中二到了现在……”

 

“啊……”立花慎之介点点头,笑了,“别说,借刀杀人,炸大楼,卖假药,匿名信,还真是他能做得出来的勾当。”

 

人类总是在渴望着短暂的平衡,异能者与普通人之间的平衡,Nursea与落园之间的平衡,归根结底都不过是为自己寻找一个生存下去的机会,抓住这个机会之后,又因为越发膨胀的欲望,打破这份平衡。

 

官司的胜利,新的制度,似乎在渐渐发生改变的关系,还有自己新得到的能力。

 

立花慎之介想,消除,仿佛预示着异能者的存在即将结束一般。

 

一切都将慢慢走向终结。

 

然而这些,却又似乎并没有带来一丝一毫的改变。

 

Nursea依旧存在,落园也依旧存在。

 

一切,也不过只是刚刚开始。

 

露在外面的一小截腰线被触碰了一下,那人的手指顺着脊线滑上来,钻进衣服。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头野兽,如果这头野兽开始暴走,就再也无法束缚,只能任其暴走,为他分出个黑白。①

 

嫉妒,恐惧,排斥,蔑视……

 

随时都会苏醒。

 

日野聪已经坐起来,一只手在立花慎之介的小腹画了个圈,另一只手也滑进来,胸口贴上对方的脊背,唇贴着颈线,在他的耳垂轻轻碰了碰。

 

人心就像是万物丛生的荒原,不知有什么罪恶的种子会萌芽生根,也不知会有怎样的善意在干涸中落下雨露。

 

却是想,再也不会有这么一个人,霸道地命令他为了自己活下去。

 

也再不会有这么一个人,将心底全的得柔软都掏了出来,将属于自己的一切完完整整地捧在手心,送到他眼前。

 

他们竭尽全力地依靠着彼此。

 

立花慎之介放下笔记本,他回过头,夕阳的颜色正正好好映进他的眸子里,将那双本就略浅的温存映射出几分回忆一般的味道。

 

他扬起漂亮的唇角,笑了。

 

“我做了个梦,”他说,“梦见我们都变成老爷爷了。”

 

他们一同走了很远的路,走到双脚鲜血淋漓。

 

无论发生什么,过去也好,将来也罢——

 

手却紧紧攥在一起。

 

日野聪看的入神,他了然一笑,一把拉过眼前的人。

 

“我在。”

 

准确地吻了上去。

 

到那时,你还会在我身边么。

 

+++++

 

—注释—

 

  • 取自——《胜者即是正义·第二季》

 

+++++

 

—全文完—


+++++


来自悠悠——


【一】在预订楼里已经发帖的朋友,麻烦回去看一下自己的帖子还在不在,度娘抽风吞楼。另外已经定了又不想要的……不要直接就把回帖删了!私信我或者在自己那层楼下回复。

 

【二】本子由悠悠发货,所以无法提供译的签名。

 

【三】本子付款时间在二月底,请预订了的亲们在二月底的几天注意@消息。还有什么实在不清楚的,可以百度私信悠悠。


+++++


来自译——


—后记—

 

+++++

 

在一个角落

 

+++++

 

写这篇文的初衷,与其说不记得,不如说似乎就不曾存在。

 

却是和悠悠一拍即合。

 

最初的时候想了很多,纯粹的异能者,纯粹的普通人,接近普通人的异能者,接近异能者的普通人……道德绑架,排异心里,被包容,或是被排斥……

 

却是文到中途,便被我们信马由缰地忘记了。

 

那时我才意识到,不是我们在掌控这个故事,而是有一群人,以他们的脾气秉性,操控着脉络走向,将故事讲给我们听。

 

太过繁杂,他们之间能说的太多,爱情什么的,反而变得没有那么举足轻重了。

 

回头再读的时候,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大概,也是我们想要下意识表达的吧。

 

却也再无其他——

 

+++++

 

我的心里住着两个恶魔模样的天使

 

+++++

 

先对大家说一句抱歉,从今年三月开学开始到这一年结束,因为决定考研的关系,我会暂时离开一段时间。

 

就像出远门一样,我偶尔,也是会回家的。

 

我从不曾喜欢真人这么久的时间,也不曾在一个圈子里深陷这么久,从大一到大三下学期,也许还会更长,更久,只要他们不散,久到我也无法想象的岁月。

 

万一喜欢了他们——

 

这个万一,一下子就过了三年。

 

记得敲第一个字,写第一篇文,第一次发送,收到第一条回复……记得买第一张CD,在wb上收的二手summer snow,在学校附近咖啡店用七月的电脑播放来听的时候,差点哭出来的心情……

 

也记得我认识的,帮助我的,陪伴我的你们,人走人留,却终究,因为他们的存在,给予我一个归宿。

 

我是个笨蛋,特别特别傻的笨蛋,越不舍,越眷恋,越眷恋,越想念,越想念,越贪婪……

 

大阪场那天,在家捧着手机刷repo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么一句话——

 

“你想见他?那么先忘了他。”

 

因为很多不能说的原因,现在的我还没有机会,更没有能力去见他们。

 

究竟要走到哪里,做到什么程度,将自己变成怎样的人才有机会见到他们,现在的我还无法知晓……我只知道,今天的这一步,我要跨出去,我要稳稳地走,我要走到一个比现在更高,更远的位置,才有可能看得更清楚,才有可能,知道哪里是我的下一个方向——

 

距离他们,更近的方向——

 

“年少轻狂梦想炙热,却哪想,混入市井,湮灭骄傲时念念不忘。”

 

那天突然看到这句话,正是下定决心的时候,就这么哭了出来,我不会忘,也不会走远,因为有很多人在这里,他们在这里,所以我也会在这里——

 

感谢你们喜欢他们,也感谢你们一直陪伴着我的文字。感谢《落园》这篇文,让我的离开又拖后了半年——

 

我只知道,在已经流走的时光里,我富有得像个皇帝,我拥有着我的幻想,也拥有把幻想记述下来,说给自己听的机会。

 

这一年时间,也许不会再有一个周更的译,我不知道我所谓的决心,或者说我的精力能支撑我到怎样的程度,我会尽我全力努力做到我想做的我能写的,只是我究竟会做到多少,我并不清楚。

 

或者变成月更,甚至我会消失——也请大家,不要忘了我。

 

谢谢你们。

 

谢谢聪花,我爱你们。

 

+++++

 

2016年2月11日凌晨

 


评论(36)
热度(71)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