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声优同人】落园rakuen 长评(上)

谢谢——

顾沉弦:

写在前面的话。




(高亮注意)


这不是原文,


这不是原文,


这不是原文。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没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直接关了。


如果占tag了很抱歉,很抱歉,很抱歉。




我又一次高估了自己的速度,算了又算,还是没有赶上;


并且还作死的拖到了回家,我家网络没有交钱家里没网啊摔!


但是为了心中在完结这一天把长评发出来的目标,(虽然已经好像过了十二点)还是咬咬牙,用手机给电脑开了热点。。。




这大概真的是一篇很长很长的长评,努力分了分,按三部分发出来。


因为很喜欢这个主题也喜欢译酱大大的文风,我前前后后把原文看了十多遍,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或许有些内容已经超出了文本的范围(笑)。


虽然比不上译酱大大的文笔,但是我已经在用我能够写出的最好的语言努力表达我心中的想法;


如果不认同我的观点的小伙伴欢迎和我理论,注意是理论,以理服人,如果能驳倒我的观点我也会很开心啊。单纯的指责或者不满大概会开启选择性屏蔽功能。


另外,最重要的是,我爱译酱!我爱悠悠!感谢你们写出这么好的故事以及故事里的人。




废话说了一大堆,下面是正文。




关于异能者。


最初的时候也许是受看了太多中二动漫的影响,异能者在我心里总是有着强大正义的印象,


所以当看到故事里的人们对异能者的态度,紧接而来的便是深深地不理解。


【异能者就是不定时炸弹,必须全部清除。】


【——怪物,这样称呼他们。】


为什么呢?!


明明他们不曾做错什么。


明明他们那么努力,努力像普通人一样生活,或者说,活下去。


生而成罪,是为原罪。




愤怒。悲伤。不公。


强烈的情感压抑在心头。




我们是那样浓烈的爱着他们,


日野聪,立花慎之介,福山润,寺岛拓笃,前野智昭。


把每个名字一一念过,


那是我们想要把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送给他们的仍然觉得不够的人啊。


我们又怎么舍得他们受到伤害。




直到——


【正因为他是无意识的才更会引起恐慌,他的触发条件是什么?紧张?危机?谁能保证他不会不受控制伤害无辜的人?】


我恍然间理解了世人对于异能者的恐惧。


【群众是弱者,需要保护的弱者,人类都是这样,道德感爆棚的情况下对舆论导向先入为主,先以自己的安危为主,包括所谓的正义,都是自己为是的可怜和判断罢了。】




房龙在《宽容》里说:


“恐怖是所有不宽容的起因。


无论迫害的方法和形式是什么,


它的原因都来自恐惧,它的集中表现可以从树起断头台的人和把木柴扔向火葬柴堆的人的极端痛苦的表情中看得一清二楚。”


因为恐惧,所以不宽容。


因为恐惧,所以拿起了武器。


因为恐惧,所以轻易践踏着他人的生命。


【如果你问,究竟要什么样的人,怀着多大的恶意和狠毒才能把一个正值青春的无辜女孩逼迫到形同枯槁,生不如死。】


【那么人们一定回答你,这个人是个十恶不赦的恶魔。】


【而真正的答案是,这所谓十恶不赦的恶魔,就是那些满怀正义道德,站在弱者位置保护着自己的,普通人……】


【他们用他们的不安和揣测,杀死了一个异类。】


【也杀死了无数的人。】




当这样的恐惧被大多人所认同时,


“当个人成为群体的一员时,


他的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


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约束的一面。


群体追求和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


盲从、残忍、偏执和狂热,


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


这是来源于古斯塔夫·勒庞教授对于群体的论断,


“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




数量,即为正义。


所谓的正义也算是把人们心里的”预设“和”偏见“利用得很不错的一句话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无论在伦理学上哲学家们关于正义的论断在功利主义、自由主义、目的主义,各种观念交织争吵多少年,也依旧得不出所谓的完美结论。


哪有什么绝对的正义;


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话语。




每个时代都存在着自己的怪物;


将这个怪物打倒似乎就能够天下太平,人人幸福。


把对这个怪物的的排斥当做自己恐惧和渴望的借口。


因为所谓的伤害和不公,把所有有关的无关的矛盾,强加在怪物的头上。


千百年来,这似乎已经成为了这个人类世界的惯例;


从奴隶制到封建制,再到社会主义推翻三座大山,一个时代的怪物在另外一个时代或许成为了主宰,谁又能真正说得清楚未来。


在这个时代,人们把过错推给异能者;


那么在下个时代呢?谁又能保证自己不会成为怪物中的一员。


【整个世界的威胁和伤害永远不会消失,天才和智障也永远共同存在,即使没有异能者,也会存在着伤害和天才。】


【人类总是不喜欢和自己不同又相似的东西,不了解的,无法了解的东西。】




啊,我总是这样的悲观的想,


如果不是呢?


如果成为异能者的他们不是我们所了解的,我们所热爱的人呢?


如果只是个陌生的人呢?


这样想想就觉得莫名恐惧。


在过去的人生中,我是否曾经这样以恶意揣测伤害着他人,


我会不会成为像芽菜的奶奶那样,仅仅只是依赖着自己的想象,依赖着流言,


【不去了解前因后果,只根据自己的惯性想法和别人的见解就用恶意去揣测】


【大声附和着与自己相同的声音,似乎只有这样自己的想法才会得到证实。】


【认定了一点便执迷不悟地坚持下去,从不愿改变自己的判断。】


【捂住耳朵闭上眼睛,强制自己不再去接触外界的信息。】


【怕一己之见会被否定,怕自己的见解会被推翻。】


【人永远不愿意承认自己是错的。】




我扪心自问,是的。


我会成为那样的人,哪怕我并没有意识到。


我会站在自以为正义的旗帜下,这样的一点一点,将他人推向绝望的深渊。


然后站在悬崖边,以胜利者的姿态嘲笑着,欢呼着。


【就像校园欺凌,被欺负的学生当然最初和大家有不同的地方,但是被欺负的真正原因并不是这一点不同,而是所有学生都需要一个和自己不同的人,他们需要这样一个人,用来发泄不满,用来证实团结。】


【当越来越多的人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异类而加入进来,那么最初被欺负的学生,便真正成为了异类。】


不仅仅如此,望望四周,问问自己。


有多少次,就这样依靠着在网络上听来的只言片语,人们交谈中的闲言碎语,或者是所谓的专家摆出高调姿态侃侃而谈。


然后在心底贴上标签。


异能者畸形,扭曲,危险........


然后转换到现实生活中,


“异能者”或许是劳教犯,或许是医生,或许是农村人,或许是种种种种。


当一个群体被贴上了标签,


【这样的意识和称呼口口相传,时间久了人们将会放弃尝试了解的想法,在长辈或者多数人的只言片语中寻找自己最想听到的东西,然后转化为类似于厌恶,仇视,嫉妒,愤怒的情绪。】




“遥远的罪恶,都与你我有关。”


【弱者就要被保护,强者就要无偿给予弱者帮助,富人就该把钱捐出来大家分享,穷人就该因为可怜等待救济。】


【一个蔑视的眼神就是对生命的不尊重,农夫都应该去解救快要冻死的蛇,哪怕知道自己会被咬上一口丢失性命。】


【因为在避免了被蛇咬死之前,便已经淹死在世人的指责和谩骂之中。】


真正的恶魔是这样无限膨胀的民意——所谓的正义。




【民意,究竟什么是民意?是大多数人一边吼着异类去死一边标榜人权?是大多数人打着社会的旗号抹除与自己相悖的言论?还是害怕自己势单力薄,所以就要鼓动大多数人和自己一起,排挤他们口中的异类。】


【只是因为,他们是所谓的弱者,是需要被保护的人?】


【被民意杀死的女孩,被民意抛弃的野狗一般的少年,被民意排挤的母女,被民意送上法庭的他们……】


谁说所谓的民意都是正确的?!


所谓的民意代表的真的是正义吗?


“群众没有真正渴求过真理,面对那些不合口味的证据,他们会充耳不闻。”


“凡是能向他们提供幻觉的,都可以很容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凡是让他们幻灭的,都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媒体诱导民意,舆论强奸法律。


【只要觉得一个人有罪,他就有罪。】


舆论的力量多么恐怖。


【正义类似武器,只要出钱,武器即可为敌方又为我方所收买。而正义也是如此,只要振振有词,即可为敌方又为我方所拥有。】


【武器本身不足为惧,恐惧的是武将的武艺。正义本身不足畏惧,恐惧的是煽动家的雄辩。】


谁能用好这个武器,谁就能站在道德高地。


——强者可能是蹂躏道德。


——弱者可能是在蒙受道德的爱抚。


——遭受道德迫害的常常是强弱之间的人。




被民意杀死的人何止千千万。


用所谓的民意绑架法庭,绑架法官。


【看看那些聚集在法庭外等待一个公正判决的民众,那些关注着报纸电视新闻想要为我的当事人讨一份公道的陌生人,这个国家需要这样一群善良的人,法律正是要保护这样一群善良的普通人!】


哈,多么熟悉的论调。仿佛在某些案件里重重复复听过了许多次。


我不敢标榜自己是个懂法的人,但是就从我学的半吊子的宪刑民来看,


法律从来都不是为了谁而设,他所保护的是“人”这个群体,


他冰冷无情,高高在上,他看着次方以望着彼方,兼顾着双方的平衡。




网络给了所有人一个自由表达的空间,


在狂欢的网络世界中,不必负责的躲藏在暗中的言论,足够一点点将一个甚至全部异类推上断头台。


比如药家鑫,比如“拐卖儿童判处死刑”。


法律的刑罚从来不用于报复,只是一种维护社会稳定的手段。


【这个社会是不公平的,如果一个人感觉到了公平,那一定是建立在另一个或者几个人不公平的基础之上。】




我只希望有一天在任何事情发生的时候,


我能够不被偏见,不被恐惧蒙住自己的眼睛,不为任何事物贴上标签。


独立思考。


怀着最大的善意与爱宽容着这个世界。




===TBC===


注1:文中所有【】部分都来自于译酱的原文,或是根据原文改写。


注2:文中所有“”的部分来自于以下引用:


(1)《乌合之众》(法)古斯塔夫·勒庞,社会心理学著作,对于群体行为进行了深刻研究。


(2)《宽容》(美)亨德里克·威廉·房龙,作者回顾了“宽容”这种美德被作践,被尊重的历史,提及了许多历史著名的人物,从而提倡宽容的精神。


(3)《公正:该如何做是好》(美)桑德尔,以政治和哲学的角度评判性思考关于公正、平等、民        主与公民权利的一些基本问题。网易公开课上有桑德尔教授在哈佛大学开设的同名课程。


注3:部分观点参考知乎、豆瓣书评,如果有侵权的部分请不吝指出,将会立刻删除致歉。



评论
热度(15)
  1. 译_鲭鱼花茶泡饭顾沉弦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