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愁泉】花心(架空)


烧了一整天……烧出脑洞不写怕忘了,晕晕乎乎用手机打了这篇,毫无逻辑凑合看~

投喂悠悠——

我还在聪花坑底大家放心!只是觉得星歌剧这对儿小竹马写短打很顺手233保持写文手感!

花心

+++++

CP:空闲愁×虎石和泉

文:译

+++++

空闲接到同事电话的时候,当做晚饭用的速食面刚刚泡好,他还没来得及将面放进嘴里,电话就响了。

他今晚没有夜班,因为要为去接妹妹的同事多顶一会,这才会留在派出所。

“空闲?”电话那边的同事提高了声音,他那边听起来乱的很,“刚有人在我负责的街区打架,抓回来了,其中一个姓虎石的说认识你,你来接一下?”

……

空闲愁平生最恨两件事,第一是泡好的速食面吃不到嘴里,第二……

是虎石和泉。

正巧将妹妹送到家的同事回来,空闲抓起外套穿上,顺便将速食面送给了同事,急匆匆地出门赎人。

如果用周围人的话来说,虎石和泉大概是上天送给空闲愁的灾星……

两人同样年纪,小的时候就住在对门,读了同一所小学,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高中……

然后空闲愁考进了警校,虎石和泉成为了一名艺术生,无业。

“哟!”青年坐在派出所的长椅上岔开腿,他一头精心打理过的短发此刻凌乱不堪,嘴角带着一块淤青,眉毛旁边也擦出一道血迹。

他抬起头,坏了吧唧的一笑,下一秒就因为牵动了伤口疼的呲牙咧嘴。

空闲想瞪他一眼,却因为他这个等待被领走的小宠物一样的表情,只是眨了一下眼睛。

每次闯祸的时候,忘记带作业的时候,被两个女生堵在天台的时候,被虎石妈妈追着打的时候……

空闲叹了口气,每次需要自己背锅或者救场的时候,这家伙一直是这副既可怜又玩世不恭的德行。

“没他的错,”同事大概被空闲面瘫脸上隐隐露出的杀气吓到了,连忙解释,“你朋友和他女朋友出去,这不天黑了么,有几个小混混缠着他们,被你朋友揍了。”

哦?

旋即那位小警察发现空闲的表情变得更危险了。

“女朋友,”空闲云淡风轻,“还是上周我见到的那个么?”

虎石一副被踩到了尾巴的表情,他一惊,视线左右移动着,终究还是躲不过去,冲空闲撒娇似的一笑。

肯定不是。

“受伤了么。”他终究还是忍不住询问,“除了脸。”

“没有!”虎石一双好看的眼睛立刻亮了,“你还不了解我的身手?”

空闲见他得意的样子,心里酝酿了很久的教训的话百转千回,还是没出息地化成一声叹息。

虎石打架很厉害,因为空闲,这位现在看起来高挑帅气的警官先生小时候家里条件差,一直被同龄的孩子欺负,虎石见了,居然偷偷跑去道馆学了一个暑假的空手道,回来把所有欺负过空闲的熊孩子挨个收拾了一遍……

于是他从此又多了一项娱乐项目——和人打架。

“起来吧,”空闲也不止一次地想过,虎石一定是他的克星,在他面前有万般无奈也没法生起气来,“吃晚饭了么?”

“我想吃拉面!”

虎石乐呵呵地站起来整了整头发,“附近有一家味道不错~”

……

空闲站在拉面馆门口,夜色已经将他们包裹在里面,小店暖暖的,藏在巷子里,很讲究地挂着深蓝色的布帘。

“他家的猪骨拉面超级好吃!”他笑,“我没带钱。”

……空闲特别想一脚把他踹进去。

“没带钱怎么还敢约女孩出来。”

拉面味道不错,店里客人不多,空闲喝了一口汤,突然觉得没来得及吃速食面还是很划算的。

“是学生撒……”空闲想起虎石正在一家健身馆一样的地方当街舞教练,“我也不好拒绝嘛……”

你是根本就没想过拒绝吧!空闲咬了一口味玉泄愤。

这个人天生的女性杀手,大概从娘胎里就学会了一手撩妹技能……

“呐,愁~”却只对自己才会有这样的语气和表情,“房租到期了,我没地方住。”

他吸了一口面条,汤汁沾在嘴唇上,他舔了一下,浅色的湿润的,令空闲愣了一下。

他是怎么和女人接吻的?

空闲大脑空白了一瞬,鬼迷心窍地回了一句,“随便找个女人家住不就好了。”

话音未落,正咬着拉面的青年微微一顿,眼神骤然暗了下去。

空闲觉得心口像是被掐了一把,说不上后悔,却也不舒服起来。

一时无话,气氛尴尬的厉害,店里再温暖的氛围也不起作用,拉面也没有之前那么好吃了。

“愁撒,”虎石的侧脸在温馨的灯光下,反而有种模糊不清的难过,“已经开始讨厌我了吗?”

空闲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孩子气的话来,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的被子已经扔掉了?”

“没有……”空闲下意识回答,“昨天还拿出来晒过了。”

“我是不允许愁花心的。”他又换了话题。

空闲怀疑他喝醉了了,毕竟这个人一块酒心巧克力都能醉得一塌糊涂。

“哦。”空闲顺着他的话,他此刻完完全全相信,如果他交了女朋友,虎石会第一时间来添乱。

“难道是家里有漂亮的女孩子了所以……”

空闲轻轻给了他一巴掌。

虎石还沉浸在自己的想象里,他居然就这么捂着脑袋抬起头,愣愣地盯着空闲。

“先去我那里住吧,我把备用钥匙给你……”他躲开他犬科动物一样的眼神,给自己找借口。“免得你妈妈担心……”

摸出钱包结账,他发现自己真的无药可救。

身边的人眼睛越来越亮,这么多年,真是一点没变。

空闲放弃地想,大概自己这辈子,下辈子都会栽进这家伙手里。

永世不得超生。

—END—

评论(1)
热度(41)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