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灰夜久】齿痕(短完)

用早上在门口等图书馆开门的时间写了这篇,我最近中了一种叫做身高差年上受【划掉】,叫夜久前辈的毒——漫画更新太帅了!

食用愉快~

齿痕

CP:灰羽列夫×夜久卫辅

文:译

+++++

疼。

灰羽列夫弯着腰揉了揉腿弯,被狠狠踹的一脚的痛觉残留在记忆里,上次被踢出的淤青还没痊愈,这次又命中靶心。

夜久卫辅拥有着自由人特有的爆发力和柔韧度,腿像鞭子一样,列夫想,他一定练习过跆拳道之类,侧踢动作真漂亮。

下次应该就可以抓到了。

夜久前辈小小的,至少在列夫眼里是这样,他总是先看到他的发顶,仿佛阳光一样的浅色,随后是额头,猫一般漂亮的,大大的眼睛。

也许是俯视的关系,在他的视角里,夜久的下巴总是更加尖削,却拥有着略显柔软的,鼓鼓的脸颊。

“夜久前辈真的好小只啊!”

所以他总是情不自禁。

他抬了抬已经不太疼的腿,揉了揉头发。

其实他只是想表达他的喜爱……

诶?!喜爱?!

灰羽列夫向来迟钝,也许野兽都是这样,迟钝又敏锐,这句话貌似来自他们的腹黑队长。

放学时间,三年级的少年留在教室值日,灰羽列夫趴在门口,他实在是太过高大,即使很努力想将自己藏在门后,也引得路过的人频频侧目。

夜久正在和女生说话,说的什么听不清楚,原来他也会显得很高啊,在女孩子面前,他也是以那样的角度俯视女孩子的发顶和眼睛的吗……

啊……笑了。

少年一双琥珀色的眸子微微眯起来,眼角上翘,唇边带着一模柔和的弧度。

扑通,列夫听着自己的心跳,那笑容像是鼓锤一样,不轻不重地敲在心上。

他突然想起今天被踢之前,自己还有一句没有说出口的话。

那个女生离开的时候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教室里只剩下夜久一个人。

阳光都被他染上了暖色,黑板上写着值日生的名字。

夜久卫辅——他喜欢他的名字。

“列夫?”少年有点奇怪地看着他,他声音很干净,纯粹的,和所有人都不同。

“夜久前辈,”列夫一步步走近,“夜久前辈好像花生味的麻薯团子。”

那是他最喜欢的食物。

夜久额头上跳出一个小小的十字路口,有时候他真的完全无法理解这个不听话的后辈在想着什么,他大脑里好像有一条时空隧道,任凭他跳来跳去。

“我可以咬前辈一口吗!”

不出意外,夜久的腿狠狠向他扫了过来。

下一次就能抓到……列夫向旁边一错,伸出手抓住了少年的脚踝。

他们都愣住了。

比常人更纤细一些,体温比自己更低一些,列夫看着夜久的脸,措手不及的表情,好可爱——

正好可以抱在怀里,正好可以看到眼睛……

他慢慢放开手,趁面前的人没有回过神的功夫,低下头,牙齿在少年裸露的颈窝处留下一个浅浅的痕迹。

他最喜欢的食物。

野兽一般的举动。

他们同时这样想……

阳光正好,空气里是窗外紫阳花的味道,窗帘轻轻浮动着,空旷的教室里……

少年情窦初开。

—END—

评论(8)
热度(137)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