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MK】你的声音(kenn生贺|小甜饼|架空|完)

 提前祝kennu生日快乐啦~放个小甜饼~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

 

KENN推开家门,钥匙圈套在手上叮当作响,他在玄关处蹬掉鞋子,擦了擦汗。

 

伏暑天,即使是夜里八九点也闷热得难受,蒸腾的水汽黏在身上,他扯了扯领口,用手向里面送风。

 

仍旧是同样的日程,早晨出门,从便利店买饭团,搭地铁,训练,晚上回家的路上再次经过便利店,买些瓶装水和便当。

 

他冲了个澡换上干爽的衣服,短袖T恤和宽松的短裤露出小臂和修长的腿,他趴在床上不想动弹,房间内因为没有空调而更加闷热,风扇出了故障正在修理,衬衫卷上去一些,露出一截塌陷的腰际。

 

他比训练之前要精壮了许多,体重虽说没有什么太大变化,但是明显要比几个月前瘦削了不少。

 

当舞台剧演员事件很辛苦的事情,他抓过一旁的枕头将下巴搁在上面,没有吹干的发丝还在滴水,被他随手撩到耳后。

 

便当被他乖乖吃完了,就算再苦再累再热也会有食欲,KENN一直觉得这是他最大的优点。

 

更重要的是,便当好好加热过,被那个人。

 

窗外有机动车通过的声音,狭小的出租屋贴着墙摆放着床和书架,上面整整齐齐地罗列着各式各样的袖珍书籍和CD,小物件扔在床头柜或者床上,不大的厨房被精心整理过,没有客厅,拥挤却整洁地,不远处便是玄关。

 

他翻了个身,举起手机,颜色略浅的眼慢慢眨了一下,独属于夜晚的安静在不知不觉中吞没了他。

 

他是地铁站附近便利店的常客,便利店有个戴着眼镜高高瘦瘦的店员,他们年龄相仿。

 

“十月二十七日,我们骑着自行车经过便利店,和一群晚归的学生擦肩而过,我想我们曾经也和他们一样,拥有着被现在的我们所羡慕的东西。”

 

耳机里传来男人静谧的声音,有几分清冷,却很温柔,悠然敲打着耳膜。

 

前野智昭,他围裙上别着的名字,不爱说话,也没有什么表情,笑起来也不算自然。

 

除了对自己,KENN想,那还是在经过了几个月之后才达成的效果。

 

“晚霞在我们身后死去,夜色迎来新生,我们将自行车扔在山脚,爬上半山腰。”

 

他会将饭团便当之类加热,在等待微波炉发出“叮当”声的半分钟到一分钟时间内,他总是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KENN闭上眼睛,耳机里传来很细微的,书本翻页的声音。

 

自己又是为什么会和他搭话呢,在最初的时候。

 

“你说,一切事情都是在开头之后便无法控制,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沼泽,任由自己深陷下去,我们躺在半山腰,仰望着星空。”

 

后来,前野也会主动和自己说话了,他其实是会笑的,狭长的眼弯下去,有点孩子气。

 

“我看到万千繁星坠落,燃烧,融化在天际,落入你的眼眸。”

 

有一种声音义工,当义工的人经过专门的训练,将书籍读出来录音传到网上,供盲人或者一些享受声音的人收听。

 

KENN很喜欢这名义工的声音,音色冷淡,却又温柔,仿佛能读进角色和作者的灵魂,将这一切转换为他的嗓音,送进听众心里。

 

如同被星光染透的夜色一般。

 

KENN闭上眼睛,城市静谧下来,对面的灯光一家一家熄灭,他躺在床上,潮湿的发丝散乱着,手机攥在手里,微微闪烁的光芒极浅的,在他棱角干净的英俊的脸上,勾勒出一抹薄纱般的影子。

 

今天又被训斥了,在排练的时候,他也是,在自己进入店门时,正垂着头被店长呵斥着什么。

 

却在偷偷看向自己的时候,没能掩饰眼中一闪而过的惊喜。

 

耳机中响起一段轻柔的音乐,男人似乎也笑了,话尾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温存的笑意。

 

“视线交叠的瞬间。”

 

于是KENN也在唇角勾起一抹柔软的弧度。

 

“我想,我们一定以另一种方式相遇过,在这个世界某个未知的角落。”

 

我知道的。

 

这座城市的另一所出租屋里,男人戴着耳麦慢慢读出书本上的每一个字,他面前摆着巨大的书架,上面罗列着各式各样的袖珍书。

 

隔着城市的夜色,隔着整个闷热的夏季,录音随着电波,仿若一根浅色的丝线,穿透城市的上空,连接着谁与谁从不曾说起,却又清晰明了的心绪。

 

我知道的。

 

你是谁,我们又在何处相遇。

 

+++++

 

—完—

评论(5)
热度(31)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