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MK】一个人的好天气(小甜饼|架空|完)

周一全天课,教室里超恶心……心情差所以……用手机码了个文发……分散注意力……

没什么逻辑,很短,凑合看——

+++++

一个人的好天气

CP:MK

文:译

+++++

“飞往五岛的航班有一位声音好听的机长。”

站在停机坪上看着男人从飞机扶梯上走下来,定制的长款藏蓝色制服顺着他笔挺的脊背一路到小腿,露出裤线竖直的裤脚和干净的鞋尖。

他很瘦,身材高挑,硬而下坠的布料将他的肩膀都勾勒成一道锋利的线条。

棱角分明的黑色行李箱拖在身后,发现有人在等他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旋即笑着挥了挥手。

KENN嘴角一翘,他还穿着航空公司机械师的制服,上面似乎仍旧残留着洗不掉的机油味道。

“辛苦了,”他顿了顿,对小跑过来的人露出一个熟悉的笑容,“欢迎回来,前野机长。”

他总是先眯起形状美好的眼睛,薄薄的唇勾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含笑的嗓音便从其中流淌而出。

仿若穿破云层时天际的第一缕阳光。

“今天怎么有时间?”

他们并肩而行,从高中时候开始KENN就喜欢走在前野的左边,身边的人性格内向,不善言辞,他总是帮他接下别人的搭话或者对方不懂回答的问题。

“轮休,”他摸了摸没时间剪短的发梢,“我已经三个多月没休假了……”

出乎意料的,这个不声不响的人对于高空有一种难以理解的执着和狂热,他喜欢学校的天台,也总是拉着KENN跑去城市最高的观光塔,站在护栏后的小台子上伸长脖子努力向下看。

不能理解,即使在高二那年,他们在电视塔第一次接吻的时候,KENN都不能理解这是为什么。

“没记错的话,你今晚应该有聚会?”

KENN看向前野,对方比他稍稍高出一些,他伸手拿掉他领口沾着的一截白色的线头。

“啊……嗯,”前野智昭顿了一下,属于恋人的干净指尖已经离开了自己,“川口桑的婚礼。”

是另一架航班的机长。

“不去么。”

空气里有早春破土而出的味道,他们同时想起一本随手放在床头柜上的书,封面上画着水彩樱花,还没有读完,夹着两枚不同进度的书签。

“很久没吃过你做的饭了。”前野的回答令KENN不由得眨了眨眼睛。

“做饭给我吃吧。”

他最近真是学得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你不是有豪华大餐可以吃么,”KENN不痛不痒地回了一句,“今晚本打算做汉堡肉的,很廉价哦。”

天气真好,返回东京的航班降落在午后最温暖的阳光里,身后另一架飞机腾空而起,在湛蓝的天空中发出巨大的嗡鸣。

“比起大餐,”前野智昭游刃有余地笑笑,他手中的行李箱拖在平整的地面上,没什么重量,“还是你做的100日元的汉堡肉吃起来更让我安心。”

KENN下意识想去接他的箱子,摸到提手的时候,手指却被攥住了。

安心,前野很喜欢用这个词,在他问起他为什么喜欢高处的时候,对方也回答了这个词语。

KENN想抽出手却被攥的更紧,他连忙四下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同事注意他们。

越来越油嘴滑舌,越来越胆大妄为……虽然骨子里还是那么沉闷又执着。

KENN叹了口气,任由手放在拉杆上,被对方的掌心包裹着。

“你啊……和谁学的这一套……”

“不小心听到了空姐的情话。”前野智昭一本正经地回答,行李箱拖在身后,这次有了重量。

“笨蛋么你。”

不出所料,听到了KENN带笑的嗔怪。

他们一时无话,这样也不会觉得尴尬,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

“顺路去超市看看吧。”

“嗯,我有点想喝酒了。”

“我也有点想看你醉酒的样子了。”

机场宽阔的出口有两个高挑的身影,他们拖着同一个行李箱。

阳光真好,斜斜地落在他们身上,空气也好,从头顶湛蓝的天空直落下来一般。

“如果在高处的话,不管什么时候我都能找到你,不管你去了哪里。”

《一个人的好天气》KENN在想起旧事的时候,也想起了床头那本书的名字。

不对,他偷偷攥紧了对方的指尖。

是两个人。

—END—

评论
热度(33)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