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秘密(高中架空|小甜饼|一发完)

今天在图书馆背书突然想吃甜筒的产物——

极限手速30分,食用愉快~

+++++

 

秘密

 

+++++

 

最近一次去海边,是两个月前的暑假伊始,天气很热,海的声音寂静又嘈杂,和天空染为一色,万里无云。

 

那时他们的关系还是个秘密,在同行的朋友之间,也是个秘密。

 

期末测试结束的那个夜晚,拎着书包的他们跑去了街边的烧烤店,离开时夜色倾泻,路灯和某种夏天的花一般,散发着浅浅的,馨香似的光。

 

那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在夏季悄悄来临之际。

 

夏季的海滩充斥着阳光的色彩,年轻女孩色彩艳丽的泳装在那其中格外美好,少年在浅水区嬉闹,扬起的水花拍打在晒得发红的皮肤上,折射着刺眼的光。

 

还是个秘密,同行的朋友们计划着打沙滩排球,立花慎之介没有回应,他正坐在撑起的巨大的遮阳伞下,裸露的上身和短裤外的双腿比同龄的少年要白皙不少。

 

日野聪在不远处看着他,将手里的排球丢给距离最近的朋友。

 

海之家门口打工的年轻人翻炒着炒面,灼热的温度将他面前的空气和烟雾扭曲成各种形状,同班的福山润举着乱七八糟的零食冲人群跑过去。

 

谁也不知道的秘密,包括最亲近的朋友也无从知晓。

 

“不舒服?”日野聪在立花慎之介身边坐下来,他乐意将腿靠近了些,肤色差显而易见。

 

他因此偷偷笑了起来。

 

“没——”立花拖着长音,他正举着一只分量很足的甜筒,上面月牙形状的豁口已经开始微微融化,“总觉得排球很可怕啊,跳起来落下去的时候,脚踝骨会咔嚓一声碎掉。”

 

他嗓音懒洋洋的,明明就是在夸大其词地胡说八道。

 

日野偏过头,少年薄薄的翘起的唇上沾着甜筒留下的水渍,他喜欢他的唇形——猫唇,不知在哪里看过的名字。

 

他眼角收敛,在阳光下浅浅的眯着,慵懒地,瞳孔的颜色混杂了阳光,仿若被海水打湿的微微闪光的沙滩。

 

“我喜欢观战撒……给大家下命令。”

 

被阳光模糊了的鼻翼,线条清晰的下颚线,也柔和了许多,顺着修长的颈项延展,连接着笔直的锁骨和清瘦的胸膛。

 

他舔着甜筒上端,这个动作令他显得有几分孩子气……却又莫名的色气。

 

“多向日野君的方向发几个球!”他故意将清亮的嗓音压的低沉,自己却笑得前仰后合,“这样你绝对就爬不起来了。”

 

不远处海水和沙滩湿润的界线上,白色衣裙的少女慢慢地奔跑,她牵着一条体型健壮的金毛犬,立花的视线随着她移动过去。

 

“养狗的好处啊……”他低头心不在焉地吃着甜筒,“猫就不能这样带出来。”

 

平坦的小腹收进裤绳宽松的短裤,线条紧实的大腿从裤筒露出来,他盘着腿,他喜欢这个坐姿,即使这样脊背仍然挺得很直。

 

他有着纤韧的脚弓和血管突兀的脚背,还有细瘦的骨骼突起却不盈一握的脚踝。

 

“那以后养条狗吧。”

 

日野很想摸一摸他的头发,卷卷的柔软的,仿佛被夏季眷顾的细沙。

 

“日野君来照顾吗?”他笑,眼睛眯着,翘起的唇下露出不算十分整齐却洁白的牙齿。

 

他曾经说过要把牙齿修整齐,但是日野却觉得现在的样子他更喜欢。

 

“可以哦~如果慎酱和我在一起的话。”

 

这是个秘密,喜欢彼此是个秘密,了解彼此也是个秘密。

 

吃了一半的甜筒流淌下融化的液体,顺着立花骨节分明的手指,他吓了一跳,表情像是受到惊吓的小猫。

 

不远处传来朋友们玩闹的笑声,陌生人在身后经过,女孩们成群结队,举着大大的烤鱿鱼。

 

很远,也很近。

 

日野捉住他的手腕,舌尖顺着甜腻的液体,从手背到指根,到少年比常人略长的最后一个指节,关节,第二个指节……

 

一个不想被他人分享,却又强烈想要被他人窥探的秘密。

 

立花下意识想要抽回手,却被攥得很紧,少年黑色的短发比上次留意时长了不少,别着发卡。

 

他舌尖的温度和力度,酥痒的触感,融化的冰淇淋粘腻的感觉……

 

嘈杂的海滩,灼热的温度,来来往往的人群……

 

日野仍旧拉着他的手,却凑近,在他撞进他漆黑眼瞳的一瞬,吻如期而至。

 

太甜了……冰淇淋的味道,还有口中本来冰凉的温度,都被属于对方的热度霸占。

 

这是个秘密,也不是。

 

不想被任何人分享,却想要被所有人知晓。

 

——这个人属于我。

 

在今年的夏天,下一个夏天,下下个夏天……

 

吻结束的时候,一脸愤懑的立花将融化的甜筒塞进了日野来不及张开的嘴里。

 

这是个秘密。

 

无论时间多远…… 

 

 

+++++

 

—END—

 

评论(9)
热度(25)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