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我和慎酱的观察日记(01—02)

  • 我又发烧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这样就可以偷懒不去自习了诶嘿~

  • 这篇文本来是准备着给聪哥生贺用的,没想这么早就发出来,可是觉得聪花文圈最近冷的都快冰冻了,发来暖暖场子~

  • 慢更——慢更——慢更——一周或者两周更一次都有可能!

  • 会准确在【聪哥0804生日当天】完结


+++++


我和慎酱的观察日记

 

+++++

 

CP:聪花

 

注:人类花花lily化,饲养设定

 

文:译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陪伴聪花走到这里的朋友。

 

+++++

 

 

—01—

 

「你是他的猫?」

 

+++++

 

「日野医生?日野医生!」

 

「……啊!」

 

男人大半张脸藏在医用口罩下,灯光明晃晃的刺眼,抢救室里安静得令人难受,他第一次觉得心跳声吵得瘆人,就像他第一次进手术室时一样。

 

车祸,和他年纪相仿的年轻人躺在抢救台上,眼睑紧闭。

 

即使被呼吸面罩盖住了脸,他还是能认出面前挣扎在生死一线的人,这令他有些恍惚。

 

立花慎之介。

 

他深呼吸,在心底默念出来的时候,他发现这个名字居然已经如此久违。

 

久违得令他陌生。

 

 

是夜,医院走廊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日野聪掐着眉心,他头昏沉着,长时间高度紧张的状态令他想要呕吐,胃病复发使他一整天什么也没吃,低血糖作怪的同时,他也为此感到庆幸。

 

松垮垮的衣服套在身上,他踩着医院专用的拖鞋,想去外面的小天台透透气。

 

勉强对迎面而来的护士笑了笑,错身而过之后,两名护士在他身后窃窃私语。

 

「听说了么,刚刚在抢救的那个人……车祸的那个。」

 

日野聪少见地留心了些,他眼前还是那人苍白脆弱的脸。

 

「听说是院长家的公子,上个月刚刚从东京回来……」

 

啊……日野聪揉着太阳穴,比起这个,他的另一个身份才更令自己在意。

 

他晃荡着出门,属于外界的夜晚的空气扑面而来的一瞬,他重重吸了一口气。

 

雨刚刚停歇,冰凉的水汽还没有散去,初春,寒潮来袭的周末,气温骤降的夜晚,雨水湿漉漉地积攒在地面,形成小小的水洼。

 

大脑清醒了不少,开始渐渐回想起关于那个人的细碎的片段。

 

手术还算成功,他脱离了生命危险,却也没有任何苏醒的征兆。

 

日野聪从自动贩卖机里捞出一罐冰咖啡,他猛灌了一口,苦涩的味道顺着舌尖一路蔓延到喉咙,滑进空空如也的胃袋。

 

他从没想过他们会在两年后,以这样的方式再次相遇。

 

坐在还带着些水汽的长椅上,他抬起头,夜空之中点缀着几颗并不明亮的星星,他突然有些想抽烟。

 

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已经不太记得,男人喜欢穿宽松的衣服和肥大的裤子,喜欢喝黑啤酒,养猫。

 

这么想来,自己对他的了解并不多。

 

日野聪按了按开始抗议的胃,他执着地想将咖啡喝完。

 

但是他却记得他身体的每一寸皮肤,触碰的时候,他会有怎样不同的反应。

 

他的眼睛和声音,就像是烙印在脑海里一样。

 

远处有个小小的黑影向他走近,他眯了眯眼睛,想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

 

他们的关系总是被那个人用调笑的语气说出来,尖锐而刺耳,却又没什么不妥——

 

炮友。

 

影子停在了他面前,碧绿的眼睛在夜色下诡异而明亮,是一只猫,被雨淋过,长长的毛浸了水可怜兮兮地垂下来,身上溅了泥点子,爪子踩在水里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样子。

 

它好像跑了很远才跑到这里,日野聪有些发愣地看着猫,他有种奇怪的,猫也在盯着他的感觉。

 

这只猫比平常见的猫要大出一圈,大概是什么名贵的品种,本来应该被照顾得很好。

 

「你……」日野聪嘴唇一动,不确定地开口,「你是他的猫?」

 

 

—02—

 

我是猫

 

+++++

 

立花慎之介感到意识空白了一瞬,也许是一瞬,也仿佛穿过了几十年,眼前一片漆黑,身体传来支离破碎的剧痛,却在尚未作何反应的时候,失去了全部知觉。

 

他本来是带lily去宠物医院的,红灯,他站在人行道一端,一手提着笼子,手机正好传来短信提示的声音。

 

还没等他的手碰到手机,耳边骤然响起刺耳的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失控的轿车打横向他甩了过来。

 

躲开已经来不及,最后的意识竟然令他将装着猫的笼子紧紧护在了怀里。

 

最后的最后,他听到的是身边的女生发出的惊恐的尖叫。

 

 

疼,身体很疼,骨头像是碎了一样,五脏六腑绞在一起,呼吸都能牵动着传来撕裂一般的疼。

 

立花慎之介慢慢睁开眼睛,有冰凉的水打在身上,密集的。

 

下雨了么……

 

不对……我没死?

 

他想动一动,疼痛有些奇怪,不像是外伤所导致的疼,反而像是从身体内部传来的,类似于排斥一样。

 

他抬起头,视线所及乱成一团,不远处有一滩血迹,人的吵声,脚步声,还有救护车呼啸的声音。

 

「我在这儿……」他努力发出声音。

 

「喵……」

 

?!立花慎之介一震,他清楚地听到从自己喉咙里发出的微弱的呜咽——猫一般的呜咽。

 

Lily?!他拼尽全力环视四周,却在低头的一瞬被钉在了原地。

 

毛绒绒的爪子,他抬起「手」,是的,熟悉的,但是绝不属于他的——lily的爪子。

 

「咦?」女人的声音,一名医护人员向他跑过来,「这里有一只猫,是伤者的吗?」

 

他被腾空抱起来,巨大的震惊令他无法思考——自己一定已经死了,这是在做梦。

 

「先带回去吧。」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他看到不远处扔在地上的笼子,已经变形,那正是用来带lily出门的笼子。

 

被带上救护车,车上躺着的人毫无意识,苍白的脸,咖啡色的卷发,血污……

 

是自己。

 

「开什么玩笑……」身体一阵发冷,那种类似于排斥的疼痛再次袭来,令他狠狠地颤栗着。

 

「是梦也好,是死亡也好,怎么都好……」

 

「求求你,快点醒过来……」

 

 

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推进急救室。

 

立花慎之介被一名护士安排在更衣室,这里暖和,外面的雨还没有停的征兆,他仍然呆愣着。

 

这是他家的医院,他没有学医,一直在外市修习日本舞,上个月才回家。

 

他竟然进入了lily的身体,变成了一只猫。

 

这个事实不止令他恐慌,他第一次感到手足无措,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属于lily的灵魂在沉睡着,他感觉得到,他现在拿到了这具身体的支配权。

 

更衣室很安静,安静得令他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比人类要快,视野和之前完全不同,所有平视的俯视的场景都变成了仰视,也比之前要清楚了许多。

 

「要找到自己的身体才行……」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身体还在隐隐作痛,他决定不再坐以待毙。

 

雨淅淅沥沥,快要结束,他跑出更衣室,雨水打在身上,积水从爪子旁溅起,冰凉的空气扑面而来,钻入皮肉和骨缝,毫不留情。

 

他记得楼后有个小天台,从那里跳进去的话,不会有人注意得到。

 

不会……有人……

 

男人岔开腿坐在长椅上喝咖啡,他一手按着胃,白色的袍子在夜色里飘着衣角,冷不防看过去能吓个半死。

 

这不是最重要的……立花慎之介慢慢停下脚步,用四条腿奔跑的感觉真心不好,最不好的就是他刹不住车。

 

男人的身影异常熟悉,那个用三根手指提着咖啡罐的动作,漆黑狭长的眼睛,略显消瘦的刀条脸,和即使受到惊吓也没什么变化的表情……

 

喵了个咪的……

 

立花慎之介觉得今晚真是梦幻的一夜,车祸,变成猫,被拉进自己家的医院……

 

遇见前炮友。

 

「你……」名叫日野聪的男人眨了一下眼睛,那双似挑非挑的眼终于流露出一点惊讶,「你是他的猫?」

 

男人站了起来,立花慎之介记得他有胃疼的毛病,也许是牵扯到了,他皱了下眉,捂着腹部揉了揉。

 

两年前,他们都在另一个城市的时候,他去过自己的家,见过lily一次。

 

「亏你能找到这里啊,」男人弯下腰将他抱了起来,「真沉。」

 

「放本大爷下来!」

 

「喵!」立花慎之介扑腾了一下,旋即悲伤地发现他的所有反抗都是徒劳,男人居然还捏了捏他的爪子。

 

而且他们交流无能……

 

见他张牙舞爪的样子,日野聪以为他担心主人的伤势,忙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放心吧,慎酱……你的主人没有生命危险,就是还没醒过来。」他顺了顺他惨兮兮的毛,「你想见他?」

 

「喵喵喵喵!!!」立花慎之介挥舞着爪子想挠他,「睁大你的小眼睛看清楚!本大爷就在你面前啊!」

 

「不对!谁让你叫本大爷慎酱的!」

 

「是我做的手术,他不会有事的……你很高兴?」日野聪完全误解了他的意思,笑了,「可惜我不能带你进病房。」

 

……立花慎之介觉得人生无望,遇到了前炮友,前炮友还是自己的主治医生……

 

夜风真冷……

 

「今晚我要留下观察他的情况,我会和院长申请负责照顾他的。」

 

男人抱着他,立花慎之介生无可恋地垂着头,他发现自己居然连炸毛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和慎酱真的很像啊……」

 

日野聪突然放低了声音,低沉的仿佛带着一丝笑意的嗓音传入耳朵,那笑很奇怪,更像是某种怀念,浅浅的,温柔着……与曾经每一个令人眷恋却又想要遗忘的夜晚如出一辙。

 

立花慎之介想起,很久以前,他是很喜欢男人的声音的。

 

「lily等等我,我去看看他。」

 

他摸了摸他的耳朵,手指也是,独属于医生的修长笔直,带着一点点温暖和酥痒。

 

于是他惊恐地听到自己发出了舒服的呼噜声……

 

这该死的猫的天性!

 

「喵……」

 

「这该死的,温柔的男人……」

 

 

+++++

 

——TBC

 


评论(4)
热度(60)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