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寂静抄(架空|小甜饼|一发完)

  •  今天真是要哭了——气温骤降在兼职的地方冻成冰雕,刚刚好转的感冒估计又重了……偏巧日子还不太对腰酸背疼的……下雨我没带伞……到宿舍半个多小时没缓过冻……简直要死。

  • 短打一篇抒发一下郁闷的心情……

  • BGM——寂静抄


+++++

 

寂静抄

 

+++++

 

外面在下雨。

 

立花慎之介仰面倒在榻榻米上,残留着体温的被子揉成乱糟糟的一团,一半搭在腿上。

 

小小的公寓里没有开灯,白天本来就没有开灯的理由,只是天气阴沉沉的房间里也阴沉沉的,令他一不小心就睡过了头。

 

盯着渐渐变得清晰的天花板,雨声由远及近,带来闷热潮湿的水汽,像是衣服没有晾干散发出的气味一样令人烦躁。

 

不想起床,他本不是这么倦怠的人,作息时间规律喜欢享受生活,明明应该是这样才对。

 

都怪这该死的梅雨季,他这么想着,费力地翻了个身,摸到枕边的手机按亮,没有埋进枕头里的眼睛眯起来适应着屏幕的亮度,已经过了早晨九点。

 

难道是最近身体透支了么,居然睡了这么久,他又在被窝里磨蹭了一会儿,才慢慢爬起来,关节和肌肉因为潮湿的天气和积累的疲倦变得干涩酸软,像是生了厚厚的锈。

 

洗漱时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大大的黑眼圈和肿得过分的眼袋,他打了个哈欠,雨季令本来就难以打理的天然卷更加猖狂,明目张胆地左撅右翘,令脑袋看起来整整胀大了一倍。

 

Lily蹭他的裤脚,猫粮还有很多,毛绒绒的挪威森林猫乖乖埋头吃着属于它的食物,立花捂着空空如也的胃,只在冰箱里找到了一颗苹果和半盒牛奶。

 

不巧,牛奶在昨天过了保质期……

 

他盘腿坐在矮桌前,这是他的办公桌,立花是一名侦探小说作家,正在连载的作品刚刚被改编成漫画。

 

储备粮在不知不觉时被吃完,笔记本电脑旁边的杂物盒里还躺着一条速溶咖啡,这显然提不起他的食欲。

 

苹果很甜,甜得令他不舒服,他喜欢吃蜜瓜,不知道那家伙会不会给他买上来。

 

笔记本电脑传来启动的声音,手边的日历上画了一个红圈。

 

今天编辑会来家里商量小说的下一步发展,虽然那人只是听他天马行空地构思,偶尔插上一两句提议,但是每次看到对方,杂乱得像是lily啃过的毛线团一样的思路就会莫名其妙地顺畅起来。

 

也许是那家伙每次都会提着足够塞满冰箱的储备粮的缘故。

 

约定是在十一点,他看了一眼手表,还有很长时间。

 

他本来打算把昨天想到的随手记下来的梗概整理一下,却在看到那些略显杂乱无章的叙述剧时失去了耐心。他又啃了一口苹果,觉得更饿了。

 

楼下新开了一家不大的门店,昨天回家路过时因其质朴古典的装潢多留意了一下,却并不知道是在卖些什么。

 

有点好奇啊,但是懒得下去看……他这么想着,打开文档为新篇章写了几句开头,又因为不满意全部删掉。

 

他又看了一眼手表,才堪堪过去十几分钟而已。

 

打游戏也没了心情,窗外还在下雨,楼下的紫阳花估计又要遭殃,雨水冲刷的声音清晰可闻,在昏暗的房间衬托下,有种异样的静谧。

 

他揉了揉眼睛,长时间盯着电子产品使眼球干涩生疼,身上却像凝了一层水汽,lily抖着身上的毛慢悠悠地走过来,潮湿的天气令它也困倦慵懒起来,趴在立花脚边软绵绵地叫了一声。

 

他还是去厨房冲了速溶咖啡,喝了一口。

 

距离截稿日遥遥无期的日子,落雨无法外出的上午,他被无所事事的无聊和空虚包围,却又懒得做些什么。

 

盘腿坐在地上摸了摸lily的头,他打开音乐,随机播放出一首缓慢悠长的纯音乐——

 

寂静抄

 

地无数次不自觉地看手表确认时间,这种类似于等待什么一样的心情令他懊恼,也令他记挂。

 

他不得不承认,有些事。

 

穿着睡衣为来访者开门的时候,还差十五分钟十一点,日野聪每次都会提前一会儿,不出所料地提着大包小包,就像回自己家一样轻车熟路。

 

“打扰了。”他笑,脱下鞋子走进玄关,他生了一双漆黑狭长的眼,此时微微弯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

 

“笑什么?”立花将他让进来,对方将伞收好,轻车熟路地走到厨房,拉开冰箱门,将带来的东西一件件放进去。

 

“突然想起撒,上次去千叶开研讨会的时候,早晨慎酱把钥匙忘在房间里,就是像刚才一样穿着睡衣光着脚来按我房间的门铃。”

 

他语气里带着愉悦的笑,“一边说着‘日野君,把电话借给我’一边哭丧着脸,特别可爱。”

 

立花踢了他一脚,他却不怕死地继续说下去,“就像lily找不到猫食盆一样……”

 

雨声似乎没那么嘈杂了,也许是房间里多出一个人的缘故,哪怕是呼吸的声音都显得不再那么安静。

 

日野滚动着鼠标浏览前些日积攒的原稿,他在鼻梁上架了一副黑框眼镜,属于屏幕的亮光投射在镜片上,这令他看起来带了几分沉潜的书卷气。

 

立花抱着lily坐在一边,即使是合作很久的责编,自己的作品被当面阅读也一直是一件窘迫的事情,他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在怀里的小猫身上,却不由得因为对方细微的动作抬头。

 

“立花老师,这里想表达什么意思?”

 

有个因为工作每个月要见两次面的人。

 

日野阅读的时候很专注,棱角分明的侧脸略略绷紧,微微皱着眉头,他会不自觉地弯下脊背——这不是个好习惯。

 

有个因为恋爱每个星期要见两次面的人。

 

商讨需要修改的地方和接下来剧情发展的时候,他们凑得很近,年轻的作家一身松垮垮的睡衣,他笔直和锁骨和修长的颈项裸露在外,清瘦白皙的脚踝和翘起的脚尖微微晃动,像个心情愉悦的孩子。

 

立花老师和慎酱。

 

日野意料之中地提起了楼下新开张的店铺,“是家卖关东煮的小店,好像还卖些自家酿的酒。”

 

他伸手揉着立花蓬松的卷发,他的手温暖干燥,即使在雨季也是一样。

 

“看起来还不错,慎酱吃过早饭了么。”

 

日野君和……日野君。

 

心情像是被雨水冲刷过一般,通透中带着水汽萦绕的黏腻,这该死的雨季,令心情都变得奇怪了。

 

我是个唯独在感情上不懂得直率的人。

 

“那~要不要一起去吃?”男人用他特有的温润的嗓音微笑,立花喜欢他微微上挑的尾音,虽然他不会承认。

 

“立花老师~”

 

有人对他说过,被人喜欢是一件美好的事。

 

雨似乎小了一些,他看向窗外,坐在小店里吃着暖呼呼的食物听外面的雨声,似乎是个不错的提议。

 

“既然日野君都这么说了……”他站起身准备换衣服,“那我就勉为其难陪陪你好了。”

 

如果恰巧也喜欢这个人的话,是不是也是一件美好的事?

 

改天问一问专门写恋爱小说的朋友好了,他这么想着,在出门前一秒被身边的人拉住了手指。

 

美好得……连糟糕的雨季都变得晴朗起来。

 

他懒得甩开。

 

+++++

 

—END—

 

+++++



评论(7)
热度(53)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