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MK】街对面(小昭生贺|小甜饼|一发完)

  • 小昭0526生日快乐~哎呀新的一年也要继续为牛郎【划掉】事业做贡献!


+++++

 

街对面

 

MK的场合

 

+++++

 

街的对面有一家不大的花店。

 

我透过落地窗,看到年轻的店员正将一桶盛开的蓝色星星草般出店门,他红色的格子衬衫外套着一件浅灰色的纯棉马甲。

 

晚春,热度自不知名的地方传递而来,夹杂着阳光的温暖,令他挽起袖子,黑色的工作服随意扎在腰间,半遮住那双修长的腿。

 

我注意到他,是上个星期四,本来在花店打工的女孩回了老家,他来应聘的时候,来送货的车正好停下,那上面是大盆浅紫色的紫阳花。

 

他穿着同样色系的衬衫,英俊的脸庞带着笑,明媚得令人移不开眼睛。

 

我一向不喜欢他这样的人,完美而耀眼,令站他身边的人黯淡无光。

 

“你要在这里住上七天咯……”

 

我摸了摸小床上体型巨大的金毛犬的头,这家伙半睁着眼睛,瞥了我一眼,却在透过窗子看到街对面青年的时候,雀跃地摇了摇尾巴。

 

他向我们的方向挥了挥手,手臂伸得很高,甚至踮起了脚。

 

Lucky是他的狗,暂时由我照顾。

 

+++++

 

街对面有一家小小的宠物医院。

 

常驻医生和我年纪相仿,他很瘦,比我要高出一些,总是一身休闲衬衫和牛仔裤,中午的时候只吃subway。

 

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这家伙规律又刻板,从他那副方方正正的黑框眼镜就能看得出来。

 

街角的邮筒旁路过一只灰白条纹的野猫,天空湛蓝,流云路过树梢,飘落的花瓣演唱着春季终焉的曲调。

 

啊,别误会,只是突然想到了一首歌的歌词。

 

将lucky送到店里的第二天,没有客人光顾跑去街对面和他聊天,他仍旧躲闪着视线不看我的眼睛,最初我以为是我做了什么令他不愉快的事,后来我发现,他对每一个来店里的客人都是如此。

 

奇怪的家伙,我甩着手上的水珠,大波斯菊灿烂的颜色在视野所及之处绽放,心情也随着愉悦起来。

 

意料之外,因为生病无精打采的lucky却和他很亲昵,短短一天多的时间而已,我的狗狗居然已经开始对他摇尾巴,甚至舔他的指尖。

 

他也许只是不会表达他的温柔,我想,用温柔这个词来形容男人可能有些奇怪,但这确实是我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词汇。

 

在他将手中的食物喂给邮筒旁边的野猫的时候。

 

那时我正巧抱着一大束浅黄色的花,很抱歉我还没来得及记住它的名字。

 

在我正巧看到他弯下眼角微笑的时候。

 

+++++

 

他长得很帅,很讨女孩子喜欢,这条街道算得上偏僻,这些天却多了不少放学之后特意绕路买花的学生。

 

被三四名穿着制服裙的女生围在中间,他穿了一身五分袖的白色休闲衫,比女孩们高出一些,线条漂亮的唇勾起好看的弧度,他眼角弯着,将格外纯粹的眸子衬出几分爽朗和亲切,令人不自觉地追随他每一寸的笑容,以及眼中的颜色。

 

他真的很适合花店的工作,和那些被他精心照顾的花一样,看到他的时候,心情就会变得明朗。

 

不知说了什么,女孩们都笑了起来,他的嗓音很特别,干净明澈之中又掺杂了几分浅浅的沙哑,绝不吵闹,也绝不低沉,每一个尾音都舒服而令人回味。

 

“lucky,”我顺着金毛犬的头顶轻轻搔挠到脊背,“你的主人还真是个万人迷……”

 

它咕哝了一声,懒洋洋地将自己平摊在小床上,尾巴轻轻甩了甩。

 

我不擅长和这样完美的人打交道,漂亮得闪闪发光,这样的人从来不会主动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他对女孩们形容着什么,动作夸张地比划着,并向我的方向指了指。

 

女孩们不出意料地回过头,想发现新大陆一样,穿过没有车辆经过的街道,向我的店跑来。

 

“怎么样~可爱吧~”他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屈起手臂自然地搭在我的肩膀上,“lucky从小就和我在一起了~”

 

女孩向来喜欢动物,无论什么动物都会用“可爱”来形容,同样的,我不擅长应付正处于兴奋状态的她们。

 

“所以把lucky治好的医生很厉害哦!”他眯起眼睛笑,冲我侧过头来,“呐~”

 

太近了,我来得及没躲开,视线就这样准确直白地撞了进去,我第一次觉得无处可逃。

 

我不擅长应付这样的人,他们从来不会接近我的世界。

 

我本来这样执着地认为着。

 

却不曾想过会有人不假思索地闯进来,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将我拖入属于他的天空之下。

 

+++++

 

自动贩卖机里换进了夏季特供的绿茶,冰凉的拿在手里,令人心情都变得好起来。

 

我喝了一口,转过头的时候,他正提着他的午餐路过,在街对面,他也看到了我。

 

他停住脚步,像是无措似的低头思索了一下,才抬起头,对我笑了。

 

如果嘴角抽搐算得上笑的话,我差点将茶喷出来,他因此更加窘迫,视线又恢复了躲躲闪闪的状态。

 

他真的很好懂,我跑过去将顺手多买的饮料塞进他怀里,屈起手肘撞了一下他的胸口。

 

比如在我问他有没有女朋友时,他瞬间僵硬的表情立刻出卖了他。

 

“要吃么?”他把袋子举高,比前几天有进步,他现在至少可以看着我说话了。

 

“才不要,一点肉都没有。”我扫了一眼他的袋子,执着的全素subway,“你从不吃别的?”

 

“没试过。”他回答,我们走到宠物医院门口,lucky看到我,站起身摆着尾巴。

 

他似乎从来不会主动做出任何尝试。

 

“subway旁边有家猪排饭,超级好吃——”我故意把后面的话拖得很长,“晚上下班一起去?”

 

“哦,嗯……”他点头,“好。”

 

我看不出他做出了什么反应,也看不出他是为了什么而做出反应,花店门口有客人在张望,我连忙跑了回去。

 

“说好了啊!”

 

我丢下这句话,听到他加重语气“嗯!”了一声。

 

心情很好,不单单是因为特供绿茶的关系,我意识到自己居然笑起来。

 

心情好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我这样确信着。

 

+++++

 

曾经在小学的时候,要求被形容阳光的颜色。

 

耀眼,我只能想到这样一个词语,至今也是一样。

 

耀眼,却不刺眼。

 

我看向街对面,青年正在给门前大束大束的花洒水,他今天穿了白色蓝色的条纹衫,半长的咖啡色短发在阳光下,被他随手别在耳后。

 

阳光的颜色,阳光的温度,属于春末夏初的,带着一种干燥的温暖和花朵般的馨香。

 

昨晚我们一起去吃了猪排饭,他吃饭速度很快,中途被噎到一次,吓了我一跳。

 

他和老板娘很熟,进门打招呼时眉眼带着好看的笑意,声音也扬起来,他无论对谁都能说出几句讨喜的赞美词。

 

“你吃饭真斯文,”他嫌弃地撇嘴,一边将一大块鸡蛋烧塞进嘴里,“要大口吃才香嘛!”

 

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很好,平静也好空旷也好,都会被他毫不顾忌地驱赶,我伸手擦掉他嘴角的饭粒,直到做完这个动作,我们才同时僵在原地。

 

我从不曾试图靠近阳光,灼热的,刺眼的,无法逃离。

 

Lucky在打盹,他在街对面工作,他安静下来的时候,面部轮廓勾勒出宁静温和的弧度,有几分缱绻的温和从眼角流淌而出,却因为他本笔挺的鼻翼和线条,显得英气而俊朗。

 

看着他,看着阳光,不知不觉的,眼睛酸疼起来。

 

“可以交换邮箱吗?”

 

午休时间,他提了炸鸡块过来,他分吃了我一半的午餐,这是我第一次和家人之外的人分享一份食物。

 

我把手机递给他,他将他的邮箱存了进去。

 

“lucky真的很黏你啊~”他笑着说,街对面的花店门口,掉落的花瓣北风卷起,向街的这一边。

 

“我也挺喜欢你的~”

 

在自己世界四周造起高高的墙壁,墙壁被打碎的时候,有什么倾泻而入。

 

装满鲜花的货车停在街口,他急忙将最后一块炸鸡塞进嘴里,敲了敲胸口,跑过去含糊不清地同司机打了个招呼。

 

我的店里也来了客人,抱着一只小巧的猫。

 

我们的生活各自运转着,在同一条塞满鲜花的街道上。

 

听说上帝用七天时间创造了这个世界。

 

“晚上一起去吃拉面吧~”

 

沉寂了很久的手机发出陌生的提示音,是他的邮件,我抬起头,街对面的他正举着手机冲我挥手。

 

这是我第一次,想要躲在阳光之下。

 

+++++

 

我喜欢他笑起来的样子,明明很帅气,镜片后的眼角收敛成浅浅的一线,微微弯下去。

 

如果不笑出声就更好了。

 

刚刚下过一场雨,地面还很潮湿,温度没有降下分毫,五月,夏季悄然来临。

 

Lucky趴在我们脚边,我买到了甜品店的新品甜筒,他在讲他的高中时代。

 

他会主动和我说话,和我一起笑,视线不会再躲闪,虽说仍旧会不自然。

 

我将咬了一口的甜筒递给他,他愣了一下,也咬了一口。

 

我这才想起他说过的,他不会吃别人吃过的东西。

 

店里新到了一批三色堇,和天空融为一色,树梢的水滴滴落下来,悄无声息地碎在他的肩头。

 

最初只是觉得好奇罢了,对这个安静的,冷漠的,甚至有些不近人情的家伙。

 

我好奇他偶尔露出的笑容,我想知道他是否会对我微笑。

 

Lucky蹭了蹭我的裤腿,我换上了七分裤和短袖T恤,这让我的心情有几分轻巧和愉悦。

 

“KENN?”他叫我的名字,“你在听吗?”

 

“在听在听。”我连忙回应,他是个怕给别人带来麻烦的性格,可能是害怕我听得倦了,语气里都带了几分小心和试探。

 

后来我才发现,我是喜欢上了他笑的样子。

 

“呐,MAENO……”我打断他,不出所料他立刻露出一个认真听的表情。

 

有点傻,我很想笑,就想偶尔得到只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宝物,我突然这么认为。

 

“我又找到一家不错的店。”

 

“要一起去吗?”他蹲下去摸lucky的头,我的狗狗正在对他撒娇。

 

他抬起头问,眼睛一眨不眨。

 

小街里充斥着花的味道,混合着今年夏季第一场雨的湿润,我深吸了口气。

 

“嗯,一起去~”

 

+++++

 

邮箱里塞满了来自你的邮件。

 

Lucky痊愈了,却仍旧黏在你的店里。

 

听说上帝用七天创造了这个世界。

 

和你一样。

 

第七天,上帝休息的日子——

 

来尝试相爱吧。

 

+++++

 

—END—

 

+++++

 

 


评论(10)
热度(37)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