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我和慎酱的观察日记(03)

amu……这周发生了各种各样对我来说翻天覆地的事呢……

因为复习的节奏还算稳定,现在也没到特别拼命的冲刺阶段,好像渐渐可以兼顾学习和写文了,虽说有点累……——其实这篇文是很早之前就写好了的生贺存稿嗯……【你个骗子】

+++聪花那篇双调查员的【乌鸦】,我和悠悠着手开始写MK的续篇了,聪花作为副CP登场,还是日常中的非日常故事~感兴趣的姑娘们请在下方留言哦~发文时间不确定,也许会拖到六月份或者暑假稍微闲一点的时候吧。+++++

就这样。

+++++

—03—

 

「愚蠢的人类」

 

+++++

 

医生这个工作,真的挺折寿的。

 

立花慎之介趴在地板上想,地板虽然不那么冰却也并不舒服,硬硬的肚子难受。

 

这家伙家里怎么连快毛毯都没有……

 

从车祸到现在已经过去24四个小时还要多,确定属于立花慎之介的身体情况已经稳定下来,日野聪才挂着两个比眼睛还大的黑眼圈,一脸憔悴地下班休息。

 

院长……他爸还真的把他交给了日野聪监护照顾……并且没敢将他出车祸的消息通知家里,后者让立花慎之介松了口气。

 

前者……喵了个大爷的……

 

男人正在浴室里淋浴,迷迷蒙蒙的水汽铺在玻璃门里,水声哗啦啦响了好一阵子,在立花慎之介以为他淹死在里面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lily,」男人勾起一个疲倦的笑容,「来洗个澡……洗个毛?洗……」

 

「喵?喵!!!」

 

立花慎之介一弹从地上蹿了起来,顿时炸成了一团刺猬。

 

「流氓!」

 

男人歪歪斜斜地靠着门,因为是在自己家的缘故,只在下身围了一条白色的浴巾,那轻飘飘的布在他腰间松垮垮地绑了个扣,隐隐有下滑的趋势。

 

立花慎之介脑袋「轰」的一声,这个他刻意遗忘过的画面实在是熟悉的要命,他们交往的时候除了在户外,好像就没太见过彼此除了浴巾之外的装扮……

 

「嗯?害羞了?」日野聪见他的过激反应,眨眨眼睛看了看自己,笑得犯坏,「你主人也看到过哦~」

 

「老子打……不对,老子挠死你!!!」

 

立花慎之介发出一连串的猫叫声,脑子一热就冲了过去,不料猫的身体并不好用,他两条短短的前腿一绊,从滑溜溜的地板上打着滑飞了出去……

 

「……」立花慎之介觉得这辈子的脸都要丢尽了,那该死的男人顺势蹲下来,一把将炮弹一样冲过去的自己捞进了怀里。

 

「这么急?」他带笑的声音一如既往,「淋过雨肯定不舒服,叔叔……呃……哥哥带你去洗澡~」

 

「喵!」立花慎之介悲愤地叫了一声,「要点你那张30多岁的老脸吧!」

 

男人抱着他回了热气萦绕的浴室,里面还弥漫着沐浴露的味道,很清爽的薄荷的味道,当年他们都用这个牌子的浴液和洗发水。

 

和他身上的味道如出一辙。

 

他居然一直在用这个牌子这个香型么……立花慎之介有些晃神。

 

接下来他就被某个初次当爸爸一样兴奋的男人兜头浇了一身水揉了一身沐浴泡沫……

 

他平时精心打理的猫毛……立花慎之介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悲愤的心情……

 

「原来……也这么给脱力的慎酱洗过澡呢~」男人突然怀念似的开口,「说起来明天要给慎酱擦身……」

 

「喵?!」还没等立花慎之介对他的前半句话做出反应,就被后半句吓了一跳。

 

擦身?这不是漂亮的护士姐姐要做的事么!怎么主治医生还要亲自操刀上阵啊!

 

「别人我不放心。」日野聪时机恰当地补了一句,他躲闪着立花慎之介拍过来的夺命连环爪,「别闹别闹,哈哈,喜欢玩儿水?」

 

喜欢个鬼……立花慎之介抗议地叫,他心灰意冷地感受着对方的手掌按在身上的力度,有毛巾将他包裹起来,松软地柔着他乱成一团的长毛。

 

我们已经分手了好么……

 

不,在这之前,我们就没交往过好么……

 

他被男人抱进卧室,身上还可笑地裹着毛巾,深深的纠结令他都没注意到男人在他面前换上了睡衣睡裤……

 

那谁能给他解释一下现在这种仿佛热恋期的小情侣一样相守相知不离不弃的晨间剧即视感?!

 

「lily酱?」男人把吹风机开到最小,慢慢将他吹干,「你饿不饿?」

 

其实他并不饿,身体的排斥还没有过去,即使他已经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也没心大到没心没肺吃饭的地步……反而是日野聪。

 

他看到男人在医院值班的时候随便吃了同事给的饭团,这人一直有胃病,大概是从大学学医开始就没再进行过正常的一日三餐,天长日久落了毛病。

 

「喵……」吹风机的风暖暖的很舒服,他也不知道是作为回应还是下意识,又轻轻哼了一声。

 

他想让日野聪去吃点东西。

 

「要吃鲭鱼味噌煮嘛!」日野聪接着问,「猫咪应该是喜欢吃鱼的吧~」

 

「……喵……」立花慎之介白了他一眼,「你的饮食习惯真是专一哈……」

 

男人不会做饭,唯一做出来还可以吃的东西是土豆泥,甜的咸的各种味道的土豆泥,他冰箱里存了不少别人送的鲭鱼罐头,配着土豆泥吃。

 

立花慎之介不是很想回忆起这单一的菜品……

 

「嘛……」他关了吹风机,揉了揉他蓬松起来的毛,苦笑了一下,「是科室同事按照年纪送的,快吃吐了……」

 

「喵……」立花慎之介默然着脸,「节哀顺变。」

 

他们还是各自吃了点鱼罐头,立花慎之介喝了不少水,这种舔水的动作十分需要技巧,他努力了很多次才做到不会被自己溅一脸水……

 

心好累啊……他慢慢踱回卧室。

 

「lily,」男人穿着一身宽松的睡衣盘腿坐在床上,他仍旧有些不修边幅,衣服看起来并不合身,「你要睡在哪儿?」

 

立花慎之介在床下仰头瞥了他一眼,他深知自家猫鄙视的眼神有多高冷多伤人,所以他刻意将眼神加重了些。

 

却发现那人正全神贯注地摆弄一个纸箱子,根本没看他。

 

kuso……

 

「这个怎么样~」日野聪掐着甜甜的哄孩子的声调,「我在里面给你铺一层毯子~慎酱平时是怎么照顾你的~」

 

「再叫慎酱本大爷挠死你!」立花慎之介磨牙,他原来怎么没发现这人这么不靠谱呢……

 

「啊~我还有买回来玩儿的睡袋!」男人居然从床边的柜子里抽出一个花花绿绿的布袋子,「肯定特别可爱!」

 

「日野医生你原来一定混的是儿科然后被家长投诉了……」

 

立花慎之介白眼都懒得赏他,变成猫之后身体轻巧了太多,他轻松地跳到床上,看也不看日野聪,自顾自走到枕边,伸出两只前爪狠命在枕头上刨出一个坑。

 

他原地转了两个圈,在坑里蜷成一团。转圈这讨厌的猫的习性……

 

日野聪一直没出声,看着他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他漆黑狭长的眼一点点弯了下去,居然轻轻笑了。

 

「他在睡觉之前也会在枕头上按出一个坑,」他摸了摸额角,有点怀念似的声音很柔和,「你真像他。」

 

他看不出枕头上装作没听见的猫僵了一下,将自己蜷缩得更紧了些。

 

「愚蠢的人类……」

 

+++++

 

—TBC—

 

评论(16)
热度(44)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