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我和慎酱的观察日记(04)

  •  这几天累死我了……


+++++



—04—

 

「要亲一个么。」

 

+++++

 

立花慎之介醒来的时候恍惚忘记了自己变成猫的事实,想要站起来的瞬间,腿上用力错误整只猫顺着枕头滚了下去,直接拍在了松软的床上。

 

……早上好。

 

酸疼无力的感觉顺着骨缝钻进皮肉,身体还在排斥着人类的灵魂,他再次默默将事实接受了十秒钟,根据本能躬下背部伸直前腿伸了个懒腰。

 

于是他想起自己做了一个到处都是小鱼干的梦,他被小鱼干埋在里面,差点淹死。

 

这时,有个看不清容貌的男人把他挖了出来,他们一起吃了一罐鲭鱼罐头。

 

你猜那个男人是谁?立花慎之介用前爪捂脸……

 

妹的……这是自己的梦和lily的梦合体了么。

 

他从床上跳下来,房间的主人已经醒了,他听到厨房里传来做饭的声音。

 

男人的家很简洁,干净利落很有医生的职业气息,不知怎么缺了几分应该属于人类的温情。

 

「啊,lily酱~」这人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笑,「睡得好么。」

 

立花慎之介贯彻着自家猫高冷的气质没理他。

 

「饿了吧,」他把一碗土豆泥放在桌上,「没放太多盐,lily酱还没吃过我做的土豆泥吧。」

 

……立花慎之介跳上椅子,无比嫌弃地盯着碗,「喵……」

 

「吃过……吃得看见冰淇淋都觉得是土豆味儿的……」

 

「原来总是给慎酱做土豆泥呢……他喜欢搭配着生姜吃。」男人突然弯了弯眼角,伸手揉了一把猫的头顶,「我其实不会做其他的。」

 

立花慎之介晃了个神,他下意识舔了一下捣得细腻的土豆泥,手艺完全没有长进,和记忆里如出一辙。

 

熟悉,却又陌生的味道。

 

该死的……

 

日野聪见他吃了,笑笑也给自己盛了一碗,在他对面坐下。

 

他们之间的事,如果写成回忆录大概只有不到一页的内容,从最开始就约定好了结局,互不影响,好聚好散。

 

那时候他们都在东京,日野聪被医院送去修习,他在日本舞剧团任职,莫名其妙地相遇,就像路灯下两只偶然碰面的飞蛾,在夜色中难得的光线下纠缠住了彼此。

 

他会去日野聪的家,男人家里有种淡淡的烟味,在他不经意说过不喜欢烟味之后,那种凛冽薄凉的味道就渐渐消失了。

 

其实,男人抽烟的样子很……不一样,本就漆黑的眉眼眯着,显得越发狭长深邃,略长的黑发垂下来,朦胧的烟雾令他棱角清晰的脸多了几分虚晃的美感,不见了平时的温柔沉静,他反而显得沉默又冷峻了起来。

 

立花慎之介咬了一口土豆泥,他突然想起了男人情绪略显失控时霸道张扬的模样。

 

「不合胃口?」见他出神,日野聪咬着筷子尖询问,他夹了一块鱼肉放进立花慎之介的碗里,「吃点这个?」

 

「喵……」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叫。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擎着一双黑色的筷子,看得出用了很久,筷子末端装饰着金色的花纹。

 

立花慎之介认得这双筷子,是他三年前生日的时候,这人送给他的礼物。

 

黑红两双,他的是红色的。

 

不知道他有没有留着。

 

立花慎之介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连忙啃了两口土豆泥,差点把自己噎着。

 

他一直认为他们已经干脆利落的一刀两断,不对,没有所谓的一刀两断。

 

他们,从来就没有开始过……

 

「像是猫一样,傲慢,却意外地乖巧。」日野聪的眼角微微垂下去,他笑的时候有种难以招架的暖意,「真像。」

 

「你还喜欢他?」

 

立花慎之介「喵?」了一声,这句话没有经过意识,在男人话音刚落的同时脱口而出,他觉得自己脑袋一定出了问题……

 

幸亏他们现在交流无能……

 

他突然焦躁起来,心口被莫名其妙的情绪缠绕捆绑,连土豆泥都带上了诡异的怀念一样的味道……

 

快点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他想,早点结束这段灾难一般的同居生活。

 

早餐结束,日野聪换了衣服准备出门,他今天本来轮休,就算医院没有通知他类似于病情恶化的消息,他也没办法放下监护病房的立花慎之介不管。

 

「阿诺……」他站在玄关,看着这只毛绒绒的生物纠结万分地原地转了四个圈。

 

……日野聪也纠结万分地歪了歪头,指着自己的脸,「要亲一个么。」

 

「喵!」

 

正想着怎么混出去跟他去病房的立花慎之介一跃而起,一爪子挠向了某人巨大无比的脸……

 

没够着……

 

「好了好了~」日野聪躲开,他笑够了,蹲下来胡撸了一把他后背上的毛,「在家乖乖等我消息吧~过些日子有机会我会偷偷带lily酱去看主人的~」

 

男人的手掌很宽,温暖而干燥,顺着脊椎的部位向下,不轻不重,慢慢捻揉而过。

 

触电一样,酥痒而难过……

 

留在身体深处的,那个人抚摸的方式。

 

直到日野聪起身开门离开,立花慎之介还没有从翻卷的心绪中回过神来。

 

该死的回忆……

 

+++++

 

—TBC—

 


评论(9)
热度(44)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