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涉拓】告白(架空|小甜饼|一发完)

期末复习极限手速30分——你就不能好好学习么!

+++++

告白

+++++

CP——涉拓

文——译

+++++

羽多野涉在吻他。

下午三点五十分,学校操场外无人经过的小径,属于夏季的花在脚边绽放,还有那棵不知道品种的树,撒下浓密摇曳的光影,带动着阳光发出搅扰心绪的声响。

寺岛拓笃背靠着油漆斑驳的隔离网,金属灼人的热度透过单薄的夏季制服,烙印在皮肤上,有种难以抵抗的刺痛。

少年比他略高一些,他一直对比耿耿于怀,主动告白的人正一只手撑在他的脸侧,手指死死扣着菱形的铁丝网,一手笨拙地揽住他的侧腰。

很烫,寺岛微微颤抖着,比背后传来的温度还要灼热,他的掌心。

他甚至可以透过衣服描摹他掌纹的形状。

也许这并不能算得上是一个吻,唇和唇贴在一起,呼吸着彼此的呼吸,舌尖偶尔濡湿了略微张开的唇缝。

寺岛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可能会在很久之后都记得这一天发生的事,从清晰到模糊,即使逐渐遗忘,也会牢牢地记得这个生涩羞怯的吻,被记忆加工成变了颜色的模样,就像在回想很多年前看过的一部电影。

记得中午吃了水果三明治,正在吻他的人偷喝了他的草莓牛奶。

下午两点二十五分,体育课之后还没有来得及换下运动服,寺岛用袖子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他预感到有什么事将要发生,在这个比往年来的闷热的夏季。

所以,收到来自羽多野涉的告白时,他并没有感到惊讶。

在比这个夏季更久远的日子里,也许是上一个银杏落叶的秋季,或者是上上个冬季初雪的夜晚……

他都在隐隐地等待着,等待这个蝉鸣四起,闷热无风的夏季午后,来自这个人的告白。

一个吻需要多久。

寺岛轻轻动了动,他感觉到了羽多野的紧张,怕他躲避也怕他拒绝一样,不敢强制,也不愿放开。

可能只需要两分钟的时间,从三点五十分到五十二分,或者需要更久,从两点二十五分的告白的回忆开始,延伸到这一刻,下一刻……

亦或者,从很多很多年开始,从无法回忆起的期待开始,一直延伸下去,氤氲着夏季的炎热,直到自己也无法预估的,杳无尽头的未来。

寺岛终于回到了只属于现在的时间里,他的少年抵着他的额头,唇瓣残留着对方的体温和呼吸,腰侧是他手掌和指节的力度。

他听到夏虫齐鸣,植物散发着属于时令的清香。

他感到无比幸福。

+++++

—END—

评论(18)
热度(53)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