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在没有你的世界(短|一发完)

仍旧期末复习极限手速30分——今天我又倒霉破财了……

内容有点神神叨叨的……我也不知道我想表达个啥……

有可能是薛之谦老师的【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听多了的结果……

+++++

在没有你的世界

+++++

CP——聪花

文——译

+++++

立花慎之介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正常不过的生活,他是一名声优,每天的工作日程排得很满,他经历过诸多不顺也经历过人走人留,时光在他眼角留下细小的痕迹,直到他逐渐步入人生的上升阶段。

一切都很平淡,也很顺利,除了蒸蒸日上的声优本业,他同时拥有着自己的广播番组,总有自己的乐队,发行了专辑,也顺利地在一个不算多宏伟的场地开了属于自己的演唱会……

但是他总是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

广播的时候总是想在自己的名字之前停顿一下,专辑中的solo唱起来略显吃力,演唱会过程中视线会不经意地瞥向右侧,谢幕时伸出手,身边空空如也。

他总是想要抓住谁,想要呼唤谁的名字,那人有着灼热干燥的掌心,那个名字简短又熟悉,痒痒地扫在喉咙深处,呼之欲出,却无声无形。

“没有这样一个人,”身边的朋友笑着回答,“立酱侦探小说写太多了吧~”

确实不会有这样一个人,他走在夜晚结束录制回家的路上,没有人会在结束工作时对他道一声“辛苦了。”

或者在喂猫的时候收到一封邮件,嘱咐他早些休息。

无论如何也回忆不起,无论如何也找寻不到。

好像全世界只有自己记得,也只有自己遗忘了这个人,便由此越发感到寂寞难过。

虚无缥缈,怅然若失。

醒过来的时候,窗外阴沉沉的,黎明尚未到来。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自己浅浅的呼吸声,lily窝在枕边,随后,他听到了挂钟发出的静谧又稳重的声音。

有这样一个人。

立花仰面躺在被褥里,他睁大眼睛,瞳孔渐渐适应了黑暗, 他伸出手,摸向放在床头的手机。

会在醒来后第一时间想到他的存在,他有着很普通的身高,样貌,笑容,体温……

却唯有这个人,能够填补梦里所有的空白和不安。

立花拨通了一个号码,他在安静的空气里安静地细数着拨通后等待的机械音,心底逐渐腾起的不可言状的东西仿佛逐渐发酵的面团,许多说不清来源的情绪杂糅在一起,膨大饱满,涨起脆弱的气泡。

原来遗忘是一件如此令人惶恐不安的事,他翻了个身,将自己蜷成一团。

原来找回关于你的记忆如此令人惊喜。

“早上好,”那人应该还没睡醒,声音听起来有些许的沙哑,带着独特的鼻音,仿佛将被窝里的温暖透过听筒,直接送到立花的耳蜗里,“慎酱起得好早……”

如果一个人突然从这个世界上蒸发殆尽,连同他存在过的一切痕迹被悉数抹去。

“我做了一个梦。”

立花不由得笑了,他在这时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举动又傻又窘迫,这只是个不值一提的甚至有些矫情的梦,他不知该如何开口。

“哦?”那边顿了顿,像是在对他的话做出反应,“可以告诉我内容么?”

仍旧存在的人们遗忘了有关他的一切,他不曾活过,也不曾死去,人们依旧生活在阳光下,继续着他们的工作,继续着被遗忘者的工作,继续着简单而又并无不同的,除此之外的人生。

即使他从不曾存在,即使他悄然离去,这个世界运行如初。

“有点怕……”立花抽了一下鼻子,丝丝缕缕的恐惧自心底蔓延而上,酥麻的恐惧的感觉渗出毛孔,他手脚冰冷。

“我想听你的声音。”

属于这个人的一切,寄宿在他躯体里的,对自己而言仅有一次的生命,他带给自己的,仅有一次的人生。

“嗯,”那边不再深究,他听到他带笑的嗓音,安抚一般压低了声音,“只是个梦而已。”

我喜欢这个人。

立花慎之介将脸埋进被子里,他用力点头,窗外晨曦初绽。

他如此笃定。

+++++

我做了一个梦。

日野聪放下手机,他毫无睡意却又头脑昏沉,赤脚踩在地板上的时候,他才感觉到一丝难得的清醒。

这个世界遗忘了我,我的一切都被抹去,消失得一干二净。

他为自己倒了杯水,温润的液体流淌进喉咙,耳边还是那个人将醒未醒时,清澈又氤氲着撒娇一般鼻音的,略显不安的嗓音。

只有我全部记得,我看着你继续着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工作,情绪却越发消沉低靡,惴惴不安。

我觉得我无法醒过来,即将被这个梦夺走一切。

我想我是喜欢你的,我是那么的想要在你身边。

这时你打来了电话,你说……

“我做了一个梦。”

+++++

—END—

评论(9)
热度(44)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