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我和慎酱的观察日记(08)

  • 热死了……闷死了……学校还不让放假啊啊啊啊!!!!心塞……

  • 继续放存稿系列——


 

 

—08—

 

一个人的告白

 

+++++

 

「慎酱。」

 

「嗯?」

 

「我想吻你。」

 

男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立花慎之介擦头发的动作顿了一下,白色的毛巾浸了水,潮湿的水汽打在指尖,沉甸甸的。

 

他坐在床上,属于日野聪的床,卧室里点着一盏昏暗的床头灯,他刚洗过澡,男人的声音平展展的,没什么起伏。

 

单纯的身体关系持续了半年多,他们没经历过谈情说爱的阶段,自然也不存在情爱之后的温存,他们之间有一道透明的,若隐若现的蛛丝,似乎只要尝试逾越就会被死死缠住,成为等待被宰割的昆虫。

 

所以现在也是一样,身体里挣扎着的热度还没有被水分浇灭,浴衣松垮垮地拢在身上,狭小的空间里还弥漫着暧昧又张扬的味道。

 

日野聪靠着床坐在地上,向后抬起头看他。

 

「可以哦。」

 

他扯下毛巾随手扔在一旁,裸露的小腿抬起来踢了踢男人的后背,「你吻技怎样。」

 

「还算说得过去。」

 

男人笑了笑,他站起来俯下身,一手撑在床上,一手托住了立花慎之介的后脑。

 

卷曲的发丝还湿漉漉的,缠绕在手指上,狭长的眼浅色的眸子,在昏暗的灯光下仿若毫无波澜的海。

 

他试探着触碰他的唇,只碰了一下,对方的眼睫轻轻颤抖,带起蝶翼扇动一般轻微又酥痒的气流。

 

他继续吻了下去。

 

蛛丝震动着,日野聪想起第一次见到立花慎之介的时候,男人的唇微微翘着,旋即挑起一个挑逗一般的弧度。

 

那时候,他就想要吻他。

 

立花慎之介微微开启了唇瓣,日野聪的舌尖滑过他的牙齿,试探着探了进来。

 

撑在床上的手动了动,攀上属于另一个人的修长清瘦的手指,交缠握紧的时候,属于被入侵折躲闪的舌终于迎了上来。

 

他们从不曾属于彼此,唯一可以触碰的身体都不是,没有任何的约定协议承诺,也许只需要一个念头,他们就会结束这段荒唐的关系。

 

也许就在这个吻结束之后。

 

呼吸变得急促,安静的呼吸一点点变得焦躁又混乱,小心翼翼的触碰终于撕扯起理智的蛛丝,双手鲜血淋漓,又缠绕上脆弱的颈项。

 

「唔……啊……」

 

黏腻湿润的水声纠缠在两人之间危险的距离里,窒息感拍打着大脑,属于日野聪的气息和侵略长驱直入,令他们同时尝到了血的味道。

 

也许这并不是我的本意——

 

交缠的手指变得苍白,后脑传来男人死死揪住头发的力道,立花慎之介单手环抱住了对方的脊背,胡乱之中扯下了男人宽松的浴衣后领,皮肤触碰的一瞬,男人再次将他压倒在了还没来得及更换床单的双人床上。

 

布料很快脱离了身体,体内尚未熄灭的热度再次燃烧起来,带着几乎要焚毁一切的狂热。

 

但是,想要占有你这件事,连我自己都始料未及。

 

「明早留下来吧……」

 

他的呼吸急促地打在脸侧,颈窝。

 

一旦停留便会犹豫,一旦温存便会眷恋,总有些感情令人失去自由,陷入无穷无尽的猜疑之中,牵绊住属于自己的脚步。

 

会失去,会遗忘,会再次接受——世界周而复始,宛若一场不受控制的暴力。

 

「不行。」

 

得不到确认也并不想占有的感情。

 

我不会停留。

 

 

名为回忆的梦还没有醒过来,立花慎之介先感觉到了熟悉的体温,将他抱在怀里,和梦融为一体。

 

他慢慢睁开眼睛,想起自己还是一只猫。

 

已经是晚上了么……

 

天色已经暗了下去,男人应该刚刚洗过澡,身上还残留着沐浴露薄荷味的清香,潮湿的水汽扑面而来,他贴着他的胸膛,他的手臂小心地托着他,一只手温存地抚摸过脊背。

 

很舒服,他半眯着眼,这个人。

 

他打开卧室的灯,坐在床上,他一言不发,静默得仿佛失去了生命。

 

在自己微微抖动耳朵的时候,他才像是找回了呼吸一般,渐渐带了活物的气息。

 

「Lily酱……好温暖。」他突然这样说,声音带着些许沙哑,他很疲倦。

 

立花慎之介想抬头看他,那只手按在他的头顶,令他看不到他的表情。

 

「温暖真是太好了……」他听到他继续说下去,用含笑的嗓音,叹息一般说下去。

 

「温暖的体温,至少会告诉我……他还活着。」

 

空气像是被塞满了水汽,一点点填充进肺叶,呼吸变得沉重而酸涩起来,那水汽里掺杂了名为回忆的成分,仅仅是残存的碎片而已,便已经足够形成细小的伤口,划破摇摇欲坠的屏障。

 

「你会忘记我的。」男人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在他们躺在床上的时候,他背对着他,他的声音打在后颈上。

 

立花慎之介努力仰起头,轻轻舔了舔男人的手心。

 

忘记第一次相遇时的情形,忘记彼此交谈过的话语,忘记渐渐陌生的温存,忘记你穿过的衣服,一起见过的风景,你房间里窗帘的花色……

 

忘记你的模样。

 

「lily酱……」日野聪抽了一下鼻子,他的声线有些颤抖,「我险些忘了他的样子……」

 

嗯,我也一样。

 

如果能一直做一只猫,也没什么不好。

 

他发出属于猫的呼噜声,更紧地贴在男人身上。

 

这样就可以坦率地安慰他,将所有的借口都推给猫的天性,将一切都当成一场意料之外的撒娇。

 

再次的相遇,是为了嘲笑彼此刻意的遗忘。

 

因为不敢触碰,所以视而不见,懦弱得可笑。

 

「听我说。」

 

灯光熄灭的时候,立花慎之介趴在男人胸口,他感觉到属于对方的心跳,蛮横而霸道地传进四肢百骸,传递着迟到的心绪。

 

「我可能,一直爱着他。」

 

 

—TBC—

评论(5)
热度(27)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