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茶碗(架空|小甜饼|一发完)

  • 仍旧是期末复习极限手速三十分——安定的热死加想回家呜呜呜……


  • 这篇呢……是我坐在宿舍门口吹风避暑的时候突然想到的,一直很想去试一试陶艺,也想在以后自己和某人的家里餐桌上摆上自己喜欢的陶瓷器皿,嘛~突如其来的少女心吧……




+++++

 

茶碗

 

聪花的场合

 

+++++

 

立花慎之介的茶碗摔坏了。

 

收拾房间时在收纳柜最底层找到的,陌生又熟悉的小器皿,心血来潮拿去清洗的时候不小心掉在了水池里。

 

比阴沉的天空透彻些许的颜色,着色不算均匀,正好捧在手掌中的大小,形状有些歪歪扭扭的,看得出是初学者的作品。

 

立花曾经在一本和色图谱中看到过,这种颜色的名字——浅葱。

 

茶碗被他擦干放在矮桌上,杯口的位置绘着几点浅色的樱花。

 

摔出的裂痕就细细长长地攀爬在那个位置,从杯底蜿蜒到杯口,没有彻底裂开。

 

“就像是樱花枝条一样啊……”

 

日野聪在他身边坐下来,男人套着宽松的居家服,光着脚,袖子随意挽在手肘,打量着面前的两个茶碗。

 

两个,立花将视线转移到另一个茶碗上,同样的颜色,比自己的略深一些,樱花的数量也不相同。

 

“我把日野君的也摔坏好了。”

 

立花托着下巴赌气地说,“早知道就不拿出来洗了……”

 

日野聪一笑,身边的人盘坐着,一手放在白皙赤裸的脚踝上,居家服后的兜帽和垂在胸前一长一短的线绳令他看起来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很可爱,他想,和五年前刚刚开始同居时一样。

 

他拿起桌上的茶壶,倒满摔裂了缝的茶碗,并没有水溢出来。

 

“不影响使用的,”他这么说着,向自己的茶碗里也倒了些水,“今后就用这个喝茶吧~”

 

立花叹了口气,有些东西就像这茶碗,被收藏在距离日常生活很远又很近的地方,被时光遗忘在某个堆满了灰尘的角落里,偶尔翻出的时候竟有种久违的踏实的感觉。

 

仿佛一场久别重逢的邂逅,不会觉得有多惊喜,却也因此感到心情舒畅。

 

和记忆一样,他捧起茶碗,冰冷的坚硬的器皿,却有种沉甸甸的泥土的温暖。

 

他想起烧窑的匠人对他说过,“陶器是将时间凝固在了土壤里。”

 

“这样看的话,也很特别啊……”日野的手指滑过那道裂痕,“如此一来就再也不会忘记它的存在了吧。”

 

那还是在刚刚决定同居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去烧了一对做工粗糙的茶碗。

 

“都想起来了呢……”日野眯了眯眼睛,“关于茶碗的记忆。”

 

避暑的山林里植物的清香,暴雨来临之前天际积压厚重的火烧云,雨水敲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雨后的清晨,头顶湛蓝如洗的,不见尽头的天空……

 

还有掩藏在树丛间的烧窑,站在被石砖隔绝的火焰之前的,工作间里满手是泥胚的,笑着的恋人。

 

都想起来了……和茶碗一起积压在琐事深处的,遥远又亲近的回忆。

 

立花喝了一口水,他微微眯了眼睛,斜着身边的日野聪。

 

“在想什么,笑的这么恶心……”

 

“没什么,”日野笑得更厉害,他也捧起那只做工粗糙的茶碗,漆黑的眸子里漾满了笑纹,“能找到它们真是太好了……”

 

被遗忘的,被时光掩埋的器物,承载着被尘封的,被时光掩埋的回忆。

 

立花唇角一勾,他笑起来,听到窗口传来属于夏季的,风铃的吟唱。

 

它们在某个微风徐徐的午后得以重见天日,又会在很多年后的某个时候永远埋藏于岁月之外。

 

“也许那时候,我们已经死了。”

 

立花突然开口,听起来莫名其妙的话,日野却点点头,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人生须臾,风物永恒。

 

他想起某本晦涩难懂的书籍里这句平淡无奇的话。

 

我们活在只属于我们的时间里,有幸相遇,有幸回忆。

 

立花没有甩开他的手,厨房里传来热水烧开的声音,他戳了戳日野的腰,向厨房努嘴。

 

何其短暂,何其漫长……

 

他趴在桌上,听恋人赤脚踩在地上的,沉闷的脚步声。

 

弥足珍贵。

 

+++++

 

—END—

 


评论(6)
热度(32)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