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我和慎酱的观察日记(09)

  •  到家咯好累……

 

—09—

 

两个人的叙事诗

 

+++++

 

苍白,单薄,死寂……

 

消毒水的味道,你曾经最讨厌的味道。

 

病房里冷得令人无措,想触碰的心情,想逃避的心情,想传达的心情……

 

都被冰冻了一般。

 

日野聪坐在床边,病床上的人套着宽大的病号服,那单薄的布料显得越发宽大,下面是他渐渐苍白到发灰的皮肤和笔直突兀的锁骨。

 

「如果走到尽头,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该怎么办……」

 

两年前难得的窝在一起看电视的时候,主角问出了这句话。

 

那时候男人抱着抱枕把自己蜷成一团,脚趾蹭着白净纤细的脚踝,嘴角一勾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

 

「重来不就好了,只要还活着。」

 

日野聪将脸埋进掌心,他缩起肩膀,垂下头,深吸了口气。

 

「如果还活着……我们……」

 

世界仿佛一个不停旋转着的八音盒,不知停歇地演奏着单一的音乐,心弦如同轴承一般被不停地拧紧,崩裂,破碎。

 

我们在其中兜兜转转,错过又重逢,却发现彼此已经刻上了陌生的伤痕。

 

「真的可以重新开始么……」

 

 

「你可以再睡会儿。」

 

日野聪很少去立花慎之介家里,男人家里有个大大的衣柜,还有一只名叫lily的挪威森林猫。

 

清晨,立花慎之介站在镜子前,他特意选了一件高领上衣,修长的手指整理着细碎的发丝。

 

他身上一扫前一晚的暧昧气味,薄荷清爽的味道从他每一个衣褶中散发出来。

 

日野聪赤裸着上身,他站在他身后,看镜子里男人笔挺精致的模样。

 

「今天要值班?」立花慎之介又问了一句。

 

「没……」日野聪摇摇头,伸出胳膊从背后环住了他,借着没睡醒的理由,将头搁在了立花慎之介的肩窝里。

 

干净的味道,他偏了偏脑袋,鼻尖蹭过那人的颈线,他知道那里有只属于他的痕迹。

 

难得的,短暂的时光——幻觉一般的温存。

 

「发情期么你。」立花慎之介被他的发丝蹭得发痒,缩了缩脖子眯起眼笑了起来。

 

他笑的时候,毫无防备又无所顾忌,可爱得像个孩子。

 

被他的笑感染,日野聪贴得更紧了些,唇隔着衣领,吻了吻前一夜留下的痕迹。

 

人们总是渴望着什么的——渴望有人会为了自己停下来,哪怕一秒钟也好。

 

「睡糊涂了?」立花慎之介勾了勾唇角,他偏过头去,一手抓住了日野聪后脑略长的头发。

 

比自己更加硬的发丝,纠缠进指缝指尖,男人恰好抬起头。

 

他维持着那一抹微笑,不轻不重地吻了上去。

 

薄荷的味道,清凉的凛冽的味道,狭小的洗漱间,缓慢黏腻的喘息……

 

挪威森林猫从他们脚边经过,蹭了蹭主人的裤管。

 

日野聪微微抬起眼角,面前的镜子中,两人纠缠着拥吻。

 

他们不是恋人。

 

 

回忆宛若划伤的CD,断断续续地发出刺耳的声音,日野聪刻意在街头逗留了一会,夜色降临的街道被各种人造的灯光浸染,温暖却又单薄。

 

营业的咖啡店,坐在窗边的客人,人行道上突兀的地砖,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世界宛若一场各种乐器的重奏,每个人都演奏出不同的音符,和某个人发生共鸣。

 

从不曾失落过。

 

行色匆匆的路人插着耳机,在自己的世界里倾听属于自己的乐章,情侣携手而过,女孩下意识整理着并不凌乱的发丝。

 

他想起立花慎之介曾一度喜欢触碰他的头发,说他的发尾明明顺泽却又扎手,摸起来感觉很舒服。

 

心里一直装着一个人,即使不敢占有,即使想用全部的温柔守护,即使无人知晓……

 

却因为他的存在,从不曾失落过。

 

在街边的拐角,在等待信号灯的十字路口,在无休无止旋转的世界里……

 

曾无数次地期盼着,你在我身旁擦肩而过。

 

原来我们真的可以再次相遇。

 

有一首隐藏在心底的乐谱,断断续续地填补着只言片语,将一份感情隐秘地藏在其中。

 

在重逢的那一刻,温暖开始熊熊燃烧。

 

那是再也无法压抑的欲望。

 

「请你醒过来——」

 

快步走过的路口,公园小广场上有乐队在吟唱着不知名的歌,他穿过人群,春末夏初的风掠过发丝,仿佛谁修长的手指。

 

「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告诉你——」

 

风吹散了乐队主唱的嗓音,飘散进他的脑海里。

 

——到重生时,你眸子里落下卯花的雨。

 

——听一首只属于我们的叙事诗……

 

—TBC—

评论(3)
热度(29)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