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给日野君——(小甜饼|一发完)

就睡了四个小时不到……眼睛都肿了好热好烦……

失眠时候写的π_π

+++++

给日野君——

+++++

CP——聪花

文——译

+++++

“源氏物语古今译本的作者……叫什么来着?”

“濑户内寂听。”

立花慎之介讨厌高温,他不讨厌聒噪又静谧的夏天,但他仇视闷热,还有潮湿,令人苦恼的天然卷总是因此毛躁躁的不得服帖。

他趴在桌子上,木头桌面难得的凉爽使他半张脸都贴了上去,他保持着这个姿势偏过头,半眯着眼睛,“日野君怎么知道?”

日野聪正坐在桌子的另一边,桌子足够长,他们面相同一个方向,那里有一扇窗户,铸铁风铃和窗外摇曳的绿色一起,发出清脆的风的声音。

“正好在看她的书,”日野将手中的书竖起来,笑笑,“夏日终焉。”

“诶——”立花软踏踏地拉长声音,桌角老旧的电风扇左右摇摆着,他咖啡色的发丝被吹得翘起,“我没看完这本书。”

看了一半便被其他事吸引了注意力,他手边放着一个小巧的拍立得照相机,是大学同学低价转让给他的。

“要一起看么。”日野将书推过来一些,他偏过头来,略长的发丝因为太过炎热而扎在脑后,狭长的眼仿佛正午最令人贪恋的树荫。

立花喜欢日野笑的样子,即使再高中毕业之后他们已经分开接近半年,却在进入大学之后的第一个暑假,回老家迈进幼驯染房间的时候,恍惚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高中时代的午后——

一起读一本从图书馆借来的书,抄对方的作业,分吃四分之一个西瓜……他们会一起笑,听风景和树叶的鸣奏。

“那时的风扇没有这么吵。”立花嘟囔,他摆弄着相机,他们之间的距离令他感到更加闷热,狭小的空间更加嘈杂。

“那时的慎酱还不用智能机。”

日野反而因为自己突如其来的发言笑起来,他们总是这样,用立刻就会被遗忘的闲言碎语打发无聊又漫长的时光。

立花按下快门,吐出的相纸上是日野有点傻气的笑脸。

本以为漫长的,和你在一起的,稍纵即逝的时光。

“你这是什么表情啊!”立花笑得前仰后合,日野摸了摸发梢,他们的笑声几乎盖过了窗外令人焦躁的蝉鸣。

立花在得到相机后买了一本价格不菲的厚厚的相册,他想每天拍一张照片,贴在上面,写好日期。

他们都有了各自新的朋友,彼此不曾了解的生活,没有来得及过问的,新的爱好……

他曾经心血来潮地想要弥补这些空白。

相册只在扉页写了一行字就被他压进了行李箱,计划并没有进行下去,在此刻他终于明白了原因。

他们仍旧独享这个夏天,在封存着曾经记忆的房间里,回到除了彼此之外无人知晓的时光。

“慎酱要喝什么吗。”日野站起身,他宽大的t恤外露出晒黑的手臂,“有冰镇的柚子汽水。”

他踩在地面的声音,和他离开时也没有降低分毫的温度……

立花想起了那本相册,还有他用黑色的软头笔在第一页写下的那句简短的——

“给日野君——”

+++++

—END—

评论(2)
热度(31)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