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MK】ヘヤ(08)

  •  阴了一个星期终于晴天了~



—08—

 

一路沉默无话,不单单是言语的沉默,还有气氛,风在两人之间凝固着,压抑担忧和恐惧沉甸甸地坠在心口,吞不下吐不出的,郁结着令人不悦的窒息感。

 

这种气氛一直持续到回到公寓,KENN一言不发将自己关进了房间,前野在厨房整理着食材,装果酱的厚玻璃瓶摔出了裂痕,苹果也磕出了伤口,他克制着不去思考,机械地将所有东西一件件摆进冰箱里,这个再平常不过的过程居然令他逐渐焦躁起来。

 

本以为已经安全了,过了这么久,本以为不会再轻易复发,本以为他只要在自己身边就永远不可能遭遇危险……

 

菜刀切断蔬菜磕在案板上的声音十分清晰,两个人的空间静悄悄的,卧室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不知道KENN在做什么,想什么。

 

所有希望都在这一瞬间支离破碎,一切都会回到原点,恐惧和绝望循环往复。

 

只要有一丁点闪失,自己就会永远地失去他。

 

无法承受,无能为力。

 

准备切块的土豆在刀尖下滚落,顺着案板“咚”地一声摔在地上,紧绷高悬的情绪在这一瞬间崩断,前野狠狠将刀子砸向案板,从心底骤然膨胀爆裂的焦躁不安如同碎裂迸溅开的玻璃碎片,尖锐地刺伤着他,在体内久久激荡不去。

 

不想再让他遭遇任何的危险,这个世界太危险了……

 

他双手按着案板,努力平复着颤抖的呼吸和失控的情绪,他觉得自己脆弱得可笑,却又对此一筹莫展。

 

这世界充满了恶意和不安定,充满了危险和躁动,人,物,环境……这一切都不可信任。

 

他弯腰捡起土豆拿去水池边冲洗,狂跳的心脏渐渐平静下来,呼啸而至的余韵还没能散去,大脑像是填满了支离破碎的色块,耳边是水龙头发出的哗哗的水声,在此之中,一个念头却尤为清晰——

 

只有我才能保护他。

 

+++++

 

他是有话要对我说的。

 

KENN这么想,饭桌上的气氛第一次沉寂得如同雷雨将降,菜很难吃,他完全没有做饭的心情,自己也没有胃口。

 

“kennu……”前野夹了菜放在碗里,却完全没有要吃的意思,他仍旧支支吾吾,语气却是坚定不移,“最近……还是不要出门了。”

 

“……哦。”

 

KENN咬着筷子,他觉得前野有时狡猾得过分,永远摆一副怕对方为难自己也吞吞吐吐难为情的模样,好像是在商量,其实早已做好了决定,也叫人难以拒绝。

 

“再过段时间的……等情况再稳定一些,我们就一起出去……”

 

这段时间还有多久?什么叫做情况稳定?KENN在心里尖锐地反问,足不出户的生活已经过去了四个月,本以为这一切都会在最近走向完结,某天清晨醒来发现自己神清气爽身体无恙,却不曾想问题接踵而至,反反复复。

 

他回到了原点,甚至更甚,不单单是病情,他察觉到自己开始变得敏感多疑,很多琐碎小事也逐渐浮出水面,难以抑制的虚弱和忧郁令他倦怠不堪。

 

只有我是不同的……

 

他用筷子戳着碗里的米饭,挖起一大口填进嘴里,狠命地咀嚼。

 

生活平稳地,理所应当地向前推进,前野也是一样,他即将回到属于他的轨迹,属于他的岗位,属于他的朋友当中去。

 

只有他被留在原地,即使强行被拖进正常的轨道上也是一样,挣扎在疾病中的身体,精神,状态都只有滞留在原点的资格,仅此而已。

 

“你不是要回去上班了么……明天开始。”

 

他这样想着,脱口而出的话似乎没有经过思考,他这才意识到他有多想将这一切表达出来。

 

回不到过去,也到不了未来。

 

“啊……那个没关系的。”前野连忙解释,“购物什么的我下班顺路去就可以了,再说本来出门也不是为了让你购物去的,别有负担,也不用担心。”

 

两个人的想法,再也不会回到同样的轨迹上去了。

 

“那还需要我做什么呢……”KENN苦笑,“你都可以做到的话……”

 

开始了,之前就有预感的焦躁,像是一锅逐渐沸腾的水,烦躁如同水蒸气一般争先恐后地上涌,他知道一旦开始就再也难以压制,一切都将走向最糟糕的境地。

 

前野一愣,因为他平淡得近乎冷漠的语气。

 

“不是……”他有些莫名其妙,心却下意识悬了起来,“kennu想做什么的话……也要等康复了再说啊……”

 

“已经不可能康复了吧!”KENN重重将碗筷推到一边,“所谓的康复也不可能和之前一样了吧!不能抽烟不能受到刺激不能接触粉尘不能正常工作!”

 

怎么能对maenu发脾气……

 

“反正我就是随时都会死!”

 

说出来了……他感受着声嘶力竭之后喉咙的紧绷和疼痛,还有心口,像是被一只手死死攥住,一直努力维持的平衡被残忍地撕碎,他听到清脆的,破碎的声音。

 

“KENN!”

 

死亡,这个令人望而生畏的词汇真正刺激到了前野,无论是源于人类与生俱来的恐惧和愤恨,还是出于这些日子所有关于失去KENN的幻想,他难以忍受这个意味着放弃的词汇出现在对方口中,他放弃求生的欲望,也就同时意味着放弃了自己。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出去?”他努力用平稳的语气说,却还是抑制不住因激动拔高的语调,“现在一只野猫对你来说都很危险……”

 

“不是猫的问题!”

 

“那是什么!”

 

“……”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卡在喉咙里,使不安和恐惧,害怕你的离开,害怕陌生人的揣度,害怕时间的推移……最害怕自己,依赖着你,又想推开你的病态的自己。

 

它们交织碰撞,杂糅成一团扭曲混乱的抽象图案,在心底纠缠不休。

 

说不出口,这样的事,像是在博取同情无理取闹一样。

 

“你已经努力了这么久,”见他沉默下来,前野以为他想通了,他也命令自己平静下来,用温和的语气劝说,“如果现在急躁的话,不就等于前功尽弃了吗。”

 

前野将碗推回去,他试图整理着词汇,他以为KENN只是因为险些复发而焦躁,以为只要将这些压力全部从他身边撤离就万事大吉。

 

“kennu,不管是哮喘还是生活你都不用担心,我回去上班之后也能像之前一样照顾你,你只需要在家里安心养病,一切都交给我就好。”

 

一切都交给你……KENN感觉到一股刺痛和酸涩直冲眼眶,带着对自己的厌恶和罪恶感,还有不能相互理解的愤怒。

 

“究竟是我的病前功尽弃,还是你的努力前功尽弃。”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你已经发现我在拖累你了吧?明明想要前进想要工作还必须要顾及我!把所有压力都压在你自己身上,你真的不是怕承担责任吗!”

 

几乎是歇斯底里的,不管不顾地嘶吼着满是伤害的话语,明明不是想说这些的,明明不是这样……

 

“kennu……”

 

前野呆愣着,他像是没听懂KENN的话,那副表情像是即将破碎剥落的面具,傻得可笑。

 

“是吧,就是这样吧,怕我因为你出的差错死掉,所以才会在刚才复发的时候比我的反应还要强烈,你在害怕什么?我丢下你?离开你?还是害怕承担愧疚和自责!”

 

啊……原来自己一直是这样想的,原来自己也不过是这样自私自利的人罢了……却将这些残忍的想法强加在唯一一个陪在自己身边的人身上。

 

“KENN!”前野猛地站起来,他生气了,开始口不择言,“闭嘴!”

 

“你早晚会被拖垮的,会因为我的存在感到痛苦,无论你是不是刻意,总有一天你会觉得我是个累赘,到那时你会怎样做?我又该怎么办?”

 

声音一点点弱了下去,变得沙哑,变得晦暗,甚至带了讽刺的笑意。

 

身体并没有痊愈,经历过复发之后更加清楚痊愈遥遥无期,他几乎是冷静刻薄地想,我还是会被继续关在房间里,但是这次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无论是哪个过去都没有我的藏身之地。

 

“我的病已经不会好了。”

 

够了……不要再说了……

 

“明明maenu,不要管我就好了。”

 

+++++

 

说出那样的话,究竟是在伤害谁。

 

这一夜睡得很不安稳,他知道前野同样没有睡着,清晨到来的时候,KENN对着窗户睁开眼睛,心底余悸一般的难过翻涌着,他疲惫不堪。

 

昨天他说过那些话之后,前野只是轻声说了句“对不起。”就单方面结束了这莫名其妙的冲突,他是否明白了自己的话,是否被自己伤害,这些都不得而知。

 

他不想自己的情绪出现太大波动导致哮喘发作,KENN突然意识到,所以无论自己说了什么,他都只会默默承受咀嚼吞咽。

 

这更令他感到难过。

 

本来约定好昨天交的乐谱也没有完成,向买家道歉得到谅解和宽限之后,沉重的心绪也没有得到任何的缓解。

 

旁边床上的人轻手轻脚地起来,KENN连忙闭上眼睛,那人走到自己床边,就那么沉默安静地站了一会儿,连呼吸都是放轻放缓的。

 

他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能猜想得到,和昨天冲突之后一样,一张本就没有表情的脸静默着,眼皮低垂,试图掩盖眼眸里翻涌的震惊和支离破碎的沉重失落。

 

前野轻声叹了口气,轻轻走出了卧室,洗漱,准备好早餐,和每一个平静无澜的清晨无异。

 

KENN静静地听着这一切,酸涩湿润的液体泛在心口,被一根细细的针戳破。

 

听到他换好衣服,打开门,又将门关上的声音。

 

KENN猛地翻身从床上下来,他赤脚跑向阳台,拉开窗子,踮起脚向窗外探出身去。

 

夹杂着清晨纯白色微风的纯白色阳光扫在他身上,他的睡衣也是纯白色,和外界色彩鲜明的风景形成强烈的对比。

 

一点都不温暖。

 

他竭尽全力地眺望着,前野的背影出现在毛榉树下,有淡金色的阳光渗透过树梢洒在他身上。

 

一点都不温暖,他按着窗框,轻轻抽了一下鼻子。

 

别回头……他在心里祈祷着。

 

却丝毫不想如愿以偿。

 

+++++

 

—TBC—

 

 


评论(2)
热度(15)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