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我和慎酱的观察日记(11)

  •  这几天要陪朋友有点忙,早点更新~

 

­—11—

 

叙事诗

 

+++++

 

立花慎之介将被子拉到下巴,头顶白得晃眼的天花板令他眼睛发涩,他眨了一下,叹了口气。

 

距离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仍旧被命令裹着宽大的病号服在床上静养,身上的伤基本痊愈,这具身体一直没有停止生理机能的运转,昏迷不醒只是因为灵魂不能归位。

 

但是后遗症还是很明显的,每一个关节都像生了锈一样不听使唤,每一寸皮肉都有种陌生的酸疼,力量退化得尤为明显,他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的消瘦和虚弱。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他想翻身却又懒得动弹,只好磨了磨牙。

 

日野聪就像每日打卡似的天天往他的病房里跑,名正言顺地以主治医生的身份,他从不知道这人居然可以如此啰嗦——从他这两个月如何照顾lily讲到自己应该怎样复健,之后再讲回Lily喜欢趴在他胸口上睡觉……

 

变回人之后两人之间微妙的关系终于尴尬起来,日野聪说着说着总会移开视线,立花慎之介的尴尬更加难以言表。

 

趴在你胸口睡觉的是本大爷,变成猫和你生活和你睡听你浴室play还亲了你的都是本大爷!

 

立花慎之介一把抓起被子蒙在脸上,把自己缩了进去。

 

已经很不堪回首了……就不要再替我回忆一遍讲给我听了……

 

绝对不能让这个人知道自己变成lily这件事!

 

门被轻轻敲了两声,立花慎之介缩在被子里决心不理,门又轻轻响了两声,过了几秒钟,传来小心翼翼的推门声和男人走进病房的声音。

 

「慎酱?」日野聪像是笑着说,「这样睡觉会做噩梦。」

 

是啊是啊这不正做着噩梦么……

 

他将被子掀开,露出半张脸,用眼角瞥进门的男人。

 

「今天我轮休。」日野聪像是知道他要张嘴赶人,先发制人道,「可以多陪慎酱一会儿。」

 

……立花慎之介差点被他憋死,气鼓鼓地扯下被角想坐起来。

 

「别自己乱动!」日野聪连忙扶住他,在他腰后塞了个枕头,小心拖着他的后脑轻轻扶起来,见他靠稳了才慢慢撤走了手。

 

然后两人都微妙地沉默了下来……

 

桌角放着一个不大的保温桶,立花慎之介拖长着语气,尽量显得自然一些。

 

「那是什么?」

 

「啊?啊,我做的汤……」

 

日野聪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床边,打开盖子,白色的热气扑面而来,他躲了一下。

 

「按照网上的配方熬的,说是能养身体的……」

 

「噗!」立花慎之介突然被戳中了笑点,笑得前仰后合,「日野君居然会上网?用那台老式的台式机?!」

 

「别这么说嘛,」气氛瞬间缓和下来,日野聪撇了撇嘴,「等一等……慎酱怎么知道我在用老式台式机?」

 

「呃……」立花慎之介差点给自己一巴掌,总不能实话说是在lily身体里时看到的……

 

「我们……两年前……你不是就用台式机么。」他一咬牙,将两人闭口不提的过去搬了出来。

 

「诶?那时候我不会用电脑,台式机是来东京之后院长送的……」日野聪还是非常疑惑。

 

爸您老人家就用没人要的老古董糊弄这位山顶洞人吧……立花慎之介仰天长叹,怪不得那么眼熟这不我小学时候用着玩儿的那台么……所以这家伙是怎么操控那些乱七八糟的医疗仪器的啊!

 

「哦哦,」但是瞎话还是要继续编下去的,「我猜的,像日野君这样的电子白痴能用台式机已经是大进步了。」

 

日野聪将信将疑地点点头,笑了一下,「果然慎酱了解我。」

 

这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啊喂……

 

他们终于将注意力再次拐回了汤上,「本来也没想到能成功,所以味道也不怎么样,就打算不给慎酱喝来着……」

 

他用汤匙盛出一些吹了吹,「但是……又特别想让慎酱尝尝,一口也好。」

 

冒着热气的汤送到嘴边,看得出下了很大功夫,罐子里一点浮沫都没有,很清澈。

 

红色的筷子,书架上的CD,你脱口而出的名字,眼泪。

 

你糟糕,却又努力欲图令我记住的厨艺……

 

立花慎之介喝掉汤,不算难喝,也说不上好喝,有点淡了,混合着食材没有散发透彻的香味。

 

仿佛这个人笨拙又生涩的温柔。

 

男人伸出手指擦掉他唇角的汤汁,自然地舔了一下手指。

 

「果然不好喝。」

 

他垂下眼角笑了笑。

 

「下次改进,」立花慎之介眼角一眯,薄薄的唇翘了起来,「再熬给我喝吧。」

 

日野聪捏着勺子的手一顿,他抬起头,看到靠着床头的男人张着嘴,发出一声长长的「啊——」

 

他眼角还残留着微笑的弧度,带着一种独属于他的俏皮犯坏,他日野聪舀了一勺汤,手抖了一下。

 

尘土会在阳光下发出细小的光芒,风透过病房苍白的窗帘,将其染上半透明的颜色。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太过美好——

 

他们静静地重复着这件事,他静静地看他苍白的脸,渐渐有了水色的唇,他修长的眉眼,浅色的,琥珀一般,在阳光下却仿若落了繁星。

 

如果还活着……

 

汤散在唇齿间的味道寡淡而平静,日野聪动作很慢,立花慎之介看着他的手腕想,原来有些东西从来都近在咫尺。

 

明明之前从来没有意识到过。

 

立花慎之介突然吻住了日野聪。

 

该死的。

 

男人下意识将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吻很生涩,只是唇和唇的相互触碰,主动的一方一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为自己寻找支撑。

 

唯有在不是自己的时候,才能看清的心绪。

 

和你毫无防备的举动。

 

——我希望你来爱我。

 

回过神的男人揽住了对方清瘦的后背,手指插在碎发里,重又轻柔地抚摸着他的后颈。

 

他克制地加深了这个吻。

 

——我希望你能爱上我。

 

舌尖试探着触碰,他们不习惯接吻,在两年前,他们之间的吻从来只有回避和欲望。

 

看似干净利落两不相干。

 

空气渐渐被抽离了肺部,在立花慎之介发出一声喘息的时候,日野聪结束了这个吻。

 

他们都有些呼吸急促,日野聪没有放开抱住他的手,他将脸贴近他的颈窝,急促的呼吸打在皮肤上,还有他细细碎碎的,努力克制的吻。

 

身体的触碰令沉寂已久的情绪苏醒——想要触碰彼此的欲望,想要占有彼此的欲望。

 

——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告诉你。

 

立花慎之介抬起手臂,环住了日野聪的肩胛。

 

「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因为经历过濒死的恐惧,有些话就会变得容易说出口了吧。

 

「嗯。」

 

死亡对生命的意义,唯有在失去的时候,才能感知。

 

那种切肤之痛,你离我而去的画面只要稍加想象,便会更加深入,逼近骨髓——

 

我从未如此恐惧。

 

「我爱你。」

 

听,春末飘荡着的,只属于我们的叙事诗。

 

「你爱我么。」

 

 

—TBC—

评论(5)
热度(42)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