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我和慎酱的观察日记(12|完|聪哥生贺)

  • 首先,提前祝聪哥生日快乐,恭喜当爸爸了~


  • 算起来,这是我入坑之后聪哥的第三个生日了,其实有很多话想说,这中间也经历了很多很多,也因为这两个人,我有勇气选择的走上了一条我自己决定的道路,我不能想象没有他们我此刻会选择怎样的生活,成为怎样的人,结交怎样的朋友,为何而笑,又因何而哭,这些都是他们给我的,我无法舍弃,也不曾想象拥有的珍贵的宝物——

  • 最近思考了很多,今年12月就是我考研的时候了,决定考研,决定考研的专业也是受到了他们还有圈子里很多朋友的鼓励,才让我有勇气做出这个决定,虽然我并没有很大信心和能力成功——但是还是决定在更完MK的部屋之后,下半年彻底休更,不是之前说的【还会回来,还会冒泡】这次是真的不会浮上来了吧,为了不辜负这些,想要放手一搏,还请大家监督。

  • 至于结束后我对【写同人】这件事会作何决定,还是个未知数。

  • 最后,去年写的聪花的【乌鸦】和今年同系列MK的【部屋】决定收录进一个新的本子,封面正在着手制作中,具体消息敬请期待,希望支持,谢谢大家——


+++++


—12—


土豆泥


+++++


「啊……嗯……」


房间里关了灯,皮肤摩擦的声音带着纯粹的渴求,暧昧细碎的呻吅吟中夹杂着粗重的喘息,越发浓重压抑起来。


「慎……慎酱……」男人的嗓音低沉而沙哑,浓郁的爱吅欲之中揉碎了窃窃私语般的疼惜,他身下的人拔高了嗓音,黏吅腻的水声和身体碰撞的呻吅吟渐渐平息下去。


仿佛黑暗中蛰伏的野兽得到了餮足,不同频率的急促呼吸一点点得到安抚,紧随起来的是唇齿交缠时,立花慎之介鼻腔中发出的慵懒甜腻的哼吟。


日野聪摸索着打开了床头昏暗的照明灯,奶白色的光芒顺着头顶流淌下来,他撑起上身,自己投下的影子落在那人身上,带着一种暧昧不清的色情。


他咖啡色的眼还蒙着一层水汽,刚刚高吅潮过的身体泛着浅浅的红晕,透明的水渍涂抹在薄薄的翘吅起的唇吅瓣上,他胸口起伏,锁骨随之突兀。


日野聪一手捧住他的脸颊,手指纠缠进他被汗水濡吅湿的卷发,拇指在他微微开启的唇角磨蹭。


身下的人不经意地伸出舌尖舔吅了一下他的手指,渐渐找回焦距的眼眸小动物一样迷茫又透彻,泛起一个调皮又乖巧的笑容。


手指猛地滑进了口中,有些失去力道地压上舌尖。


「你出……呃?!」


立花慎之介蓦地睁大眼睛,他感觉到对方还停留在体内的部位猛地胀吅大,在手指压上舌头的一瞬,身下被近乎粗暴地顶撞了一下,将他接下来的话狠狠呛回了喉咙。


黏吅腻的水声再次回荡在狭小的卧室,他试图挣扎,却令自己更加向下滑落,对方更紧密地契合进来。


他狠狠地咬日野聪的手指,男人居然笑了一声,旋即被再次急促的喘息声掩盖。


该死的……这次没关灯。


几分钟前的余韵还在体内回荡,双重的刺吅激尚未缓解,身体更加敏感,体内的深入也更加粗暴深重,令他抑制不住地想要尖叫出声。


手指从口中吅出去,顺着他的唇角和下颚线下滑,日野聪的手指带着医生独有的力度,不重不轻,却恰到好处地,仿佛手术刀游走一样,几乎可以解剖开他所有的欲吅望。


「你……啊……」他喘了一声,眼角的生理泪水已经抑制不住,「你是两年来……憋坏了么……」


「嗯?」日野聪抬起头,他生了一张略显瘦削的脸,五官深刻棱角清楚,被昏暗的光线匆匆扫上一层明灭不清的光阴,额头的汗水在此刻也带上几分难以言喻的性吅感。


他漆黑狭长的眸子弯了弯,仿佛一只正在觅食的狼。


「突然想把慎酱弄哭……」他的嗓音里夹杂着喘息,仿佛被砂纸打磨而过一般,带着细碎酥吅痒的毛刺,划在立花慎之介的心口,「想看慎酱哭的样子……」


「变……态……啊!」


双吅腿被猛地分开,膝盖屈起向胸口压去,常年练习舞蹈的柔韧性令日野聪小小地惊叹了一声,剧烈的冲撞和前所未有的深入将所有的话语都扼杀在咽喉。


耳边充斥着喘息声,身体纠缠碰撞的声音,黏吅腻的水声……


对方的牙齿时轻时重地在大吅腿内侧研磨,刚刚钻出的坚硬的胡茬剐蹭着细腻敏感的皮肉,旋即又被温暖柔软的舌尖抚吅慰。


「啊……唔……不要了呜……够了……」


还有自己低低的啜泣和求饶的哭腔。


灯光被泪水模糊成大块的光斑,他感觉到上身被抱起,他下意识伸出手抱住那人的后背,下一秒,吻如期而来。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淋浴清理之后,立花慎之介便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他觉得床不是很平整,却很温暖,睡眠很踏实,不知是不是因为身边环绕着的沉稳温柔的心跳。


意识模糊之中,他觉得自己又变成了lily,趴在某个人身上,习惯了这样相拥而眠的感觉。


于是回过神的瞬间他立刻被自己惊醒了。


睁开眼的瞬间视野还是漆黑一片的,紧接着他在黑暗中勾勒出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子,他深长胳膊摸索着打开灯,手臂在经过对方脸侧的时候还被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他眯着眼适应了一下亮度,旋即生无可恋地发现自己正趴伏在日野聪胸口上,抬头时嘴唇正好可以擦过对方的下巴。


「……」他企图翻身下来,却被一双手臂搂住腰牢牢地固定住。


「你不压得慌么……」他抽了抽嘴角,对这个充满少女气息的姿势十分尴尬。


「说起来,lily酱也总是这样趴在我身上睡觉呢~」


日野聪答非所问,搂在腰间的手偷偷下滑。


「……」立花慎之介觉得更尴尬了,的确,每天早上醒来时一睁眼就看到对方一张大脸的感觉十分惊悚,虽然两个月的时间也令他渐渐习惯了不少。


怎么还带着后遗症呢?!


从lily身体里出来已经过去一个月多的时间,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就那么回事,他想,自己先说出口的,也没什么再好婆婆妈妈吅的了。


「现在几点。」他放弃挣扎,干脆向上移了移枕在对方胸口,泄愤似的恳对方咯牙的锁骨。


「凌晨三吅点。」日野聪笑了笑,松开一只手去揉他清洗之后蓬松的卷发。


「你一直没睡?」


「嗯……」男人的声音从胸口传来共振,那人的手力道正好地按吅揉着他酸吅软的腰,回答的同时,吻了吻他的额头。


「慎酱很少在我这里留宿,我原来很想看慎酱睡着的样子……却在终于实现的时候,害怕你不会再醒过来。」


他语调很慢,也很轻,在黑暗中宛若耳语,仿佛将所有的温柔都从空气中抽离出来,润泽进立花慎之介的耳膜。


「我好像从来没有看到过慎酱在我怀里醒来,很想看,特别想……」


他睡着的时候,没有平时的耀眼也退去所有的情绪,狭长的眼睑微微合拢,将那双足以令人和光芒都深陷进去的眼遮掩其中,眼睫微微颤抖,带着几许柔情缱绻的意味。


「我想看慎酱慢慢苏醒过来的样子,想看醒过来的时候,你的眼里第一个映入的我的影子。」


先是眼睫,接下来是薄薄的形状美好的眼皮,颤抖着,苏醒着,其中掩藏的咖啡色的眸子仿佛初次成熟的果实,还眷恋着迷蒙干净的纯粹。


而那其中,只有日野聪一人而已。


「噗……」立花慎之介楞了一下,旋即偏过头笑得肆无忌惮,像是被戳中了笑穴,「喂喂喂……什么啊这是,肉麻死了少女聪。」


脸却不争气地红了。


只有你我可以采撷,只有你我才可以拥有的,这一秒,下一秒……


这一生。


「我饿了。」他笑够了,突然说。


「想吃什么?」日野聪问,他苦恼似的扫了一眼时钟,「这个时间便利店还开着……也应该有外卖送……」


「土豆泥。」


「诶?」


立花慎之介觉得自己很可笑,又理所当然。


「土豆泥,」他重复了一遍,「还有鲭鱼味噌煮么?」




安静,厨房里亮了灯,窗外只有一片静谧的夜色和汽车偶尔经过的声音。


白色的碟子里扣着土豆泥,筷架上朱吅红色的筷子并不意外,他们中间是一小罐打开的鲭鱼罐头。


日野聪手指间夹着漆成黑色的筷子,合掌念了句,「我开动了。」


你还留着啊……立花慎之介拿起筷子,话到了嘴边觉得矫情,只夹了一块土豆泥送进嘴里。


这人从来不知道拌在土豆里的黄瓜碎块要用盐水沥过才行,土豆泥的口感一直很差,盐放得时多时少,这次似乎又为了口感放多了蛋黄酱。


他笑起来,对面的人一愣,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也跟着笑了。


「和以前一样难吃,」他评价,将口中的黄瓜块嚼的嘎吱响,「一点长进都没有。」


日野聪不太好意思地笑着摸了摸眼角,别开了视线。


「我们还真都是老样子。」


没有长进,没有前进的勇气,一直原地踏步,一直驻足不前。


直到命运狠狠地推了他一把,他在他面前摔了个大大的跟头。


「为什么我家老爷子会把你安排给我做主治医师?」


他突然转换话题,鲭鱼罐头的姜味很重,这令他向嘴里塞了一大口土豆泥。


「嗯……大概是我之前正准备跳槽来着吧~」


日野聪眨了一下眼睛,语气一本正经,唇角却勾着明显是胡说八道的弧度。


「啊……」立花慎之介放弃似的叹了口气,「我果然是家族联姻的牺牲品。」


他们一起笑了起来,从很久之前起就是这样,他们会一同笑,一起开口,心照不宣的默契令他们都觉得惊讶。


「啊……难吃死了,」立花慎之介放下筷子,故意这么说,「我说你啊,也好好研究研究做菜怎么样。」


「真的这么难吃?」日野聪皱了皱眉头,一脸苦恼。


「当然啦,」立花慎之介突然站起来,他上身越过桌子,一手撑在桌面上,「你自己尝尝。」


轻轻吻在日野聪的唇角。


一触即放,分开的时候,一枚小巧的金属钥匙被他塞进日野聪唇吅间,被男人即时咬住。


「我家的备用钥匙,」他迅速坐回椅子上,轻咳了一声,「lily……还挺想你的……」


这个借口真是糟糕透顶。


对面的男人保护着僵硬的姿势,他拿下那枚钥匙,表情看不明晰。


「慎酱……」


「闭嘴!」


简直太难堪了,立花慎之介起身,端起餐具走向洗碗池。


「慎……」


「喵!」


「诶?」


立花慎之介手一抖,差点把碟子扔在地上,因为着急脱口而出的叫声明显不应该属于他现在的身份……


「慎酱你刚刚是不是喵……了一声?」


日野聪不确定地询问。


「没有!你幻听了!什么都没有!」


「噗……慎酱干嘛那么激动……」


有些话只有在不能说出口的时候,才真正想要传达。


「喵?我怎么学不像呢……噗!」


「日野你再敢笑我咬死你!」


那么,无论几次,我都会说给你听。


幸好没有错过。


+++++


—END—


评论(19)
热度(57)
  1. 春風与云雀译_鲭鱼花茶泡饭 转载了此文字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