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MK】ヘヤ(13)

  • 有人吃我獒龙安利吗——艾玛我终于掉进了国民CP不用自己割大腿肉了呜呜呜——


 

—13—

 

一大早气氛就沉闷得像办公室闷了一宿忘了开窗通风,前野连电脑都没开,只默默对着一沓打印文件愣神,他浑浑噩噩地端起手边的咖啡,喝了一口,被烫得差点哭出来。

 

“小昭……”立花想笑但又觉得不太厚道,前野这幅德行任谁都会动恻隐之心,“你感冒没大碍了么?”

 

前野目光呆滞地点了点头,“已经完全好了,谢谢前辈关心……”

 

他抓了抓头发,有点惆怅地垂下眼睛,“其实感冒这几天我也想了很多,我想等病好了和KENN好好谈谈……但是没想到……”

 

这世界上很多事都是只差一步,无论是胜利还是失败,无论是金钱还是感情——在前野终于想通要和KENN重新梳理关系的时候,KENN却早他一步关闭了内心,将本就杂乱无章的线系上了死结。

 

“别太自责,”立花在桌上磕了磕文件,“如果你也跟着消沉了,要KENN君怎么办才好。”

 

笨拙很正常,不懂得处理和宣泄感情也再寻常不过,人永远不会在别人面前毫无保留,甚至是对最亲近的人——却往往出于不想伤害对方的心情。

 

“医院应该有专业的心理疏导吧,”日野回过头来,“也有心理医生……不过……”

 

“不过?”前野微微歪了下头,他现在听到任何转折词汇都会感到心口一颤。

 

“依靠医生打开心结不是难事,但是和世界重新建立联系只能靠他自己。”

 

人活着,需要各种各样的身份,在家人面前的身份,在社会中的身份,城市宛若沙漠吞噬着沙砾一般的人群,被隔绝在社会之外的人们变成无脸无名的尘埃,割断自身与世界的联系,终究消失在茫然浩渺,漫无边际的黑暗之中。

 

“KENN君最近身体怎样?”

 

“……”前野低了低头,“之前还可以……”

 

从上次出门发生意外到现在,他们已经争吵了两次,大多数时间都在冷战,同一屋檐下的矛盾令他们都不好受,四十平米的房间令他们无论如何也躲避不开,每次他窝在沙发里看着KENN一言不发地从他面前经过,心里都有种狂跳着被绞痛的感觉。

 

他情绪低迷,KENN更加萎靡不振,精神上的低落令他睡不安稳,脸色越发灰败,眼下一抹浓重疲倦的黑灰。

 

“还是以他的身体状况为先吧,否则一切都于事无补,”日野拍了拍他的肩膀,“心结,就慢慢来吧……”

 

前野沉默着不说话,半晌才点了点头,将一声叹气忍了回去。

 

+++++

 

争吵已经归于平静,矛盾和摩擦都因为KENN单方面的压抑磨平,虽然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生活却扭曲地归于平静,前些日子的冲突使KENN的情绪受到不小的影响,身体也因此虚弱了不少。

 

明明不想刺激到他……前野摘下围裙,厨房里的热气驱逐着初冬的寒冷,他却只感到闷热。

 

人一旦抓住了梦寐以求的东西就再也不想放手,失去比得不到更加痛苦和难以接受,究竟是从何时起,不想让他受到危险的想法变成了借口,单方面想要将他独占,害怕外人抢走他的欲望操控了自己,他已经不得而知。

 

晚饭很安静,KENN会偶尔说起今天在电视里看到的节目,前野将菜夹到他碗里他就乖乖吃掉,再也没有抱怨过肉太少这种事。

 

KENN的乖巧就像是还无法独立生活的孩子,简单规律的作息和不再胡乱思考的心态令他的身体情况逐渐有了起色,前野在感到担忧的同时也稍稍宽心了一些。

 

前野盛了多少饭菜给他他就吃掉多少,不会说不够也不会说太多,前野咬着筷子尖,对面的人发丝略长,在脑后扎了个不松不紧的马尾,侧脸线条更加清晰分明,已经有了瘦削的棱角。

 

“kennu……”前野见对方抬起头,终归只小声交代,“没吃饱就告诉我。”

 

KENN用一双比之前更加单纯透彻的眼睛看着他,那其中迷茫了片刻,像是想要询问什么。

 

“maenu希望我多吃一点吗?”他犹豫了一下,小声问。

 

“不是在问我!”前野一直压抑的情绪瞬间爆发,KENN被他吓得僵住,在那双眼中看到几乎碎裂的恐惧时,前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控。

 

“对不起……”他放低了嗓音,“吃饭吧……”

 

完完全全按照另一个人的想法而活,却又浑然不觉。

 

前野深深埋下头去,他不想让KENN看到他脸上丑陋的,即将崩塌的悲伤。

 

+++++

 

“迟到了抱歉啊啊啊求日野社长网开一面大发慈悲不要扣小的奖金——”

 

福山润在门口一个急刹车,脚下没停身体一拧冲进了办公室,在立花和日野眼前滑过一道残影,重重地将花花绿绿的大纸袋墩在了办公桌上。

 

……立花非常想给他在东京奥运会上报个田径项目……

 

“哟,瞧这慌不择路,抢劫去啦?”立花翻了翻他的袋子,从里面拽出一长串半成品纸花,毫不客气地揶揄,“还抢的幼稚园?”

 

“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子最有成就感咯~”福山挤了挤眼睛露出一个坏笑,“其实是大学社团的可爱后辈撒,他男朋友家的幼稚园最近开庆典人手不够,求我帮忙撒~”

 

大学后辈的男朋友……立花眼角一抽,“你和你闺蜜日野君应该一起出本书,我和可爱大学后辈和后辈男朋友纠缠不清的恩怨情仇……”

 

日野想到前野智昭,哀怨之感油然而生。

 

“本来是规模很小的一家而已啦,近两年又收购了附近几所经营不善的幼稚园……”福山一本正经地分析,“据说是新继承人长得太帅妈妈们都争先恐后把孩子送过来的关系……”

 

福山点点头,“你说我们和幼稚园合作好不好哇,妈妈们肯定比较好做生意……哎多,你们两个秀恩爱请克制好吗……”

 

他说着说着一抬头,发现面前两位无良情侣正凑在一起嘀嘀咕咕,顿时黑掉了半张脸。

 

“润,”日野指了指桌上的袋子,“去把幼稚园庆典的具体情况问清楚,这些手工我们包了。”

 

“哈?!”

 

福山夸张地瞪大了眼睛,他张了张嘴,故意磕磕巴巴,“你……你们俩……不会连孩子……都……”

 

他拔腿就跑,不去理身后立花一连串的嘶吼。

 

+++++

 

KENN没想到自己都二十多岁了还要做手工……他放下剪子,将刚刚完成的纸花放在一边,揉了揉眼睛。

 

昨晚前野将一袋子彩纸放在他面前并双手合十严肃郑重地请求他帮忙时,他还以为对方压力太大脑子出了点问题……

 

“幼稚园啊……”他看了看袋子角落印着的“羽多野幼稚园”几个字,心里突然有些发痒,“上次做手工还在读小学吧…”

 

还是在童年时闭塞的小岛上,简陋安逸,老师说手工课上做好的纸花可以送给自己最喜欢的人,KENN将自己的纸花送给了邻桌的小女孩,却在放学回家之后发现了被偷偷塞在书包里的,对于小学生而言足够精巧的纸花。

 

那家伙比谁都要认真,比谁都要努力……KENN仰头枕着沙发背,比谁都害怕失败和错误。

 

一旦陷入有关童年的回忆之中,KENN就会觉得无比温暖,心绪被柔和凉爽的海风包围着,他在那个小岛上第一次接触到了钢琴,学会了单车,通过电视了解外面的世界——简陋,朴素,又单纯。

 

就像他们的关系,每一天都相信着分开的日子不会到来。

 

为什么会忘记呢……KENN眨了下眼睛,海风的水汽从眼底渗透上来,那些珍藏于心底的美好,简单纯粹的感情——他觉得半年前都已经距离自己非常遥远,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打游戏,一起吃零食,一起期盼下一个周末……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前野笑了。

 

只是一瞬间,悸动从心底隐藏的沼泽中挣扎,一闪而逝令他没有抓到缘由。

 

“在嘛~”手机提示音响了一声,是那位乐谱买家,“打扰啦~”

 

他惊觉已经很多天没有收到这个人的消息,本以为对方肯定不会再理自己,突如其来的问候让他有些惊讶。

 

“在的,”他连忙回复,“前些日子很抱歉……”

 

“没关系没关系,”那人连续发过来一连串的颜文字,“是不是身体的原因不能上网呢?”

 

KENN悬起来的心沉下去一些,“身体没事的,谢谢您。”他心情明朗了不少,随手回复道,“在帮一家幼稚园做纸花。”

 

“诶~~~”立花没想到对话会进行得如此顺利,立刻再接再厉胡编乱造,“说起来我家附近有家幼稚园最近要开庆典呢,叫什么来着……羽多野?”

 

“就是这个名字!好巧!”

 

“不巧才怪……”立花看着手机上的回复,嘟囔了一句。

 

他和日野的计划是通过这次幼稚园的活动吸引KENN出去看看,毕竟儿童要比成年人的世界更单纯更容易接近一些,也不会令神经敏感的病人有太大的顾虑和怀疑,他们试着和那位叫羽多野涉的大眼睛帅哥谈了谈,对方一口答应只要KENN愿意,随时都可以去幼稚园工作。

 

顺便福山的那个名叫寺岛拓笃的学弟真的好可爱啊……立花当时就要到了这对儿小情侣的邮箱,当着日野的面。

 

“园长是位大帅哥哦,很年轻呢,孩子们都很可爱,每天中午都要烤小饼干……”

 

立花用欢脱的语气描述着幼稚园的情况,他感到KENN已经渐渐提起了兴趣,又等了半分多钟。

 

“还有架钢琴呢,只不过新园长不会弹,孩子们都吵着要听。”

 

他想念钢琴了,在看到这句话的时候,KENN如此笃定,指尖的感觉已经生疏麻木。

 

那是某个阳光慵懒的午后,在吹拂着海风的教室里,有一架廉价的,质量拙劣的钢琴。

 

他生涩地弹奏,不连贯的音符从琴键跃入空气,仿佛生命自指尖诞生——

 

一闪而逝的悸动此刻填满了他的身体,他蜷缩在沙发里,四周的墙壁不断后退,后退,空间一点点扩大,空旷又寂寞,再一点点被来自远处和心底的记忆与希望填充。

 

“可以告诉我幼稚园的地址吗?”

 

他按下发送,闭上眼睛。

 

我果然还是舍不得。

 

+++++

 

—TBC—

 

 

 


评论(2)
热度(22)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