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随笔】抽匣儿【其之二】



没啥好说的……还是在宣泄曾经的负面情绪——


+++++


“你死不了”

夏知秋总是能听到这句话在脑子里回绕,越是烦躁越是激烈,那个声音用平静的,循循善诱的嗓子一遍遍告诉他。

“你死不了。”

是心理暗示,他在曾经最绝望的时候给自己下的心理暗示,好像只需要这句话就能解决所有的操蛋事儿,真够蠢的。

他动作粗暴地掰下两片药扔进嘴里,干脆利落嚼碎了脱下去。

苦得恶心。

胃里翻江倒海,像是那混蛋一拳捣在他肚子上,他又想起了很多年前,是个阳光亮得刺眼的下午。

人只需要一瞬间,比如一根线崩断的瞬间,就足够万念俱灰,绝望就是你不断给自己空虚的希望,你拼尽全力垒起一座沙堡,正巧一个浪打向海滩。

那个时候夏知秋就是这样,他眼前一片漆黑,手中唯一一根蜡烛熄灭了,他站上了十七层的楼顶。

是那家伙把他拽下来,狠狠揍了他一拳。

他至今想不起来段一对他喊了什么,绝对是脏话,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打人之后又将他死死抱住,力气大得就像要把他勒死在怀里。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段一露出那样的表情,一张俊脸山崩一般,细长五黑的眼大睁着,眼珠似乎要挣裂眼眶,失了血色的唇瑟瑟发抖。

那一刻,夏知秋以为自己下一秒就会被段一杀了。

大概是七八年前的事了吧,他一回想起自杀就感到无地自容,他们在十七层狭窄的楼梯间,身边就是一扇轻松可以翻身寻死的小窗户。

于是段一吻了他,粗暴又蛮不讲理,在他心底刮起一场摧毁一切的海啸。

“你死不了。”

那是他第一次清晰地听到这句话,在脑内挥之不去。


+++++


评论
热度(5)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