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风云】远大前程(00—01|试阅)

爬墙的我都在做什么系列……

译_薏米糖粥:

注:《环太平洋》设定。


 


1、毕业论文修罗场调剂文,本人科技废、理科废、逻辑废……大概写着写着就成扯淡文了,并没有信心能写完……大家就看个热闹吧www


 


2、时间轴、机甲设定、基地位置与原版设定有很大出入。


 


3、部分描写+设定参考《龙族》


 


——切勿上升至真人——


 


+++++


 


—00—


 


很多年之后,傅海风仍会记得第一次见到蔡云的场景,那时的他们一无所有,世界充斥着不确定和未完成,人类刚刚开始面临生死存亡,对灭顶危机尚且有恃无恐。


 


大厦墙壁裂开触目惊心的伤口,巨塔倾颓坍塌,港口起重机臂架拦腰折断,砸向海面停泊的轮船,掀起滔天水浪。整个城市都在粉碎,崩溃在异兽遮天蔽日的利爪之下,在刺目日光下支离破碎。


 


“我虽然行过死阴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手捏十字架的老者颤抖着絮絮叨叨,湮没在震耳欲聋的嘶吼、惊恐的尖叫哭喊、大地开裂海洋翻涌的呼啸声中。逃难人群涌向海港,他被推搡碰撞,目睹少年清瘦身影冲入人海逆流而上,仿佛一条单薄瘦弱的鱼,眨眼便被吞噬殆尽,消失不见。




他什么都不记得,除了蔡云。在脑海中血红色的画面里,蔡云是唯一幸存、鲜活的记忆。


 


+++++


 


—01—


 


2022年,春节,鄂霍次克海北岸,马加丹。


 


港口已经进入冰封期,室外是零下二十摄氏度的严寒,长达八个月的冬季令景色呈现出冻土带的灰白色,建筑物墙壁也是白色的,融合在常年不化的积雪里,偶尔露出一截红色的尖顶屋脊。


 


这里从属于符拉迪沃斯托克Shatterdome基地,驻扎着一小部分PPDC机甲技术部机械师,每个月都会有一艘补给船为其提供能源和资金,每年一至三月份还要迎接猎人学院的准毕业生来此冬训。


 


春节是蔡云的春节,他是这里仅有的两名中国人之一,他记不住那些拗口冗长的国外地名和字母排列,一直执拗地称呼符拉迪沃斯托克基地为海参崴破碎穹顶,也曾一意孤行地称呼PPDC为环太平洋联合军防部队,后来又因为嫌弃全称太长随它去了。


 


室内墙壁上悬挂着PPDC组织标志,一只头顶五星爪子小得可怜的鹰——蔡云在那下头贴了张红艳艳的福字。


 


他讨厌寒冷,讨厌地球北部国家的冬季。一年前刚刚抵达时,他和怪兽科学部的徐辰溜出去闲逛,回来就被东西伯利亚的寒风刮了个透心凉,高烧不退卧床不起,还险些被驻地的盟军队医灌烈性伏特加驱寒,如果不是徐辰拼死拦着,他估计自己早就为伟大的反怪兽同盟贡献出一条小命了。


 


蔡云坐在骨骼搭建的操作台上,说是“搭建”并不准确,整座操作台就是一副巨大诡谲的生物骨骼,就像博物馆里陈列的史前生物化石,却又不属于任何一种已知物种。它足有六七十米高,如同一只站立起来的巨大鳄鱼,覆盖在骨骼外残存的铁鳞泛起冰冷坚固的金属光泽。


 


这是一只三级怪兽残骸,在两年前袭击堪察加半岛沿岸时被机甲“毁灭者”杀死,蔡云坐在它未腐化的舌头上俯瞰地面,这玩意儿活像一条锋利的钢鞭,足以轻而易举刺穿机甲战士的操控舱。


 


2013年8月11日,K-day,来自太平洋底虫洞的怪兽第一次席卷了人来世界,日后被人类命名为“斧首”的怪物踏平了旧金山、萨克拉门托和奥克兰三座城市,核弹最终炸开了它的身体,剧毒血液迅速在空气中蒸发,使得旧金山—奥克兰海湾方圆百里变成了不毛之地。*


 


怪兽接二连三自杀式的进攻破坏着地球大气、土壤、水源环境,不断灭绝地球生物。人类不得不选择核武器之外的方式杀死这些剧毒物种,以免剧毒血液扩散污染空气与海洋。*


 


那时的蔡云还是个十几岁的初中生,从电视和网络零零碎碎得知了些许情况,得知2014年PPDC成立,得知2015年第一台双人驾驶的机甲战士“喧嚣者育空”横空出世、第一次成功击杀怪兽,得知取代核武器热兵器的猎人计划正式实施……


 


从目睹机甲战士“毁灭者”自江苏生产组装完毕,到2018级猎人学院入学,他做出的所有关乎命运的决定都显得轻而易举又顺理成章。蔡云觉得也许自己有种莫名其妙的英雄情结,也许只是单纯地认为有些事终归要有人来做。就像同样是拉手风琴,有些人就会陶醉在音乐的海洋中成为一名演奏家,他却只能感受到锯木头一般的枯燥和手臂无力的酸痛。


 


他捧着碗热红菜汤,不锈钢餐盒里面泡着硬得咯牙的黑面包,这里所有的食物都有种小麦发酵的酸味,西红柿和土豆组成了汤菜的主要部分,啤酒也比国内度数来得高,泛起的白色泡沫里涌出酸苦的味道,他连闻都闻不得。


 


蔡云不是名合格的游侠,他很喜欢世人这样称呼机甲驾驶员,听起来使得这些驾驶钢铁巨人的人们有种灵动自由的飘逸,他儿时翻看过家里压箱底的武侠小说,对行侠仗义的刀客剑士烙印下了洗不去磨不灭的憧憬。


 


他并没有从猎人学院顺利毕业,如愿以偿成为一名游侠,他在第三阶段上机测试时出现了严重的排斥反应和心跳过速,甚至陷入短暂昏迷和痉挛,医生诊断他的心脏多生了一根侧枝,系统测定他生理抗压能力不合格,予以淘汰。


 


严丝合缝的铁门发出金属钟表转动般的咔哒声,马加丹临时基地的设备古旧又精密,仍保留着沙皇时期古老的机械密码锁,严冬季节天气寒冷,户外气温足有零下二十多度,连通室外的铁门偶尔会无法打开,润滑锁舌的牛油凝固点高,很容易被冻住从而发生故障。


 


“云哥,”徐辰从门缝里头探出个脑袋,四下扫视一周没找着蔡云,干脆扯着嗓子,“猎人学院的教官找你。”


 


“啊?”蔡云一愣,跳上老式工程电梯,从怪兽骨骼上下来,“找我做什么?”


 


徐辰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听说是一名冬训学员的搭档受伤歇菜了,格斗训练找不着搭档,这次领队的教官是从大连破碎穹顶调来的,可能认识你吧,想找你顶替一下。”


 


蔡云皱皱眉头,从游侠中被淘汰后,他仍旧凭借优秀的机甲技术工程成绩被派往大连基地机甲技术部,成为一名修复改造专家,如果不是该死的人员借调,他此刻应该在大连湾常年不冻的海港基地里煮饺子看春晚,才不是在冰封的鄂霍次克海沿岸啃面包吃土豆。


 


“知道了。”他摸摸耳朵,把餐盒往徐辰手里一塞,兴致缺缺地往格斗训练室走。


 


本来服役于大连基地的“毁灭者”于堪察加半岛一战遭受重创,两名游侠因伤退役,79米高的机甲战士被运送至马加丹搁置停靠,蔡云此次前来的任务便是对损坏严重的机甲进行检修评估,制定设计修复方案,负责监督拆卸装箱后运送回大连基地重新组装维修。


 


PPDC全称环太平洋联合军防部队,官方解释是泛太平洋国家和地区为实现有针对性的防卫协作而建立的国际军事集团组织,以整个环太平洋地区的为防御体系,以遏制、打击、消除怪兽的威胁,确保全人类免受灭绝为共同目标。*


 


跨国借调成了家常便饭,蔡云也早就习惯了同各种语言不通的外国人打交道,他身上有种奇妙的特质,亲切温和又能言善辩,能够很快同陌生人熟络起来。


 


但这次的任务令他有种喘不上气的憋闷,“毁灭者”的设计中规中矩,没有什么漏洞也并不出彩,改装的余地很小,修复难度又很大。蔡云喜欢挑战新鲜事物,而不是像修文物一样添添补补,他不希望“毁灭者”在他手下恢复昔日的光鲜亮丽,他想要的是完全的焕然一新,而是一台超越前者的新型机甲的重造与新生。


 


但他此刻却毫无头绪。


 


训练室的门开着,五六个年轻人面对他站成一排,蔡云先看到了背对着他的领队教官,心情就像被一只手拨去了阴云,骤然晴朗起来。紧接着他扫到队末有张年轻的亚洲脸孔,浓眉大眼、棱角分明,正有些愣地盯着他看。


 


“同感度低我可不负责啊,”他冲拿着花名册记录数据的教官一乐,一本正经地打了个立正,居然有种晚辈对着长者撒娇的顽劣,“汤老您最清楚我眼光高了。”


 


老者扣了一顶鸭舌帽,没穿军装,松垮垮套了身常服,并不高大,也不健硕,却从举手投足间渗透出不容置喙的威严,这种威严并不来自于压迫,而是某种尊重和敬畏,就像他一双刻满岁月痕迹的眼中沉淀下的不是肃厉,而是近乎平静的慈祥与静默。


 


他板着脸上下打量蔡云,终究还是绷不住笑了,“没大没小。”


 


蔡云也笑,微微下垂的眼角吊了吊,他脱了工作服外套,顺手卷起白色休闲T的袖子,看似随意地活动着脚踝手腕,舒展筋骨做起准备活动,又不急不缓地做了几次深蹲。


 


亚洲少年一直盯着他看,眼神直白毫无恶意,甚至没有打探和审度的意思,他只是看,可能是出自好奇,还有些蔡云读不懂的东西,从明亮漆黑的眼瞳中传递出来,那样直接,毫不掩饰,却又那样平淡,简单纯粹。


 


蔡云正握着脚踝拉伸腿筋,突然有刹那间的恍惚,他隐约觉得印象里也有人曾这样看过他,就那么一闪,消逝在某个不容深究的记忆碎片里,像个错落的梦。


 


也许他们见过,或是听说过,在他不曾知晓的时候。


 


少年意识到他的目光,故作镇定又有些慌张地移开视线,他上下左右躲了一圈,终究还是不好意思地冲蔡云笑笑,挤出两个青涩的酒窝。


 


“傅海风,”教官汤贤虎清清嗓子,用笔尖点了点名册。蔡云见走神溜号的少年身子猛地一震,腾地挺起了胸膛。


 


“出列!”


 


+++++


 


—注释—


 


*摘自《圣经·诗篇》


*摘自豆瓣《环太平洋》设定介绍。


 


+++++


 


—TBC—


 


+++++


 


艾玛太久没写文,手感太差了……大家先凑合看吧,不知道能不能写的下去……看大家反应吧www


取名远大前程是因为翻译的另一个版本是——烈爱风云……

评论
热度(50)
  1. 译_鲭鱼花茶泡饭译_薏米糖粥 转载了此文字
    爬墙的我都在做什么系列……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