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飘窗与夏天(小甜饼|一发完)

随笔,发在小号了。

译_薏米糖粥:


时隔一年再写这对儿,感慨万千,随笔——


+++++


CP——聪花


文——译


+++++


已经到了有蚊子的季节。


立花慎之介坐在飘窗窗台上,二十五层很高,高到可以眺望对面高楼背后的云,点缀在蓝天尽头,有飞机在那之后划出一道白色的线。


天气开始变得闷热,有风,所以没开空调,楼下三三两两的女学生穿着吊带背心,裙角被风带起细微的弧度,她们旁边是刚刚开张的冰淇淋店,还有郁郁葱葱的毛榉树。


他喜欢新家的窗台,足够宽大,甚至可以躺在上面睡觉,lily也喜欢,他养了很多年的挪威森林猫,和主人同样的喜好,在他身边趴成长长的一条,懒洋洋地眯着眼睛,不动,更不理他。


立花也眯了眯眼睛,打卷的头发长了,挡眼睛,他烦躁地抓了抓。


“慎酱,”日野聪自卧室门外探了个头,他走路没什么声音,“吃茶泡饭可以吗?”


“随便你。”立花偏过头瞄了他一眼,冰箱被这人填满了,每次他都会提着两大包东西到自己家来,好像每次都能赶上超市打折。


日野点点头,却没有回厨房的意思,他眨了眨眼睛,嘴角是立花熟悉的,有点难以捉摸的微笑。


“看什么?”立花扬了扬下巴。


“没什么,”日野的嗓音很轻,像提琴,也像略过毛榉树的风,有时软得像半融化的冰淇淋,“我一直在想慎酱为什么会这么喜欢飘窗。”


“嗯——”立花拖着长音,他眼角收敛,眼睛的颜色像流淌的松脂,“答案呢?”


“没想到,”日野笑着摇摇头,“就像想不到为什么慎酱会喜欢我一样。”


“日野君是笨蛋吗?”立花毫不留情地讽刺他,日野显然知道他会这么说,话音未落已经缩回脑袋跑回厨房了。


喜欢是最不需要理由的感情,可以任性妄为,可以蛮不讲理。立花想,就像自己喜欢正官庄,喜欢lily,喜欢蜜瓜,喜欢坐在飘窗看楼下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往往的车辆。


喜欢日野聪,同样不需要理由。


他们共同的朋友曾经说过,阿聪很适合结婚,一看就是能将家庭照顾得井井有条的好男人。这个说法真奇怪,立花想,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人,有人适合写作,有人适合演戏,有人适合唱歌……日野聪居然适合结婚。


居然会有这样的人,他枕着窗棂闭上眼睛,自己居然会喜欢这样的人。


“你喜欢我吗。”他张了张嘴,却没能问出声。


他知道答案,无数次在日野的眼睛里、动作中、甚至气味里得到过他想要的答案。


窗外有人推车叫卖风铃,夹杂着女孩的笑声,被风细细碎碎地卷入室内,他有些困了,嗅到植物被阳光蒸腾的味道,有飞机自头顶经过,发出阵阵嗡鸣。


夏天快要到了。


+++++


—END—


+++++

评论(12)
热度(58)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