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聪花】落园Rakuen(第五章|03)

  • 明天我和悠悠都有考试噗……再来求人品!【我俩这么寄托于封建迷信真的没问题吗!】

  • 所以更的快了点儿【反正是存稿】


 

—03—

 

“拓笃哥哥能猜到芽菜接下来选什么颜色哦~”寺岛拓笃和芽菜挤在同一个沙发里,女孩穿着一身颜色鲜艳的小裙子,手里抓着彩色蜡笔。

 

下午,采购了一圈回来的前野智昭不仅收获了足够把他埋上的各种小裙子小靴子小外套,还把休假半天的大明星一道拐回了落园。

 

“我们只是在商场碰巧遇见的!”打算这样敷衍了事的KENN眉开眼笑,毫不迟疑地将裙子套在芽菜身上,还熟练地为女孩扎好了头发,将小蝴蝶结戴在女孩发辫上的时候,一张突破天际的帅哥脸都快乐开花了。

 

他笑起来的样子真让人没抵抗力,寺岛拓笃想,尤其对前野智昭,简直一击毙命。

 

芽菜的翘起的双马尾扫过寺岛拓笃的脸,“拓笃哥哥也是吗?”

 

“诶?”寺岛拓笃没回过神,“是什么?”

 

“异能者。”女孩用蜡笔在纸张上画出一条长长的线,“和妈妈一样。”

 

一屋子的人都没出声,日野聪正往杯子里倒热可可奶,“是啊,”他慢慢倒了一半,“芽菜讨厌异能者嘛?”

 

女孩用力摇头,“我不讨厌妈妈,爸爸也说过,异能者和我们一样,芽菜要对他们好。”

 

她从寺岛拓笃的膝盖上蹭下去,半趴在桌子上深长胳膊拿另一根蜡笔,“但是凉太讨厌。”

 

“凉太?”日野聪将热可可奶塞进立花慎之介手里,不忘顺着女孩的思路问下去。

 

“嗯,妈妈是异能者,奶奶告诉了凉太的妈妈,凉太的妈妈告诉凉太,凉太又告诉了幼稚园的其他小朋友……”女孩语速很慢,她在思考,“大家都讨厌我。”

 

前野智昭手里的购物袋发出哗啦一声响,尤为清晰。

 

“润哥哥去揍他。”福山润过来揉了一把女孩的脑袋。

 

女孩缩了一下脖子,咯咯笑了,“但是小诚不讨厌芽菜,他还说芽菜明明和大家一样,静阿姨也很温柔,他和凉太打架。”

 

寺岛拓笃心里一烫,女孩的故事令他想起了很多年前对他说,“我来保护你。”的那个男孩清澈的眼神。

 

“后来,老师说,小诚做得对。”

 

女孩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单纯干净,令人喉咙发堵。

 

“芽菜,哥哥买了零食哦。”KENN胡乱扯开一个购物袋,哗啦啦倒出一大堆花花绿绿的零食,“看看喜不喜欢吃~”

 

他不是异能者,在和前野智昭相遇之前,他也从未想过会接触这个生活在社会角落里的团体,他曾经认为这些人神秘强大,拥有比他们优越的条件和能力,也拥有他们不可比拟的帅气品格。

 

但事实似乎与他的想象大相径庭,他偷偷瞥了一眼一旁的前野智昭,却发现男人也在看着他,眼神似是茫然,却又纯粹易懂。

 

他们和普通人并无不同,KENN确信,他们爱着一个人,也希望那个人爱着自己。

 

“喜欢!”女孩笑着,露出小小的乳牙,“谢谢哥哥。”

 

他突然很庆幸,庆幸面前女孩单纯的笑容没有被偏见和歧视玷污。

 

寺岛拓笃为芽菜擦干净手上的蜡笔屑,KENN撕开一包薯片,拿起一片掰碎了喂进女孩嘴里。

 

“芽菜,”见女孩舔着嘴角,KENN眨巴着大眼睛,“哥哥可以吃吗。”

 

“嗯!”女孩抓起一片薯片递到KENN嘴边,“哥哥吃。”

 

KENN笑得快看不到眼睛了,他整张脸都生动起来,明朗的笑容里夹杂着浓浓的宠溺和快乐,他张开嘴接过薯片,“芽菜真乖!”

 

日野聪敏锐地发现前野智昭快要失血身亡了……

 

“真可爱啊……”福山润嘟囔,“小昭你别瞪我我说芽菜没说你家KENN!”

 

“你家”两个字一出口,刚还在美滋滋吃薯片的KENN差点呛着……

 

“润润去领养一个不就行了~”立花慎之介慢悠悠喝着热可可,“和你家那位商量商量。”

 

“领养一个小哈伦裤megane?”小野大辅扭过头来认真地说。

 

“喜欢吃章鱼烧?”立花慎之介和他一唱一和,“还是个人来疯?”

 

“那大辅和小法官家未来的小公主是不是一出生就会背法条啊~”福山润阴森森地笑,“还有阿聪……”

 

日野聪手疾眼快从翅桶里抄起一根烤翅堵住了他的嘴。

 

“小野哥哥发烧了吗?”芽菜伸出油乎乎的小爪子去摸小野大辅的额头,“脸好红……”

 

于是被众人好奇的视线逼得无处可逃的小野大辅转身跑去厨房煮牛奶……

 

“话说,”立花慎之介把喝了一半的杯子放在一旁,“阿涉最近很忙么?怎么总不见他人。”

 

“哦,听他说是他和杉山桑负责的项目有了突破性进展,”寺岛拓笃往嘴里填了一根薯条,“好像这个月就能出结果。”

 

立花慎之介点点头,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琥珀色的眼睛在阳光下微微泛着迷糊。

 

“困了么?”日野聪轻声问。

 

“还好。”他无意识地嘟嘴,“有点累。”

 

日野聪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有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只令他动了动嘴唇。

 

“去睡吧。”他只这样说,“我扶你。”

 

“啰嗦死了八嘎……”立花慎之介笑着摆摆手站起身,“我又不是七老八十的老头子……”

 

他陷入睡眠的速度很快,和前几次一样,几乎是刚站起身走出几步就向一边栽了过去,日野聪上前一步揽住他的腰将他半搂在怀里,顺势将他一条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他也没再说什么,就以这个姿势搀扶着立花慎之介走出了办公室。

 

“立花桑……身体没关系吧……”前野智昭扶了扶眼镜,和KENN对视了一眼。

 

寺岛拓笃拿开捂住芽菜眼镜的手,摇摇头。

 

“检查结果是疲劳过度,究竟因为什么疲劳却查不出来撒,”福山润接了一句,“他这人也是,从来不在意自己的身体。”

 

芽菜歪着脑袋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孩子的思维总是跳跃得令人措手不及。

 

“好像妈妈。”她突然这样嘟囔。

 

+++++

 

立花慎之介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

 

他口渴,想去倒杯水,却发现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几个大男人围着芽菜,女孩坐在日野聪怀里,嘟着嘴看起来不太高兴。

 

“怎么了。”他轻声问。

 

身上的衣服换成了舒服柔软的睡衣,他知道是谁做的,那人温柔的动作伴随着指尖的温度传递到皮肤上的时候,他还没有彻底睡熟。

 

“吵醒慎酱了么?”日野聪见立花慎之介摇头,才苦笑一下回答,“芽菜不肯睡觉。”

 

“为什么?”立花慎之介走过去蹲下,刮了刮女孩的小鼻子,“不乖乖睡觉的话日野哥哥会变成大灰狼吃了芽菜哦~”

 

……看他一本正经的脸,所有人都觉得吐槽无力。

 

“想妈妈。”芽菜细声细气,这话一出口,眼睛里居然水汪汪地蓄起了泪水。

 

她抿着嘴,眨了一下大眼睛,想了一会。

 

“我要和慎酱哥哥一起睡。”

 

立花慎之介僵硬了一下,令在场的一些人想起他之前关于“小孩子最麻烦了。”之类的言论。

 

“好啊。”他笑了笑。

 

前野智昭被他温柔的嗓音吓坏了,他认真地怀疑这位早上还说自己会起荨麻疹的抖S前辈应该还没睡醒。

 

立花慎之介伸手从日野聪怀里接过女孩,用眼神示意自己没事,打消日野聪的担忧。

 

女孩伸出手搂着他的脖子,他将女孩托在怀里。

 

他整个人都是温柔的,在灯光下,日野聪注视着他清瘦的背影,不想令人察觉的温柔。

 

这样想。

 

+++++

 

“最后,所有人都获得了他们应得的幸福。”

 

“好了,故事讲完了。”

 

立花慎之介合上书,这还是羽多野涉今天刚买回来的,千篇一律的通话故事,有一段略显曲折的经历,一个温暖美好的结局。

 

他的嗓音清澈柔和,仿佛在夜里流浪的小舟,载着八音盒一般干净纯粹的音符,在夜色里尤为动听。

 

芽菜枕着他的胳膊,女孩睁着眼睛,“哥哥,”她慢慢地说,“慎酱哥哥和日野哥哥会吵架么。”

 

孩童也是敏感的,她可以发现这两个人之间与他人不同的氛围。

 

立花慎之介将被子拉高,“会啊,”他笑,“不过阿聪……日野哥哥这个人,一生气起来就不说话,自己生闷气。”

 

用福山润的话来说,日野聪是个意外的会生气的人,他很有原则,在很多事情上。

 

他不说话,沉默,是对自己的忍让,他的宠溺不盲目,向来都是建立在他们共同认为正确的基础上的。

 

“这也是我喜欢他的一个原因吧。”立花慎之介轻声说。

 

“妈妈和爸爸也总是吵架,妈妈哭的时候爸爸也不说话……”芽菜呢喃着,“爸爸……是不是生妈妈和芽菜的气才不回来……”

 

立花慎之介心里一紧,他不懂得如何哄劝小孩,别说小孩,就连大人的苦恼他也是不愿触碰的,他不是日野聪,他也无法学来那份对任何人都恰到好处的温柔。

 

“芽菜……喜欢妈妈和爸爸么。”

 

他突然想起很多年前的某个夜晚,有一个人在那个一片纯白的地方对他说过同样的话。

 

芽菜点点头。

 

“喜欢……这样的感情会让芽菜觉得幸福么。”

 

他完全凭借记忆复述,用尽可能放柔和的语调。

 

女孩用力点头。

 

“是嘛……”他似乎明白了那人当时的意思,这种莫名的几乎零心底都融化的温暖,仿佛要从喉咙里满溢出来。

 

“那芽菜可要好好珍惜这份喜欢呢。”他说,“芽菜的妈妈和爸爸也是吧,因为喜欢才会吵架,想因此想找到更爱彼此的方法,为对方做出一点点改变……”

 

才会拼尽全力,为了对方活下去。

 

自己也是一样,似乎只有在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才能真正感觉到。

 

他是个普通人。

 

“想和他更久地在一起,都是因为,他们最喜欢彼此了。”

 

一个有理由活下去,也有资格活下去的普通人而已。

 

“那我还能见到爸爸么。”芽菜将脸埋进他的怀里,搂他的脖子。

 

“当然,”他说,“在梦里,只要芽菜乖,芽菜的爸爸一定会去梦里见芽菜的。”

 

“嗯……”女孩软软地笑了,“日野哥哥也说了一样的话呢……”

 

“爸爸在芽菜的梦里。”

 

昨天男人抱起女孩的时候,在她耳边这样,轻声说。

 

窗外是深邃的夜色,仿佛一通走过的漫长时光,灯火熄灭的时候,流淌过黑暗的星光将彼此的影子深深烙印在灵魂深处。

 

如果我变得越来越像你,那一定是染上了你的温柔。

 

立花慎之介轻轻拍着女孩的后背。

 

真矫情,他这样自嘲。

 

笑容却染上了属于那个人的温存。

 

+++++

 

—小剧场—

 

润润:如果让小昭表白的话会说什么?

 

小昭:……我会请你吃饭的,和我交往好不好。

 

润润:哈哈哈太小气了吧怎么可能有人答应……

 

KENN:好!

 

润润:……

 

+++++

 

—预告—

 

她虽然语无伦次,却能听出她在强调着什么,“就像这次,芽菜受伤了,难道不是你的责任?归根究底,你们异能者和我们普通人就是不一样。”

 

她说,“我不相信你们这些人可以正常生活,可以抚养孩子。”

 

“可是我……哪里和普通的妈妈不一样……”木下静颤抖着呜咽,对方甚至连这个问题都已经反驳干净,不给她留任何的余地。

 

立花慎之介微微动了动嘴唇,却还只是无声地冷笑了一下,什么都没说。

 

+++++

 

——TBC

 


评论(4)
热度(45)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