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愁泉】一只猫,一个人


星歌剧竹马组的小短打,随便写着玩玩,不是恢复写文——

+++++

一只猫,一个人

CP:空闲愁×虎石和泉

文:译

 

+++++

 

空闲养过一只猫。

 

那还是初中的时候,一只纯黑色却有着白色爪子的小猫,很柔软,小小的一只,抱在怀里很舒服,用力都怕令他受伤一般。

 

是空闲在楼下花坛捡到的,那天在下雨,不大,空气里是绣球花的味道。

 

他打着伞和瑟瑟发抖的小猫对视了几秒,脱下制服外套将柔软的小东西包起来,抱在了怀里。

 

夏天刚刚冒了个头,雨中还是有几分寒意的,空闲看那小猫将脑袋从衣服里露出来,雨伞歪过去,肩膀堪堪被淋湿了。

 

于是被同样放学回家的虎石看到,那人一向只对女孩开化的脑袋不知为何转了个弯,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了空闲身上。

 

他没打伞,外套是湿的,所以空闲一点都不感动。

 

训练很忙碌,学业很忙碌,打工很忙碌……空闲将摩托停下来,难得清闲的夜晚,他突然想出去兜兜风。

 

不远处站着一个人,靠着墙,他头顶是店铺颜色缤纷的招牌,乱七八糟的光芒打在他身上,他半张脸被属于城市的颜色浸染着,反而将他棱角干净的脸庞勾勒得纯粹又色气。

 

有修长利落的影子落在脚下,他一边肩膀搭着脱下来的制服外套,胸口到腰肢线条流畅,双腿笔直。

 

“哟~”还是带着一点沙哑的玩世不恭的口吻,尾音会笑着勾起来,“愁~”

 

连同细碎黑发下的眼角一起,还有那缕红色的挑染,被他的妈妈教训过无数次的“不伦不类”。

 

空闲看着他,突然想起了那只被养在老家的猫。

 

他对那只猫很好,有人说过空闲细腻又认真,虽说有时表达方式笨拙了些,却并不影响他讨人喜欢这一点。

 

却唯独这只猫,无论他怎样悉心照顾,都只对大大咧咧的虎石更加亲昵一些。

 

那家伙从来都不会在意营养配比,空闲想,随便拎来一条咸鱼干就丢给lucky,还会将lucky举起来转圈,一点都不懂得小心。

 

Lucky是小猫的名字,在空闲冥思苦想的时候,虎石已经用他特有的欢快的语气“lucky,lucky”地叫开了。

 

这自我意识过剩的家伙。

 

“我想lucky了撒……”虎石抓了抓头发向空闲走过来,他是故意等在这里的,“怎么办?”

 

空闲掀起头盔,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呐,你今晚闲着吧~”他从自己的包里摸出头盔,“载我回家看看,怎样?”

 

那只猫很不乖,空闲想,总是悄无声息地消失,过几日又会自己摸回家里,身上脏兮兮的,也许带了伤,再一脸乖巧又顽劣地蹭着自己的裤腿,要吃的,要自己抱一抱。

 

和面前这个人一样。

 

“愁?”

 

用慵懒又黏腻的嗓音轻声叫着,也和这人如出一辙。

 

“上来吧。”空闲将叹息咽回去,一只猫一个人,都那么熟练地掌握着自己最不擅长应对的招式。

 

夜风还是有些凉的,就像几年前披在身上的潮湿的外套,带着几许钻入毛孔的寒意,那人坐在身后,呼吸不安分地打在颈间,连同体温一起。

 

城市的夜晚灯火如昼,摩托车穿过逐渐落入静谧的街区,划出一道最为刺眼的光芒。

 

“和你很像,”空闲突然开口,“lucky。”

 

他不知道虎石有没有听到,夜幕在头顶倾泻而下,他知道身后的人一定将手撑在身后,仰起头看向夜空。

 

于是在几秒钟之后,他听到耳后传来那人的自言自语,很轻,也许并不是说给他听。

 

“lucky……其实最喜欢愁了。”

 

漫天夜色之下,藏着少年漫不经心的秘密。

 

这才是我和lucky,最为相似的地方。

 

 

—END—

 

评论(2)
热度(26)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