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_鲭鱼花茶泡饭

☆生腐☆

聪花 野神 樱润 森三 涉拓 MK A3 新荒 大菅 灰夜久 愁泉 风云

声优脑残粉miki大本命 一直小排球中毒中……

此去经年,经年之远。

【夏尚】アルバム(free同人|小甜饼|一发完)

  • 首先,又是一个月的纪念日,送悠悠~呱唧呱唧~

  • 其次,前辈大美人我爱你啊啊啊啊!!!聪哥温柔声线软出水儿简直一发入魂啊!!!【我在说什么……

  • 所以,就试着写了这对儿,不好吃请见谅——


+++++


アルバム

 

+++++

 

CP:桐岛夏也×芹沢尚

 

文:译

 

+++++

 

少年正坐在病床上,水色的头发又长了一些,顺着清秀的脸颊,扫在他露出领口的颈项上,那里白皙的皮肤正被夕阳的颜色眷顾着,积蓄在锁骨深处,有种静谧的美好。

 

病号服太宽松了,还是他太过清瘦了?桐岛想,国中时期的男生长得太快,他是不是吃得太少营养不够?

 

芹沢注意到有人站在病房门前,偏过头的时候,微微下垂的眼角眯起,那双清澈的眼浅浅地,蕴起一方温柔的笑意。

 

仿佛黄昏时分的海洋,桐岛抬起手打了个招呼,走进来在床边坐下。

 

「夏也真是,」芹沢笑笑,「每天都跑过来。」

 

他的语气里总是蕴藏着笑意,糅合在温暖柔软的嗓音里,令人不由得心情愉悦起来。

 

「就算每天都看到,你也不知不觉长大了呐……」

 

桐岛双手撑在床上,床单微凉的温度烙印在掌心,他看对方尺骨清晰的手腕,被青绿色的袖口衬托着,有种苍白的美感。

 

「诶?」芹沢微微一愣,他手背上还贴着医用胶布,遮住了泛青的血管。

 

「看到那些一年级小鬼就想起来了撒……我们曾经也是小鬼这件事。」桐岛眯了眯眼睛,「每天都看着你看着你,反而错过了你长大的瞬间……这样的感觉吧。」

 

他笨拙地笑笑,芹沢也跟着他笑起来,桐岛的眼眸有种透彻的红,和夕阳一样。

 

「不器用呐,」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第一次这样说是在什么时候,也忘记了一共说了多少次,「人不可能一夜之间长大,还是说,夏也希望一段时间见不到我,然后感慨我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

 

「不要!」桐岛瞪大了眼睛,他本就有些毛躁的发丝不安分地翘着,居然鼓起了嘴。

 

「部长,」芹沢笑得更厉害,伸手将他翘起的发丝顺了顺,「请注意威严。」

 

他们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在一起了,回想起来,当初的男孩还带着些许婴儿肥的脸鼓鼓的,一头咖啡色的卷发柔软又蓬松,总是准时站在自家门口,宽大的短裤下露出细瘦的腿,脚下踩着一双摇摇欲坠的大号人字拖。

 

那时从家中通往海边的路上遍布着蜿蜒的小径,野猫在沿途草丛里一闪而过,阳光暴晒着裸露的后颈,他们经过打理整齐的民家栅栏,古早的神社,甚至铁门斑驳的仓库……

 

海水咸腥的味道渐渐清晰,还有属于身边那个人,牵着自己的掌心滚烫的热度。

 

「我觉得我可能有被害妄想症,」桐岛转过身,他凑近了些,像是确认什么似的,看进少年的眼睛,「从尚确诊的那天起,我就在害怕……」

 

桐岛喜欢他的眼睛,宛若夏季雨过天晴后静谧深邃的海洋,薄荷般的纯粹之中,倒映着属于天空的,玻璃一般透彻的湛蓝。

 

芹沢疑惑地偏了偏头,对方的手伸过来,穿过他略长的发丝,带着令人眷恋的温度,覆上耳廓和脸侧。

 

他没有,也不曾想要躲开。

 

「害怕……尚再也看不到我了怎么办……」

 

桐岛垂下眼笑了,对自己的话感到羞怯,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正巧撞进了那双盛满了海洋一般的眼。

 

也撞见了那其中映着的,自己都感觉到陌生的自己。

 

「我再也看不到这双眼睛,该怎么办。」

 

他们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在一起了,男孩总是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那时的他比同龄人要纤细不少,浅色的发丝和浅色的眼,镶嵌在白皙的皮肤上,安静而温柔。

 

小学时,对漫画的憧憬令桐岛决定离家探险,他背着大大的旅行背包,里面塞着他换洗的衣服和洗漱用具,还有用攒下的零花钱偷偷买来的漫画和泳具,他犹豫了很久,才将他们包进防水布里一股脑塞在背包最下层。

 

出发前,他郑重邀请了芹沢和他一起。

 

夕阳一点点移动着,从少年放在床单上的手腕,到他仿佛足以看透人心的眼眸。

 

桐岛慢慢凑近,他看到芹沢颤抖的眼睫。

 

那时的他们跑到了海边,吃掉了当做应急粮的零食,又在落日余晖下一起回了家。

 

无论自己说什么都会笑着答应,不管是荒谬的冒险,还是国中时非要他一起加入游泳部这些任性又独断的决定。

 

一起度过那些心照不宣的,渐渐褪色却又无比耀眼的夏季。

 

他闪烁的眼睫划过他的下唇,他吻上了他的眼睛。

 

桐岛想起在某个放学回家的下午,芹沢突然笑着说,「我觉得很幸福,就像是每天都能吃到便利店特供的蒸蛋糕一样。」

 

现在好像能明白了,桐岛的唇顺着他的鼻翼滑动到少年纤薄的唇瓣,他想——那是一种平静的恬淡,却令人心动而雀跃的幸福。

 

他吻着他的少年,仿佛亲吻着只属于他的,雨过天晴的海。

 

+++++

 

—END—

 


评论(14)
热度(40)

© 译_鲭鱼花茶泡饭 | Powered by LOFTER